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在日生活篇
字体∶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4则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8-03-18 10:18:53 阅读人次:3319 回复数:26)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一)

  
为了节能,办公室的空调规定开到28度,热的我TMD想穿汗衫马甲,上厕所抽水马桶圈却是保温的,都快7月了,想关掉,居然开关被锁定了,还有小封条:“管理部锁定,禁止变更”,屁股不是电饭锅,这时怎么不节能了?

  
大热天,日本男人大多还穿西装,很多中国人表示不可理解,我倒是认为西装是另外一个问题,西装有夏季很薄很凉爽的种类可选,而且有些人是接待顾客的礼仪需要。我出差时或在公司有接待客户的预定日,一般夏季也不得不穿西装应酬。

  
好在现在很多公司夏季实行了CoolBIz制度,节能能考虑得这么细节的部分,真希望大处也能着眼,就像减少垃圾一直在叫喊,每天稍微购物就会在家里留下一对购买时差不多大体积的废弃物,日本人也就是光打雷下不了雨,现代生活便利了,消费者的惰性和生产者的利润追求不是那么容易从环境保护宣传口号中简单超越自己的。

  




 回复[1]:  东京博士 (2008-03-18 10:19:52)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二)

  
今天公司对全体职员实行了一年一次的健康检查,其中有验血这个项目,与中国一样,抽取手腕静脉的血液,根据我的记忆中国验血时只是抽取少量血液,但是在日本,每次都要抽不小的3瓶满满的,这个疑问一直到现在无法释然,一次验血有必要抽取这么多血液吗?又不是献血。

  
说到献血,我真怀疑他们会不会完成不了献血指标,趁验血的机会顺便捞“外快”。这事与其说不可思议,不如说——不爽!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8-03-18 10:20:31)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三)

  
周末回家,与家人一起看中国的电视连续剧成了最近主要的娱乐活动,长时间坐着有损健康,所以外出散步也成了为继续看电视剧的任务了,掐指算算,这一年居然看了将近10部中国大陆的连续剧,虽然有不少掺杂了政治说教的内容,也有不少胡编乱造的生硬情节,但是总体来说娱乐性还是很强的,尤其是能让我们在外面的人重温很多中国社会特有的文化和民风,无论是好是坏,总有一股亲近感。

  
看完电视剧,经常感叹地就是中国这个国家的民风淳朴之处,虽然现在越来越走向金钱万能,世风下落,但这么一个悠久历史的大国,他的优点和缺点一样,具有沉重的惯性,不是那么容易被西方文化所彻底改头换面的。

  
日本的生活已经完全适应的时候,大部分人会不适应国内的生活,其实这个适应和不适应的焦点在于生活的便利性,日本生活的便利在于不求于人,社会已经极端地完善和规范地提供了一切服务,也正因为这一点,人与人的交往和沟通变得不那么重要,俺家太座总结为“日本人之间交往都没有真心的。”,这话仔细想想,非常有道理,既然日本人之间交往都不是那么真心,或者说没必要真心,那外国人更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了,而且如果你努力想与人按照自己的标准去“真心”交友,反倒让人涉入过多地隐私空间感觉困惑。

  
有时候我不得不怀疑我们中国人的所谓“真心交友”是祸是福,人类的现代化必定类似日本那样的一切服务都社会化,规范化,但是“真心交友”的温存不仅仅是中国人长期保守文化中难以挥之而去的,偶尔周围的日本人也会对之露出羡慕的眼光。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8-03-18 10:21:04)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四)

  
日本的旅馆大致有两种风格的可以选择,洋式与和式。

  
洋式就是铺的地毯或地板,直接可以进入房间,备有拖鞋,换不换随你了,坐的是椅子,坐不坐也随你了,睡的是床,住旅馆当然睡觉是一大功能,跟谁睡那也是你的自由。

  
和式房间一般入室必须换鞋,大部分在旅馆大门口(玄关)就必须换鞋,房间内是榻榻米,坐的是小矮桌前的座布团,睡的是地铺。

  
其实,我挺喜欢睡榻榻米的,尤其是新的榻榻米,有一股大自然的清香,朴素无华,安宁心静,加上和室房间大多采用的天然木料的门窗,颇有一股远离现代世尘喧闹的世外桃源氛围。

