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8-06-22 10:01:29 阅读人次:5945 回复数:50)

  从东京坐地铁千代田线西去,你会有趣地发现离开喧闹的都市中心部的地铁渐渐地探出头成为了地面列车。葛饰区是东京东部的一个行政区,葛饰区的东面有一条东西向的著名的河流,叫江户川,江户这个称呼是近代东京的旧称,比如江户时代也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时代。

  
江户川是葛饰区的边界,河西是东京都,河东便是千叶县。伸出头继续西驰的地铁在跨越江户川之前的一霎那,必须停靠一个叫“金町”的车站,那也是国铁JR的车站,过了金町车站,东京都内的JR通票不能使用,车费会上一个台阶,因为跨出了东京都的行政区进入了邻县千叶,由于这条河,房价地价在河两岸也有了差距,虽然在交通上,河两岸没有任何的不方便,众多的东京中心部的上班族为了居住得更舒适更便宜更休闲往往选择了交通便利的千叶县。

  
葛饰区在东京的地理文化形成上被叫做“下町”,这个称呼对笔者这样的上海人在学日语的当初倒是很容易记忆的,因为与上海人称呼上海不同的区的“上只角”,“下只角”有点类似,便暂且认为了“下町”就是很蔗民的地方,是属于东京的“下只角”。由于都市周边的郊县不断的城市化,今天来看葛饰区也应该是算是东京的中心地带了。

  
虽然直到今天,“下只角”几乎依然没有什么有钱人愿意作为定居的地方,也少有高雅儒士文化人之流驻足,却不可否认其有着纯朴的民风和憨厚热情的各种做小生意的人,被称为“江户子”的便是典型的一种性格的近代地域特征明显的日本人,不能否认江户子至今在关东地区的日本人的性格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所谓近代,大约可以追随到大约100年以前,至于到了战后的日本的现代经济高度发展时期,“江户子”也好,“下町”也罢,在大多数地方都被现代城市的快节奏和单身生活方式冲淡得几乎荡然无存。尤其是像东京这样的大都市,葛饰区这样的“下町”文化能一直延续,不得不说是难得的一朵城市奇葩了。

  
从“金町”车站的南出口出去,正面就是一条不是很宽敞的“柴又街道”,“柴又”是葛饰区内的一个町名,差不多相当于中国城市行政上的XX街道或者XX里委。嗯,这就是著名的日本系列电影《寅次郎的故事》的主人公寅次郎的故乡,电影每一集的开场白就有寅次郎的自我介绍:“我生在葛饰区的柴又,长在葛饰区的柴又。。。”

  
沿着“柴又街道”南去大约1公里左右,你会发现一条很热闹很日本风味的商业步行街——帝释天参道。虽然这条商业步行街只有几百米,规模也不如浅草,却是东京难得一见充满魅力的一道风景线。帝释天参道的东端是柴又帝释天神社,电影中,寅次郎早上经常在庙前跟扫地的和尚说早上好,然后在大街上到处游荡“惹祸”, 帝释天参道和帝释天神社,就像寅次郎自己家的后花园,没有人不认识寅次郎的。

  
寅次郎的父母当年就在这条帝释天参道的街面房子上开了一家铺子,日语叫“的屋(Tekiya)”。“的屋”比露天摊贩正规些,但比一般商店又要简陋得多,常见于“下町”的小商店,或者是旅游地的小商店,一般是前店后家一体型的小买卖,大有与当年上海的青海路华亭路个体户街面房子开店异曲同工之妙,但是绝对不卖牛仔裤吊带衫之类的舶来文化产物。

  
寅次郎刚成年时与父亲大吵一架后出走,20年后重新回到了柴又,接待他的是他的妹妹樱花(倍赏千惠子演)一家,还有光头社长章鱼等等,我们看到的连导演山田洋次自己当初都没有想到会拍49集电影的《寅次郎的故事》就是这个时代背景展开的。

