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5-25 18:22:35 阅读人次:3706 回复数:7)

  

  
日本的服务性行业可谓五花八门,根据彻底的市场需要主义应有尽有,情人旅馆便是其中之一。

  
最初知道情人旅馆还是在国内,在共产主义思想教育中长大的我们这代中国人,这个情人旅馆不仅仅是严重批判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简直就是腐化堕落的代名词,于是对情人旅馆不仅一直充满着好奇心,也暗地里对其歪曲得厉害,一直想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不亲自尝尝,怎么知道梨子的滋味?

  
不过这个梨子不出国还真尝不到,于是很长时间仅仅是凭自己的想象,盘算着这个情人旅馆大概与咱旧社会的[春风楼],[香艳宫]之类的地方差不多,说白了大概就是现代化设备的[窑子]吧。

  
正常的男人的好奇心大概都想知道情人旅馆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在笔者前日写了《盒子旅馆体验记》后歪打正着地把网上的男士们勾得[春心荡漾],忘记了窗外的[秋风瑟瑟],据说还有人因此张大了嘴打喷嚏感冒的。今日斗胆作《情人旅馆体验记》以飨读者,也是为了对不注意季节变换不该感冒之男士致以[亲切]的慰问。

  
日本的情人旅馆其实说穿了也就是旅馆,废话!这就是笔者经过一番精心研究后得出的草率结论。首先情人旅馆与普通旅馆一样,你可以自由出入,不管你是否有情人,笔者虽然还没有迂腐到把情人旅馆认为是旅馆方面为客人提供情人(那最起码是肥皂乐园的营生),但是对这个情人旅馆的[情人]究竟来自何方这个基本概念确实是长期处于朦胧状态,鉴于来日后周围交往的日本人尚属的有那么点[档次],也不太好意思询问为吾开化。尽管不乏酒店微醉之际,几度冲动地欲放肆研究这个话题,终究难脱绅士的羊皮展露吾辈狼子野心。

  
亲眼目睹情人旅馆风采其实机会颇多,来日本不足1个月,住所,打工,学校三角形的重心正好是灯火糜烂的新宿地区,不想腐败也是每天进出腐败之地,每晚从新宿至大久保的那段沿线小道,无数得情人旅馆透露着暧昧的霓虹灯。

  
恰在此时有一老乡在歌舞伎町内打工,也恰是情人旅馆的清洁工,于是每逢此兄,便大获情人旅馆之珍奇猎艳之小道[情报],昨天是一个多老的老头带着2个年轻姑娘来了,今天又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搂着个英俊的小伙子进去了,至于年龄相仿的男女对子在客厅里排队等待空房,甚至当众难熬时辰煎熬者合二为一的皆非罕事。。。至于具体的笔者那位老兄朋友每天换了多少床单累得直不起腰的话题按下不表。反正那小子是冲着刚来日本不会说日语,小时工资还算是不错,就是比累更吃不消的据说是进房时的狼藉状态和每次不同的熏人臊味,笔者那时戏称此兄为动物园饲养员,答曰[国内说咱在日本是背死人的,俺或许宁愿去背死人,活人的味道比死人更难受啊]

  
这么说来进情人旅馆的这个情人是必须[随身携带]的。当然究竟是不是真的[情人],旅馆方面才不管你,你牵条母狗进去别让它吼也成。

  
因工作关系,有很多年一直是开车出差各地,全日本地的高速公路几乎都开过了,当时有女同事同行,女孩来自国内某名牌大学,刚毕业涉世未深,学习能力强者好奇心也特别强。日本的高速公路沿线晚上经常是漆黑一片,若有灯火通明诱人处根据本人经验不外乎3种地方,扒金库,加油站和情人旅馆。其中情人旅馆与前2者更有不同的是,为了招徕远处奔驰而来的汽车,很多都打探照灯,在夜空中很远就可以看到晃动的光柱,探照灯在咱中国人的概念里是不由得想起最可爱的人[人民解放军],天真无暇的女孩追问我那是不是日本自卫队有关的驻地?窃只能私笑无语,这些东东还是别教她的好,留给日本同事说明吧。那是他们的文化呗。不过同坐的日本同事也怪窍含蓄,只是淡淡地说[那是Love Hotel,中国没有吗?],女孩在黑暗中的后坐上也就不啃声了,哈哈。俺一踩油门,两岸情人啼不住,轻车已过旅馆丛。。。

