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5-25 18:25:07 阅读人次:1801 回复数:0)

  

  
鲁西是我在法国第一个搭话的人,如果旅馆的Check-in的boy不算的话。其实鲁西就是这家旅馆的女主人。

  
到达巴黎的第一天,下了飞机就打听桑拉扎尔车站怎么走,机场的金发碧眼的法兰西mm说做5号机场巴士去歌剧院,她回答我的英语显然比我那口被日语长期糟蹋得一塌糊涂的英语发音要好得多,虽然双方都不是母语。但我立刻领会了她的意思,在家人面前出场就打消了这次完全free的旅行计划的语言不同的顾虑,出发时,对我能否完成这次旅行计划的语言能力报有极大怀疑的孩子都说“おとおさん、格好いい。(爸爸真棒)”听得我心里美滋滋的,趁机教育孩子要好好学习英语,那样将来就走遍世界都不怕了。

  
不费吹灰之力在机场大厅外找到了5号巴士的停车站,问司机是不是开往桑拉扎尔车站的,答曰歌剧院就是桑拉扎尔车站,上车赶紧确认地图,按照比例尺计算,果然相隔不到1公里。

  
不过到了歌剧院广场之后,第一次实地感受了欧洲广场为中心的四面八方的放射线道路对大脑如饥似渴寻求方向感的轰炸。家人完全是一切行动听指挥的样子,好在本人识别判断新事物的适应能力不弱,立刻把周围的环境,主要标志input进大脑,根据地图迅速到达第一拐弯点的老佛爷百货店,然后沿着奥斯曼大街西行,连着老佛爷百货店的长长的橱窗的是春天百货,日本的高岛屋百货店也在里面,不知怎么的觉得有点在陌生之地看到了上海的中百一店的亲切之感似的。

  
春天百货和高岛屋的尽头便是通向桑拉扎尔车站的大路,寻找我们下榻的旅馆就是这么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这是一幢典型的法国建筑,看惯了现代化的板式结构搭建的日本建筑,走进这家具大的石头旅馆时不知不觉地像有一种踏着马赛曲凯旋进城的感觉,尤其为之精神一震的是在那些沉重地互相压迫的石头的平面上,不时有细腻的雕塑的点缀,更有排列整齐的一簇簇红玫瑰,无一遗漏地摆满了沿街的所有窗台,火一样的热情让你感觉不到石头的冰凉。

  
帐台是那种法国古典式的,灯光也弥漫着欧洲的古风,仿佛呼吸的是18世纪的空气,悠闲懒散,伴着似有似无的音乐。账台上是一个两眼炯炯有神的混血青年,我跟他用英语打招呼说自己来自东京后,拿出了我的Voucher和护照请求Check-in,小伙子迅速在电脑上确认了我的预约,然后告诉我早餐的时间和楼层,并递给我一张巴黎地铁交通网图(全是法文,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等着我吩咐,当我回答Thank you时,他一直目送着我们消失在电梯中。

  
由于第二天一早我们要赶车去法国的西部乡村,因此早早地来到了餐厅就餐,早上6点的巴黎天空几乎还是一片漆黑,餐厅不见一个人影,当然是完全的自助餐,食物极为丰富,光咖啡自动机器内就有6种不同的咖啡,还有巧克力热饮,3种不同的牛奶,法式面包,果酱,酸奶,哈姆和水果。当我们正欣赏着窗外巴黎早上清凉的景色时,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很胖很胖的黑人老太太走过来为我们打开了落地窗户,换上了一盆鲜红鲜红的玫瑰。

  
不知怎么的,我的第一感觉,想到了中学时代读过的莫泊桑笔下的《羊脂球》,显然那是很失礼的。

  
老太太跟我们用英说道早上好,我用仅会的一句法语回了她“胖球”,然后改为英语夸这里的早餐真丰富。如果说世上的老太太都喜欢聊天我绝对不反对。老太太自我介绍说自己叫鲁西,这个旅馆是她丈夫开办的。哦,怪不得帐台上的小伙子也是黑乎乎的,我在瞎想那会不会是鲁西老太太的儿子呢?