  
寅次郎的妹妹樱花是他的同父异母妹妹,寅次郎具有江户子的很多特征,很讲义气很哥们,有时候却又莫名其妙地小家子气,斤斤计较,喜欢无拘无束地自由游荡。电影每集都按排让他艳遇一个美女,大多一开始为寅次郎的直爽仗义而倾倒,却又不饱有进一步的恋爱感情,每次都以看似潇洒的寅次郎忘记过去,踏上新的旅途结束故事,喜剧悲剧的模棱两可,看得令人揪心,却又不是揪得很疼。演员渥美清能演得如此美妙,据说是与演员自己曾经有过“的屋”的实际生活经验有关,艺术真是来源于生活啊。

  
电影从42集开始风格有所变化,主人公改为妹妹樱花的儿子满男的恋爱为主题,舅舅寅次郎成为配角,那是因为演寅次郎的渥美清健康状况日益不佳,无法像以前那样精力充沛地活跃在银幕上,这部最长的电影系列最终以48集告终载入了世界吉尼斯的记录史册。在渥美清逝世后,导演山田洋次还根据广大寅粉的要求,综合拍摄了特别的第49集,据说本来还有50集的,但终于被藏入了箱底未能见世。

  
帝释天参道上有樱花的店铺,也就是寅次郎每次回家一次的实际场景拍摄物。根据电影情节,帝释天参道上的“草团子(小青团)”是来柴又非尝不可的名物,整条街保留着电影中完整的场景和风韵,也是现代节奏紧张的日本社会不可多得的休闲好去处,寅次郎能博得日本观众的极大关注和喜爱,推动山田洋次拍摄了这么多集,不能不说是战后日本特殊时代的理想与现实的追求和需要,而且山田洋次通过寅次郎的四处游荡,把日本各地的景色和地理人文在银幕上大篇幅的介绍,也是该系列电影的人气旺盛不衰的一个重大因素,作为外国人看这部影片则能轻松地享受到日本各地的自然风土人情。

  
寅次郎看似一个傻乎乎的无家无财又无业的男人,但是他所具有的那股纯朴的憨劲,却使很多日本人看到了上一个时代所熟悉而现在正在渐渐失去的东西,并且感觉到了一丝挥之不去的对土地,故乡以及亲情友情的珍贵情结,也是能超越国境令人能引起共鸣之所在。

  
当今社会,信息的高度发达,人与人面对面的交流少了,甚至连摩擦都在日益减少,社会提供给人们极大的方便,但人们的心灵的疲惫和寂寞却有增无减并需要某种精神的按抚。现代的人们缺少什么,日益不景气的电影虽然魔力有限,寅次朗的成功却从大量不同年龄层观众的强烈持续的要求续拍中反映了出来,也许这也是对导演的艰辛续拍和演员的鞠躬尽瘁的最高评价。

  
今天,随着主人公寅次郎的演员渥美清逝世,寅次郎纪念馆也建成了,帝释天参道西端的JR京成线[柴又]车站前还建立了寅次郎拎着箱子的铜像。寅次郎成了渥美清的代名词,或者说渥美成了寅次郎的化身,如此浑然一体,已经搞不清究竟这些是纪念虚构的寅次郎,还是纪念作为故去的艺人渥美清,但是带着那顶独特帽子闯荡江湖的铜像,一个栩栩如生的江户子是为日本人以及不少中国人所喜爱却是不可动摇的事实。

  
出了一楼的寅次郎纪念馆,二楼直通绿荫丛丛的柴又公园,虽然面积不大,但是这片绿色一直连到河边,那条河就是江户川,沿岸是日本常见的河原构造,那里便是与窄小拥挤的帝释天参道截然不同的世界,天然广阔的绿草地和休闲散散步的大坝,电影中好多镜头是在这里拍摄的,寅次郎在这里大白天做美梦,在大坝上跟小时候的满男玩耍等等。

  
沿着江户川,有钓鱼的,踢足球的,溜狗的,这一切祥和,让你在广阔的蓝天下,绿草连天下,忘记一周的劳累,忘记不远处东京的高楼大厦,飞奔的汽车,还有一切的紧张和不愉快,忧愁和烦恼。我明白了,柴又,不是偶然的冒出了一个寅次郎的,这片充满自然朴素的下町文化的丰裕的土地,让今天“上只角”的绅士淑女们都不得不来留恋这片“下只角”,好比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开始盛赞咸菜泡饭,把昔日他们看不起的穷酸饭提拔为如今贵族们的健康食物。

