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5-25 18:25:46 阅读人次:2806 回复数:18)

  

  
十天访欧的奔波转眼结束了,生活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好多紊乱了的心情也得以渐渐的整理。

  
很多来日本人的中国人,无论是留学生还是工作的,长时期有一种莫名的观念,似乎只有留学欧美才是真正的做人。中国人是感情激烈的民族,近代强烈的政治因素更左右了大部分人既不用大脑,也不用小脑去自己思考,只能跟着人云亦云闹轰轰的场面点头称是。

  
别人把日本当跳板自有跳板的理由和资本,有些人也非得尚未过河就开始拆日本桥,于是中国人渐渐成为一个恶劣的代名词,惹得今日留日的准学生们臭骂是日本政府歧视中国,泻万股脏水成洪流,气势磅礴,可吞富士。

  
也难怪,回到东京后的第一个上班日,平常得不能再平常地挤上那熟悉的山手线,下了车站,上班族们黑压压的西装族还真像一个壮观的蟑螂大军,静悄悄齐刷刷地朝着各自的公司用沉闷的步伐飞赶着。。。。

  
OL们穿着紧身的短裙和露出度并不亚于巴黎罗马大街上的欧洲女性的上装,竭尽表演性感之能事,当然偶尔也有穿的合体的也算可爱,有的像年龄就不相称了,像刚起床时穿的类似他们嘲笑上海人把睡衣去街上买菜的那种娃娃衫,不过我倒是很不明白那些在公共场所几乎失礼的服装到了日本人自己身上为何就一律归为“卡瓦伊”了。

  
其实,觉得最不成体统的莫过于近几年颇为流行的“谬路”了,这是一种看似凉鞋又像拖鞋的女人的时髦物,据说在中国大陆也盛为流行,是白领小姐们夏季一展婀娜身姿的重宝,可惜横竖在欧洲大街上却鲜为罕见,欧洲女性上班族还是以轻便柔软的皮鞋为主。

  
在黑压压的蟑螂群中,几双咔咔咔咔地点出清脆声音的“谬路”一阵风地随着她们扭动着不太苗条的腰肢,消失在人群的最前端。于是整个蟑螂群像被老蟑螂们催促着“快上班块上班”似的,沉默中又加紧了疲惫的步伐,又像是几只花蝴蝶招摇而过之后,惹得公峰们的荷尔蒙从大脑刺激到脚底心,于是整个日本城市的神经系统霎那间被一览无余,啊哈,日本人为何总是那么一生疲于奔命呢?难怪他们的努力不是一般般的,“一生悬命”是他们活生生的写照。

  
欧洲人的确悠闲,在离开欧洲的一霎那,我有点羡慕那个世界了。人究竟是为了活着,还是为了生活?这个问题远比莎士比亚的“是生,还是死,这是个问题”来的更有思考价值,如果说欧洲人是生活,那么日本人只能算是活着,准确地说日本的男人活着。

  
凡尔赛宫位于巴黎西部的郊区,那是路易十四十代建造的豪华宫殿,据说来到巴黎不去看看凡尔赛宫好比没有到过巴黎,我是凡人,有时也很容易听信传闻,好在日本的旅游机构遍布全世界,于是跟随巴黎当地的日本旅游半日游,指定时间集合地点提前到了很多日本游客。

  
清晨的巴黎,日出比东京至少晚2小时,巴黎歌剧院的金碧辉煌的宫顶还在震光微曦中半眠,歌剧院大街上聚集而来的日本人散客大约也有10多组。粗略扫描,30-40岁左右的男人几乎不见,最多的是20-30岁的女性朋友同士和60岁以上的退休夫妻,还有残缺了父亲的家族旅行组。

  
旅游巴士准时开车,清点人数时,导游觉得少了一名定员,一位40多岁的中年女性带着两个孩子一位老人解释说“爸爸临时工作忙抽不出,减掉了一个。”那个巴士里的风景,令我这个年轻力壮风华正茂的大男人颇为羞愧,谁都以为这辆巴士里的人除了司机都是日本人,所有的人都说这日语,丝毫没有身在外国的感觉,但是这辆巴士给我的感觉就是缺少什么,就好比日本这个国家你可以每天习惯它,但不得不承认它的确缺少很重要的东西。

