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问题篇
字体∶
[收录]与中国留德学生热侃日本问题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9-10-30 07:39:01 阅读人次:1750 回复数:9)

  

  
德国留学生——

  
东京博士,也许你身在日本,所以会有许多独立思考后得到的关于中国和日本的结论,但也由于我留学德国,所以对日本的看法会与你不同,同样是角度和视野的问题。

  
东京博士——

  
每个人由于环境,接触的信息不同,当然有不同的看法,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在网上进行各种有益的交流。

  
日德比较是一个经常在网上出现的话题,也是个非常容易误入歧途的话题,过去本人有过专文介绍,内容重复之处这里限于篇幅尽量省略举证。我认为比较两个国家至少要深入了解一下两个国家的文化历史背景,否则只能是蜻蜓点水式的结论。事实如何呢?就战争而言,德国作为国家道歉也并非做的比日本好多少,在种族迫害方面与国家侵略上德国问题与日本也略有不同,侵略战争的发起原因也不同,这么说并非为了正当化日本过去的行为,同时我也不认为日本的反省是彻底的,但是就我观察和在日生活了18年的范围来看,大部分民间人的反省和认识真诚度还是优于政客们的,导致这种状况是日本的国家利益和战后日本社会制度在尊重个人思想自由化方面转变的所至(尽管当初是占领军刺刀下被迫接受的)。

  
日本的媒体比如朝日电视,NHK也播放专题的战争节目,客观的报道也会遭到本国右派媒体的攻击批判,民间出版物也有大量的揭露本国战争时期的各种史料公开和反战和平组织以及清算战争揭露历史真相的各种支援团体和个人,同时日本又存在着较为复杂中国没有的教科书出版自由和审定系统,这些都不是中国人的一般常识范围可以理解的。靖国神社问题也是如此,因此谈论这些不是罗列一些热门名称就可以有资格评论的,必须先搞懂这些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否则日德发言比较毫无价值。

  
言归正传,中国的这次反日过激行为已经发展到了攻击无辜侨民的阶段,如果对照印尼排华暴动对中国侨民的野蛮攻击,有着惊人的相似。

  
德国留学生——

  
因为非常要好的朋友是日本大阪人,所以会有时关注关于日本的论坛

  
东京博士——

  
很遗憾,对日本问题和中日问题发表自己观点的人虽然很多,但是自己花点力气研究思考以后的中国人并不多,尤其是国内,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环境限制和我们的教育并没有教会人去独立思考问题。如果私生活中或多或少地与日本或日本人有关的中国人,或许都某些问题还有些直观感受,但是真正深入研究后再发言的似乎也不多,不过也不要紧,网上本来就因为随意自由,才会让大多数人充分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表达手段。

  
德国留学生——

  
日本人和欧洲人真的是不一样的,德国人的认错态度和精神的确是日本无法比拟的。

  
东京博士——

  
一定程度上我还是同意你的这个说法的。严格地说,这种不同不仅仅表现在那场战争的加害者一方,还包括受害者一方的差异,其本质是东方人和西方人在冲突后事后恩怨处理的文化上不同,当然也就是你说的精神上的问题,在形式上其实日本也是屡次三番道歉的,另外作为受害国家,中国与欧洲的一些受害国不同之处是中国自身的很多政治问题造成了问题更加复杂化(比如一国多政府的不同时期的不同的政治态度和利益关系,美国的插手干扰庇护利用等等)

  
德国留学生——

  
在德国,每到关于二战的纪念日,国会都会用大量时间追悼被害者。

  
东京博士——

  
这些我想主要责任在于美国以及战后的东西冷战的意识形态造成的,德国以及众多的欧洲受害国在意识形态和文化上都比较相近,而1949年以后的中国基本上属于被国际主流社会隔绝的政治地位,在这场国际政治漩涡中,作为中日两国之间的问题无法得到正常的清算,这是德国问题没有的部分。不妨这么考虑,如果当年国民政府没有在内战中败退台湾,中国大陆也没有进入共产阵营,我想中日之间此后的恩怨不会像今天这样一团乱麻,中日问题如果单纯是两国问题我过去说过并非难以清理。

  
众所周知,直到朝鲜战争爆发前,美国不仅没有敌视过中国,相反一直对中国提供大量的政治和经济的援助,反过来也可以这么说,如果战后德国没有东西分裂,而是内战中那个共产东德统一了整个德国,那么今日再来看日本和德国可能有些比较的价值,因为二战以后漫长的世界两大阵营的冷战局面中,中国与西方世界意识形态的对立是一个无法忽视的现实,坦白而言,这种对立是日本借战后的国际利益重新分配幸运地逃避了战争反省的真正根源,这个国家如果不是日本,结果也会同样。

  
战争纪念日的纪念受害者的行为每年在日本也举行的,但是几乎都是追悼本国的受害者,尤其是广岛长崎,好像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日本是唯一遭受原爆的国家,日本是受害者,这种纪念方式难免淡化日本侵略他国的罪行,事实上也是一种极端自私,无法对他国尊重和反省,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日本不是一个达到了国际感觉的大国,个人反对日本入常,但希望通过合法的途径手段来实现阻止。当然不否认日本的媒体的确是五花八门,NHK的历史片和一些专题,电视剧相当真实地反映了历史,对自己国家的丑行也不遮拦,体现了超越国界的人类追求和平谴责侵略的共同愿望。这些在一般的日本国民普教育中也随处可见。评价日本不能走极端片面的道路。