  
回到金町车站,早已是饥肠辘辘,站前有另一条室内商业街,如果你去柴又,无论是采风还是闲逛,非常值得推荐你去这家商业街上的洋风饭店——Lancerre,午饭套餐1000日元左右,素材新鲜,厨艺极为精致,氛围档次也会让你的实际体验超过了所支付价格的享受。在刚刚经历了那段传统空气的回味之后,虽然进入这样的西洋饭店的心理落差巨大,但是对于平时难得连续步行4,5公里左右的人来说,却是回程中一个理想的补充体力的场所,哪怕只来杯午茶。

  
我喜欢日本的,好像就是因为今天的日本还能有[柴又]这种完整的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完美结合的小小港湾,“柴又”闲步一次就能带给人双份的享受。

  
——东京博士 2008年6月21日

  





Page: 2 | 1 |

 回复[1]:  东京博士 (2008-06-22 10:20:10)  
 
  

  
下面开始,带大家跟我着我的镜头一起去[柴又]逛逛。

  
+++++++++++++++++++++++++++++++++++++++++++++++++++++++++++++++++++++++++++++++++++++++

  
1。金町车站南出口。JR常盘线和千代田线车站。如果去柴又,从这里大约需要步行1600米,如果你不想步行那么多,坐京成线到[柴又]车站下车,出站就是[柴又]的帝释天参道的西头。

  


  


  
2。车站前的室内商业街,电影《金八先生》有些外景是在这里拍摄的,那也是一部日本人情味浓厚的电影,可见葛饰区是个人情味浓厚的地方,另外还有著名的系列动画片《葛饰龟有派出所》也是以这一带为题材的故事。

  


  


  
3。这个是站前普通的商店街,暂时与寅次郎没有关系。这是商店街的中国料理。

  


  


  
4。我文章最后提到的是这家饭店,里面的氛围也很不错的,我吃的是午餐套餐,比这个菜单上的便宜,980日元。

  


  


  


  


  


  
5。沿着[柴又街道]南下,下町的电线杆有点脏,沿街人家种着的枇杷真诱人。

  


  


  


  
6。步行1600米,到达了寅次郎家前的这条商业街入口。

  


  


  
7。帝释天参道景色

  


  


  


  


  


  
8。寅次郎家,寅次郎每次都是从这里吵闹着离家出走的。

  


  


  


  


  
9。做糖果的阿姨。卖腌制物的小店,拍电影时他们都沾光了。人情溢れの町。

  


  


  


  


  
10。寅次郎家卖的草团子,我也买了5串捧场(很小的,一路上还没到河边就干掉了),700日元,这寅次郎宰人也蛮厉害的。

  


  


  
11。橱窗内的寅次郎的漫画。

  


  


  
12。帝释天参道风情。

  


  


  


  


  


  


  
13。柴又帝释天神社和附近的日本茶室

  


  


  


  
14。茶室外的日本庭院

  


  


  


  


  
15。毕竟是下町,还有这种明沟下水道。

  


  


  
16。京成线「柴又」车站前的寅次郎铜像。

  


  


  


  
17。寅次郎纪念馆。石头做的箱子和帽子。还盖了个免费纪念章,嘿嘿。

  


  


  


  


  


  


  
18。看了这么多“历史”,再逛江户川觉得与以前不一样了。。。。下起了小雨,雨中,下町的小花也很有情调。

  


  


  


  


  


  


  

 回复[2]: 给东博添一个注脚 开明乡绅 (2008-06-22 10:25:09)  
 
   寅次郎是日本家喻户晓的人物。由山田洋次导演的电影《男人真辛苦》(中国译为《寅次郎的故事》),从1969年8月开始,至1995年12月为止,一共演绎了48部,一举列入迪尼斯世界纪录。男主人公寅次郎的扮演者渥美清,日本人捧其为亚洲卓别林。他1996年因病去世,但死后哀荣,被授与象征日本最高荣誉的“国民荣誉赏”。在近27年的漫长日子里,日本有“不看寅次郎,不过日本正月”这样的夸张说法。1997年11月,日本人又在东京都葛饰区柴又这块虚拟的寅次郎老家,投资3亿日元,设立寅次郎纪念馆。现在那里香火旺盛,从全国各地来“朝圣”的游客络绎不绝,成为东京都著名的旅游观光地,真可谓影响深远。

