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暧昧的日本人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9-27 15:33:26 阅读人次:2591 回复数:4)

  常有国人说日本人暧昧,这话颇含贬义,褒义点说,应该是含蓄吧。

  
其实,日人自古以来就把暧昧当作爱美,中国也是。到了现代中国,暧昧成了作秀,暧昧成了资产阶级的虚伪,是披着羊皮的狼,暧昧成了抹煞阶级界限的罪名,中国大地在刀枪棍剑下,彻底地把这种暧昧之美扫进了牛鬼蛇神的垃圾桶,收起刀枪时,却发现我们的社会像生锈的齿轮,想要快速运转,到处碰撞。伤痕累累的一个齿轮对另一个齿轮吼着:“你干嘛碰我?滚远点。”,另一个齿轮回敬道:“是你先咬我的,你给我滚远点!”

  
我很累,所以我离开了那个曾经让我身心疲惫的地方,因为我每天被人这么吼,为了不被别人吼,我还要努力地学会向别人吼,每个人恨不得敞开自己的所有内脏,喷对方一头一脸的热血,社会不需要暧昧,个人也不需要暧昧,人们为“直”后面还加了个“爽”,将暧昧骂为:“臭美”。

  
日本的暧昧现象充满了现代日语表达的几乎所有场面,最典型的那句道别话“撒哟那拉”其实也是半句有头无尾的常用语,因为大家都知道了下文,所以早已经默契地认为是道别,既然道别了,那就没有必要再多说,无论是想再见的还是不想再见的,想再见的多说徒增悲伤,不想再见的再说啥也是蛇足。所以踏上这片土地时,颇觉温馨,甚至觉得不像外国,倒很像自己心目中的那种理想的中国,那样的社会忽隐忽现在曾经阅读过的那些小说中。

  
来日这么多年,自诩用中文汉字思维也能把日人的语言思想境界钻研个深入浅出,尤其是凭着一点上海人的小聪明,在日语还不够日的时候,就能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来阅读日本人的各种空气,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换种方式说,以此既弥补了日语能力的不足,还能心得于不用语言交流就能“下意识地”明白了周围日人的意图。

  
当然,我等本性直率,看这恢恢网络,每天有意无意地得罪的人之多,可见笔者是最不具备甘为暧昧语言同污合流之辈天然素质的,在尚未形成对日人的暧昧隐晦表现方法嫉恶如仇之时,便半通略通地阅读了几本热销作家的现代日文小说,渐渐地从那些凋谢的落叶,无言的背影中体会出了一丝丝日本式的雅趣,原来皆凝聚着我博大精深的中华古典美学观点。

  
于是乎,网上有左粪或受左粪媒体毒害迷醉的年轻人指出日人礼仪之虚伪时,吾辈必将不惜顶着汉奸卖国贼的大帽子,自认为深得日本文化精髓之而痛贬之,贬其无知者无畏者体现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无礼与遭外人歧视之根源。其实鄙人也曾经是此类中华群体之一分子,学习日人先进科技不在话下,学习日人文化,虽没有特殊抵抗,潜意识中也不乏一种想法,那也不过是咱们的祖传至今而失传的部分,日人比咱们优秀的并非创造了这些人文,而是很好地继承了中华精髓,再怎么都算是拾我牙慧而已。

  
然而,1个多小时前的一件事,动摇了我这个卫道士的固有观念。

  
A公司是大阪的一家不大的工业摄像设备公司,由于10多年前本人与该公司的老板(已故)的私交有些历史,当时还是该公司的一个技术骨干的现在新老板自然对我也是三分敬仰,这不仅是历史原因,更重要的是我这多年无论就职于哪家公司,都很抬举他们公司,因为我的评价,他们公司开拓了很多新客户,当然我也一直是他们的客户之一。

  
日本的客户就是上帝,这句话千真万确,放之日本列岛皆准,尤其是我这种老客户,虽然我所属的公司一再变换,但是在该公司看来,本人无意是一个重要的存在,这种存在并不因为我是一个外国人而改变什么。

  
比预约时间13点30分提前5分钟,该公司老板带着一个营销员来了,由于我们东京支社只有一个比较正规的会议室,而且公司内的三方电视会议还没有结束,所以只能请来客(其实我是他们公司的客户)在距离门口比较近的接待室沙发上先坐下,都是老关系了,所以天南海北地拉家常似的谈论一些行业内共同的熟人的情况,等待会议室腾出来。

  
转入会议室开始谈论业务后,很快到了预定的这档节目的结束时间,因为接下去会议室还有别人使用的预约,但是对方却没有起身告辞的意图,为了不至于冷场,或许对方还有其他事要说,毕竟人家是从大阪来到东京的啊,我左右引出很多话题,都没有探索到新的业务有关的话题痕迹,可对方就是赖着不走,不知道是我“划”的“翎子”不明显,太日本式的暧昧了,还是别的原因,会议室的氛围越来越让我困惑不解了。

  
终于我起身走道窗口,拨弄了一下百叶窗,然后说:“雨停了,你们在东京没别的事了吧?新干线一定不会很挤的,现在希望号真多啊,光号大概不久会淘汰了吧。”唉,这大概是我使出浑身解数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逐客令了,但又不想太赤裸裸,没想到对方还是顺着我的话题,开始迎合着闲谈新干线,甚至还谈到了德国磁悬浮事故之类了,出汗。

  
笑容可掬的OL妹妹彬彬有礼地敲了敲门,上完了绿茶上乌龙茶,这已经是第三道了,这次上来的是咖啡。终于,我瞅准了一个空荡,站起来冒出了一句:“那么,以后请多多协助并关照了。”

  
总算打发走了。照理说,我们中国人之间的这种老关系有什么话肯定直说了,我不知道我的过失在哪里,更自信地认为东京地区的人绝对早就品出了我的不太暧昧的结束语。都说大阪人的气质性格是日本人中最接近上海人的了,爽朗,幽默,小商人气息浓厚,今天算是领教了看不懂的大阪人了,居然比东京人还拘谨,现在想来,他们也许早就准备起身了,仅仅是一直在聆听我这个客户对他们公司还有什么“指教”,等待着我说明确的“撒哟那拉”。

  
暧昧,有时候真是害人啊,在日本我体验了很多它的美妙之处,偶尔我也被暧昧栽了这么一回。

  
——东京博士 2006年9月27日

  




 回复[1]: 日本人会客可能默认的时间单位? 陈某 (2006-09-27 15:55:06)  
 
  公司经常来些无关紧要的客人,介绍产品,挨拶等等。在我看来简直是浪费时间,而且一般总要拖上2,3小时。时间太短了,双方都觉得不过瘾似的。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6-09-27 16:02:49)  
 
  我这个客户跟你说的那种无关紧要的セールス有区别的,老关系了,我也在业务上曾经获得过很多帮助,这次也不是单纯的推销,但正题也不过30分钟能谈完的。

 回复[3]:  陈梅林 (2006-09-27 22:45:10)  
 
  俺只知道东桑是“穷凶极恶”之人,什么时候学点日本人的暧昧就完美了。

 回复[4]:  老三 (2006-09-29 19:19:52)  
 
  暧味,使日本人的一种行为习惯,特别是和中年妇女在一起,那真的是叫“累”,什么都靠你自己感觉。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