  
又过了很多年,咱也差不多成了来日的[老鬼子]了,可是说心里话,其实不仅是情人旅馆,就是新宿那些据说人生起码应该去开开眼界的脱衣舞都还没去看过,好像俺那个方面上下都没病,就是觉得没怎么特别想去[光临]过,就像不大喜欢去动物园那样,当然还包括扒金库,若俺在此说来日本这么多年除了1次进扒进库找人从来没有玩过,估计没人会相信咱。

  
第一次进情人旅馆绝对不是[早有预谋],也非[春心荡漾],更非中了[桃花运],现在想来也只有那样的机会可以登堂入室地完成咱的情人旅馆[处女行]了。

  
说来也巧,不是要扫期待了多日的读者的[性],[情人旅馆体验记]与[盒子旅馆体验记]还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那是在北陆地区出差的夜晚,大凡没来过日本的中国人都知道东京的新宿,池袋的欢乐街,其实日本各地也就那么几个著名的地方,并不是日本[全国淫民大团结]的社会。有些住宅地区的建设不仅禁止类似欢乐街的繁荣,连扒金库,游戏中心都不允许建设,其地区净化政策真令人想起咱们以前的[向阳院的故事],其实所谓开放的日本也有保守传统的一面,不过是体验者在一定的先遣观念下如何接触日本这个自由的社会而已罢了。

  
话说那是个冬天的夜晚,富山市是日本北陆地区最繁华的一个中等城市,当然说是中等城市,也不能与名古屋等地比较,也是那一带唯一带点什么俱乐部风俗行业的地区,自然也有情人旅馆,那晚与同事出差来此,此乃一年长我10岁多的脾气固执的老头,按日本人说就是[屁道理]满口的那种高度经济成长期过来的[团块的时代],10次开口有9次是[日立]如何如何,老头以前是日立的系列公司的,据说日立出身的人都那个[德性]。不过那晚只有我们2个人,好说歹说出门在外无论是工作还是吃饭住宿都得[中日友好],合作为上策。

  
那晚真不巧,本来数量就不多的商务旅馆,盒子旅馆都爆满,只能驾车离开富山,前往福井方向驶去。一路查询GPS上的旅馆信息打电话,都说客满,无奈时值半夜汽油也不多了,便就近在一个出口下了高速公路,加油站过了12点都已关闭,在一个小镇上逛了1圈,除了几家小酒店什么都没有,只得回到高速公路进口处,唯一的就是一家晃着探照灯的情人旅馆,虽然建筑物不大,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尖顶霓虹装饰得倒还像个现代化的样子,于是狠狠心,看来今晚只能住这里了。

  
大凡情人旅馆的入门处都是七拐八弯的以防人眼目,充分考虑了[作案者]的隐私权。连我们开车冲进去时都有个很大的挂帘吊在停车场门口,明码标价是几乎所有的这类旅馆的规矩,不外乎2种,休息价和住宿价,所谓休息假就是为了满足[迫不及待]的临时需要,让你们进去用房休息2个小时(其实说不定更累),一般为住宿的半价。住宿价与一般的商务旅馆差不多价格。

  
大概与什么国籍无关,全世界的老头都有早睡早起的[恶习],还在车上就已经是哈欠连天半睡状态,受其催眠效应,笔者也再无心思继续驾驶,加上担心断油之苦,毅然决定今晚停泊在这个情人旅馆了。老头累了一天,只想快点睡觉,当然也别无他法,总不能卷缩车上一宿。

  
进入旅馆大厅,虽然灯光昏暗,还是可以看清装潢之豪华,正面是个巨大的大理石的帐台,一块烟色大玻璃把帐台完全包装得严严实实,只有帐台齐胸高处露出10公分左右的缝隙,里面伴着幽幽的台灯,只见人影晃动,不见脸面,不知道是柜台内外的谁[无脸见人],但又是一叹日本人对隐私权尊重之极,咱中国这种场合真不把你当[人]呢。

