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22-05-14 10:49:25 阅读人次:157 回复数:0)

  

  
上次谈了日本人对事物不太轻易下对错结论的文化,原因来自中世的“喧哗两成败”习俗,“喧哗两成败”本来的目的是为了难免无休止的纠缠报复,但是结果非旦不能减少复仇剧,还导致了现在的日本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也常常态度暧昧、优柔不断、含糊其辞。

  
日本历史上曾经发生过3个有名的复仇事件,其中最大规模的复仇事件就是因违反“喧哗两成败”而引发的,这就是赤穗事件的47义士替主君报仇雪恨,最后被赐集体切腹。

  
以这个事件为题材,被改编命名为<忠臣藏>的诸多演艺作品,有歌舞伎,也有,影视剧,并传入中国和朝鲜半岛。甚至美国也有人拍电影。

  
赤穗市是兵库县的一个不大的古城,位于姬路和冈山之间的濑户内海沿海地区。更广域地看,也就是位于神户与广岛之间,旧时日本各地大名藩国时代叫赤穗藩。

  
藩国由藩主及武士阶级管理自治,拥有自己的城和军队、藩国的规模以量词“石”为单位、“石”是指战时该藩国可动用的兵马粮草量,详细此处省略不表。

  
2017年,因工作关系我有机会频繁出差赤穗市(也叫播州赤穗、火车站名就是这四个字)。古时这里叫播州国、或播磨国。

  
播州赤穗著名的有二样东西,一个是绝品美味的牡蛎(这个以后有机会再谈),另一个就是发生在这里的赤穗47义士的报仇事件,又称是<忠臣藏>的发源地,所以工作之余、我不仅逛过赤穗城和林列2排的赤穗义士纪念石像,还对遍布赤穗市内的各处的小料理屋小酒馆涉足不少,至今难忘。

  
赤穗事件发生在18世纪初的日本江户时代的元禄年间,所以也称元禄赤穗事件。地点是江户城(江户是东京的旧称)松之大走廊内。这里先要有点简单的历史预备知识。

  
日本历史上天皇是最高权力者,但是真正在形式上实现全国统一并掌控实权的是江户幕府时代的第一代大将军,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德川家康。

  
天皇的大本营(皇宫)一直在京都,幕府就像是代替天皇主持国政的国务院或行政院,掌握中央军队和国家的实际行政管理。有幕府代劳,天皇倒是省心不少,除了大事盖个章,就只管接受各地藩国的进贡银粮,天天可以卡拉0K歌舞升平,吃香的喝辣的。

  
幕府最高领导人就是武士最高统领大将军德川家康,用现代语说,相当于中央军委主席兼政府首相(国务院总理、行政院长)。所不同的是,这个幕府大将军职位是世袭制的,德川家代代相传,所以江户幕府又称德川幕府,这德川幕府到了第四代的德川纲吉大将军、便发生了赤穗事件。

  
历史语言本来就非常难念,加上是歪国人的历史,那就更让各位老人家小人家女人家们看得头昏眼花了,那开此话题我不是吃力不讨好吗?

  
为了让大家简洁易懂,以下我尽量用现代大白话来讲这个故事,冗长的古代人名也只用姓氏,反正全名又长又拗口说了你们也记不住,就算你能记住也是"然并卵"。

  
按照当时的日本惯例,京都的皇宫每年过年受各地藩主的进贡之后,都要从京都派出特使来江户,向各藩搞个赠赐贺年片的活动,就好比我们现在被人请客后搞个回礼一样。

  
这个活动的目的既可以展现皇恩浩荡、维持皇室上下的礼仪和尊严,仪式本身还可以作为一年一度各藩之间社交亲睦的机会,以期国家团结在党中央周围,社会安定和谐,人民群众情绪稳定。这个活动皇帝自己当然不会去忙禄,自然是交由幕府去办。

