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在日生活篇
字体∶
日企的平均主义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23-05-24 17:11:25 阅读人次:83207 回复数:2)

  上文我谈了自己的一些日企经历,每次谈日企,都会有不少人来问我相关的问题,我认为日企有我们很多可学习的优势部分,记得我的中国大学时代正值中日建交后两国友好的鼎盛期,有很多介绍日本着名企业像丰田,精工等公司的QC管理的影片,甚至美国人都在学习日本的企业管理经验,提升自己制造业的竞争力。

  
但是,上世纪高度经济成长期的日企很多所谓的优势,随着时代发展和国际竞争环境的变化,逐渐成为遏制日企自身发展的弊病,应该说大部分日企是很高瞻远瞩的,他们的商业敏锐度常常让日企能提前布局,为下一代产品开发提前投入巨资经费,甚至为企业本身即将面临的下一代需求领域提前转型。

  
我来日本是昭和时代末期,当时中国还在说自己地大物博,小日本资源贫乏云云。但是我一踏上日本的第一天就感受到了,所谓的资源,已经不仅仅是指坐吃山空的自然资源,而是可利用再生的二次资源。日本变废为宝的能力堪称第一,为什么能变废为宝,那就是靠技术,所以技术才是最大的资源,日本是个技术立国的地方,那不就是它是个无穷尽的资源大国吗?

  
然而,进入21世纪以后,很多亚洲国家开始大搞经济了,日本的国际环境变了,包括技术很快会被山寨会被剽窃,所以躺在技术上数钱的日子已经过去,日本已经不再是技术立国,而是向创新立国转型。企业也是如此,大家知道资生堂是日企的化妆品名牌,可是你知道Kanebo也是日企化妆品名牌吗?Kanebo的日语汉字是钟纺(全称叫钟渊纺绩),它的本业是纺织业,怎么搞化妆品了,那就是企业转型嘛。

  
FujiFilm曾经与美国柯达公司在世界摄影胶卷市场是不分伯仲的2大巨头,半导体数码影像技术的发展,银盐胶卷除了特殊用途基本上落下了差不多2个世纪的帷幕,美国人的柯达名字也消失在人们的视野甚至记忆中了,但是日本的FujiFilm却不仅依然健在,甚至在医药生物化妆品领域不断推出瞩目的新技术和新产品,而这些产品技术其实都是基于它的胶卷技术延长线上新开发的,只是市场领域新开辟了,这就是日企成功的创新转型例子。

  
所以,常常有人说日本失去了30年,这个不精确,这30年,日本整体有失去的岁月,也有看似失去却为下一代发展打基础的转型所必须支付的时间代价.具体到日企,我们大家都知道的有转型失败的SHARP,SANYO等企业,也有像FujiFilm,SONY,Panasonic这样转型成功的很多企业,至于我长期所在相关的东芝集团问题,则是美日贸易摩擦中的另外一个特例,与其说是经济,不如说更多的是政治问题,

  
那么说到阻碍日企发展的因素,我已经提到了很大的原因其实是日企自身的弊病所致,这些弊病随着时代的变化日显突出.昨晚有人问我,日本企业中的平均主义的文化,能够激发创新和改变吗?会不会员工比较不想多付出?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可能会展开很大的背景,限于文字篇幅,我尽量长话短说。

  
平均主义是集体主义的近义词,注重集体主义才会衍生平均主义,否则集体主义难以成立。平均主义让日企在产品的标准化和品质管理方面得到了非常高水准的生产性,制造业的很多大型的团队运作可以高效运作。但是平均主义与创新思维是格格不入的,平均主义下不仅难以创新,而且还因为抹杀了鼓励个性的发挥,让创新不仅扼杀在摇篮中,甚至整体失去创新的意欲。

  
平均主义成为正能量的前提,是集团的决策者必须是出类拔萃的优秀和权威,这样的日本人其实不少,比如我上文提到的我那个炒了SONY鱿鱼后单干的恩师,决策者的能力和判断,能否正确预见未来,是计划性并迅速构建组织运行能获得最大执行力的一种文化,而日本人的两极分化(一个优秀领导一群马鹿)特别擅长玩这样的游戏。

  
但是如果领导者不那麽优秀,或者偶尔一粒砂子卡在眼皮里导致预见失误,那麽所有人都会跟着一起倒霉,最后大家的饭碗都砸了。比如录像带时代的VHS与β的制式之争问题,到了之后又重演了混乱的蓝光碟盘记录制式不统一问题,还有号称世界液晶王的SHARP继亀井工厂之后,大规模新建堺工厂后走向完蛋之路,都是日企的失败例子,因为领袖人物的决策失误,同时平均主义又抹杀了优秀个性的发挥所导致的。

  
这30年来日本几乎年年得一个诺贝尔奖好像很厉害,大家一定记得有一个在企业中几乎被抹杀的人叫田中耕一,他只是个大学毕业学士学位的人,2002年现役工薪层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后,才被追授大学的名誉博士。他还算是运气好的人,如果不是平均主义,日本的诺奖数量会翻倍。