  
笔者在国内时曾看过其中一集中译版的电影,没看上半小时就已呵欠连天。1990年,日本人信心十足拿寅次郎去参加柏林国际电影节角逐,结果很快就被打了回来,原因很简单,老外们实在不能理解日本人为什么会傻着乐。

  
在日本人看来,不能理解“寅次郎”,就无法真正理解日本和日本人。尽管寅次郎走不出国门,但至今仍不减他们喜爱寅次郎的激情。人在日本,笔者耐着性子调出这48部片子,一部不漏地欣赏个够,终于摸出了一点门道。

  
影片虽然拍摄了48集,但其格调是一贯的,没有暴力描写,也没有任何色情的展开。影片中的寅次郎,是一个没有教养的、任性的、不懂人间世故的“主儿”,每次回家,他都会搞得家里手忙脚乱、不得安宁。出现在荧幕上的,是同样的脸、同样的装束、同样的发型、同样的故事情节——寅次郎在四处漂流途中,懈逅日本各类女性,然后舞台转向东京都葛饰区的柴又,那里有寅次郎善良的姐姐和家人,更有一间属于他自己的小屋。故事的结局是寅次郎无奈与喜欢的女人分手,成为一朵不结果实的恋爱之花,而寅次郎则再一次凄凉地告别家乡,重新漂向远方。

  
寅次郎这样一个没钱、没地位、过着放浪生活的社会底层小人物,换来了日本社会各阶层的欢笑与眼泪,这里隐藏着日本独特的审美哲学,反映了当时日本社会的现实状况,它凝聚着日本一个时代的缩影。

  
寅次郎是失落的,他的爱情永远是失败的,但这种男人“失恋的美学”,打动了许多日本人的心。寅次郎地位低微,但他敢怒敢爱敢恨,率性而发,再加上他漂泊四方的自由感觉,对生活于日本严格科层体制下的底层职员来说,无疑具有独特的魅力。

  
寅次郎是不运的,但他又是幸福的,他永远有一个温馨的精神家园。他无知、胡闹、任性,但他的家人永远以善良、宽容真诚地等待他的归来。家里楼上的小窝,也永远为他空关着。日本急剧的工业化带来家庭观念的淡薄和心灵家园的丧失,日本人在寅次郎身上,似乎找到了某种补偿和慰藉。

  
在授与渥美清国民荣誉赏的授奖词中,这样写道:“(渥美清)以富有人情味的方式表演了庶民的喜怒哀乐,描写了日本当时普通的生活”。这部带有传奇色彩的马拉松影片,已经载入了日本文化史册,但它无法真正迈出国门为世界所认可,因为它描述的纯粹日本式生活,对外国人来说,显得太坚硬难懂了。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8-06-22 10:30:25)  
 
  谢谢乡绅的浓厚注脚。尤其是——男人“失恋的美学”,看来跟日本的离别哀愁和死亡美学并驾齐驱了。

  
指出一点,“那里有寅次郎善良的姐姐和家人”,倍赏千惠子演的是寅次郎的同父异母妹妹,不是姐姐。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8-06-22 10:33:59)  
 
  乡绅文中说的外国人,我想应该不包括中国人,甚至韩国人,游牧民族不太可能理解农耕民族的精神世界的,现在的世界依然是洋人西方文化为主轴,到了亚洲为主轴的时候,咱们才可以嘲笑他们是乡下人,没文化,不含蓄。

 回复[5]: 多谢东博 开明乡绅 (2008-06-22 10:35:04)  
 
  写错了,嘿嘿。

 回复[7]:  贱人 (2008-06-22 10:54:49)  
 
  僕は日本に上陸してから翌日、初めてのアルバイトで柴又にある宇宙という名前のパチンコに働いた、一周間で首された、もう二十年になって懐かしいィ、あの店又いるかな?駅の脇の裏道

 回复[8]:  我是局长 (2008-06-22 15:33:41)  
 
  >>“金町”的车站,那也是国铁JR的车站,过了金町车站,东京都内的JR通票不能使用,车费会上一个台阶……

  