  
法国在殖民地时代,有很多非洲国家在其统治之下,可能历史的原因,当年很多黑奴被带到了法国本土,今天在法国依然可以看到那种历史的痕迹,虽然奴隶制度早就消亡,但是不少公共场所的在日本认为3K的职业几乎都是黑人在干,当然像鲁西这样能够自己又拥有旅馆家业的黑人我相信也不在少数。因为不久我见到了鲁西的丈夫,旅馆的老板,那是一个比鲁西更黑的高大的黑人,也否定了帐台的小伙子是他们儿子的胡思乱想。

  
鲁西老太太非常热情,大概胖胖的女人都这样的吧,所以心宽体胖。

  
我们的时间很充裕,她也干脆斟了一杯咖啡边喝边与我们聊天。“你们不爱吃奶酪吗?”,看我孩子拿了一大盆的哈姆,鲁西老太太奇怪地问道。她介绍说法国有世界上最美味品种最多的奶酪,她说她去过东京,日本的超市里出售的奶酪不好吃,都是process cheese,而法国大多数是natural cheese。前者是2种以上的奶酪混合制成的,一旦制成味道就定型了,后者是通过自然发酵的,即使买回家还在继续发酵成熟,是活的奶酪。我说是啊,我理解你说的,但是日本的卫生标准规定了乳制品必须加热杀菌处理才能上市,所以只能制作销售process cheese。

  
其实我不是很抵抗吃奶酪的,尤其是意大利通心粉,我喜欢撒上大量的粉末奶酪和液状TABASCO,但有一次看日本的电视介绍,法国有一种很高级的奶酪,可怕的不是绿色的霉斑,扳开后里面居然有蠕动的生物。鲁西听了哈哈大笑,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不停,说日本的电视猎奇题材之广实在厉害,的确有这种东西,但是把它认为法国人每天都在吃那种东西,那就大错特错了,我说是啊,就像日本电视理介绍中国水蟑螂什么的广东名菜那样,其实有几个中国人会吃那个?说到这里我才告诉鲁西我不是japanese,我们都是chinese,这回鲁西把眼睛瞪得滚圆滚圆,离我那么近,看上去像整个一快漆黑的幕布上镶嵌着2颗白珍珠。

  
鲁西说他们旅馆经常有日本人游客居住,中国人,尤其是散客她还没怎么遇上,完全把我们当成日本人了,我差点逗她,你儿子看过我护照应该知道的。的确也是,他们看我们亚洲人都差不多,就像我们看欧美人,都是高鼻子蓝眼睛,除了人种上的黑白分明。

  
说笑之间,我突然发现自己多年没有使用的英语有一种苏醒的感觉,虽然我知道自己说的错误百出,有的简直就是japanese English。但鲁西老太太聪明过人,黑人不仅具有很好的运动能力,我同时也相信他们的智慧并不低劣。她居然99%听得懂我的那些带比划的话,或者说是很快适应了我的这种中日英竭尽浑身之力的表达方式。

  
鲁西说,奶酪其实是极有营养,又有热量的东西,你们东方人可能不习惯。我说是啊,看你们吃法,直接拿起来就咬,令我想起自己刚踏上社会时去中国东北的时候当地人烙饼上直接放生蒜让我尝尝的困惑往事。

  
鲁西亲手给我们每人倒上一杯红葡萄酒,我孩子直推手。我解释道,日本法律规定20岁不能饮酒,鲁西老太太又是一阵大笑着说这种葡萄酒在法国是饮料,食前酒,用来消化奶酪的,只有葡萄酒与奶酪才是最佳搭配。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果然看似浓厚的两种食物,入口后感觉不大,但是胃知道了它们互相的作用,那天坐了大半天的巴士,我都没觉得有消化不良的症状,仅仅是三天后有点想念米饭了。

  
记得在日本看过一个电视节目,来自欧罗斯的一个孩子寄读与日本普通小学,每天与日本孩子一起吃米饭,某天学校提供的午餐是面包,日本孩子个个面有难色,欧罗斯孩子高兴得跳起来,在电视上对记者说这是他来学校后吃的第一顿饭。

  
是啊,很多直觉的东西其实并非为我们的感情所左右,真实,坦然地面对现实才是最重要的,努力了,你才会知道很多本来不知道的东西,也会体验平常中的一份来之不易和上苍的恩赐。

  
——东京博士 2005年9月15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