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原创]阿Q先生新说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5-25 18:24:20 阅读人次:1991 回复数:0)

  

  
今日再读老鲁[阿Q正传]的最大省悟乃阿Q是否姓赵无从考证,赵四爷姓赵则无需考证。

  
阿Q先生在近100年的中国历史上是一个跨世纪的宠物,阿Q的人气绝对不比那些歌星影星球星们逊色丝毫,众星们只有粉丝围绕,紧紧团结,唯阿Q先生不论正反两派,均无比怀念,不能忘怀拉出先生旁证博引,增强信心,让阿Q先生在中国人各派的唇枪舌剑之间忙得不亦乐乎,大汗淋漓,不过阿Q先生永远是乐天派,除了自我信心十足,从不知人世间世态炎凉,悲观哭泣为何物。

  
称阿Q为先生,难免令某些人不愉快,这先生也就是先生的意思,别无他意。阿Q,先生于与吾辈将近一个世纪,不仅先生而且还先死。可贺可庆的是,阿Q死有余气,“英”魂不散。中国人对死比较犯忌,所以连欲把阿Q置于死地者估计也不至于称其为阿Q先死,因为人家本来就先于吾辈死去了,此乃多此一举,多死等于没死,没死难道还封他永生不成?

  
昨日上班偶尔看到办公大楼前的大街上(东京中心部某处)一根带烟的头从一辆飞驰而过的卡车中扔处,用手机拍摄了那个场面,并发了一通当今出国留学生应该如何看待中日问题的感叹,孰料果然有一颗爱国小草,立刻坚挺浑身经络,竖直草秆喝道——这是哈日派言论。继而纠正笔者一贯的文化比较镜子论为“看到别人缺点可以增强自己信心”,呵呵。

  
这不由得怀念起那位阿Q先生,肃然起敬之情油然而生。且不说五八年那个时候中国人那种上下一致,同仇敌忾的豪迈激情,那是信心至少比今天的中国人强10倍以上,就连100年前的阿Q都哑然失笑,唱着绍兴小曲逛街去了。58年笔者尚未形成细胞,但是10年后的中国人的意志奋发,肉拳头可以砸烂全世界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的豪迈气概还是经常在图画课上用蜡笔描绘过很多的,尊师嘱。

  
阿Q先生其实远比爱国小草们人性化多了,七情六欲中透露着健康无比,万寿无疆。瘦弱的身躯不仅可以惊异地忍受住赵四爷的文明棍抽打,而且看到羞怯老实的吴妈都能勾起阿Q先生的性欲,居然信心十足地呐喊过“我要跟你困觉!”。

  
阿Q先生是可爱的,可爱于虽然弱小但是勇敢,而且敢说敢做,敢做敢为。如果说阿Q先生还留点面子给吴妈,那阿Q在大街上居然敢光天化日下用手捏小尼姑的脸蛋,那简直不是信心十足,而是信心百倍的中国好汉了。不过一说阿Q先生对吴妈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原因是因为吴妈脚太大了,阿Q如果活到今天,我想那也绝对可以算是一个智商不低的会盘算门当户对的帅哥了。

  
阿Q先生是一个真正“勇敢”的中国人,在于阿Q从来不会胆怯,哪怕赵四爷一边蹬着眼珠子吼“你也配姓赵?”,一边眼看着文明棍就要唰将下来,阿Q先生虽然好汉不吃眼前亏地也曾抱头鼠窜过,但是阿Q心里的信念从来没有丝毫的改变和沮丧过:“孙子打爷爷了。”

  
阿Q先生也是一个真正有“理想”的中国人,大白天睡在猪棚下都敢做美梦。吴妈呢,先不管她脚多大,娶来做大奶,要困几觉就几觉,要生几个就几个(那时也没计生委),当然让孩子们都姓赵,哦,不能忘了,得让吴妈先改姓赵——赵吴氏!否则我阿Q也喊妈太便宜那老妈子了。二奶当然是小尼姑,都100年过去了,阿Q觉得伊那只摸过小尼姑的手还是滑腻腻的,像嫩豆腐,敢情那时的雪花膏都比现在的中外合资的DHC蛋白膏质量要好多了。对了,要搞破四旧的那种运动,像2020年砸烂靖国神社那样先砸烂尼姑庵,让小尼姑无家可归,将来连尸骨都无处安放,这是长远之计。然后让小尼姑先蓄长发为飘飘,然后漂成茶色,然后娶为二奶。。。终日伴随,气死赵四爷!

  
做人要做老实人?算了,其实要做这样的人——阿Q。

  
阿Q先生一生一无所有,但是阿Q先生却是个有信心的中国人,逆境中不知灰心丧气,贫穷时从不稀罕富贵,还敢对着不让咱姓赵的赵家人鼻子里出气。阿Q先生还很有理想,不然怎么100年后他的子孙能够在中国大地上遍布,桃李满园呢?那都是阿Q先生当年的预料神算。阿Q信心的支持者们一代又一代地前赴后继,阿Q先生的精神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

  
——东京博士 2005年7月28日于东京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