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14-07-24 17:57:38 阅读人次:1111 回复数:2)

  

  
在我们儿童时代时,那正是父母几乎都是双职工的中国人民的火红的年代,但我家隔壁邻居却有一个专职家庭主妇,他们家的儿子跟我是要好的同班同学。解放前这个同学家是在上海滩上开绸布店的,公私合营后,老爷子就不用去店里,每月吃定息过日子,据说文革时被抄家抄掉了好多金条。文革期间,全国人民都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城市虽然不至于饿死人,但啥都是凭票供应,光是食品材料类的票证就不下几十种,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也都是紧俏的凭票供应,我那个同学家的早餐却有牛奶喝,偶尔去玩的时候还看到他们家煤气灶上一个夜壶似的东西在扑扑扑地叫却无人提走,满厨房的香气,那时我还没喝过咖啡那玩意儿,只尝过可可,现在想来,他们家那时就够资本主义的。

  
同学家跟我家是隔壁门牌,完全一样结构的上海典型的石库门房子,连房子布局也一样。那主妇每天拿着个刷子在打蜡地板上拖,而我们家是大约每周才拎着铅桶和湿拖把打扫一遍。同学带我去他们家进门时,他那个专职主妇的妈就在门口严密监视,非得让我把布鞋底朝上让她检查有无沾染脏物,并强制擦我的鞋底,我那时特别羡慕同学的妈妈能干,把家里搞得地板和床上都能坐人了。其实我这人从小怕脏,虽然双职工的父母早出晚归没有那么多时间做家务,到了夏天我便每天从弄堂底的那口井里打水,把地板拖成冰凉得能赤脚踏入,也着实把同学羡慕了一阵,也就是那时同学总爱往我家跑,比他家没规矩自由多了,虽然他们家夏天有华生摇头电扇我们家只有手摇蒲扇,不过那小子也很傻,据说趁她妈出去买菜时模仿我用井水拖把拖了打蜡地板后被揍了顿屁股。

  


  
一家有没有专职主妇的情景在我小时候就是那么的泾渭分明,所以我对自己人生以后的男女平等观念,并没有受文革的那些“铁姑娘威力大”的影响,我更倾向于那些四旧禁书中的传统贤惠的中国女性的角色,我敢说,在中国不同的时期的男人存在着不少期待自己的妻子是专职主妇的人,那么我们再苛求日本人在这个问题上的男女平等其实不是很牵强的吗?更何况,在那个时代之前,中国也并非是如此彻底的双职工社会,男女平等还是不平等的本质并非在于是否男女干同样的活做同样的事(起码男人不能生孩子哺乳孩子)。中国人对男女平等的渴望和改良,本应体现在文化习俗方面,而不是抹煞男女本来的差异,比如历史悠久的缠足,女人不得上桌,以及日本至今保留的婚后女人入籍随夫姓等等。

  


  
俗话说30年风水轮回转,在经济压倒一切,所有人都想着赚钱的今天的中国,由男人养家糊口,女人做专职主妇的风潮再次在中国社会蔓延抬头。蒋雯丽与陈道明主演电视连续剧《中国式离婚》便是揭示并提供了我们能比较真实地了解当今社会的这一问题,各有事业的女教师与男医生的一个家庭带着个上小学的孩子,但是在工作与家庭不能两立时,通常是女性牺牲工作,照顾家庭,这看似男女不平等,然而我并不能完全同意这种观点。不同意归不同意,但女性专职家务最大的弊病在于其社会视野变狭窄。自我价值体现的庸俗化乃至在经济以及精神上成为完全依附男人的弱势群体,这才是社会学家们应该研究和找到出口的课题。




 回复[1]:  小小鸟儿 (2014-07-24 23:00:39)  
 
  好久没写严肃文学了吧

 回复[2]:  金枪鱼 (2014-07-25 13:26:42)  
 
  》婚后女人入籍随夫姓

  
香港也是婚后女人随夫姓的,如“陈方安生”、“范徐丽泰”。。。这些都还是公众人物呢。

  
不过大陆49年前的做法很封建,女人完全没地位,婚后姓是保住了,但名却没有了,变成了“张王氏”、“李赵氏”。。。

  
现在虽然姓名是保住了,但地位似乎变化不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