  


  
德国留学生——

  
类似靖国神社的存在在德国真的是不可想象的,虽然日本和德国都是法制国家,但这在德国立国之本的宪法里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如果德国总理施罗德像小泉一样去参拜类似的什么神社,法国,荷兰,波兰,以色列等国家是不会放过他的。

  
东京博士——

  
首先我个人认为日本政要不管以什么身份,参拜祭奠有对他国侵略的战争罪犯的任何神社是不明智的也是愚蠢的行为。但是大多数中国人并不明白看似同文同种的中日两国在宗教信仰和传统文化上既有类似的部分(儒教思想,佛教的寺庙,汉字文化),但日本又有其独特和浓厚的神社文化,在日本神社和寺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由于中国只有寺庙文化,因此很多来日留学的中国人,包括我很多年都没有真正搞清两者的区别。还记得日本前首相森的一个“日本是神道的国家”的发言遭到民间媒体强烈批判,当时批判的焦点认为,日本经过战后惨痛的代价才获得了民主自由的社会,作为首相发言居然否定了这样的民主体制是违背宪法的,森的发言作为政客我认为的确不合适,但是作为民间私人发言却真实地反映了日本人精神文化的底蕴,日本的确是一个神道的国家,哪怕战败了美国人多么想惩罚这个亚洲暴徒,但是为了冷战的需要,为了美国的远东利益重建日本,美国最终同意保留了日本形式上的天皇制,这是日本人的精神支柱,也是日本神道文化的底线,只有竖起这面大旗,美国人占领日本,强奸奴役它,日本都可以为了天皇忍受这一切,因为日本人相信只要天皇还在,日本就永生,为了天皇可以奉献一切这种文化战后一直没有完全消失,连西方文化的美国人都读懂了日本,对这个神道国家进行了最大限度的利用,我就不明白为何号称智慧聪明日本文化的祖师爷的中国却始终如此弱智糊涂?

  
最后我想说的是,靖国神社并非为了二战的战争罪犯而设立的,先有神社再有战争,有了各种战争才包括了中日战争,才有了战争中为国捐躯的日本“先烈”的牌位。这么说并不是用我中国人的感情能够容忍了靖国问题,上面提到的神道最关键之处就是,神道文化认为人死了之后无论生前做过什么,都重新获得新生,一律平等,因此祭奠活动也就不分生前的善恶,这种解释并非因为有了侵华战争,有了战败才出现的狡辩之词。对待死者的善恶观中日民间习惯上也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日本在处理这些问题上最大的不该是傲慢地不考虑他国文化习惯(当然傲慢也是另有原因的),也曾有几届首相是人性地考虑的,比如中曾根前首相就是一例。综上所述,我认为在这些问题上日本不具有一个政治大国的素质,所以不应该接纳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德国留学生——

  
记得我几年前在德国使用的关于政治史的教科书,对纳粹德国和希特勒有很深刻的分析,这让我想起了在中国读初中时在学校外文书馆里翻看到的日本原版历史教课书(我的学校同日本从东京到熊本9所中学是友谊校,有访问和交换生等交流活动,所以有大量交换书籍),不同的版本都讲了二战,客观,部分有插图,比如一个日本兵刺杀中国人的漫画,旁边还写了日本鬼子四个字,有的还提到了731细菌战部队,但篇幅真的不长,没有像德国人一样长篇大论,深入分析。

  
东京博士——

  
一本教科书不仅仅是介绍一个时期一个战争,比如在[日本史]这样的教材中,虽然中日战争是一件大事,但是就整个二战来看,日本人在战争中死亡人数只有1/5是中国,年数也只有8年,8年之前的1937年全面侵华之前中日关系并非全部都是恶劣的,日本近代既有对中国的掠夺也有对中国的改革近代化提供了不少的帮助,不仅仅是清政府,就是孙中山以及很多GCD人的革命和社会改革都受到过日本政府和民间的很多支援,民间留学日本更是不计其数。因此中日问题不仅要看8年战争,历史要放在更全面更完整的背景下研究,同时也不能忽略研究日本当时国内的混沌的派别争斗对外交的影响。如果详细研究学习这些我认为不是一般义务教育教科书的篇幅和学时可以全部容纳的,虽然我没有看见过德国的教科书,但是我想教科书的篇幅也不会很大的,至于各种史料参考书,日本也有大量的各种各样可以公开出版查阅。

  


  
德国留学生——

  
在国内的中国人的确由于我们不自由的新闻制度受到了舆论导向的影响甚至摆布,但以和平手段采取游行我不认为该太负面的看待,当然中途的袭击日资商厦或砖头砸日本车以及类似f*u*c*k japannese的污言秽语的确不该,但向大使馆扔鸡蛋我不认为有很大不妥,在德国,外长菲舍尔被党内人士当众泼红墨水,前总理科尔在位时被德国群众扔臭鸡蛋,德国不是礼仪之邦,没有日本人本能的客套和肤浅的礼貌,但有的是对历史深刻真诚的反省和务实的态度。

