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中日文化篇
字体∶
[原创]吹“牛”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5-25 18:20:31 阅读人次:2057 回复数:3)

  咱中国人爱吹牛,不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南方北方,吹牛的文化历史悠久,吹牛的牛语鸟语花香。

  
其实牛在中国实在可怜,漫长的农业国原始的耕作方法,极大地依赖着众多的牛力和牛脾气。即使到了21世纪的今天,去祖国农村的广阔天地,依然还可以看到牛还是比拖拉机牛,牛依旧在默默地做革命的老黄牛,根本没有达到面临现代科技发展时代震慑牛心的下岗危机地步。所以老牛和小牛们也依旧慢吞吞地散步在牧归的乡间小道,牛生在中国也像中国的农民一样,一生是个劳碌命。

  
西方国家,牛,是强壮彪悍的象征,最著名的就是西班牙的斗牛,那个历史虽然不如咱们的水牛当船,黄牛犁田的历史漫长,却也跨过了好几个世纪,不过那充其量也不过是借牛表现一种人类的进取奋斗的文化,至少比咱们的温顺做人有着本质的区别。但是对牛来说就究竟是中国人的皮鞭抽打舒服还是利剑插入刺激,这个不懂牛语则无人知晓了。西方的牛,更是美味,营养,能量的源泉,食肉民族的主料,遍布世界的麦当劳汉堡包的牛肉地位永远不可能被猪肉取代,连日本的吉野家的牛肉饭由于前几年的狂牛病影响改做猪肉饭,至今一蹶不振,何时倒闭都不足为奇。

  
其实在中国,牛,不仅仅是劳动力,还是一个俯首臣民的世界观的代表,就是辛辣利口的鲁迅那样的“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文豪,都只能“俯首甘为孺子牛”,不敢冒犯牛文化半点皮毛,可见咱中国的牛脾气之阙,牛皮之厚费一日之功。

  
中国对牛究竟是温顺无语的期待,还是蛮横倔强,完全取决于此一时彼一时的立场。身在高位手持皮鞭时,臣民们皆为孺子牛,就连口口声声自称革命老黄牛的,今日还有几个是俯首的?一个比一个牛劲十足,管腔满分。

  
据说牛的智商极高,农村杀牛时有落泪之说,“牛将死,泣不成声,泪暗下。”可见从视死如归角度看,牛比那个还没杀它就发出杀猪般嚎叫的八戒要更具有革命的高风亮节。

  
海外有中国人爱吃猪肉一说,那也是离开中国才觉得果然如此。不由得觉得为何吃了几十年的猪肉居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有人会说中国人也爱吃鱼,爱吃鸡鸭啊,其实那也是现在经济运输什么的发展了,直到20年前为至的以前的中国,你去看看百姓的日常餐桌上,不管天南海北,基本上是当地食物特征明显,内陆地区鱼类较少,江南一带则由于地理环境的恩惠,鸡鸭鱼肉丰富,但是那个肉通常指的是猪肉,因此吃肉在中国不说都知道基本上就是指猪肉。这么一来咱们中国人根本就没资格用猪来骂别人。虽然猪还达不到说“你真牛!”那么的褒义称赞。

  
能够自由地吃上牛肉,并且把食肉为主餐的习惯一直保持到多年的海外生活中,也算是一件很不容易忘却的乡情,牛肉占据的胃部文化虽然曾翻江倒海地经历了几次文化冲突与革命,带血的牛肉终究不能适应,但是牛肉与猪肉相比,低脂肪,高能量,以及国外先进国家对牛的肥育美味的科学饲养管理,终于渐渐喜欢吃那种烤得比较嫩的牛排了,也改变了过去在中国牛肉等于牛肉干,牛肉都是不肯干活的或者干不动的老牛才杀掉的思维逻辑。也难怪劳累一生的老牛,贡献给人们的肉,除了做牛肉干,掺假大量的咖喱粉调味品来掩盖牛汗淋漓的辛苦一生,我们还能奢求牛什么呢?孩提时代2角5分一包的牛肉干在盐金枣大头菜为基本滋味下的舌苔上,那可是勾引过多少小瘪三们的贪婪羡慕的口水的回忆啊。

  
大学时代,班上有一好友是回民,每月有牛肉票,偶尔可以获得一两张,那时菜场几乎没有自由买卖的牛肉,只有回民被照顾可以凭票购买。不过那些牛肉也基本上是只能用来煮咖喱汤的老牛肉,好在牛肉哪怕是熬过了几遍的汤,也总有粉丝相伴,哄云托月,而牛肉们早已突出重围,被切成薄片装成了五香牛肉的冷盘。

  
知道牛肉无需经过长时间的煎熬,居然也能吃口比猪肉还嫩,那还是来到了日本以后的事。在日本凡是标着[国产牛]的都是价格高昂的优质牛肉,此国产当然是指日本自己产。名牌国产牛肉如神户牛,松阪牛等等。

  
日本松阪市出产的松阪牛被认为是日本最高级的牛肉,而松阪牛肉最高级的专门店是一家称为“和田金”的百年老铺,慕名前往享用的那次还是10年前的事,从京都驱车南下沿海搜寻,还未进入松阪市区,国道上便都是“和田金”的广告,不废吹灰之力找到这家老铺,店内一律都是和室装饰,有身穿和服的老妇点燃唰锅,每人3片松阪牛肉,3片白菜,那牛肉比白菜叶还薄,据说只有堂吃提供的是最上等的部位,2等的接受全日本高级料亭,宾馆的订货,3等品才是各地大百货店零售,所以一般超市都很少见松阪牛。