  
还有2014年因为发明蓝色LED获诺贝尔物理奖的中村修二,获奖当时他已经是美国籍了,在这之前,他长期就职于德岛最着名的日亚化学工业(这家还是我的客户)。德岛就是日本阿波舞最着名的发祥地,因为在日企的憋屈事太多,被女儿的一句“爸爸,你这样太不值得了”,中村依然抛弃了日本去了美国,到了美国除了继续研究,还要忙着应对日美两地与原公司为了专利的官司纠纷。

  
中村在德岛日亚的时代,一个专利自己最多只能拿1万日元的专利转让费,也就是拿一万日元公司买断该专利了,少则只有几千日元。我也是啊,公司规定我一年平均申请专利的指标是6个,大致上申请成功率是50%,然后每个专利也就几千,最高也就1万日元,然后这个钱还要几个人平分,因为申请的专利不仅要挂上办公桌最近的几个同事,还有顶头上司,尽管他们啥也没做啥也不懂,有的名字还要挂在我前面。

  
在我看来一个耕一,一个叫修二,都是平均主义下还算是破土而出的竹笋,有多少有志者在平均主义下一辈子都事未成。平均主义下,像我这样的“一匹狼”,自己能单独一人从头到尾设计製作调试AI工业设备的人,其实退休前的几年在大公司也就是混日子领薪水,实际在干私活为自己退休后的单干做各种准备。

  
因为我想干的事,公司不让干,它没这个计划也没安排团队,让我干觉得没人懂这块,都是我一人掌控,大企业它绝对不愿意,而我是个只干别人无法取代我的人,这就是平均主义扼杀个人嘛,不是看在稳定薪水和马上能到手的一笔退职金,我也不会熬到退休才滚蛋。

  
记得办理退休的那天我也发文介绍日企的退休仪式感,很多人都很羡慕日企的各种待遇,其实我内心是非常不满的,尤其是临近退休的最后几年。我真正能发挥自己能力做的最后一个大项目是2017年,当时是关西的一家新的大公司客户的工厂需要引入AI设备,一开始约10家公司竞标方桉,结果我的方桉和实验结果深得客户担当喜爱,最后一轮竞标只剩下我们公司和三菱电机和另一家当地的中小企业,三菱报价与我们旗鼓相当,但方桉内容客户更倾向我方,当地企业报价大约是我们的三分之二,优势是可以近距离维护。

  
最终客户还是选定了我们公司胜出,并且签约时先预付了前期款项的三分之一。可是没想到后来风云突变,公司上层认为AI设备不是公司的产品领域,而且真正懂这方面的只有我一个人(或许还是外国人的因素),最终决定是辞退这笔大生意,哪怕退款支付违约金,这事对当事人的我打击很大,一起忙碌努力了一年跑营业的,我的顶头上司虽然都不说什么,但是酒后都流露出了遗憾。

  
说起组织体系上的我的顶头上司,我记得这个桉件最初去关西出差就是他跟我两个人,当时我在客户那里面对10几个人做了方桉简报,并说明了我的实验测试评估结果,一下子就抓住了客户的心。

  
上司当时跟我一起与客户交换名片时说我是公司里这方面的专家,可是在最后那次决定我们公司接单,客户主担当说出了“有若叶在的话,我们可以放心的委托给你们了”的时候,上司对客户说:“因为他是AI方面的Maniac”。

  
事后我觉得上司的这句话回味无穷,其实令人很不愉快,对客户来说对我们公司来说,这都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不是个人的兴趣爱好或者星期天在家搭个菜棚子改造自己的花园,我也不是背个电吉他在街头卖唱的民间艺人。

  
所以2017年被公司辞退了这个客户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做过本来自己想做的事,对公司也没贡献,因为是公司不让我做,愿意养我到退休,那不好意思我就自己做了。所以事实上我退休之后的客户里面有当年公司不愿意做,但是我自己又搭线做上的公司(但不是公司的客户,也不是2017年辞退的那家)。

  
我现在还记得退休那天,社长递给我退休感谢状时说,在我们公司你没法完全发挥自己特长,真的很遗憾,希望退休之后有机会开创自己的第二人生。

  
这番话,我知道像我们公司的方针决定也不是我面前的这个社长一个人,而且社长也是没几年就换代,还有股东们的意见,还有公司以前也卷入过与协作公司的有关专利的纠纷等等,所以感觉就是公司像座庙,不是庙不够大容不下我这个外来和尚,而是我本来就不是和尚,是一个基督徒,要跟庙里的方丈去讲圣母玛利亚的故事,有什么意思呢?