  
——这是怎么个章程?本局长头一回听说。

  
您得给国内的朋友们好好解释一下子。

  

 回复[9]:  夏雨 (2008-06-22 14:26:25)  
 
   特介绍外地人到东京,国内来探亲访友的人观光旅游利用:

  
一天里才化730円,可以任意横贯東京23区(“金町”为止),普通列車(快速含む)乗降自由,省下的交通费就可以享受一次东博所推荐的素材新鲜,厨艺极为精致的午饭套餐啦。

  


  


  
http://www.jreast.co.jp/tickets/info.aspx?GoodsCd=112

 回复[10]:  东京博士 (2008-06-22 14:09:06)  
 
  回局长,地铁和国铁或私铁线有一部分是直通联运的,这个你不会不知道的吧?这样的线路在东京很多的,局长大概专门坐专车上班,不知道工薪阶层的世界啊。

 回复[11]: 给房东,说一句就走 晓虹 (2008-06-22 14:52:33)  
 
  东京博士来自浮华喧闹的上海乃正版城市人。

  
虽无北京人的大家底蕴,

  
却绝非故作高雅状冒充城里人的冀州农民!

  


  


  
签名:打击盗版,匹夫有责。

 回复[12]: 笑死鸟,故作高雅冒充城里人 红粉佳人 (2008-06-22 15:12:24)  
 
  

  
不错不错,伶牙俐齿

  
稀饭。

  

 回复[13]: 上海人自己分分等级 liang (2008-06-22 15:23:19)  
 
  上海人之间见面甚至通婚的时候,不但要明了对方是上海人,还要明了对方是住那个区的,徐汇的?虹口的?

  
还有来源地的区别,宁波?苏北?

  

 回复[14]: 所以你得说清楚啊。 我是局长 (2008-06-22 15:36:13)  
 
  你原文里那一句话交代清楚了吗?

  
别说那一句话,就算你这一句解释以后,你还没说明白。

  

 回复[15]: 日据 liang (2008-06-22 16:00:04)  
 
  我只喜欢看以表参道为背景的连续剧。

 回复[16]: 矢切の渡し 小小鸟儿 (2008-06-22 16:36:28)  
 
  东博,到了柴又,不到矢切の渡し去看看,是不是太遗憾了?

  
因为这首《矢切の渡し》,柴又更加有名。

  
矢切の渡し(昭和58年)

  
作詞石本美由起 作曲船村徹 歌;細川たかし   

  
つれて逃げてよ;

  
ついておいでよ;

  
夕ぐれの雨が降る 矢切の渡し

  
親のこころに そむいてまでも

  
恋に生きたい 二人です

  
見すてないでね;

  
捨てはしないよ;

  
北風が泣いて吹く 矢切の渡し

  
噂かなしい 柴又すてて

  
舟にまかせる さだめです

  
どこへ行くのよ;

  
知らぬ土地だよ;

  
揺れながら艪が咽ぶ 矢切の渡し

  
息を殺して 身を寄せながら

  
明日へ漕ぎだす 別れです

  
矢切の渡し的介绍请看这里

  
http://kuruma-torajirou.hp.infoseek.co.jp/otoko/mapyagi.html

  

 回复[17]: 真巧! 游人 (2008-06-22 17:08:28)  
 
  一年前的六月,俺也去了柴又。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0&&kno=006&&no=0003

  
东博眼中的柴又好像更有人情味,しっとりしている

 回复[18]:  贱人 (2008-06-22 17:31:18)  
 
  刚从松户马桥回来,虽贴着金町而过,到底是田舍,既无风光,也无特色,沿途都是些到产的斯扒,既荒凉还下雨。几经周折硬是给我找到一条近路。川口,草加,八潮,三乡,松户,不过三乡松户线过短短一座桥就要收费,如果不想付费就真的挠多几公里到东京的柴又方向去了。

 回复[19]:  东京博士 (2008-06-22 17:31:50)  
 
  局长坐过地铁东西线吗?西端的终点站是三鹰(与JR总武线,JR中央线同线路),东西线的中野至三鹰的站不说地铁站,都是JR站,那个也是地铁与JR的直通联运。

 回复[20]:  雪非雪 (2008-06-22 17:45:34)  
 
