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嘎山湖篇
字体∶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6-29 12:02:43 阅读人次:1856 回复数:1)

  认识杰姆斯陈已经有8年了,当时我在东京麹町的一家人工智能研究所工作,像这种比较专业的研究所里工作的人,几乎除了自己的专门研究项目,对其它东西都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精英,我这个唯一的外国人能进入这种精英圈子倒不是因为跟他们是同类,恰恰因为我是异类,才获得了“有关部门”的赏识,通过多次“各级领导”的面试考察,迅速破例地让我跳进了这个马槽。

  
我这匹马非常的按耐不住,不像那些精英每天只知道埋头吃草,经常爱踢踢腿,喷喷鼻,自由惯了,本来就是为了自由出国的嘛。进入这个圈子不久,我就立刻独树一帜,把旧马槽里的研究成果加上自己的想法组成了新的系统直接推销给客户,这种冲破研究所传统,直接打开生产应用市场的做法超越了普通的“书读头”们,所以那些当官的也非常支持这种平成不况时代的“多种经营”方式,或许当初也是期待研究所能开拓新的商机,才识出了我这匹已经在行业内小有名气的外国野马的。

  
研究所坐落在千代田区风景优美的有些坡度的地方,隔壁就是日本电视台,对面有国会议员的高级宿舍大楼,办公室内的空气却非常沉闷,像大多数的日本公司那样,除了键盘声,就是偶尔有人接个电话。根据我的提案,当时正在做一套试验系统,由于研究所内通常仅仅是研究开发头脑(算法模型),没有手脚(大型的机械电子设备),因此通过以前的老关系,我有一大半时间并不在所里,而是在一家光学设备协作会社的机器上调试算法,并开发各种接口控制程序。

  
这是我在日本刚开始大量接触精密半导体行业的一年,第一套试验设备由于是我们研究所和协作会社联合投资的,在没有看见商业利润之前不可能巨额投入,因此试验设备仅仅是达到了演示功能原理,并不适合投入现场24小时运行的,整整一个月,我们的营销人员走马灯似的带来了很多半导体行业的客户,其中还有韩国和台湾的客户,杰姆斯陈便是好几家台湾客户中的一个。

  
众所周知,半导体行业除了日本,铺天盖地的东西就是韩国和台湾了,日本虽然拥有高度的开发实力和最先进的制造工艺流水线,但是大量低成本的生产,以及日本开发出的东西的上一代技术的应用生产还是韩国和台湾,他们在数量上具有很大的优势。杰姆斯陈是台北一家私人商社的老板,说是老板,其实就他一个人,但是他手头拥有好几家台湾著名的电路板公司的关系网,包括著名的日月宏电子公司。

  
中国人的社会都是人情世界,台湾也是。杰姆斯陈能在台湾混成这样,也就是靠人际关系生存的,这是杰姆斯陈毫不隐瞒地告诉我的。在交换名片的一霎那我瞄了一下他的名字后,至今为止我一直没有记住他的中文全名,杰姆斯是他的英文名字,台湾人很喜欢别人那么称呼他们,一部分最近的大陆年轻人似乎也有这种赶时髦的倾向。

  
杰姆斯陈很不巧,跟陈水扁一个姓,所以我记不住他的中文名,他的中文姓我看一次就记住了,决不会与其他台湾客户搞混,而且他长得也特别像阿扁,个头差不多,带着金丝边眼镜,一起在六本木喝酒时,我曾经戏称他阿扁,他很不高兴,说他怎么能跟那个低智能政客相提并论,我说那不是你们台湾人选的嘛?杰姆斯陈说,台湾比大陆在政治民主方面先走了一步,但是民主社会的人也有瞎了眼的时候啊。

