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人情与自由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5-30 16:20:57 阅读人次:2181 回复数:8)

  

  
常说中国社会亲情温馨,人际关系浓厚。资本主义国家世态炎凉,人情淡薄,果真如此吗?其实那些日常生活中的人与人的距离关系比咱们更合理的做法还是可以细微地感受到的。

  
俺刚出国来日本的时候,不仅语言狗P不通,连生活习惯都无比抗日,阿木灵一个想问什么怕羞也怕说错那刚学会的几句临时抱佛脚的话,说人家冷淡,其实你不开口即使有人愿意帮你排忧解难也不知道你想啥啊。渐渐地度过了当初那段峥嵘岁月,总算过了语言关,还能不断读懂语言之外别人的思维方法,这才算是开了点“脑界”。

  
百闻不如一见,要说资本主义社会的人,也并非咱们国内教育中说的那般冷酷。固然资本主义社会竞争厉害,尤其像日本这种自然资源缺乏,原材料完全依赖进口的人口高密度的岛国,把提倡[缩短不产生附加价值的距离和时间]作为企业方针的也就不足为奇的了。所谓附加价值就是原材料与最终商品价格的差价,马克思写资本论的那个时代现在看来算是资本主义的哺乳期,那个精辟理论让俺这朵社会主义的未来花朵从小刻骨铭心地记住了资本家是靠剥削工人剩余价值来达到发财目的的,可是今天来看现实中的资本主义,它们经历了1个多世纪的发展,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在我们亲眼观察下却发现早已被新技术革命所代替,原始积累的残酷的一幕幕倒过来在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有“特色”地每天上映着。马克思要是还活在世上,俺真想让伊妹儿去问问他剩余价值论对资本主义的分析究竟还存在多少剩余价值。

  
粗略观察一下俺蜗居着的日本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的人际关系,不外乎有以下2个基础的存在——

  
1。社会福利,公共设施和服务系统的发达和完善,像中国社会那种有求于人的事极少发生,所以有人问我日本有走后门拉关系的吗?我不能100%否定没有,但是百姓的日常生活的确极少有这种机会让人们想到这条歪道上去,因为整个社会提供了已经可以几乎包罗万象地让每个国民平等地享受的服务。衣食住行等一切大小繁琐事都有专门机构负担,各司其职,你说如果中国的前门如果都能立等可取地解决老百姓的问题,谁还会特意绕到后门去破财?有这点钱本来是应该去寺庙烧香或者参拜自己家族的老祖宗的。

  
2。适度的保持人之间的距离既有益于个人心理健康,也是民主自由的基础之一。诸如隐私权,私人财产权,无不建立在个人可以有一定范围的自由地支配自己的时间和思想。任何超越范围的对他人的“关心”只能是令人困惑的侵犯,也是不良公众环境的社会性习惯性弊病的根源。而这种保障只能靠国家的法制来切实地执行,在日本判断这些的依据只有刑法和民法,别无它法。更不可能有政治上的上纲上线。

  
很多人来日本都觉得日本生活节奏快,但却很自由,所以也值得(相对国内而言)。如果问大多数人什么情况下或者什么方面让你感受了日本比中国自由呢?

  
有人说可以随便骂小泉,骂自民党都不算违法犯罪,所以自由。我说你要是骂个人可是有诽谤罪约束的哦,再说你不骂小泉在日本就不自由了?如果没有人告诉你消费税是自民党搞的话,你生活中没啥不自由的吧?也有人说在日本可以随便购买或者看色情杂志,带女孩子上情人旅馆做爱。的确是,在日本只要两厢情愿,除了吸毒你干啥都不犯法,N角恋爱也好,通奸的男女警察都不会抓你。警察倒反过来会被告成侵犯隐私罪,所以日本警察的基本原则是民事不介入,民间也没有居委会老太太让你放了4环奥迪再放5环上奥运。

  
自由,是个政治概念,但是对于百姓来说并非处处涉及政治,而是日常无法回避的种种细节,每个时刻是否承认并允许自私自利的存在,只要这种自私自利不侵犯别人利益,不触犯刑法和民法,你干啥都行,老百姓乞求的自由其实别无他物。自由不是哪个政府恩赐的,也不是口腔的需要,是我们自己的身体需要不需要的问题。如果整个国民还没有[自由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意识时,即使宪法规定给与公民充分的自由,那也是一纸空文,画饼充饥而已,这种有法也如同无法的例子不胜枚举。