  
也不容想得太多,映入眼帘的五花八门太多了,大理石的帐台一侧一个巨大的灯箱广告牌占据了几乎整堵墙,上面至少有几十张大照片,都是房间的室内装潢布置,每个照片下有一个房间号码按钮,老鬼子当然比我熟练,强眨着惺忪的双眼说点哪种房间,我仔细一看,天啊,什么欧洲宫殿型,印度宫殿型,日本和式的,克里姆林宫型的,蒙古包型,甚至还有咱中国的红楼梦型,大闹天宫型的,真是绝了,于是按了一个最便宜的欧洲宫殿型,价格都差不多,偶尔有几个略微贵1,2千日元。

  
号码和显示金额上的钞票隔着大玻璃,从那10公分的缝隙里递进去,立刻伴着一声[谢谢,电梯在左面],出来一把钥匙。没有二话。

  
踏着厚厚的地毯,不用像做贼丝的你就可以自然很静悄悄地上了电梯,又从电梯中静悄悄地出来,迅速根据显示灯牌找到你的房间,那门也够严实的,开门进去,立刻是2双拖鞋整齐地排放着,关门打开室内灯,厉害,还真是刘姥姥头一回进大观园的感动,比普通的商务旅馆房间似乎要大多了,也可能因为到处都是镜子造成的错觉吧。中间是一张巨大的双人床,靠墙有一个粉色的双人沙发,一个带3面镜的化妆台,一个电视机,还有一个小酒柜和小冰箱。

  
老鬼子连洗都不洗倒头就鼾声大作。进入浴室,这个也比商务旅馆的浴室大多了,准确地说是为容纳2个人同时洗澡而设计的,浴池是圆形的,内有镀金的扶手,镀金的镜架,总之小摆设小装饰都是金碧辉煌,如果不是那些粉红色的灯光,内装修的档次绝对是够5星级的。池中放满水泡浴,有矿泉沐浴露,2包都豪华地放进去,扶手上有个按钮,一按——哈哈,池中水花泛滥,原来是超声波的发泡喷水装置的开关,够先进的,不过爬上水池洗头时坐上的板凳觉得不对劲,似乎股下凉飕飕的,仔细一看,那个塑料板凳中间居然是空的,好嘛,这玩艺够淫荡的,这情人旅馆的设计还真是特色文化所向披靡,设计中[性]思想明确,也够攻击[性]的。香波沐浴露之类的似乎也比商务旅馆的高档,还多了一瓶[罗熏],那当然是男欢女乐的极品,咱洗澡去疲劳者则无用可惜了,总之这把澡还是洗得感觉舒服,比较豪华的,也第一次感受到大一点的浴室洗澡的确很爽。

  
洗完澡外间是梳妆盥洗室,大多数是女人的化妆品,什么口红,指甲油,粉饼,还有咱看不懂的东西,反正这些兴趣皆无。男用的化妆品也不少,香水,剃须膏,光整发水有3种,反正都是免费提供的,各种都来点体验体验,大不了再进去洗个澡,哈哈。忙乎了一阵出了浴室已经凌晨1点,老鬼子早就去了[苏州],@#$&#$W@Y&&Y..。

  
拉开壁橱,件内有男女睡衣各一,穿上男睡衣,看看留着的女睡衣,呵呵,这也够厉害够淫荡的,此处不表。此时再度定睛观察室内,发现天花板是全面镜子,映照着老鬼子四脚朝天咧着嘴呼呼大睡着,打开冰箱,啤酒,果汁,健康饮料应有尽有,这个都是收费的,取一罐内部自动计费,抽了一罐啤酒,一罐男人精力饮料,咱白天上班也够累的,坐在那个[Love]沙发上打开电视,到也没什么特别,除了一般的电视节目,有2个免费的成人有线电视,里面忙乎着嗯嗯啊啊的[动作]片,看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特别新奇的玩意,日本的旅馆无论是何种,几乎都有1,2个这种成人节目的频道,早就见多不怪了。

  
好在那个双人床还真够大的,几乎是正方形的,把老头移到一边躺下,觉得身下有点稀里哗啦的感觉,甚是不悦。拉开床单一看,席梦思垫子居然是一种类似塑料的东西,怪不得睡上去有点不舒服,想到不知曾有过谁在这种防水的垫子上云里来雨里去地折腾过,顿觉有点恶心,对于我这个本来就比较认生的人来说,这晚似乎很难睡好,真佩服老鬼子,让他睡停尸房大概都照样打呼噜。