  
杰姆斯陈经常来往于台日之间,自从我们的试验设备颤颤巍巍地开始动起来时,他就使出浑身解数带着他的台湾客户来参观我们刚破壳而出的“小鸡雏”,由于设计思想大胆新颖,我们的设备非常吸引客户,但是问题的症结就是试验设备为了降低成本,比如该用步进马达控制的传送部分,我们都采用了压缩空气的悬浮方式,虽然连续表演几十次没有问题,但是客户最终希望拿到一份上千次连续运行的稳定性测试报告,于是巨大的商机便在谁来继续投资造第一台正式设备上搁浅了。

  
我们研究所本身就是研究机构,不可能在包括机械电子光学的整体系统方面投入大量资金的,协作会社在没有确定订货单前也不可能大量投资生产,这可急坏了多次千里迢迢而来的“掮客”杰姆斯陈,眼看着这棕大笔买卖要落空,而且为了把日月宏的一个厂长特意请到日本来看我们的系统,他自己提前一星期跟我泡在试验设备前,听我说明很多技术内容,甚至亲自帮助我一起调试设备,根据他的眼光,我们的设备如果能正式生产,在台湾绝对好卖,甚至可以让日月宏这种大公司对已有的设备进行大换血。

  
杰姆斯陈是个典型的商人脑袋,虽然我的技术脑袋中在日本的摸打滚爬下也注入了不少经济账,在多方讨论了3天都没有决定究竟谁投资生产第一台设备框架把我们研究所的成果配套上去运行后,杰姆斯陈开始露出了中国人的本性,拖我单独去喝酒了。

  
“X桑,说说你为何要在日本?跟我去台湾吧?”杰姆斯陈开门见山地说。

  
“我去台湾?哈哈,为什么?”杰姆斯陈跟我差不多大,我不相信这话出自他口,那时我们还并不是那么了解,仅仅是商业上的往来,外带语言没有障碍而已,对每个我的台湾客户来说,除了我在工作上有些特别的优势,还有就是凭我的东京通,私下也就跟杰姆斯陈喝酒吃饭聊天而已。

  
杰姆斯陈说:“我看你懂技术,机械,电子,光学样样都有一套,那个设备你一个人都能做出来,无非就是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铁壳子加工你不会做,我帮你在台湾找一家加工机壳的工厂,你把这些技术全都装上去,你做老板,我投资,怎么样?”

  
我被杰姆斯陈的大胆想法逗笑了,天底下哪有这么爽快的事,为了一家台湾客户,为了一个设备,难道我把自己的人生赌注都下在人生地不熟的台湾,下在我不过是商务交往的杰姆斯陈身上?我回避了直接回答:“我有家属,年轻时一个人的话,或许对我这个喜欢冒险的人来说,你的劝诱很有魅力的。呵呵。”

  
“现在也一样啊,你看是不是?我一个人也开了公司,也能养家糊口,要是现在这种项目能做成一台成品卖出去,那就是好几千万呢,扣除成本,我跟你3年拿不到订单都能悠闲地在东京生活,在台湾就能起码生活6年,当然你我都是干事业闲不住的人,我可以继续在台湾拉生意帮你找客户关系,你可以扩大技术,开发新的更好的设备,有些事不用你自己干,你培养人,让别人去实现你的设计思想,你再设计新的嘛。”

  
杰姆斯陈说的话,从理论上讲非常有道理,也符合台湾社会的商业逻辑,放在日本来看,也不算离谱,当然这里面有个技术专利的问题,我已经习惯了日本的法制社会。不过我打断了杰姆斯陈:“我叫你阿扁呢,你不要生气,我没有离开日本的考虑,这个嘛,我想我们只能先做朋友,如果连朋友都做不起来,你这么好心邀请我,我也不敢接受啊,你说是不是?今晚我们不谈生意事吧。”

  
杰姆斯陈无奈地看着我,我知道他现在是在火里,而我,却在水里,我风风火火在日本打天下的苦难日子已经过去了,倒不是现在开始贪图享受,毕竟经验教训多了,做事也不至于再鲁莽无谋。

  
那晚,我告诉杰姆斯陈,作为中国大陆人,我在日本有今天是非常不容易的,我爱自由,也爱潇洒的过日子,不喜欢被人掐着脖子,所以我不借钱给人,除非送给别人,杰姆斯陈问我为什么,“你想啊,借出去的东西50%是不可能准时还你的,你愿意自己辛苦,成果却给别人?然后自己再像狗一样去向那个人盯着屁股哀求乞讨?”