  
东京博士——

  
关于你的民众表达方式这个我完全同意。但是不仅仅是对待中日问题,希望民众对所有的问题都能采用类似的抗议方法。只要是法律允许范围。至于中国法律,我认为因为没有明确的对游行集会的规定基准,因此也就不存在依法管理。

  
德国留学生——

  
总之,在国内时,由于有真心交往的日本好朋友,以及爸爸从日本带回的讯息,对曾经的历史没有特别追究的欲望,但自从负笈德国后,看到了德国政府对历史的坦率与诚恳,德国人写的关于南京大虐杀的拉贝日记,以及阅读过美国ABC作家张纯如的rape in nanjing后,尽管书中有失实之处,对那段历史的看法渐渐的就改变了,想想那些被奸杀的中国妇女,心里还会隐隐作痛。

  
东京博士——

  
既然失实,那么也不能太认真地当作史料来看,至于拉贝日记,世界各国战争史学家中所纷纭,只能作为参考,比较接近真实历史的我个人认为还是当时的当事人的国民政府的资料最可信,这是我在台湾看到的一部分资料的感觉,因此个人认为大陆与台湾的和平统一在清算中日历史问题的证据上有着重大意义。同时我认为评论中日战争问题不仅要看中国大陆的资料,更应该看当时中国政府的资料(由于两岸政治原因台湾的资料不是所有中国人看得到的),还应该看当时的敌方日本的资料(如果没有蓄意篡改的话,战争敌方的大量军方记录往往是最真实的),当然第三国史学家的角度的资料和评论也不可遗漏。

  
你提到的这些是属于追求商业销售量的,拉贝日记和张纯如之作都无法取代的大量的史料。说实话日本人在侵华战争中究竟干了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以及大量的数据并不是我在国内接受到大学为止的教育,而是来日本之后大量阅读了日本人自己写的各种出版物和图书馆的资料查阅获得的。在日本全国,哪怕一个很小的乡村地区的图书馆,你都可以自由出入,查阅到很多这方面的资料,并非如国内的人所说的日本掩盖侵华事实,某个版本的教科书淡化历史美化战争的用词和文部省通过鉴定只是所有信息中的一部分,当然这一小部分的论调得到政府的首肯才是问题的真正的严重性的本质所在,日本终将为自己不明智的言行付出代价,但是这不是靠某些中国人的对日本民间企业和侨民无差别的暴行来实现的,那样的话,今天的中国和昨天的日本都同样是畜牲国家和畜牲民族。

  


  
德国留学生——

  
通过博士理性的分析我找到了对于历史恩怨情感和理智的平衡点,但个人认为,要求一个被侵略欺负的国家的国民花时间研究侵略国的传统文化,神道精神以及对天皇的信仰等等,是不太现实的,从情感上也不一定会被接受。

  
东京博士——

  
我个人认为理性分析的目的不是为了寻找什么平衡点,而是以无限接近历史真实面貌的科学的态度去追求一种对事物普遍的认识和思考方式,只有基于这种把历史作为一门人类共同的学科去对待,才会排除政治利益的干扰,才有资格谈论历史。如果说要求被侵略欺负的国家去研究对手,这个我认为有点不着边际。理由是——

  
a.研究对手是中国文化的精华,比如[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是众所周知的例证。古人尚知,今人何以智商如此退化?

  
b.就中日历史整体来看,包括700年前中国元朝对日本的侵略史,其实在规模和时间上,直到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以及马关条约签署之前,日本倒是一直被中国欺负得一塌糊涂的小国,但是作为一个被侵略欺负的国家,日本花了很大时间精力研究中国,其精诚所至甚至被某些国人誉为日本人才是真正的中华文化的继承人,虽然我只能部分同意这个观点,但就现在的中日两国表现在各个领域的成就和继承的文化遗产事实上说,无法反驳这个观点,因此有人说要学习中国的传统文化最好就是留学日本,身临其境之后则大多数会发现此非过言,但是必须补充的是留学日本并非仅仅为了留恋我们的没落和别人筛选甚至改良变种的东西,更应该学习中国没有的日本的独特的思维和精神文化中的精华,这既是对近代中国自身的反省,也是对中国真正崛起的一种鞭策和参照。至于神道天皇等等,对于了解战争的发生以及战后的中日关系史是必不可少的知识,否则感情只能是空撒热血的小学生层面上的结论。

  
c.研究日本并没有谁逼迫,也没有在感情上的要求,更不存在殖民时代的文化奴役。以感情作为理由无视事实的国民群体不可能是一个越来越成熟的可以进步发展的民族,人类的战争众多的是宗教信仰等意识形态不可调和的爆发,单纯的领土纠纷的背后其本质也不可避免地有价值观念的作怪,因此不了解对手的话,即使和平谈判其结果都是无法期待的。人与人的差别有时候比人与灵长类的差别还大,但是人不能返回灵长类的脑子去思维,也不能用感情来评论涉及完全不同的体制,社会,宗教信仰的国家之间问题,至少一个受过现代教育的人应该懂得我的这些观点。地球需要调和,人类社会也需要调和,因此寻找调和各种不同意识形态的最大公约数是人类共同的智慧体现,更是人类必须走向这个方向的进化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说日本侵华战争和战后的种种反省不彻底的态度正是缺乏了这种精神,因此与中国人宣泄的感情代替一切的全民化倾向都是一种向灵长类的退化现象。

  