  
再小,再偏僻的小旅馆,和式房间的门窗,甚至榻榻米都已经比较陈旧了,但是被褥却是一丝不苟的整洁干净,日本的旅馆几乎都是一睡换一次被单(除非连续住宿的你自己谢绝交换),卫生方面实在是无可挑剔。

  
但是昨晚我却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实,各国习惯一般都是毛毯盖在被子上面的,日本的和式旅馆替你在榻榻米上铺好的睡铺却是倒过来的,毛毯在下面,被褥在上面,被褥的被套不仅洗得干干净净,而且熨烫得如同崭新一般,毛毯在下,睡觉者不是直接接触毛毯了吗?那被单整洁有何意义?

  
日本的豆沙糯米团子不知道是不是古时中国传来的,日本叫[大福],但是最初来日本接触的豆沙团子曾经被我当作过笑料,豆沙馅是在糯米团子外面的,我出国时中国还比较穷,没有现在那么多的世界各国的料理,没有麦当劳KFC,也没有必胜客屁砸,麦当劳和吃屁砸的处女行都是来日本之后,那是中国迅速变化的年月,每年回国都能感觉日本的新见识新体验国内(上海)不久就有了。

  
吃到屁砸就想起小时候去弄堂口买豆浆大饼的年月,大饼有甜大饼咸大饼,还有其他诸如老虎脚爪芝麻饼,凡是有馅的都不会显露在外,无一不是严丝密缝,如果吃了一个漏馅的小笼包子,那其价值犹如大闸蟹里面吃了一只死蟹,那时我家的南京东路上有家著名的汤圆专门店,叫五芳斋,如果吃到破皮漏馅的汤圆可以论只免费交换,类似的小笼包店似乎也有类似做法,所以我看到日本人吃饺子先用筷子拦腰夹断的“洋盘”吃法实在是摇头不止,好在他们的包子饺子都是无汤无汁,爱夹爱戳挺死不动。

  
说来也怪,我这人天生对洋食毫无文化抵触情绪,匹砸虽然五脏六腑都挂在外面,洋大饼的味道确实不错,纵然当初对藕断丝连粘粘糊糊的某些日本食物极其生理反抗,匹砸上面的奶酪的藕断丝连却一点都没有敌意,有了接受匹砸的初体验,对豆沙馅在团子外面的日本御萩(おはぎ)的初体验也就不那么惊讶了。

  
但是团子和豆沙里外颠倒,到了肚子里都是一回事,这和式床铺的铺法实在是不可思议,从科学和卫生上都想不出其道理所在,客人用过的毛毯不可能经常洗涤,最多烘晒拍打消毒,特意交换的被套,却盖在毛毯上面,用意何在?

 回复[4]: 验血的问题,博士有点无知了 陈某 (2008-03-18 10:45:49)  
 
  每次要化验许多指标,不同的化验需要不同的样本,每个样本需要最少的量

  
这是现代医学技术的限制,也许将来不要抽血也能得到正确的检验结果

  

 回复[5]:  东京博士 (2008-03-18 11:20:43)  
 
  不可思议里面当然包括无知喽,因为无知才觉得不可思议。

  
关于验血,我的意思是国内也有这样的检查,为何日本要“贡献”那么多,都够做一碗菠菜红豆腐汤了。

 回复[6]:  东京博士 (2008-03-18 11:22:25)  
 
  我最想知道的是第4个答案,昨晚我差点把盖被翻个底朝天,哪有这么铺被子的,别人用过的毛毯为何要我贴身使用?干净的被套被子却在毛毯上面。

 回复[7]: 可能为了提高准确度 陈某 (2008-03-18 11:48:59)  
 
  〉〉我的意思是国内也有这样的检查,为何日本要“贡献”那么多

  
样本多了,做出来的结果应该更加接近于真相

  
具体操作细节要让那些专家来回答了

  
俺以前在上海做过3年生化仪器的维修,知道1点点 现在也忘记了

 回复[8]: 你问问旅店老板不就行了吗。 龍昇 (2008-03-18 12:00:38)  
 