  
且说这些年习惯了在外不求人的生活方式,回国的时候却经常遇见不甚愉快的一些场面,经常觉得有一种需要努力返璞母国文化的内疚,车到山前却常常止步不忍抬足,好比面临上海玉佛寺,对左脚先跨还是右脚先跨将信将疑,最终放弃入庙在外等候家人。亲朋好友聚会,中国人都免不了吃,在家吃,下馆子吃,吃了这家吃那家,春夏秋冬自古以来,中国人以能吃会吃而著名于世,以至鸦片战争时期被洋人奚落为“你们中国人花在吃上面的功夫要是继续用在发明黑火药上也就不会吃败仗喽。”。

  
最无法忍受的是中国人的劝酒,外国人也有相互斟酒的,也非个个绅士,但是强人所难的事似乎很少有人执意去做,俺曾一度怀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不是咱祖宗盗版的外来语。日本人劝酒有基本的礼仪底线,个人权利的意识,他们劝酒只是一种示意,一种存在感的互相确认。中国人是非受不礼,全然没有申辩自己酒量,欲望,乃至对铭柄喜好的选择,凡拒绝者年幼的均被斥为不识抬举,年长的被认为不给面子,窃以为喝酒是临时放松麻醉的世界,属于游离于日常生活的另一个次元的时空,那种面子即使给了充其量也不过是酒精中毒后的赤面一张而已。所以劝酒自由,喝酒更应提倡自由。

  
在日本,水果经过高度的科技“关照”个个是良种精品,然价格奇贵无比,偶尔论个购买,只能切片轻啖,对如此酷爱自然蔬菜水果的俺来说,一有回国的机会,那绝对是少不了每日三顿,水果六餐。因此上自由市场购物也就成了回国的一大乐趣,那里不仅可以看到众多自然食品,还有众多原始地散发着臭气的人文景观,对于在日本只能出入灯火辉煌的如5星级宾馆般的超市购物的人来说,实在是魅力无穷,爱我中华之食海无边,回头无岸。

  
原始地当众挑选商品是一大乐趣,原始地当场讨价还价更是一种人际亲情的复习。经济发展了,这种场面日益减少,估计国内的人也会在不久的将来,也把这些日益减少的农贸集市作为必不可少的怀旧景点。在这里人与人,从目光接触开始,到面红耳赤,到成交后再死缠硬磨贪点小便宜,回家却发现缺斤少两的雕虫小技,亡羊补牢,追杀也晚。捶胸顿足之余倒也绝不悲观,虽当日气的不想重归旧地,翌日天气晴朗则即刻化作小狗对茅坑发誓。权当花钱享受了一回那一方土地一方人也。

  
其实呢,俺觉得那怕是回国吵架事后都觉得是很有人性的愉快回忆,也是海外华人热衷于侃大山的好材料。其价值并不拘泥于今儿个谁买的老母鸡合算的很,居然杀鸡后还取了个蛋之类的“艳”闻。这类事回日本后俺添油加醋,绘声绘色地说给邻居听了,她们第一个反映就是“那只鸡太可怜了,我吃不下”,当时俺就在心里窃骂——装啥修女,要是给看个你爷爷在满州劈中国人的照片,难不成你还会当场来个“武女道”的破腹产赎罪?

  
俺孩子也不愧是纯中国种,当那只刚才还蹬着脚丫子活蹦乱跳的鹌鹑疯疯癫癫跑来时,5分钟不到在农民熟练的手法下咔嚓后,干净利索的成了一堆血毛交织的杂碎,那一边已经个清洁的透明塑料袋,里面是处理得与日本超市出售的差不多的一堆肉。孩子的午饭就是那只葱花清蒸鹌鹑,那一刻仿佛论证了大半个地球的起源,看着一个生命从有到无,再看着一个生命从小到大,这就是人与自然?!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当你想买2个苹果时,大多数摊主几乎都会执著地让你买一大堆,甚至还拼命推销他的“桃梨”满天下的其他商品,看着伊那个急吼吼的样子,俺顿时对买卖的经济活动全然无心集中思想,极有发展为现地论坛的可能。所以大多情况下,俺立刻举起维护自己“人权”大旗当虎皮,下个最后通谍——我就买俩苹果,你卖不卖?不卖我上隔壁去喽。