  
德国留学生——

  
身为中国人也同样有不关心他国的文化与政治的权利,或者看待历史不从政治着眼,或以本国甚至个人道德标准评判发生事件的权利。

  
东京博士——

  
作为个人我认为当然应该有关心政治和不关心政治的自由,就好比有爱国与不爱国的自由,但是没有卖国的自由(注:不爱国不等于卖国)。

  
既然前提是关心历史关心时政的人,那么首先必须具备一定的对事件的常识,两个人大街上吵架你若参与都要先问事情,更何况是国家之间的事,更何况是还不是那种信息可以很自由公开的环境,更何况是只能听到自己一方一面之词的教育宣传,其结果不用大脑用小脑想即知,所以除了起起哄,第三者(不管是否公正)看,客观上无非是一群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灵长类罢了。就目前而言,中国国民不用政治眼光看历史从主观到客观上都没有可能性,日本以及世界上其他号称自由的国家虽然也不排除历史受政治利用,但是由于自由和保障个人权利这方面的社会体制与中国完全不同,因此允许抛弃政治研究历史的信息可以随意流通,包括对自己国家不利的历史事实的公开和弹劾。至于评判事物的标准,虽然中国经济开放了20多年了,但是由于政治上并没有多大的开放,尤其是信息言论等限制,使国民无法与经济同步发展那样更新和发展容忍多元化的思维方式,单极化的政治与单极化的价值观念与唯我独尊的文化糟粕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其结果就是有眼如盲,并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其他说不定更合理的思维方法的存在,因此自己过去的失败和惨痛教训也不可能得到总结,始终在自己认为的绝对座标参照系中做画地为牢思维的奴隶,因此我非常同意说中国文化是追求一个稳定的社会,而西方文化是追求一个平等的社会。但是这里其实有一个很大的矛盾,没有平等的社会即使表面的暂时的稳定也不可能获得真正的稳定,只有平等之下的冲突才是始终维持相对稳定并推动社会发展的合理结构。

  
德国留学生——

  
不过为了两国长治久安,我觉得中国人还是该主动了解日本的,反过来,我倒是觉得该做这个功课的是日本的国民,他们应该追溯为什么韩国有人会在日本驻韩大使馆门前断指为誓,为什么女星以慰安妇形象拍写真会招致韩国上下骂声不绝耳,导致策划者削发谢罪。毕竟,施暴者或者说是给他国带来伤害的是他日本。总不该让被强jian者积极了解强jian犯的习性嗜好并理解的宽容吧。

  
东京博士——

  
你的这些发言我认为流于肤浅,昔日弱小的日本可以学习古代中国和近代西方成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经济强国,同时也是亚洲最为成熟的民主国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了解他人并不存在什么自尊和自卑,只要是为我所用,中国人过于拘泥架子,所以客观上信息被封锁,主观上又固执不愿睁开眼睛看世界,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韩国问题本人不是很了解,道听途说被国内网民炒作的成分很厉害,兴趣不大。但是韩国的从朝野在国际上拉反对日本票和民间持续抗议活动与中国的确不同。

  
德国留学生——

  
还有我想请问博士,在日本,据你所说,关于二战等历史的书籍很多,其中不乏优良之作,那么右翼书籍是否也一定量的在市场上流通呢?比较好奇。

  
东京博士——

  
这个我已经说了,日本不仅在经济上重新崛起,还是亚洲最成熟的民主国家,新闻媒体出版完全自由,自由到你觉得怎么这种东西都可以大众化地公开的地步,因此只要你在日本可以随手看到很多你想看得资料,只要有时间,另外网上也能查阅大量的右翼信息,只要你愿意去研究。

  
德国留学生——

  
其实,感到不舒服的只是日本政府及政府官员对待历史那么不积极的态度,而中日民间的友好往来从来都没断过,中学时代同日本同龄人每半年就要交流一次,接触着来自日本不同地方的不同风格的日本人。

  
东京博士——

  
这个话题说来话长,还是离不开谈论日本民族的精神世界和日本人的信仰,有关这个话题我在下面另外发背景资料给你参考研究。

  
德国留学生——

  
说来好笑也可悲,生平唯一一次进入人民大会堂是因为受了日本人的邀请,烫金的请帖和丰盛的晚宴,在自己国家的人民大会堂里,却完全失去了主人翁的感觉。很多年过去了,但还记得那个羞涩可爱的日本埼玉县男孩,喜欢打棒球,英语说不好,左撇子,回国后还不忘把我们的合影放大了洗出来寄给我,号称要更加努力的学习英文,这样下次见面大家就不会有语言障碍了,问我假期能不能去日本找他玩,他发誓一定会去东京机场接我,还说未来的梦想是考上早稻田大学,如果他的梦想实现了,应该已经从早大毕业了。但我当时没好意思回信告诉他,身为中国人,是不可以立刻得到签证一个人就跑去日本玩的。

  
东京博士——

  
民间交往我认为并非国家民族的交锋,日本人没有中国人如此敏感和重视这些,因为战后日本已经成功地完成了社会转型,日常生活和教育上更注重的是人性化,因此不仅是你,在日华人交往的大多数也是一个个单独的人,并非我们经常意识中的哪国人,这种从小在环境中被强烈反复熏陶的政治意识不仅阻碍了我们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人的正常思维,而且也是共产圈国家(包括我自己)出国早期显露的通病。