  
“嗯,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们台湾人还说,要赚大钱,没有不冒风险的。”

  
“那是咱们中国人社会,而且这里面还有独特的解释,我来日本本身就是几次人生的大风险,所以现在也不能说很有钱,但是也很稳定了,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我这个人看上去很努力的,其实骨子里很懒,要是让我一辈子为了生活不得不拼命干一件事,我肯定不愿意,那时你说我怎么办?所以我不喜欢当老板呢,老板是被所有雇员每天盯着屁股追杀的营生。何苦呢,当然你是光杆司令,没这个体会,我是体会过了,所以现在是与世无争,你认为我是为别人打工,我也心很平的,因为这样没什么不好啊。”

  
“哎呀,你可惜了,你要是生在台湾,可真是发了,哪像我,没技术凭张空嘴啊,所以只能把看别人脸色,求别人开订单,拉关系当作吃饭的家什,但我不是也好好的活着?你我要是合作了,不就是如虎添翼啊,我们不仅做台湾,还可以倒过来做日本生意,你看你们日本,做什么都贵,台湾做的话,成本只有日本的一半,你要是愿意,我们还可以去大陆做生意啊,你熟门熟路,大陆更便宜,而且我们台湾人还有很多优惠。”

  
“大陆?我不去,我从大陆跑出来三次了,还回去?暂时不考虑。大陆很多事我都看不懂。”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他。

  
“我知道你们大陆出来的很多人不仅仅是为了钱,像你更是了,我们也知道大陆的情况,但是不影响我们做生意,你说对吧?你去大陆做生意,家属可以留在台湾嘛。我会帮你安顿一切的,台湾比日本便宜多了,再说都是说的国语,吃的也跟你们大陆一样。”

  
“呵呵,我家人对国语和日语都一样,已经没有什么不习惯的了,阿扁,谢谢你的邀请,不是我对你们台湾有偏见,我们不可能去台湾扎根的啊,老实告诉你,我生父当年差点去台湾,人都上船了,据说脚上的一只英国皮鞋被挤丢了,回头找皮鞋去,却被挤下了船,没找到皮鞋,却被我赶来找他的生母发现,拖住不让离开大陆,哎,就因为这事,生父差点犯了死罪,俺被送别人养了,不过真要是生父去了台湾,我就跟你一样,生在台湾,成了新台湾人了,或许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我。”

  
“这就对了,所以我们都是中国人嘛,中国人合作才有意思啊,他们毕竟是日本人,你看他们讨论了三天都没结果,没魄力,不敢投资,我就是想倾家荡产投资,可你是属于日本公司的,我投资了算什么名堂呢。日月宏的厂长能请来看你们的设备,而且说了比他们现在的设备好,人家只要做个24小时连续测试,没问题了,这订单就签了啊。”

  
“看看,说好今晚不谈生意的,又谈得这么热闹了。”我举杯打断了杰姆斯陈,他有点沮丧,还在反反复复说服我去台湾。

  
杰姆斯陈有一个儿子,后来还带到日本来玩了一次,我带他们父子去了东京迪斯尼乐园,那笔大生意最终没有做成,多年后,杰姆斯陈还一直为我摇头惋惜,每次喝酒都说我做事没有魄力,其实我内心不可否认地有着台湾和大陆的政治阴影,以及对未来的迷茫,不想过于深入地涉入中国人的社会,不管是大陆的还是台湾的,更何况在台湾虽然我有上一代的远亲,但是几乎可说是举目无亲,在日本我也是举目无亲,但是这个社会的规则,生活和文化我都熟悉了,至少日本无需任何人际关系,我都能生存的很潇洒,不会被谁掐着脖子过日子。