  
日本堪称世界一流的服务质量和服务态度,其实评价这些不仅仅是待客热心,更不能忽视让顾客舒心。现在国内的大都市的服务质量早已与国际接轨多年,说句良心话自然是今非昔比,待客热心已经基本达到,有的地方甚至领先世界,让人大有受宠若惊,敬而畏之的感觉。偶尔看一下货柜商品,店员立刻如“家奴”般前前后后尾随,滔滔不绝,连你看都没看一眼的无关商品都会像背书似的来个一江春水向东流(俺看着就觉得是浪费精力),那种场合俺基本上是表示想自己先看看,若有纠缠则立刻“觉慧”弃“家奴”而远去。

  
此类场合在日本一般店员只有开始的招呼一声欢迎,以后顾客没有招呼或眼神表示的时候,店员是不会采用“干革命”“追穷寇”的方式的。因此如果需要商品介绍或选购帮助,只要一个表情一个眼神,无需开口,店员自然会恰到好处的来到你的面前(与家奴不同的是人家已经进化到了人不在心在阶段),也不会是文不对题的都是她的滔滔不绝,因此给客人的是恰到好处的热情又舒心,即使最后不成交也是一视同仁的送你到门口,看着鞠躬道谢你留意好了,200%不会有咱国内的同胞那种前后魔术般的藏去黑眼珠瞥你一眼,或者再送你一句“穷鬼,买不起看什么看。”

  
舒心的社会在于百姓整体意识的提高,自由的获得也是如此,而不是表面的模仿外国,中国自古有[生意不在情谊在],[和气生财]等名言,近代中国的种种分崩离析的政治风云已经严重地遮断了中国人对投桃报李,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长远眼光,你不给别人舒心,社会就是如此僵硬,热情服务也就成为行尸走肉的微笑,只有形似没有神似只能在社会的舞台上演着蹩脚的地方戏。自由也好,不自由也罢,哪怕有了法律条文,那也是枯树一棵,滋润人们心灵的人文精神的恢复远比毁之一日漫长成千上万倍。所谓的人情浓厚也不过是中国社会的法治迟迟不能从根本上取代人治的遮羞布,阻碍中国人获得对自由的理解的社会根源恰恰是大众舍不得扔掉这块遮羞布。当形式失去了支撑它的内涵的时候,人情和自由都皆成空。

  
——2005年5月1日于名古屋

  




 回复[1]: 重温 xuezi (2006-05-30 18:27:09)  
 
  

 回复[2]:  雪非雪 (2006-10-10 19:38:04)  
 
  东博用中国式的人情口调讲述外国式的自由。苦口婆心。感动感动。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6-10-10 20:53:49)  
 
  呵呵,1年多前的旧帖子,喜欢的人喜欢,不喜欢的人说我是另一类FQ,所以我的读者也是两极分化。

 回复[4]:  流光飞舞 (2006-10-11 20:14:43)  
 
  东博士,真得很喜欢看你的文章,如果能把你认为好的和在一起出个集子的话该多好啊。对着屏幕看文章总觉得不如拿着书看的感觉。如果可能的话我先定购一本啊

 回复[5]:  东京博士 (2006-10-11 20:30:09)  
 
  谢谢阅读俺的不成文章的狗p帖子,俺喜欢网络自由,俺使用微软输入中文,错别字一半归微软,加上打字时干别的事,经常一心多用,也没时间修改(懒惰的借口),论坛上有个羊圈似的号称《个人文集》已经是被百倍抬举,受宠若惊了,让爱看的人随便看看俺的平头百姓的思想而已(或许被人斥为“这算哪门子思想”),如有一丝共鸣,再次受惊加抽筋。

 回复[6]:  流光飞舞 (2006-10-11 21:04:41)  
 
  呵呵,那偶就只有面壁解瘾了咯,希望我已经做过一次近视手术的眼睛不要再

  
恶化。

  


  

 回复[7]:  东京博士 (2006-10-11 21:26:55)  
 
  每篇帖子的右上角有“字体:大 中 小”看见了?点击“大”可以放大字体。

 回复[8]:  唐辛子 (2006-10-11 21:38:11)  
 
  批判批判!东博又犯了谦虚的错误,丢掉了骄傲的美德!说什么“不成文章的狗p帖子”---您写这么多,明明很成文的嘛! 还要自毁说是“狗p帖子”,意思是说我们凡点击进来的人,不是在看贴,而是在吃狗P了?

  
55~~严重声讨!谦虚是一种错误,骄傲才是美德。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