  
德国留学生——

  
有人会担心我去而不返的。因为的确有这样的同胞,撕了护照成黑人了,在德国就有这样的,刚来时有人和我说,在德国的华人大部分是偷渡客和难民,把我吓坏了,还有什么假结婚的,唉。。。少年时代的单纯换来的友情是很美好的,可随着成长,周围的很多事情怎么就变得越来越复杂和多面了呢。说远了。唉。。。乱乱的世道,乱乱的心。。。

  
东京博士——

  
这个不稀奇的。一方面是经济的落差,另一方面的原因这里省略。看看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其实最大的开放不过是经济方面,因此伴随着的国内众多矛盾和丑恶,道德沦丧,诚信迷失,这些必然反映到所有存在着华人的世界。

  


  
德国留学生——

  
在这样一个新闻媒体出版完全自由的情况下,日常生活和教育上更注重的是人性化,亚洲最成熟的民主国家,为什么日本人要把相信只要天皇还在,日本就永生作为日本人的精神支柱呢?为什么美国人占领日本,强jian奴役它,日本都可以为了天皇忍受这一切呢?是什么阻碍了日本人作为一个独立的有理性可以正常思维的个人精神层面上的思考能力?难道是被强烈反复熏陶的神道文化所阻碍?个人不了解神道文化在日本的真实影响究竟多大,但若如博士所言,那么当如此成为精神支柱的民族化的价值观念与唯我独尊不考虑邻国感受的办事方式结合在一起,其结果就是有眼如盲,并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其他说不定更合理的思维方法的存在,或不愿积极思考自身传统文化的弊端。

  
东京博士——

  
你的理解还缺乏历史与现实,传统与现代,文化与制度的区别,所以时空比较混乱。我说的日本成熟的民主国家,是指现行的社会制度,但是日本同时有着浓厚的神道这种传统文化根基和信仰,就好比西方先进国家科学发达的同时又信基督教的上帝一样。如果按照你容易理解的方法说明,看来我只能使用年龄概念来区分了(其实不是单纯的年龄分层),比如大致可以认为4,50岁以上的日本人比较重视传统文化,因此他们的精神世界的对神道还有很强的依属感,对天皇则要比他们的上一代淡泊了许多,希望日本既不能没有传统的神道,又不允许让神道文化取代民主的社会制度,这在日本的宪法中表现为规定了政教分离,因此从立法概念看,民主社会并不排除神道,但是神道仅仅是个人的信仰自由的范畴,其本身并不与民主社会冲突,就好比西方社会再怎么发展都不会对牧师教堂视若虎狼斩尽杀绝一样。

  
民主自由属于政治概念,当然必须考虑他国,但是神道属于文化概念,其本身产生于过去的积累,而非社会制度那样某个时期有意识的制定,因此因为时代的政治要求一夜之间改变文化习惯既不可能也不符合民主自由的精神,日本问题的症结并非神道本身的是非善恶,而是一部分政客利用神道为政治卖命,昨日利用人们崇拜天皇发动侵略战争,今日利用神道外交侵华,这才是应该批判的本质,看清这一点的不仅是众多国民和日本的各在野党派,还包括自民党内的一部分派系,因此从人数上说,真正顽固的政治右翼并非多数和主流,但是利用神道文化获得日本国民支持的却不是个很低的比例,但不能说所有主张神道文化的日本人都是右翼,日本右翼的高明之处就是利用中国人无法分清这些概念用文化概念为政治服务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中国人中有存在大量如你所说的我们是被侵略的干嘛要研究侵略者的文化和历史?如此而已中国人永远搞不清日本,也永远被这个小国玩得团团转,最终本来不是右翼的日本大众都会认为中国人践踏日本文化,干涉日本内政。

  
事实上,日本不仅有顽固的少数右翼,也有为数不少的亲华势力,中国不加以仔细研究,那么正好中了日本右翼的圈套,日本国内的亲华势力的声音也难以发出。对大多数并不是很关心政治的日本民众而言,无国籍的提倡和平相当广泛,因此才有可能在远远高于有游行集会言论自由的环境下,不会发生如中国那样的大规模的自发的冲动行为。所以我说战后的日本社会和国民从整体上说是相当成熟的。当然自由社会也不可能不存在各种激进的组织,他们的行为只要不触犯法律当然都允许表现自我,但民众的人云亦云跟着起哄的概率远远小于现在的中国社会。原因就是日本社会从根本上保证了个人水准的信息自由,表现自由和信仰自由,对于个别的过激暴力行为日本的判断依据是只有刑事犯,没有政治犯。

  