  我也碰上过,没问老板,只是自己费点事把被子和毛毯掉过来睡了。

  
东博这屁砸译得有趣,怎么后面又变匹砸了。

  


  
“日本的豆沙糯米团子不知道是不是古时中国传来的,”

  
是的,找得到证据。

  


  
“日本叫[大福],但是最初来日本接触的豆沙团子曾经被我当作过笑料,豆沙馅是在糯米团子外面的,”

  
根据我的考证和想象:有一天,那做豆沙糯米团子的没把料计算好,剩下的豆沙多糯米少,豆沙在糯米里面的很快卖完了,排队等着的还有好几位,做团子的急中生智,就把剩下很多的豆沙包在了剩下很少的糯米外头了。开始顾客还不乐意,做团子的说它是团子不是?顾客看那形状确也得叫团子,不得不吃下肚。他们吃下肚觉得还不错,从此有了那种“大福”。

  

 回复[9]:  东京博士 (2008-03-18 12:14:04)  
 
  “豆沙多糯米少”?看来那时日本就比咱们富裕,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包带馅的东西时,十有八九都是馅不够皮子多出来,最后都得附带吃点咸菜馄饨或者地瓜汤圆什么的。

 回复[10]:  我 (2008-03-18 20:30:08)  
 
  所谓的大福,这里有解释,好像还是很有来头的样子。

  
http://ja.wikipedia.org/wiki/%E8%B5%A4%E7%A6%8F%E9%A4%85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个人的“不可思议”,哪怕是中国人之间都互有不可思议。

  
在日生活,就是消磨不可思议棱角的岁月。

  
20年前刚来日本时的不可思议,现在也记得很清楚:这个社会里居然是“穷人吃鸡、送礼送咸菜(漬け物)”,整个乾坤颠倒。现在,自己回国时也买了咸菜来送人。

  
不可思议,只是对外来人而言,在当事人看来,你这不可思议才不可思议呢。

  

 回复[11]:  kalichen (2008-03-18 23:19:48)  
 
  再过十年,体检的时候只要吐两口吐沫就行了。

  

 回复[12]:  小上海 (2008-03-19 02:13:07)  
 
  日本人表面很客气,内心里其实一点不如中国人真诚,这点在与日本人说话时,能细微的感觉到一点点

  


  
我有一个疑问,在将来中国的个别城市,达到东京一样的硬件,人与人之间,是不是也会向东京人一样的冷漠的方向去发展,现在已经微微的感觉到一点了.

  
冷たい、嫌だね。。。。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8-03-19 06:58:14)  
 
  请教“我”给开化一下首帖第4个不可思议。

 回复[14]:  雪非雪 (2008-03-19 12:07:58)  
 
  >毛毯在下,睡觉者不是直接接触毛毯了吗?

  
………………

  
这家宾馆不提供睡衣吗?

  
到日本之后,俺倒是学会了毛毯盖里面,被子盖外面。因为毛毯不像被子那么凉。

  
在外面住的话,被子在里,毯子在外。家来客人的时候,也这样的顺序。

  

 回复[15]: 日本人叫做肌布团 欲说还休 (2008-03-19 12:34:11)  
 
  

  
最里面贴身的那一张毯子或是薄一点儿的羽毛被子。

 回复[16]:  东京博士 (2008-03-19 13:14:36)  
 
  当然有睡衣,但是我依然觉得毛毯在里面非常的不卫生,穿睡衣没错,但是睡着了谁知道会不会毯子捂住嘴巴什么的,即使你不会,你知道前面用过的人如何?那个毯子我觉得就是普通的,并不是那种能接受贴身接触的。

  
日本人的肌布团我知道,春秋季,甚至夏季我都使用,但也不会直接使用,而是用被套的。

 回复[17]: 生活习惯不同而已 欲说还休 (2008-03-19 13:46:31)  
 
  就好像日本家庭里的浴池里的水

  
是全家人共用的。

  
记得第一次不知道,洗浴完毕,便理所当然的把浴池里的水给放掉了

  
结果,第二个人进去的时候,大吃一惊!

  


  
大騒ぎにしちゃったよ!

