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7-09-23 00:04:40 阅读人次:3461 回复数:32)

  每年的农历8月15中秋节,是中国人传统的节日,吃月饼和赠送月饼在中国民间有着悠久的历史,但是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国内饮食越来越多样化,再加上我们这些海外生活年数较长的中国人的生活环境方式的变迁,对月饼的执著似乎越来越淡薄,吃月饼不仅在海外华人中几乎很少有人计较,就是今天的国内的人,也到了快连走过场的形式都日益难以维持了。

  
凭心而论,现在的情况不太清楚,10年前家乡上海《杏花楼》的月饼还是不错的,放一个月都很软,不会变质。但是即使这样,以前每年这个时节,国内总有亲戚会每逢佳节倍思我,邮寄两盒到东京,我事先并未拒绝,而且也曾经宣布过非《杏花楼》的不啃。

  
事后听说国际邮寄费比月饼还贵,想想国内人的那点可怜的人民币月工资居然消耗在一次月饼的海外旅行中,实在是于心不忍,便斩钉截铁三番五次说明年千万不要再寄,我们家不爱吃月饼。

  
如此拒绝,却依然连续几年每每收到,也因为收到了月饼才想起了日本的日历上无法查到的中秋节,就像无法知道每年春节的准确日子,此时的家人已经确实无人再碰月饼,留下我一人硬着头皮每天早上就着一杯淡牛奶在那里艰难地消灭甜腻。

  
很快我也到了终于见《杏花楼》痛苦不堪的地步,百劝不依,便狠心一次把收到的月饼再原封不动邮寄回上海,亲戚才终于幡然醒悟“月饼东瀛行”真的给我家添了“迷惑”,此后再也不敢拿月饼来“诱惑”或者“教育”我这个海外游子别忘了本。

  
做法极端,实乃逼迫之下无计可施,但如此面对传统文化这么不敬不孝,倒也不是没有动过恻隐之心,却生来不想自己欺骗自己,就像当初来日本,我的中国胃一直无法接受人家的生鱼片,桌面上对客户礼仪地说好吃,厕所内却按着胸口打恶心,月饼毕竟是祖国的东西,虽还不至于此,但觉得金钱和良心的同时消耗,乃不该有的浪费,可收手也。

  
想想小时候物质的不丰富,吃月饼可算是一件开心事,无论是广式的还是苏式的,或者是《老大房》热乎乎的鲜肉月饼。那时特爱吃带“蓉”字的月饼馅,觉得不仅馅料特别细腻,那“蓉”字听上去就是色迷迷的优雅,诸如豆蓉,椰蓉,麻蓉,莲蓉,统统是我的爱物,当然还有怪怪的“苔菜”月饼,扩展一下还有福佑路城隍庙口出售的刚出锅的苔条小麻花,现在回想那东西与日本的紫菜风味极为相似。

  
那时的家人们都爱吃广式月饼,还最爱淮海路上的店家,那里的广式月饼比我家南京路上的不仅油光铮亮个头大,而且月饼外皮带有奶香味,唯有老苏州的父亲爱吃苏式月饼,泡杯碧螺春,打开收音机听着评弹,苏式月饼一手送入嘴里,一手捧着不让月饼屑掉下,因为那苏式月饼的外皮是很薄的一层层的,我们都戏称其为“老脚皮”。

  
那个年代,其实月饼也不那么是随心所欲可以敞开吃的,孩子们通常为了吃遍很多品种,都是按照现在的皮萨饼的方法中间开花切成6至8块,然后跑去隔壁邻居或弄堂内与小孩子们交换各种不同的馅,我的所爱基本上是属于“吃素”的,所以与那些热爱百果,火腿,咸蛋黄之类的孩子相比,基本上自己的所爱都能如愿以偿,有时候还干1换2的赚头生意。

  
这些乐趣,想来现在的孩子是不会再有的,我们的海外孩子的二代,说给他们听都不会稀罕也不会理解,物质极大丰富了,我们的口味也完全变“刁”了,这一点毫无疑问,所以也就没必要让自己的孩子非要去“忆苦思甜”吃月饼,每个时代有其丰富的回忆的材料,如此想来,为人父母的我们这一代,比顽固的上一代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或许算是一种进步,但是对月饼,哪怕现在不再去品尝一个,那也是不会忘记的特殊东西。

  
——东京博士 2007年9月23日零点





Page: 2 | 1 |

 回复[31]:  書記 (2007-09-24 00:52:01)  
 
  一伙大男人,打情骂俏。

 回复[32]:  反穿马甲 (2007-09-24 00:54:22)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