  
德国留学生——

  
日本人有没有想过那也许是一种狂热盲目的信仰。例如供奉国际法庭审判之下的甲级战犯的牌位。不要说我偷梁换柱,但有些评论换掉针对的事物,道理是共通的。

  
东京博士——

  
有信仰总比没有信仰好,这句话某种程度还是有意义的。中国经历了盲目信仰的毛时代以后,随着政治清算又曾经陷入信仰危机和信仰崩溃,现在可以说几乎是从无神论教育变成了无信仰状态(除了信仰金钱)。个人认为一般日本民众的大多数对参拜靖国神社并没有特定的政治含义,就好比参拜更大的伊势神社和明治神社,在民众心目中靖国神社并没有特殊的含义,也不是因为有战犯所以要参拜(战犯的家属除外),而是因为有为国捐躯的自己国家的先人所以保持着神社的文化习惯,尊重他人的文化习惯对中国人来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实上日本首相一直参拜靖国神社,但是中国真正关心并提出抗议的也就是进入80年代中后期的事,邓小平还说过“如果东条英机移出去,我去日本也要参拜靖国神社”,可见如果是不涉及国家战争问题,那不过是一个本国人祭奠自己民族先烈的纪念场所,外国元首访问中国去纪念人民英雄纪念碑也差不多,可见中国韩国等国家由于那段历史纠葛,反对的是日本政治利用靖国神社,而并非反对靖国神社本身或者反对别人的神道文化,美国总统访日时也拒绝参拜靖国神社,但是为附近的千鸟渊纪念碑献了花,因为靖国神社包括有具体战犯名字牌位的纪念场所,而千鸟渊纪念碑是为国捐躯的348406无名战死者的纪念。

  
最后说说信仰的狂热,日本民众的大多数据我观察狂热度远远不如中国的潮来潮去,今日狂热这个明日又狂热那个,年轻人甚至称天皇为[天ちゃん]、ちゃん是一种亲密的长辈对小辈的称呼后缀词,这里无不调侃,在过去可是操沙满门的大罪,可见人们对天皇的尊敬实质已经到了何种地步,我的同龄日本同事大多数认为皇宫的存在是浪费国民税金,充其量现在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一尊历史活古董,因此我上面所说的“只要天皇还在,日本就永生作为日本人的精神支柱”是败战投降时的大多数日本人的状态,并非现在的日本人,60年的时光给日本人的精神世界也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美国为主的西方文化概念充斥着日本,从榻榻米房间大量改为地板,爱吃汉堡包的日本人远远大于只吃酱汤生鱼片的人,我敢肯定从来都没有去过神社的日本年轻人绝对比从来没有参加或举行过圣诞活动的日本人多。

  
参考资料

  
【战后日本有多少首相曾去靖国神社参拜】

  
1946年到1954年任首相的吉田茂参拜过5次。

  
1957年到1959年任首相的岸信介参拜过2次。

  
1960年到1963年任首相的池田勇人参拜过5次。

  
1964年到1972年任首相的佐田荣作参拜过11次。

  
1972年到1974年任首相的田中角荣参拜过6次。

  
1974年到1976年任首相的三木武夫参拜过3次。

  
1976年到1978年任首相的福田赳夫参拜过4次。

  
1978年到1980年任首相的大平正芳参拜过3次。

  
1980年到1982年任首相的铃木善幸参拜过8次。

  
1982年到1987年任首相的中曾根康弘参拜过10次。

  
1996年到1998年任首相的桥本龙太郎参拜过1次。

  
德国留学生——

  
这也是我个人反感日本的一个方面!以前在德国上社会学课的时候,老师讲到对欧洲思想变革重大的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其中一点就是德国的 Martin Luther认为的人是具有伟大的理性智慧光芒的,以及英国的Locke的人生来是自由而平等的观念,当时老师同时提到,人类是社会化的,所以每个人享受个人自由的前提是保有理性不伤害他人,也就是说作为社会化生物的人类的自由是相对的。所以为了使大家都能享受自由,生命和财产得到保护,弥补人类与生俱来的缺陷,人类是需要有法律为准绳约束和受到保护的,这是西方启蒙思想家的思想,也被我接受认同。她当时举的例子就是为什么关于国家社会主义,或者叫民族社会主义,或音译纳粹主义的包括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内的书籍,印象制品的出版及传播,徽章,象征物,旗帜的发售等都是违法的,德国的律师告诉我甚至你冷不丁的突破重重封锁登陆极右网站下载违禁歌曲,若被发现,都要负不是罚款就能解决的法律责任的。就这一点,我对日本新闻媒体出版的完全自由很不认同。

  
东京博士——

  
对于日本的过于自由,我也一直相当反感,有时候也在日本人的日语网站上撰文批判辩论。但是如果比较深入地研究日本,你就会发现日本的这种独特的现象在现在的日本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中到处都渗透着无是非善恶观,日本人很少使用评论某件事的正义和非正义,在这一点上他们与西方决斗传统的游牧民族完全不同,在要他们表态黑白的场合,他们大多会说“这个也可以”,“这也是一种观点”之类的模棱两可中国人听着很不爽的话,如果你学到了中级日语以后更会发现,日语本身就是一个模棱两可的表现集合,这既让外国人学日语者感到了学日语[笑着进门,哭着出门],还造成了外国商人普遍认为日本人虚伪和狡猾。事实上如果理解了使用这种语言的思维和表现特征,我认为倒不失为一个创造圆滑运转的社会的例子,日本就是靠这个所有很少有中国人的那种窝里斗。因此无需全盘否定,研究以后会发现并非没有学习借鉴的价值。中国人喜欢事事辨黑白,一旦不合剑拔弩张,日本人最喜欢的却是营造灰色区域,称为“和”的精神世界,所谓柔和,糅合与调和,日本的文学作品中尤其突出,比如文明与传统的调和,人与自然的调和,西方与东方的文化调和,如果按照中国人内涵不足血气方刚有余的评论,可能立刻会扔下一个简单的结论——捣什么浆糊?!(笑)