  喜欢“寅次郎的故事”系列,赶上重播必看,看过的也看。主题音乐百听不厌。寅次郎土里土气,高兴了忘乎所以,不顺心了烦躁不堪,一身臭毛病,煞是可爱。还有她妹妹对哥哥无可奈何的疼爱眼神,倍赏千惠子真会演。那一家人以及附近的邻居,社长等等,淳朴热情,吵吵闹闹,温情和谐。山田洋次那个小老头太有才了。

  
开明乡绅的介绍全文拜读,道中其味。

 回复[21]: 呵呵呵。 我是局长 (2008-06-22 17:50:48)  
 
  你原文没交代清楚,跟了两次贴都没交代清楚。

  


  
你原文里的文脉提到东京都和千叶县交界,之类之类的,然后提到那个车站,然后提到JR的票过了金町不再通用,票价提高,之类之类的……

  
总体给人的感觉就是说:JR过了金町进入千叶县以后,票价不一样了。

  
这显然是不对的。

  


  
你没提“不同的铁路公司的线路交汇,以及票价收费标准不同”。

  
你必须说明收费标准不是根据“东京都”或“千叶县”来划分,而是不同的铁路公司收费不同。JR和地铁或私铁,分别属于不同的经营者,收费标准不同。

  
否则容易给国内的读者造成误会。我说的是这一点。

  


  


  

 回复[22]:  贱人 (2008-06-22 18:08:27)  
 
  呵呵,两大精英开始接仗了,谁胜谁负难以预料

  
说通俗一点就是吾冀州对东淞沪。现在局势是互相抛出一点论据,试探对方虚实,以便抓住对方漏洞,放出胜负手直指对方死穴。

 回复[23]: 想去 如水人生 (2008-06-22 18:02:28)  
 
  早就想去柴又看看,一是喜欢寅次郎的角色,一是喜欢寅次郎的故事,另一个原因大概觉得自己不知哪里有一点像寅次郎---长相?運命?辛さ?

  
看到东博的文字和照片后,就更想去了,最近一定去上一次

 回复[24]: 大阪人不服。 liang (2008-06-22 18:21:17)  
 
  大阪人不服啊,大阪人只希望吃到倒下,寅次郎只不过是一直在意淫里面混混僵僵而已,只能代表一部分日本人。

 回复[25]:  东京博士 (2008-06-22 19:49:33)  
 
  局长自己搞错了,我那句话里面包含了2个“知识”,一个是不同铁道公司的直通联运,另一个包括了同一个列车跨越了行政区划时,票价会高出一截,从东京都23区内向千叶去的时候,金町站是东京都和千叶县的交接部车站。比如大阪到东京的车票,你可以在东京都23区内任何JR车站出站,但是如果在东京的所属市,或东京的邻县车站出站,则需要另外补车费。这也是行政区划对车价的不同设置。

 回复[26]: 哦,明白了。 我是局长 (2008-06-22 19:58:30)  
 
  我错了。

 回复[27]:  东京博士 (2008-06-22 20:02:12)  
 
  贱人判断失误,本人没兴趣跟某些ID瞎搞,你不是说经过马桥,金町什么景色也没有吗?这么说来,这世界上哪儿都没有景色的,呆在家吃到撑死就是他们的世界,大阪人不是说了吗?

 回复[28]:  东京博士 (2008-06-22 20:08:32)  
 
  局长没错,我也知道略带一过的那句话是知道的人本来就知道,不知道的人,我这篇帖子大概就算花费全文的笔墨都未必能介绍清楚东京圈的铁道系统了,估计寅次郎会跟我没完没了地掐架。

 回复[29]:  贱人 (2008-06-22 20:45:52)  
 
  国土厅也太黑心了,在那东京,奇玉,千叶三地交会地带的江户川上只架一座收费桥。另外在草加游马町附近两个分叉点都不设路标,害的我往返都在此失去方向,绕了一大圈又回到已经过的4号国道。

 回复[30]:  东京博士 (2008-06-22 20:49:47)  
 
  那里有个醒目的看板“美女木”,看来贱人中的是日本美人计。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