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14-07-24 17:58:39 阅读人次:1038 回复数:2)

  

  
刚满30岁的和子是东京一家很普通的家庭中华料理店的宝贝长女。因为就在我家车站前商店街的尽头,也算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街坊,所以一个时期我经常去这家饭店吃饭,日子久了便跟掌厨的和子的父亲,也就是店老板聊得很熟,他们都知道我是中国人,那时正在从普通的IT转向FA公司的创业,他们知道我也喜欢做中国菜,怕自己的不正宗,让我评判,渐渐地他们店的顾客菜谱上有好几款便是听取了我的意见后改进的,我曾经想亲自下厨给他们露一手,最终都被老板阻止了:“你那书生样,不是干这些粗活的人,你给提建议我们已经很感谢了。”

  


  
这家店长期由和子的父母支撑,他们含辛茹苦地供她高中毕业后还送去澳洲留学了几年,没想到在澳洲期间,和子未婚先孕不得不回日本结婚成家了。和子回到日本忙着结婚生子暂时没有工作,家里正好遇上长期雇用的主厨跳槽离开,老板一时找不到合适人选,太高的费用小饭店又雇不起,只得自己开始掌厨,于是店堂内人手就显得不够了,和子生完孩子也就没有继续开展就职活动在店内搭手。

  


  
和子的丈夫也是去澳洲留学的,印度尼西亚人,我认识他们时,他们已经是有2个孩子的家庭,印尼人黑乎乎的很瘦小,倒不像日本人那样面无表情,还经常微笑,据说他对和子是捧若天仙,和子身材本来就苗条娇小,生了两个孩子后也没怎么大变化,脸蛋也算清秀漂亮,在印尼人眼中大概算极其粉白,在澳洲时他们用第三国的英语交流,到了日本以后印尼人才开始学日语,长进不大,就职也难的状况持续着,最终与和子一起在丈人老头的店内帮手打杂。

  


  
此后和子没有继续出去就职留在店内,据说一大半是为了这个印尼丈夫,由于他们家庭收入很低,住在3室一厅的月租才2万多日元的陈旧的市政府提供的团地公寓。店老板跟我熟了,每次都叹苦经数说印尼女婿没出息,外面找不到工作一个大男人还要依赖自己老婆,店内让他帮厨洗菜切菜手脚不灵活,堂内点菜收款客人又减少,指望他出前送货,老丈人花了30多万血汗钱让他考执照,半年多才勉强拿下,但经常是摩托车出去了迷路不归,害得还要让店手忙脚乱的和子去领回来。店老板说着说着就拿我跟他比(可能在他眼里同是外国人),说和子当初怎么找了他,找中国人也不会至于这么无能。这话我无法评价,跟哪国人似乎关系不大,各行各业只要自己勤奋努力,在日本都能干出点成绩的。

  


  
不过,我倒是很感兴趣和子是怎么想这些问题的。和子很直爽的,她的人生观恋爱婚姻观让我觉得不像时下的日本人,印尼人不在的时候和子曾经告诉我:“他人很好的,我就是看中他这一点,其他我也没啥要求,我们家也不是很有钱很有地位的,要是嫁给挑剔的日本人,也许人家会看不起我,也许结婚后每天都很晚回家,现在至少他每天都在我身边。”和子的话,透露着对日本的婚姻家庭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感达到了只要他对我好,不考虑其他任何因素的地步了。

  


  
“我爸爸有时候说他说重了,回家他就在我面前哭,我也很心软的。”婚姻,家庭,工作,两代人的想法和追求的不同,也许这些才划出了每个时代和社会的不同人的命运和人生曲线,和子的要求一点都不高,但是她的追求其实也让我看到了日本女性很朴实的一面以及这个社会欠缺的某些东西,要说男女平等,和子拥有了吗?我不得而知。

  


  
像和子这样的女性没有在公司内就职过,她成为社会人后依然有父母在遮挡着社会的风风雨雨,但是父母是不能保护子女一辈子,而下半辈子理应保护和子的人,却又让她的父母看不到这样的能力和希望,作为生米做成熟饭后的进门女婿也是进口女婿,大概成为劳累一天后的父母在全家饭桌上的谈资我也有了些许理解。

  


  
家庭是否幸福不仅仅是经济上的贫富,也不是社会周围的眼光如何看他们,关键还是和子自己是否感到幸福,至少我觉得和子在恋爱当初乃至结婚生子后,对自己的丈夫的选择并不是一时冲动,她知道这个男人在别人眼中会被如何评价,也知道这个男人没有择偶的三高条件,甚至日语都啃啃哇哇的,但他能守着和子,不会酗酒不归,不会自己心烦意乱时拿老婆出气,在别人看来他简直不是男人的回家哭泣,也许在婚姻条件上过多“自知之明”的和子看来,是最能感到安心和慰籍乃至共鸣点什么东西出来的吧。




 回复[1]:  金枪鱼 (2014-07-25 13:06:11)  
 
   不知原撒切尔首相的丈夫是个什么感受。。。

 回复[2]:  东京博士 (2014-07-25 13:46:07)  
 
  撒切尔首相的丈夫是印尼人?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