  
日本人的海外旅行普及率之高大约可称世界之冠。日本女性的地位之低也经常被外国人议论,果真如此吗?据旅游部门统计,20-50岁年龄层的女性海外旅行经验者的比率为男性的1倍以上,但是按照日本社会的收入和就职性别结构,独立经济收入比来看,情况却完全相反,我完全相信在那辆巴黎开往凡尔赛宫的巴士里,每张可爱欢快的笑脸的背后都有一张做牛做马的父亲,丈夫或男朋友的流着辛勤汗水的身影。

  
如果说日本男人仅仅是活着,那么日本女人们却是生活着,她们可以名正言顺地使用男人的辛苦钱,去NOVA学习英语,去文化中心学插花,茶道,冬天泡温泉滑雪,夏天海滨夏威夷,海外旅行如家常便饭,她们不仅是金钱的主人,更是时间的主人。

  
活着,是不得不这么活下去,维持生命机器的运转而已。生活,是想尽一切办法从活着的每一天去发掘愉悦,为了快乐而活着。欧洲人的闲散带来了老牌帝国主义经济科技日落西山的一面,日本人机器人似的紧张节奏让他们始终领先于世界,却没有精神上的宽裕和人生的乐趣。

  
在意大利米兰的街头公园,到处可以看见各种年龄层次的悠闲的男人,10-20岁的少年玩滑板,20-40岁的男人在各种商店做服务员招待客人(日本几乎都是女性从事这一行,为了让紧张的男人看着舒心赏目视觉意淫),50岁以上的老人在公园里到处是跳舞的打扑克的,那情景真令人联想到上海打浦桥那段天伦之乐的往事。

  
欧洲的交通也很便利,比如巴黎只有东京山手线一圈那么大,却有近300个地铁站,密度之高决不亚于东京的国铁私铁地铁三层立体铁道网,但是巴黎人似乎步行者远远超过东京人,自行车几乎不见,摩托车也很少。或许东京的生活太便利了,出门不是开车就是坐车,人们的平均步行时间极为有限(日平均不足1公里),这是不是导致他们腿短的又一个重要因素呢?我不得而知,当然,榻榻米的盘腿和日式房子高度至少达不到欧美建筑的一半,肯定在精神上都令日本人低头鞠躬,感慨不已,如果日本男人也能多跑跑欧洲的话,但不是海外出差。

  
回到日本,妻也上班了,带给了同事们在巴黎和威尼斯购买的礼物,第一句被问的就是“和朋友一起去的吧”,当回答“不,家族旅行”时,众日人目瞪口呆,仿佛第一次意识到妻是职场唯一的外国人。

  
东京博士 2005年9月12日

  




 回复[1]:  陸朗 (2006-10-01 15:37:41)  
 
  抖胆第一个写留言。

  
这篇,与阁下其他文章相比逊色不少(特别像「东京博士来日15周年纪念」),有点「散慢」,论旨不明,东拉西扯。

 回复[2]:  小五子 (2006-10-01 19:47:55)  
 
  东博逮住机会就骂中国人,简直有点莫名其妙,你要知道你也在骂自己--你不比别人高尚。这是中国人的劣根性?

 回复[3]:  Izual (2006-10-10 19:17:39)  
 
  关键看骂得在不在理,虽然有些时候东博的确过分了,而且似乎很有些“国人皆醉我独醒”的味道,呵呵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6-10-10 21:50:26)  
 
  回陆桑:网文的好处就是不必打草稿,不必每次都写很严密得不透风的东西,一个感悟,一个回忆就能像流水一样把字打下来,我喜欢这种流动的思绪,不是论文,也不是给印刷物投稿,记录一瞬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足矣。

  
不以文字谋生,信手打字,还得干自己的正业。呵呵。

 回复[5]:  雪非雪 (2006-10-10 22:02:13)  
 
  严重同意东博回复(4)

 回复[6]: 回东博(4),这回觉得你是在狡辩。 陸朗 (2006-10-11 07:44:37)  
 
  回东博(4),这回觉得你是在狡辩。

  
我可没要求哪位「每次都写很严密得不透风的东西」,我是觉得「与阁下其他文章相比」有点「散慢」(论旨不明,东拉西扯)。

  
再说,你那么口口声声日本这日本那的,也要考虑读者吧,否则不是对读者失礼吗?

