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5-25 18:44:05 阅读人次:2256 回复数:0)

  这几年,星巴克(StarBucks)像雨后春笋在日本星罗棋布的增加,去年的夏天在札幌小坐过,最近去九州还用2张全日空的飞机票存根免费喝了一杯。东京周围的车站,百货店地下更是常见常往。更为惊奇的这个风靡一时的咖啡连锁店在国内也是毫不逊色地时髦得飞快。今年7月在北京的故宫内,8月在上海的和平影都,甚至在淮海路早些年回国与朋友约会必定选择真锅咖啡的老地方今年也改为星巴克了,常常叹息国内机构臃肿,老爷作风发展缓慢,这种时髦玩艺到是流行得特别快。

  
说起星巴克也真是有缘,在东京,我家附近的车站就有2家,其中一家是站前广场建筑的2楼,整片的沿街大玻璃可以让自己闲静在优雅的轻音乐中消遣一个假日的下午,看着不算太嘈杂的天桥上的年轻嗤牙咧嘴地抱着吉他,唱着一种背书似的流行歌。

  
这个风景让我一下子回想起在上海的家,一出门也可以看见的那家最近才开张的星巴克,那个绿色的圆形标志,记得前几年那是一家冰淇淋专门店,朋友跟我说叫[哈根打死]我还没反应过来是哪个音译,倒是孩子从店内整堵墙那么大的冰淇淋巨幅画像上认出了[咦,这个跟日本的冰淇淋一样的嘛]。离咱家这么近,于是与朋友一起入座算是我尽一下地主之宜,席间服务员拿来一人一杯晶莹剔透的冷水,孩子又唠唠叨叨告诉朋友[日本也是先给客人送一杯冷水的,不过里面没有放柠檬的],果然,冰冷剔透的冷水确实与柠檬的清香甚为吻合,冰淇淋质量很好,与国外吃的同名产品几乎一样,不过价格也与国外几乎一样,至今不明白店内人头济济中,咱家周围的百姓有几个人来光顾过,还是尽是些不远千里带着年终分红慕名而来尝个时髦味的人们?

  
星巴克的咖啡令我想到了很多咖啡色的往事。3月京都的早晨还透着一丝的凉意,那是来日本不久的一次[远征]出差,从东京出发驾驶了约600公里,加上中途休息几次花费了整整一个晚上,由于下午要赶到大阪,因此与客户约在8点的京都车站的咖啡馆,其实本人并不讨厌咖啡,但是如果咖啡与茶的选择,摒弃客套外交辞令,那么肯定选择后者。以至于一些熟悉我的日本人,无论是同事还是客户都有了错觉,以为我是不爱喝咖啡的,甚至有人推断出[中国人只喝茶,不喝咖啡],或[中国没有咖啡]的论调。

  
说实话,对咖啡的承受量一天不能超过3杯,否则不仅头晕目眩,胸胀胃热,坐立不安,用北方话说就是特别[闹心]。早上的咖啡其实还是很暖胃的,那是我对京都最初的感觉,京都就是三月,晨雾,凉意,热咖啡。

  
中医认为内脏器官中胃是喜暖畏寒的,因此来日本如果面对凉水和咖啡,无论交际接客还是个人用餐,其实本人还是戒备凉水,除非是一头钻入拉面店为了赶路赶时间才求之不得,其他场面一概把凉水作为逢场作戏。日本的自来水凉水可以直接饮用在国内就听说了,70年代后期的中学时代时听赴日本考察回来的姐夫说了日本的旅馆内没有热水瓶,自来水开出来后直接饮用,皮鞋1个星期不用擦,衬衫三天不换领口袖口只是微黄,不会发黑,因此自己来日后在卫生方面倒并不是顽固地以[不喝生水]拒日本凉水以千里之外,纯粹是祖国医学理论的医食同源的常识的根深蒂固。

  


  
据日本人说店家最先用冷水招待客人成为习惯也不过是日本近代高度经济成长后的事,大多数日本人认为紧张的现代生活节奏中没有水滋润食物很难通过喉咙,而中国人爱喝的各种汤在日本饮食中几乎都是被一种叫做酱汤代替,而且仅仅是一小碗,我的朋友曾经把这种日本人视为长寿秘诀之一的东西贬低为自己老母腌酱黄瓜后的洗缸水,被我小声制止,心中暗自思忖,这小子说法真绝,那味道还真形象,看来都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那种[苦出身]。不过在那还不是很习惯日本调味品的岁月,我更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日本人只要是吃鱼都不怕腥,却也没看见他们把继承的中国12生肖中改一个属猫的玩玩。