 回复[18]:  我 (2008-03-19 21:26:33)  
 
  > 请教“我”给开化一下首帖第4个不可思议。

  
我个人认为:

  
你觉得不可思议,只说明你自己思维方式。

  
我能不能替你“开化”,只说明我对这些事有没有理解。

  
都不表明这些事会让大多数中国人像你一样惊诧不已。

  
“大福”的问题,你的不可思议,只说明你下意识地把豆沙和糯米的关系固定在馅和皮上,思维程式单一。

  
抽血量的问题,我认为所有的原因归纳起来可以有三:1医学上的需要、2你所指责捞外快、3医务人员的无知。

  
你对这个问题,不是向行家请教,而是以自己国内的体检经历为理由,简单地把结论下在“捞外快”上。这只不过向大家披露了你的思维方式而已。

  
毛毯的问题。首先,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在日本旅馆里有过这种裸垫毛毯的经历,我本人从来没有经历过。你应该算使用日本旅店较多的人,在你的经历里这种裸垫的比例究竟占多少呢?

  
其次,不知道你凭什么就能断言这床毛毯一定是大家互用的呢?万一,毛毯是每用必洗的话,你的不可思议大概就可以解消了吧。

  
我觉得你对很多事情下结论都很主观,而且喜欢断言。

  
比如,你在另外一个帖子里谈到中日在电话号码使用上的差异,最后作了一个结论:中国人懒。

  
我觉得,你从描述现象到引出结论,太主观,有些.....懒。

  
懒的定义是什么?我的解释是这样的:

  
明明知道、明明是普遍认同了的规范,人们却为了个人的方便而特意地放弃不做。

  
如果你同意我的这个解释,那么你的解释是不是有些“偷懒”

  
虽然我现在和所有的日本人一样使用电话号码,但假如我没有任何海外的生活经历,一直生活在国内,毫无疑问我将和所有的中国人一样使用电话号码。我无法想象,那个“我”要比现在的“我”会更懒。

  
日本的电话号码使用方法方便、效率高,我一点也不否认。但是,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如果没有海外的生活经历,谁也不会明确地认识到现在的做法不方便、效率低,应该去改进。

  
除了电话号码的使用方法,日本社会在很多细节上都有很多“工夫”。

  
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比较粗线条,日本社会生活却象一幅工笔画。中国人初来咋到时,常会觉得哪来那么多零碎。如果你把这些不同用懒和勤快来解释,就显得你太懒了,至少也是太粗暴了一些。

  

 回复[19]:  志村犬 (2008-03-21 05:23:12)  
 
  今天我也经历了一次不可思意,不过是针对中国人的。

  
今天去朋友家,朋友泡了一杯中国的茶给我,看上去很普通,就是玻璃杯里放点茶叶,泡开后茶叶片子会沉下去的那种。我在家从来不泡茶喝,但知道在国内很多人也这么泡茶,后来总有茶叶片子混着茶水往我嘴里钻,使我不得不经常去用手把它抠出来扔掉。由于总是重复这个动作,我来气了大骂道“奶奶的,中国又不是没有茶壶,怎么总喜欢往玻璃杯里放茶叶啊,怎么就不思变呢!”朋友听了一愣,还以为我在骂她呢。

  
茶叶泡在茶壶里然后倒进杯子里就不会这么麻烦了,这些中国人应该人人都知道。

  
这位“我”,你说说是我懒不愿一次次用手指往嘴里去抠茶叶呢还是我们中国人懒而且笨?

 回复[20]:  志村犬 (2008-03-21 05:29:21)  
 
  这茶叶的事我本来想写个文的,先在这里探一下了,看看大伙怎么看。

 回复[21]: 关于茶叶是这样 二子 (2008-03-21 08:36:36)  
 