  
话说这个新年会,既然是幕府一手操办的,当然是在东京(当时叫江户城),不会特意去京都吆五喝六拼酒划拳疯闹的。这活动的具体则采用玩麻将似的,每年由各藩藩主轮流做庄担任。

  
有人会说,这种全国各地领导人聚集的盛会不是每个地方藩主都会弄的吧?况且各地藩主也是世袭制的,有的藩主老子死的时候,继承藩位大印的儿子尿布才撤掉没几天,懂个毛啊。

  
所以,中央政府的幕府有按排指导当年的担任藩主礼仪的专门官僚,这个人当然也不是一般庶民,是达官贵人中的一大美差,此人便是故事的主人公之一的吉良。另一个主人公则是这年负责准备活动的赤穗藩年轻藩主浅野。

  
吉良年已60有余,官场上见识丰富经验老道圆滑,场面上什么金龟王八没见过,幕府让其长期干此美差自然来自各处的油水也没少捞喔。可这年他遇到的赤穗藩主浅野年方三十,血气方刚直来直去,根本不懂官场上的溜须拍马。吉良几度暗示浅野,进京怎么你爹连塞红包都没教过你?小兔崽子真TMD不懂规矩,不通人情世故。

  
不过、吉良的贿赂暗示浅野没反应,他也不会脸上恼怒,上峰交代的革命工作还是要每天笑咪咪地一起干完的嘛。可浅野也不是SB,仅管吉良也没对自己怎样,可总觉得这老头不是个善类,从皮肤都能感觉到的是,他阴着呢。

  
就在眼看天皇派来的特使快到时,平时就到处给浅野使绊子的吉良还在一会说服装准备错了,一会又说哪里的装饰物不合适、催促必须马上换。这让浅野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

  
这种事、其实现代的职场也常见,不管是出于利益冲突,还是嫉妒,或自我表现欲强烈等等目的,比如欺负新人后辈的小动作。所以浅野远离自己地盘的赤穗,来到江户后每天对吉良老头的不满也与日俱增,到了新年会即将开始时,吉良还故意让他在典礼上仪态出丑,当众丢了脸。危机成为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元禄14年3月14日 (公元1701年4月21日),新年典礼刚结束,浅野在江户城松之大廊内与吉良擦肩而过的场情便发生了,用东北话配音再现,应该是这样子的:

  
浅野眼露凶光:你瞅哈?

  
吉良本也没把这后生放眼里:瞅你咋了?

  
浅野拔出腰刀爆怒:再瞅信不信老子挑了你虾筋儿?

  
吉良还嘴道:乳臭未干、丫的我卸你八大块。。。

  
话音未落,本不想纠缠的吉良正转身欲走时,浅野一刀已经刺来,还好吉良避到一边,刀锋划破几层衣服后只是碰了后背一点点表皮,但是吉良已经感受到了浅野今天满满的杀意。

  
浅野一刀落空之后更为恼怒:“你可知尚有何遗恨?”这一刀又向浅野眉心刺将而去。吉良情急之中连忙避让,浅野的刀碰到了吉良所戴帽子上的金属片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此时闻声赶来的吉良的家臣们一边保护吉良迅速离开现场,后来经医师检查,吉良的额头缝了数针,后背只擦了点红药水即罢。而另一部分家臣们则制服了浅野后,将此事迅速通报了幕府。

  
此事发生时,前厅内的天皇特使尚未退堂。德川纲吉接报后随即大怒,如此重要时刻在如此重要的场所居然刀光见血,还把我幕府放在眼中了吗?