  


  
德国留学生——

  
你指的是在国内受教育的人吗?你把大家都当群氓啊?什么叫其结果不用大脑用小脑想即知,客观上无非是一群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灵长类罢了。当你自己由于环境的优越,信息的充足可以独立思考问题时,真不该冷嘲热讽那些你认为不如你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看问题的角度,即便不尽如人意,也应该相信每个人都是能独立思考有理性的,只是时机未到。

  
东京博士——

  
我只根据事实说话。群氓本身不是我批判的焦点,而是批判造成这种群氓的社会环境。环境阻碍了信息,阻碍了思考如果你不否定的话,事实上你的这个发言并没有真正驳倒我的观点,这个不是我“冷嘲热讽那些你认为不如你的人,”。我也是从那样的环境中脱出来的人,除非有超级智商的个别者,人是无法摆脱反复长期的定向灌输的,医学生理学上可以称为动物的大脑残像和暗示效应,因此在那种环境下可怕的不是信息被封锁和筛选本身,而是剥夺了大脑本来应该开拓完善的思考能力,并养成不再接受其他思维方法的惰性,确切地说[洗脑]这个词我认为并非灌注大量的定向信息,而是指大脑思考被单一定向化的过程。因此即使时机到了,一个过了30岁的人都很难再改变思维方式,尽管他以后的人生还有2/3,文革时代的很多经历者就是一个例证。他们很多选择沉默对下一代不说而已,有的是有苦说不出。

  
德国留学生——

  
既然前提是关心历史关心时政的人,那么首先必须具备一定的对事件的常识,问题是怎么界定这个一定?何所谓常识?按照自己思路思考出来的结果算不算常识?相比较之下,我到觉得在讨论中发现自己的盲点然后独立再思考更好。

  
东京博士——

  
我这里使用的常识有两个含义,一是,评论事件先了解事件各方的客观状态,发生的事实经过和前后关联性,而不是上来就凭自己主观定位来推断结论,法律上好像称为现场调查证据收集,另一个含义是指能否做到这一点的行为本身就是有没有常识的判断,失去了这个前提,后面的结论我个人认为浪费眼球无需过目。因此回到具体的主题上说,评论中日之间的任何问题,不仅要了解我方信息,更应该了解对方的信息,乃至第三方,第四方的信息,只有大量的比较分析才是作出接近正确判断的基础,而这些信息是不应该由别人为你指定或准备的,你应该首先有自由接触任何信息的权利,然后是尽可能的有一定的母数并保证信息采样的随机性,大多数的科学论证可以基于这样的数学模型,因此我曾经说过的科学的看待历史,回到客观的态度上把历史作为一门学科而非政治来研究,也就是这个意思。而纵观中国的历史教育,则完全是违背了科学的态度和准则的,对我有利则大说,对我不利则不说,因此近代中国的历史不能算历史,只能算某党党史的扩充版(连说政治学都没达到那水准),事实上我在国内直到中学时代都没有历史课,那时只有政治课,我是1980年应届高中毕业生参加了全国理工科类高考的,那时的理工科高考科目除了数理化之外还有语文,政治和英语一共6门,可见在政治如此重要和普及的环境是不可能有真实的历史学科存在环境的,通常我们批判日本文部省通过鉴定右翼团体编写的那个历史教科书实际全国采用率不足1%,但是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也掩盖篡改了无数,但是这样的教科书在中国的采用率却是100%的,所以评论同一件事采用双重标准在国际社会首先就是失去国家信用度,也是日本右翼反攻中国教科书篡改问题的把柄。

  
德国留学生——

  
既然自己不是很了解,兴趣又不大,那怎么会知道并确定被国内网民道听途说炒作的成分很厉害?口气决绝啊。

  
东京博士——

  
你又微妙地误解我的意思了,我说的不了解是相对自己了解日本而言,韩国还没有去过,也没有亲身体验接触过韩国人的思想,所以有关韩国的我也只是一般媒体信息不敢深入评论,当然我的有关韩国的信息来源还是比国内同胞广泛的,但是因为没有生活肌肤感,所以兴趣不大。

  
谁都知道国内的舆论媒体体制决定了无论何种信息只有对中国有利的才会大大报道,这样会全面吗?当然这是完全符合“安定团结”的。

  
比如日韩之间的岛屿纠纷问题国内报道了,让人觉得不仅是中日之间有岛屿问题,日本真是四面树敌啊,中国人的脑子其实已经被操练得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四则运算速度世界第一,带函数展开的速度大跌,所以他们认为少数的就等于是错误的,中韩对日本2比1,那肯定日本是非正义的。殊不知,韩国在反日上几乎一直单干从不与中国联手合作,那是因为中韩之间也有类似的纠葛,韩国对中国曾把高丽当作藩国,游行抗议中国篡改与他们有关的历史教科书国内的媒体报道了多少?你说这种筛选定向渲染的报道,不是炒作是什么?中国网民血液的沸点一向很低的,只要提供很粗糙的信息,他们就会在公开场合给你演得很卖力的,好人坏人只要放一段音乐,打个带颜色的灯光连小孩都看得懂。如果中国国内的大多数网民可以像你我这样自由地浏览世界各地的网站,然后自己独立思考并且不被周围粗暴地看成是异类而“开除”国籍,那我收回我的这几行发言。