  
在国内的时候,似乎城市的年轻同事之间把不喝咖啡的人视为[乡下人],那时过年单位里每人发瓶装的雀巢咖啡和雪碧红糖茶叶的,科室里年长的居然有好几个用雀巢咖啡与年轻人换茶叶雪碧的,年轻人不仅喝咖啡,还谈论上海王家沙[凯司令]的栗子蛋糕,草莓鲜奶蛋糕如何好吃,陕西路的延中汉堡包和意大利通心粉如何味道纯正,更厉害的是本人就职于A厂的隔壁正好有家著名的咖啡馆,那是位于南京西路常德路口著名的[上海咖啡馆],80年代后期,要在上海找到一家如此纯正的小壶煮咖啡的专门店还真不容易,毕竟喝咖啡与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年代尚未从人们的意识中轻描淡写的消失。文革中从我们居住的石库门弄堂里倒是经常闻到咖啡香味,那时觉得那个味很香很香,对我们这些连牛奶都喝不到,取而代之每天喝3分钱的豆浆长大的人来说实在是神秘的向往,不过里弄里干部们把那两家公司合营时代吃定息的资本家小业主的咖啡壶都骂为夜壶(上海话的[尿壶])。

  
A厂大概是当时上海唯一一家位于著名闹市南京西路的名字带[厂]字的国企了,被国家能分配到里面也算有点幸运,据说约1500名职工1/3是工程师,新毕业的大学生开始半年基本上去食堂剥毛豆,大四毕业接到分配通知书还着实信以为真,吓得2个月不敢剪指甲,不过同期进入的14名大学生好像一个都没有去剥毛豆,轮到我搞硬件维修还趁机2年跑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外加当时企业普及电脑,还可兼职上课赚外快也算同龄人着实羡慕一番的双份美差。

  
话说那个[上海咖啡馆]可是非同寻常,那时规定10点上班的单位还不多,不过咱这些[老爷]们却还经常[不小心]迟到,于是迟到者都呆在这家避风港咖啡馆,等待12点午休时混入大门。一日,众年轻大学生10多人[掉队者]陆续聚集[上咖](我们都这么简称)2楼,不料厂长带着客户正巧也来此,吓的大家四散,找窗户面壁而坐欣赏南京西路上的法国梧桐树的叶片,那情景真像考场内作弊的学生遇上了包青天的后裔。

  
就是如此执著过的人来日本为何抵触起了日本咖啡我想似乎不能算是现在的抵制日货族,日本的咖啡味道也是极为纯正,咖啡喝的是一份自由,一份潇洒自在,如果是与上司,客户一起喝,那么再好的咖啡也绝对不会是[味道好极了!],星巴克还不如凉水来的爽脑健胃,轻松的咖啡要与轻松的人,轻松的音乐,轻松的话题一起享受。

  
怎么说笔者也算是出于中医世家确对中医不学无术,偶尔翻阅也如连环画那般刷刷而过。从小的家教不算很严厉,但也算比较正统的,诸如站要有站相,坐要有坐相,吃要有吃相是日常的基本教育,如果祖先看到现在笔者容忍自己的孩子吃饭时边上还可以放一杯冰镇可乐的话,估计早就气绝三日了。老祖宗教导用餐中途不得喝茶水,中医也认为会冲淡胃液不利唾液分泌影响消化,因此笔者儿时隔壁严格的家庭甚至连喝汤都必须是饭后,喝茶或饮料更规定必须是起码饭后10分钟之后。

  
时代变了,人的饮食习惯也不断变化,人们的观念或许更科学更合理,但是渗透在传统习惯中的智慧和经典也并非一概为糟粕,无论人们根据自己的随心所欲如何评论这些细节,现代人的教养观念的淡薄却是随着家教的淡薄正在消失的事实,也是家庭教育的自由放松带来了社会人之间的生硬碰撞,缺乏宽容的根源。

  
今年7月底笔者游北京故宫,居然在宫内发现了一家现代化的星巴克,更发现中国的老年人居然也享用这种时髦的东西。城市工薪阶层收入约为日本的1/8左右的国内,为何人们能够享用价格与日本差不多的咖啡实在令人不可理解,当然故宫的游客来自远方,目睹的几位老人来自上海郊外的川沙,在他们争着付款时我相信国内百姓的生活水准的确富裕了很多,但是当服务员报出5杯咖啡120元时,争论的场面立刻平息了,很明显这个价格超出了他们的想象,4只捏着100元大钞的手缩了回去,只有1个老者又递上了一张50元的钞票,几个老人坐在店内默默地开始享用时髦的星巴克,我永远不会忘记其中一位老者用浓重的川沙口音说[这是啥东西,怎么有股焦麦味?],真难为了24元一杯,我猜想他们都不会认为星巴克比以前2分钱一碗的大麦茶更好喝的。或许在那个炎热天气的故宫游览时给大家来杯免费的放了一小片柠檬的凉水更舒心更凉爽。

  
昨天我又去了星巴克,确实那里的泡沫咖啡的[味道好极了],虽然那个价格在东京也不算便宜,几乎可以吃碗面条或牛肉饭填饱肚子的,虽然我来日本曾经拒绝喝咖啡,也拒绝餐前喝凉水,但是那些咖啡也好,凉水也罢的日子,却是对日本文化初步接触中最平凡,最难忘的一幕幕珍贵的回忆。

  
东京博士2004年12月20日写于东京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