  
再说德川纲吉此人非常迷恋儒家仁孝之道,又信佛,还非常固执自大,经常性的作出些草率决策。在这个事件上,他一开始的态度本来是非常愤怒的,因为觉得浅野实在无礼,于是不顾朝野要求细致调查、当日就匆匆将其赐死,并没收赤穗藩家禄,限期让赤穗武士们整理行李滚蛋,向幕府交出赤穗城。

  
消息传到赤穗,全藩国内部一片哗然,这是妥妥的要让我们当亡国佬的节奏啊。赤穗的武士们悲愤满腔,退一百步讲,事儿是自己的藩主挑起的,就算不觉得浅野死得冤,根据“喧哗两成败”,那吉良也该死。

  
可幕府认为吉良并无应战,不仅不同罪,事后幕府大将军还给吉良发了受伤慰问信,让赤穗武士们倍觉幕府偏心,婶可忍,叔不可忍!

  
浅野在天皇使者面前为了私怨砍了吉良,进而被幕府赐死。这个命题在东方文化来看其实很好理解,它实际上就是一个"御前失仪"的情况,幕府要他死并不是因为多么偏袒吉良,而是因为殿中拨刀的大不敬之罪。

  
可是这里就牵涉到这个概念了,所谓喧哗两成败,就是不问是非各打50大板,是日本幕府时期的一个判断对错的法则,只要两人争吵,就双方都错而得到惩罚。

  
这个法则可以上溯到室町时期,形成原因可以粗略的概括为幕府不想趟大名之间争斗的浑水,反正他怎样都可以坐山观虎斗。所以浅野的家臣就抓住这点做文章,认为只处罚了浅野没有处罚吉良是不公平。

  
可是争议点在于"喧哗两成败"的判断原则在于双方是否构成了"喧哗"的关系,从整个事件来说,完全是浅野单方面发难,据说吉良不仅没还口也没还手,事后还特地澄清他和浅野并没有私怨,而客观证据也无法说明两人的争端从何而起。所以幕府判定是浅野单方面的错也属合理逻辑。

  
但是、赤穗的武士(藩士)们觉得再退一万步,你也不能废了我们赤穗藩国,让我们老少无以生计啊。此话怎讲?

  
从道德层面上说,藩士和藩主之间是世世代代人身依附的关系,这种关系是追求自我价值实现的关系和互动。以藩士的立场来说,即便是藩主“恶逆非道”,藩士都有道德和现实角度的义务来维护藩主的地位。维护藩主,就是维护自己的武士道德观和家族地位。

  
从经济角度说,江户时代日本少有战争,武士不是劳动阶级,当然也没生产力。他们主要是替藩主管理藩国,领取稳定的藩资俸禄生活的,相当于现在的地方公务员,而且老了还有丰厚的退休金养老金。

  
突然有一天说这些都要动态清零了,他们怎么受得了?这可是比公务员减薪减去点养老金严重多的事态。要知道自己的藩国没有了,意味著藩士的身分也没了、武士马上要变成浪士浪人了。

  
赤穗藩士全部约有160名武士、加上差不多同样数量的其他各种使用人,构成赤穗藩国的浅野家臣。家臣的头领是一个叫大石的武士。

  
浅野藩主已经人死不能复生,以大石代表赤穗藩便多次向幕府疏通关系情愿,从一开始要求“喧哗两成败”处置吉良,退到最后只希望不要剥夺浅野家的职位和俸禄,不要废藩易主,对他们赶尽杀绝。

  
但是,幕府的态度很坚决,没收了浅野的五万三千石俸禄,解散所有家臣。这一下,300多名浅野的家臣全部成了无职无禄的浪人。

  
赤穗藩内几经讨论、最后集中了态度最坚决的近百名武士为报仇计划开始作为期一年的准备。到这一步来看,艺术化了的各种形态版本的<忠臣藏>比较偏从赤穗47义士忠君报国的气氛,实际好像更接近于一批国企的工薪阶层不满公司突然宣布倒闭帯来自身的失业困境,有一种“你不给我一个说法、那么我就给你一个说法”的破釜沈舟的悲壮。