  
杰姆斯陈大概无法理解我这个大陆人的价值观,不过他一直没有放弃劝说我去台湾,说任何时候只要我愿意去,他都会帮助我。说实话,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杰姆斯陈的提议,不管是我去台北,还是他来东京。他来东京时,我们每次都相约在六本木同一家斯纳库喝酒谈天,我甚至没有对家人提起过杰姆斯陈说的那些话,仅仅是他每次送给我的台湾凤梨酥,冻顶乌龙茶让我的家人知道了我有他这么个台湾朋友。

  
跟杰姆斯陈交往了好多年,我们的话题自然也就离不开中国的统一和台湾的独立问题,杰姆斯陈并不回避,也不会为我们之间的观点分歧而激动,我问他独立和统一他倾向哪个,他却反问我:“你干嘛来日本?干嘛回大陆了又出来了?”

  
我觉得他很聪明,是啊,一个曾经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却三次离开它,我又有什么资格跟杰姆斯陈谈统一生他养他的地方呢?我们几十万在日华人,几百万海外华人,不少是因为追求经济上的幸福生活离开了大陆,但在外久了回头再比较一下中外,也不仅仅是为了经济吧,人都向往自由,也向往生活在有规则的社会,大陆人和台湾人应该都不会例外,但是我们自己的社会却都做不到,大陆更是。

  
不久又要去台湾出差了,不知道杰姆斯陈在台北的生意如何,我只有他的手机号码,名片早就找不到了,除了知道他叫杰姆斯陈,我有时候还是喊他阿扁,而且他已经习惯,丝毫不会生气。

  
——东京博士 2006年6月29日

  




 回复[1]: 博士一个上午没露面 陈某 (2006-06-29 12:33:11)  
 
  原来又去“烟”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嘎山湖篇
    汉武帝刘彻是个熊孩子 
    汉人说汉 
    阳澄湖PK青森县 
    天然大闸蟹,日本国产 
    制霸苏沪生煎 
    国内高铁地铁乘坐有感 
    关于网上的五毛 
    假货王国 
    2010上海人时下的婚礼 
    当老板,工薪族,人生观 
    扬州瘦西湖景色 
    看看昨天日本地震后的信息 
    往事如烟:水铺鸡蛋苏州忆 
    小震的确有益无害 
    今天傍晚我捐款了。。。。 
    [原创]我的刀史 
    冬夜心情回忆之五 
    冬夜心情回忆之四 
    冬夜心情回忆之三 
    冬夜心情回忆之二 
    冬夜心情回忆之一 
    生病 
    看图说话:洗头妹和洗头哥 
    大人的烦恼:手机流行现象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坛主 
    我见到的栩栩如生的九哥 
    抽烟、戒烟、侃烟 
    俺家有把炖刀子 
    往事如烟:逆境中的强者——船歌 
    海龟小婷 
    说说中国“童养媳” 
    [原创]网事不侃会馊 
    皮蛋咸蛋漫谈 
    苏州大白天的小夜曲 
    单人麻辣烫:闲话交关 
    2006三回苏州记 
    一日之际在于晨(上海2006/08/04) 
    往事如烟:贱骨头 
    “家”和“根” 
    墨尔本之旅 
    公开自拍工作照 
    往事如烟:秋田小町 
    往事如烟:我的太太 
    往事如烟:玫瑰老师 
    往事如烟:我的日本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台湾朋友 
    往事如烟:我的大表哥 
    往事如烟:白兰花的初恋 
    谁动了我的蛋糕? 
    往事如烟:我的1976 
    上海人四侃上海人 
    上海人三侃上海人 
    上海人再侃上海人 
    上海人侃上海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