  
床头很宽,有电子闹钟,还有FM调频,专门的BGM功能,都可以用一个很[未来]的遥控器操作,握着那个复杂的遥控器,不亚于笔者第一次坐波音777头等舱的感觉。一个个按着玩,呵呵,BGM音乐大作,随着音乐的频率变化室内的灯光颜色亮暗也同步变化,[欧洲宫殿]这下简直像上演科幻电影的剧场了,再按一个开关,四周的镜子都开始旋转,从镜子内可以看到床上各个角度的人物状态,想想一下这是情人旅馆啊,本来是男女之欢的乐园,现在让一个睡得死死的老头来[表演],观赏价值为0。再按一个按钮,天啊,双人床开始旋转了,哈哈,老头怎么折腾都睡得死死的,俺也算大大地研究了一回。

  
怀着无比的歉意把老头折腾完,看看也没啥好玩的了,准备关灯睡觉,这个也很强,关了灯整个室内还不灭,依依不舍的大概留恋了2分钟才渐入黑暗,真他妈的挖空心思,这个情人旅馆的学问还真多,正没好气地暗暗骂着呢,一伸手碰上了床头柜的一个软绵绵的什么东西,再次开灯仔细观看,是一包避孕套,好奇的打开,还是made in USA的,大概5个,有菠萝香型,橙子香型,草莓香型,芒果香型等等。唉,情人旅馆,真累,你还有完没完呢。。。。。

  
第二天,累了一天还在熟睡中就被吵醒,一看电子钟早上5点半,老鬼子已经起来在爱的浴室里砰砰乓乓地忙开了,据说有的日本人晚上不洗澡洗脸就睡,早上洗澡的人很多,算倒霉让俺遇上了。

  
东京博士 2004年11月3日写于东京

  




 回复[1]:  陈梅林 (2006-09-14 20:18:46)  
 
  东博:俺开了眼界啦。但是俺好为你担心,里面的人肯定以为你们是同志啦。

 回复[2]:  唐辛子 (2006-09-14 20:23:58)  
 
   回复[1]: 陈梅林 (2006-09-14 20:18:46)

  
东博:俺开了眼界啦。但是俺好为你担心,里面的人肯定以为你们是同志啦。

  
---------------------------

  
同感同感!只是看完后没好意思这么说!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6-09-14 20:54:58)  
 
  你以为人家是国人啊?帐台里面的人职业道德很好的,决不跟客人打照面的,这个你就不懂了,不信下次带你们谁去见识一下,不过就在帐台上转转,你带上数码偷拍吧。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6-09-14 20:58:07)  
 
  说到偷拍你们看今天新闻了?上次那个早大植草教授昨天又在电车上痴汉被抓,此人是不是有病啊?上次好像被判了1年,早大也[酷毙]了他,怎么还会有名古屋商科大让他做教授?看不懂。

 回复[5]:  东京博士 (2006-09-14 21:04:36)  
 
  唐辛子:看看这个我跟痴汉斗争的帖子——http://www.eastern-ark.com/read.php?tid=2821&page=1&toread=1

 回复[6]:  唐辛子 (2006-09-15 15:04:41)  
 
  东博:我去回答你的问题了,建议将痴汉问题也贴来东洋镜,听听这儿各位英雄豪杰的意见吧,HOHO~~

 回复[7]:  志村犬 (2007-01-13 13:40:22)  
 
  刚来日本的时候就有一次去了情人旅馆.我和保证人去六甲山滑雪,回来的时候觉得太晚了又找不到旅馆,就去半山腰一家情人旅馆投宿.想不到旅馆的人不让我们住,说,法律规定不能两个男子一起住的.保证人指着我说了一大堆,那时我日语不太懂只听出大约意思是说我不是日本人没那个规矩.后来旅馆的人叫我出示了登录证以后让我们住了.和男人住情人旅馆就这么一次.

  
所以啊,我就怀疑和东博一起住旅馆的到底是一个老头呢还是....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