  
你东博就是一个「死不认帐」,以后少说说中国人这呀那的,你没资格。

 回复[7]:  东京博士 (2006-10-11 08:15:29)  
 
  你有资格对我说“你没资格”了?是不是病了?我左手打字还是右手打字碍你啥事了?你觉得我帖子烂今后完全可以不点,这网文本来就是不可能满足所有人胃口的,你爱怎么评论是你的自由,就像我啥时候想到啥了就打几个字,说出什么资格不资格,太搞笑了吧?我说日本中国的事要经过你批准,你是不是大使馆的酒席吃饱了?

 回复[8]:  陸朗 (2006-10-11 08:14:35)  
 
  东博终于把他的潜台词说了出来,--「不许指责我的文章」。

 回复[9]:  东京博士 (2006-10-11 08:20:00)  
 
  “资格”是不是你说的?居然反咬一口,鄙视你这种网上垃圾行为(但是尊重ID后面的人)。

  
我4楼说的就是我回答你的话,你却说狡辩,那你的打字又算什么辩?真够无聊的。不奉陪了,自己找地方玩去。

 回复[10]:  陸朗 (2006-10-11 08:27:49)  
 
  既然文章要在公共场所刊登,就别怕别人评论。

  
你爱「鄙视」谁都可以,这个坛子上有不少你的文章,很多和你的一些言行格格不入,你啊,最好这方面也学学日本,还是谦虚一些,别一边说中国人的毛病一边犯中国人的毛病。

 回复[11]:  郭家 (2006-10-11 08:47:51)  
 
  文章放到网上来,当然避免不了被人质疑甚至批评,作者也阻止不了读者的批评,但是作者有反论的权利,作为读者,也不能因为作者反论就说作者在狡辩,因为读者的批评也不一定正确。网上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是谁非大家心里都清楚。

 回复[12]:  东京博士 (2006-10-11 10:18:08)  
 
  批评反批评很正常,只不过有些人的中文基本用词实在是搞笑,把网文当作投稿人民日报了,站在高处给人颁发资格证书呢。谁丫的代表你喉舌了啊?

 回复[13]: 友情纠正一下 阮翔 (2006-10-11 11:08:38)  
 
  “谁丫”这个词不对的。

  
丫的用法:

  
你丫,丫,丫挺的

  
-------------

  
呵呵。

  
请继续。

  
旁观,旁观

 回复[14]:  东京博士 (2006-10-11 12:11:21)  
 
  哈哈,怪不得阮博在镜子上数次犯规还是没进步,俺可不往你的友情陷阱里跳,用“你丫的”可是指着特定的某人的鼻子骂人,属于严重犯规,“谁丫的”却不同,谁爱捡骂谁自个儿去套。性质完全不一样。原创用词,“奶油桃板89(哪有盗版不究)”。

 回复[15]:  风 (2006-10-11 12:13:56)  
 
  哈哈,阮翔这北京话,说得挺溜儿的。

  
有个朋友,码起字来方正轻盈,喝起来就这么说。

 回复[16]:  少年行 (2006-10-11 13:40:39)  
 
  我倒觉得60岁以后云游四方也没啥不好的,往短了说,还有20年能折腾呢.只要老来有伴,不做粗大垃圾.

  

 回复[17]: 少年行朋友 阮翔 (2006-10-11 13:44:47)  
 
  鸭有其他的意思。容易引起歧义。事实上,大家都知道现在网络用语于这个字根本不用汉字,而是用Y。

 回复[18]:  少年行 (2006-10-11 15:09:33)  
 
  俺贴完就知错必改了,也请你删了吧,谢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