  




 回复[1]: 这沙发我必须先占了再说~~~ 是的 (2009-10-30 08:31:34)  
 
  然后,回头再慢慢悠闲惬意地品味。

  

 回复[2]: 先挑个小疵儿~~ 是的 (2009-10-30 09:03:39)  
 
  德国留学生

  
---------

  
我以为是德国人留学生呢。原来是留学德国的学生。

  


  
* 留德学生,或其他叫法,可能更好些。

  
* 对对谈对话经纬或背景,开场交代两句就好了。简单一两句就行。

  

 回复[3]: 从头到尾读了[收录] 龍昇 (2009-10-30 09:25:44)  
 
  用了一个小时。平心静气,我很诚服。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9-10-30 09:44:39)  
 
  谢谢[是的]的意见,已经修改。

  
浪费了龙爷宝贵的时间,这是2年多前在网上与一个自称留德学生网民的对话。

 回复[5]: 日本和德国纳粹有本质区别 tellme (2009-10-31 07:56:16)  
 
  纳粹的种族灭绝罪,和战争罪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相当于刑事犯和政治犯

  
有了解详情的人吗?请说说

 回复[6]:  No日语 (2009-10-31 12:20:18)  
 
  说实话,整篇我只看了德国留学生的部分,因为希望看到一点新的东西。

  
至于东博的部分嘛,不用想也知道除了为日本的辩护还是辩护。

 回复[7]: 想起一件差点爆笑的事。 是的 (2009-10-31 17:41:53)  
 
  想起好几年前一件让我差点爆笑的事。

  


  
那时还住在那乡村城镇里。儿子刚上学,刚升二年级。斗大的字还认不得几个。记得好象当时正是国内反日游行高潮时期,电视新闻几乎全都是这些。一天放学回来,晚饭时突然问我,

  


  
“爸爸,问你个事”

  
“哦。啥事儿?”

  
“日本挺坏的,是吗?”

  
“嗯?怎么突然问这个?出什么事了么?被欺负了?”

  
“没有。我是在想小朋友的话。如果是真的,那日本挺坏的!”

  
“哦?小朋友的话?说啥话?”对孩子们的对话,我一下好奇起来。

  
“最近不是,电视上每天都放中国人骂日本的事吗?小朋友说,”

  
“嗯”

  
“小朋友说他知道是为什么。是因为,从前日本做过坏事对中国”

  
“哦?怎么说来着?他怎么知道呢?”

  
“他说是他爸爸妈妈告诉他的”

  
“哦。别急,说细点。他家人是怎么对他说的呢?”好奇更甚了。

  
“小朋友说,家里人告诉我,很早以前,日本人去了中国。又抢大葱, 又抢土豆...”

  
“哈哈哈。还有呢?”我差点喷饭当时。乐得我要人仰马翻~~~哈哈哈哈哈

  
“还抢鸡鸭...又抢各种好多吃的...还抢粮食.....反正抢了好多好多东西回来。所以中国人才要骂日本人。是真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得言不成语...根本就没法说话当时。

  
“是真的吗?如果是,那日本挺坏的!幸亏我不是日本人!可,可,我小朋友都对我很好呐!”

  
......

  

 回复[8]:  吴卫建 (2009-10-31 23:30:23)  
 
  〉“小朋友说,家里人告诉我,很早以前,日本人去了中国。又抢大葱, 又抢土豆...”

  
“哈哈哈。还有呢?”我差点喷饭当时。乐得我要人仰马翻~~~哈哈哈哈哈

  
“还抢鸡鸭...又抢各种好多吃的...还抢粮食.....反正抢了好多好多东西回来。所以中国人才要骂日本人。是真的吗?”

  
哈哈,你儿子没说还抢花姑娘。

 回复[9]:  小小丁一 (2009-11-19 13:40:45)  
 
  Lonely Planet德国篇,在近代历史里介绍,德国政府从未承认过纽伦堡审判的裁决。哪一位有更详细的资料。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问题篇
    在日本看中日关系,写在安倍访华前 
    安倍的“集体自卫权”纯属脱裤子放P 
    身在日本感受到的钓鱼岛纷争 
    我认识钓鱼岛的这三十年 
    既可以“东征”,何以不能“进出”? 
    眼见为实:日本高中历史教科书 
    眼见为实:日本初中历史教科书 
    [收录]与中国留德学生热侃日本问题 
    有感于电视连续剧《蜗居》的一段中日冲突 
    恐惧中国货与迷信日本货 
    与国内网友交流地震问题 
    从反对伊拉克出兵到地震后求援兵 
     日本人が敏感で、真面目で、アホぽい 
    驳上海师大教授77事变言论 
    2007年4月回国实况转播 
    2003年时,我对日本网民说过的话 
    35年前周恩来的日本观 
    中日关系中的在日华人的定位 
    驳某在美华人的[留日派印象] 
    写在芦笛与林思云辩论之后的日本真相 
    中国人究竟应该如何学历史? 
    [原创]日本的战后赔偿和对日德比较的质疑 
    [原创]参拜靖国的小泉为何获得国民支持? 
    [原创]国民性,人性和兽性 
    [原创]弱智日本何时打开中韩结 
    [原创]统一的中国.vs.分裂的日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