  
据介绍,“和田金”拥有自己独特管理的牧场,从牛的血统到牛的家谱都被管理得一清二楚,小牛生下来到宰杀都是个体卫生健康管理,每天除了让牛饮用优质啤酒,还要用规定的时间用啤酒为牛按摩,如此牛肉才能达到入口即化的境界,看着结账时居然3片牛肉要1万日元(现在折合人民币700多元),这资本主义的牛生活还真腐朽啊,估计这里包含了大量的牛的啤酒费。

  
中国人再牛,其实还要数牛的比较崇洋媚外。最牛的据说是老帝国主义英国的牛津大学,俺就是横竖不知道这头牛来自何方,居然在80年代还出现过牛津包的名称,一看,不就是一个化纤的尼龙袋吗?真家伙的当然要数大物理学家的牛顿了,虽然对那么多的物理定律上课从来不好好听讲,考试时也能混个中上,到了大考才发点牛劲再抓点分,此乃非吹牛之说。

  
牛仔裤流行之中国大陆可能是80年代初的事情吧。初见时倒也同意长辈的说法“不就是劳动布裤子吗?咋卖这么贵呢?”,不过去上钢三区学工时穿的劳动布裤子怎么感觉都不英俊,也不潇洒,虽然牛仔的裤脚管也是有宽有窄,有直通还有倒喇叭。

  
牛仔裤最牛的部位其实还是臀部的设计不同,牛仔裤的精髓除了臀部其实也无牛处可言,最多来个短档露臀,呵呵,还是离不开借臀吹牛,那也只限于MM,GG露臀则属于恶心恶肺之列。不过美国的西部牛仔们的威风凛凛明明是骑着高头大马抽着万宝路,为何不叫马仔,要叫牛仔呢?虽然马仔听上去像小马倌那样没什么社会地位,但是马应该比牛更为风,骑马也起码比挥鞭抽牛更牛吧?

  
无论经济军事实力,还是自由的社会制度,美国是目前世界上最牛的国家,是不是与他们最早的游牧移民的祖先以食牛为主有关不得而知,不过我觉得,如果同样是欧洲后裔的移民国新西兰不配称作牛西兰的话,那么美国纽约翻译为牛约更合适。




 回复[1]: 沙发也吹牛,但你必须向不吹牛的那部分中国人,也许是小部分人道歉.呵呵. 九哥 (2007-01-06 16:11:07)  
 
  

 回复[2]:  陈梅林 (2007-01-06 21:58:03)  
 
  呵呵,九哥耿耿于怀,抱歉。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7-01-06 23:56:32)  
 
  九哥又慢了一拍,今年流行吹猪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中日文化篇
    喧哗两成败的经典事件:忠臣藏 
    日本人为什么是非不分? 
    福原爱在台湾究竟感受到了什么? 
    福原爱带来的国际大地震 
    中日文化比较:儒教的分歧点 
    我在日本“看”广场舞 
    无声的震撼 
    五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四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三谈中日男女的平等观念 
    欣赏日本茶道 
    今日上海滩:东台路古玩市场  
    中日消费小事的杂感 
    中日生意经的差异 
    日本人吃鲸鱼与保护动物的矛盾 
    再谈中日男女平等观念 
    [原创]简评杨逸获日本芥川文学奖 
    漫步[柴又]——寅次郎的故乡 
    海外中秋话月饼 
    中国大米为何不如日本大米——与龙之醒商榷 
    日本人为何冷酷无情? 
    谈谈日企为何不愿意雇佣外国人 
    上海滩的文化新热点——泰康路田子坊 
    日本社会的日常五[心] 
    木子美改邪归正了吗? 
    扭曲的人性——三评《我的女友里美》 
    嘲笑他人的民族心理——再评《我的女友里美》 
    爱情的自私与本能——评《我的女友里美》 
    中日文化交流:再谈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教养问题 
    中日文化交流:宁波,麻将及其他 
    中日文化交流:不可思议的日本立食 
    从日本的“土”重新认识人与自然 
    从《含泪活着》重新思考什么是幸福? 
    打倒[你好厕所]! 
    我们需要欧洲的Renaissance精神 
    漫谈中日拉面 
    暧昧的日本人 
    日本人究竟是否歧视中国人? 
    日本饮食文化谈[四]  
    日本饮食文化谈[二]  
    日本饮食文化谈[三]  
    日本饮食文化谈[一]  
    人情与自由 
    再谈大中华与小日本  
    中国人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心理 
    [原创]Never give up! 
    [原创]日本的咕老肉和天津饭 
    [原创]星巴克与喝凉水 
    [原创]欧洲归来看日本 
    [原创]法国老太太鲁西 
    [原创]阿Q先生新说 
    [原创]谁动了我的蛋糕? 
    [原创]情人旅馆体验记 
    [原创]盒子旅馆体验 
    [原创]我的麦当劳历史情结 
    [原创]吹“牛” 
    [原创]书包情怀 
    [原创]从茶叶盖子看中日差距 
    [原创]我无法理解酒吧文化 
    [原创]浅谈日本文化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