  对不喝茶的人来说,茶杯里有茶叶确实很烦人。这也是日本人发明那种有漏斗的茶壶的初衷。

  
但是对长年喝茶的人来说,没有茶叶的茶或者说,再泡得时候茶叶没有完全浸入水中,味道会很淡。

  
我喝惯了茶,虽然不懂得品茶,但是日本人泡得那种所谓“干净”的茶实在是接受不了。虽然我也喝,

  
但是很少把它当真正的茶。

  
反而言之,中国的品茶之道,却是常常把泡好的茶倒到茶杯里的。当然大家也知道,讲究的地方很多,

  
比如第一水茶倒掉,不喝,只闻味道等等。这时候中国是不懒的,而且比日本人还要讲究。到了这种地方,可能很多人又要出来说,中国的传统文化繁琐,不适合现代生活。

  
其实呢,是两种心态,一种是欲加其罪,另一种呢,我按照善意的理解,就是真的好心,但是过于武断。

  
喝茶这个事情,纯粹是生活习惯和文化的问题。没必要上纲上线。说起来,难道没有人觉得日本的茶道,一个茶碗大家一起喝(虽然号称是转一下喝不同地方)很不卫生么?这是日本人脏的表现么?

 回复[22]:  待于泥/ (2008-03-21 12:31:33)  
 
  唉,中国的文化啊!

  
中国的旗枪,泡在透明的玻璃杯内,枝叶散开,如碧绿的小花,又似花木兰手中的令旗,更象一杆杆微型枪头,看一看,赏心悦目,喝一口,沁人心脾,轻轻晃动杯子,就如同鞠了一捧绿色小鱼在手中,那意境,岂是英国的红茶和日本的绿茶所比拟?

  
我劝你别写了,你还是再挖掘挖掘你的日本狱中生活比较好.那才是你的强项.

  


  

 回复[23]:  我 (2008-03-22 20:58:19)  
 
  > 这位“我”,你说说是我懒不愿一次次用手指往嘴里去抠茶叶呢还是我们中国人懒而且笨?

  
我这个人最怕鸡同鸭讲。所以,我们先把用词统一一下。

  
什么叫懒?

  
1.想喝饮料,但不愿意出去买,用自来水将就了。

  
2.想喝饮料,没钱,用自来水将就了。

  
3.想喝饮料,忙得不可开交,用自来水将就了。

  
4.想喝点什么,不知道当地有饮料卖,就喝自来水了。

  
5.想喝点什么,觉得能解渴就行,就喝自来水了。

  
......

  
我觉得,在上面的情况里,只有1才和“懒”对得上号。

  
如果你认为我的看法有问题,那么我们就是鸡同鸭讲了。

  
我知道你和DB想说什么,但我想说的是,不能给所有喝自来水的人都戴上“懒”的帽子。

  
至于喝茶习惯,方便不方便、愿意不愿意大家的价值观都不一样,

  
在中国北方,大碗喝茶、大块吃肉的文化习惯很粗旷,方便不方便不是很重要的问题。

  


  

 回复[24]:  小上海 (2008-03-23 02:03:39)  
 
  喝茶,我也稍稍知道一点点

  
根据前几年陕西法门寺地宫开发出的史料和器具来看

  
日本的茶道是我国唐朝,也就是茶道最正统的时期所传过去的

  
但是,现在日本一般所谓的抹茶或是用他们所谓的茶道的礼仪,其实是远远不够格的,还有很多步骤和材料都没有使用

  
现代的中国,别说日本这种半吊子的古茶道,连基本的茶道也几乎没有了,有的只是福建的乌龙茶喝法,这种"茶道"是存在的.

  
中国古代的茶道,要先用特定的器皿把茶叶碾碎,后加入各种调料(包括盐,胡椒等等),最后冲泡后喝,其步骤是十分繁琐和严谨的,可见我们中国人以前也是很认真的民族,呵呵.

  
不过真要是保留到现在,这样的茶,说实话,只能是到特定的场所或是在特定的场合下,才会去作为艺术品来品尝,大众生活中,实在不敢恭维,想象一下那个味道,反正我是肯定喝不下去的.....

  
有时候看历史,很有感慨,我们中华民族可骄傲的都是在古代,为什么呢,想说的话太多了,还是沉默吧,别招来没趣

 回复[25]:  志村犬 (2008-03-23 10:08:02)  
 
  犯困呢,想睡觉,但看了上面的这些留言我又睡不着。

  
现在我就来评论一下,顺便把这篇“用玻璃杯泡茶是一种陋习”完成。 谢谢楼上的几位提供资料

  


  
有人说“喝茶这个事情,纯粹是生活习惯和文化的问题。没必要上纲上线。说起来,难道没有人觉得日本的茶道,一个茶碗大家一起喝(虽然号称是转一下喝不同地方)很不卫生么?这是日本人脏的表现么?”