  
当然,这只是个比喻,我是不信教只信奉科学的人,只是觉得我来日本这座大庙,是对的,也是错的,对错之间,当然有很多思考,也有很多无奈的接受,接受了之后又不服,还要尝试去突破,这就是现在,因为过去的就已经过去,重要的是现在和未来,而且我现在已经不在庙里了。

  
在庙里时,众和尚们天天喝粥吃素,我还能偶尔有块肉吃,那已经算是不错了。再说我成不了耕一,也不是修二。




 回复[1]:  东京博士 (2023-05-24 17:20:15)  
 
  所以我觉得对胃口的反倒是日本中小企业能舒展自己的才能和潜力,可以在挑战中获得提升自己,但是中小企业的缺点是资金实力不雄厚(所以它成不了大企业),遇上大环境景气变动很不稳定,俗话说就是船小扛不住大风浪。

  
在里曼金融危机时,我已经在最后一家大企业,外面中小企业倒闭不少,我们公司却连奖金也一分不少,这就是日本人明明知道大企业有大企业的各种弊病,但还是很多人要尽量入大企业,背后还有自己家人的面子观,找对象的话,在大企业也是高人一等,因为没有一个持家的未来媳妇愿意跟着老公过职业不稳定的日子。

 回复[2]: 博士好样的! 小上海 (2023-06-01 22:31:21)  
 
  在上市日企做了十年,对照博士的文字,也深有感触。

  
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副业在上海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专门做日本优秀的机械加工细分行业的工具,这块在中国还是比较贫瘠的。

  
日本的很多中小企业,常年专精做自己的分野的产品,有些是很有竞争力而且不怕被国内企业随意模仿的。

  
现在国内的几家机械top企业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客户,日企的工作也感觉随时可以离职,希望能持续找到更多有趣的细分行业,突破自己的认知,让人生变得更有趣而充实!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在日生活篇
    日企的平均主义 
    自由 
    爱吐暴言的传奇人物:石原慎太郎 
    我在日本看牙医 
    “支那”小宇宙爆炸事件 
    说说日本的医疗资源状况 
    日本政府最新疫情对策解说 
    “东京封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日本企业是如何应对病毒扩散的 
    口罩究竟重不重要? 
    自制生煎全过程 
    血色加贺,满嘴是甜 
    外国人在日本老后究竟能拿多少年金 
    2015.6.28镜友会 
    2015金泽百万石祭 
    腌哚鲜——春天在我的厨房里 
    自制八宝饭全过程 
    上茶!文山包种茶 
    人生旅途,日本海的700天 
    茶能明目,静心 
    我认识的那些日本共产党员 
    自制お節料理 
    今天吃河豚鱼 
    电车化妆女 
    日本的汉堡牛排(并非广告) 
    我亲身经历的日本大地震 
     日本的核电站为何陷入尴尬局面? 
    2010我在日本生病住院 
    今日上野 
    制霸OBAMA 
    眼见为实:参观日本的牛奶饮料工厂 
    Long vacation中泡图书馆 
    2010年我市祭り 
    城市中的自然与传统 
    近所付き合い 
    六月风情数镰仓 
    在日本农村品尝高级法国料理 
    九州漫步 
    今日大分县 
    我在日本的第5次跳槽。。。 
    澳洲修学旅行 
    秋田的礼物 
    说说日本三大缺点 
    2009まつり扫大街 
    收获红米苋 
    采粽叶,包粽子 
    大禹治水还不如小鬼治水 
    三个电车男 
    日本工作考虑方法——你是哪流人才? 
    江之岛情怀 
    [原创]夜谈我的混日本 
    日本罕见的中国式自由市场 
    日本生活小事两件:认真和便利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4则 
    进口货与国产货 
    中日生活习惯差异感想三则 
    2007除夕的两件小事 
    日本买车速决战(2007年最新版) 
    秋田往事:一杯啤酒的份量 
    距离真的会产生美吗? 
    “上帝”的困惑 
    HD高清电视录像经验谈 
    女子高生:死要好看活受罪 
    无法理解的日本丑态 
    在日本的酒田,我不得不服它! 
    男人掌勺 
    教你如何吃日本的紫菜饭团 
    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让孩子学中文的感想 
    日本买车记 
    东京博士来日15周年纪念 
    残暑宣言:日本饭桶  
    在日本吃河豚鱼 
    谈谈日本的交通工具 
    与在美华人谈日本的中国菜 
    日本买房问答(珍藏版) 
    谈谈社会人的礼仪 
    [原创]一个嫁给日本人的沈阳女人 
    [原创]京女不知亡国恨 
    [原创]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原创]胃溃疡老战士经验谈 
    [原创]日本车检体验记 
    [原创]再谈日本女性的社会地位问题 
    [原创]中日女性哪个更漂亮? 
    [原创]谈谈日本女性婚后为何不上班 
    [原创]鬼子之交淡如水 
    [原创]杂谈战胜自己 
    [原创]谈谈我对永居和入籍的看法 
    [原创]穿茄克衫的季节,很冷 
    [原创]我认识的日本的老头 
    [原创]信州信天游 
    [原创]雾雨 
    [原创]东京春夜风物诗 
    [原创]再谈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原创]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