  
绵密的麻痹敌人的准备计划一年半后,看到吉良家各方面的戒备松弛,大石召集大家在江户集合。结果当初盟誓的90多名武士有一半退缩,只有一半赶来,连他在内一共四十七人。

  
1703年1月30日子时,四十七人由大石指挥,兵分二路分别从大门和后门包围了吉良的府邸。黑夜中,一群头扎白布手持兵器的武士突然杀进去,对吉良家是毁灭性的打击。

  
吉良从梦中惊醒,被手下簇拥躲进一个烧炭的小屋。直到凌晨,武士们对小屋放箭终于逼出仇人,第一批突入的武林唯七和间十次郎发现一个穿白衣的老头逃出小屋,间十次郎一枪将他刺倒,武林唯七冲上去用太刀砍掉了其首级。

  
经与赶来的大石一起验明正身,发现死者额头上和后背果然有伤疤——是被浅野砍伤的,便断定这个老头正是吉良。

  
这场战斗中、吉良家一共死15人,负伤者23人,赤穗47武士方面则只有2人受伤。47人拿著仇人的首级,一路不加遮掩的走到泉岳寺(今东京都港区的高轮),将首级供奉于主君浅野的坟上,焚香祭告。至此,复仇大功告成。

  
在闻讯赶来的幕府差役前,四十七人放弃抵抗,束手被拘。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幕府清点人数时少了一人,只有46人,另一人不知何时失踪的。

  
几个月后,幕府的处分决定下来了:全体切腹。这是一个很高的待遇,在日本,杀人罪是斩首刑,而切腹是对武士的褒奖。可见,在当时,家臣为主公复仇是被当成“大义”的行为。

  
赤穗报仇事件发生后,五代将军德川纲吉面临一个两难的局面,幕臣们分成两派,一派主张赦免这些为主君复仇的忠义之士,一派则主张法度不能乱,必须让他们切腹。纲吉本人是倾向赦免的,问题在于当初就是自己处置不漂亮才发生这事件,这面子搁不下呀。

  
想了又想,终于给他想到个好办法,那就是让他的好友亲王大和尚以皇族身分出面发布恩赦,恩赦的内容是令47人接受荣耀的切腹赐死,而不是赴刑场的有罪处死。

  
而这个大和尚半个月前刚发表了一首和歌来赞颂赤穗47浪士们的义举:“时には死を与えることも情けとなる (有时候让人去死也是一种同情)”。

  
最后要特别说一下赤穗47义士中亲手取了吉良首级的武士,他叫武林唯七(たけばやし ただしち)。此赤穗武士在血统上说是一个中国人在日三世,祖籍为今浙江省杭州。

  
杭州古时又称临安、钱塘(唐朝时也叫钱唐)和武林。武林唯七的先祖是中国的大圣人孟子。孟子的后裔怎么流落到日本的呢?

  
明朝代万历年间,丰臣秀吉攻打朝鲜,中国出兵援助朝鲜。孟子的第六十一世孙,家住杭州的孟治庵作为军医加入了南兵将领陈寅的麾下,在釜山之战中不幸被日军浅野长政部俘虏,流落到了日本。

  
从此孟治庵以杭州为姓,改名“武林治庵”,当上了浅野家的藩医。武林唯七是他的孙子,因为是次子,无法继承藩医的家业,从小就担任浅野长矩的侍童,是浅野家的低级武士。

  
武林唯七的爸爸当年娶了一个叫渡边家的女儿,生有二个儿子。武林唯七的哥哥在弟弟32岁的赤穗复仇事件切腹死后便离开了赤穗,他以弟弟为荣耀又有长子得祖传医术一技之长,被广岛藩接受。

  
<忠臣藏>是以赤穗忠君报仇事件题名闻名的,也是昭和时代日本的人气剧,但是后世对47人的称呼不一。有按废藩前称47武士、或47藩士。也有按废藩后称为47浪士、也叫浪人的,这是他们身分的变化。如果不注重身分的话,我个人觉得还是叫47义士比较妥当。

  
东京博士 2022年5月13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