  
我想说,就因为是生活习惯和文化的问题所以要“深挖狠批”。这种喝茶方式成为习惯了,这习惯就是陋习,这种文化有问题。日本的茶道跟现代人的生活习惯没有关系,那只是一种传统上的文化,其意义不在于喝茶,那跟培养修养有关系。

  
现在我就开始上纲上线了

  
用玻璃杯泡茶喝是一种陋习,理由如下

  
玻璃杯泡茶,用100度的开水泡的话,茶叶会比较快地沉淀下去,这样喝起来茶叶就不太会混到嘴里去,如果这样的话,我就没那么多话可说了。事实上,很多人都是用热水瓶倒的热水,而热水瓶里的开水往往都不够100度,90度的热水泡出来的茶会有茶叶片子浮起来要过很久才会沉淀下去。

  
这样一来,很多人包括我都有从嘴里抠茶叶的经验,抠出来的茶叶没地方放,放桌子上太难看,一般都往烟缸里放,但放又不太好放,这茶叶沾着水,用手甩几次都甩不掉,有时就甩在桌子上了。有人还喜欢用手指弹,但弹得不好弹到烟缸边上手指生疼生疼的,弄得不好把烟缸都弹翻了,搞得桌子上脏兮兮的。有些人直接就往烟缸里吐,烟缸里有烟灰的话很容易吐得满脸烟灰。

  
除了烟缸,还可以把茶叶甩到痰盂里去。这痰盂本来是专门供吐痰用的器皿,这么一来变成了垃圾桶了,什么都可以往里丢,痰,茶叶片子,烟头。这成何体统。

  
还有就是把茶叶吐到面巾纸里去,现在几乎家家都有面巾纸,可以把茶叶片子吐进纸里揉起来扔进垃圾桶(或者扔进那个万能的痰盂),这么做有一个麻烦,就是喝一口茶就要往纸里吐一口茶叶,必须要准备足够的纸。身边没垃圾桶的话一般的做法是把一团团包着茶叶的纸堆成山一样放在自己跟前,等喝完茶一起扔掉。

  
综上述理由,完全可以判定用玻璃杯喝茶非常不雅,是一种陋习。

  
有人说“中国的旗枪,泡在透明的玻璃杯内,枝叶散开,如碧绿的小花,又似花木兰手中的令旗,更象一杆杆微型枪头,看一看,赏心悦目,喝一口,沁人心脾,轻轻晃动杯子,就如同鞠了一捧绿色小鱼在手中,那意境,岂是英国的红茶和日本的绿茶所比拟?”是啊,这个人说的很好,可是,他忘了这种玩法所要付出的代价。用玻璃杯泡茶已经被大多数人接受,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而存在,没有人感到不妥,没人留意到这么做很不雅观。要想观赏茶叶被开水泡开时的样子,而又可以避免茶叶片子混入嘴里,用一种杯子完全可以做到。这种杯子其实就是个金属套子,象个弓状,有金属底盘和把手,可以把玻璃杯插到套子里去,然后盖上金属盖子,盖子有孔,既可以倒出茶水来又可以避免茶叶片子跟出。看!早就已经有人发明这种杯子了,但为什么就推广不了呢?

  


  
有人说“至于喝茶习惯,方便不方便、愿意不愿意大家的价值观都不一样,在中国北方,大碗喝茶、大块吃肉的文化习惯很粗旷,方便不方便不是很重要的问题。”我认为,这个人的发言很典型,就跟喝茶一样,用什么东西泡茶不重要,管它方便不方便,雅观不雅观能喝就行。这就是现在大多数中国人的思维,满足现状,不善于反省总结。用这种思维去制造东西是很难造出有创造性的东西的,这就是我真正想要说的话。很多人动不动就谈四大发明,那是古人的遗产,现在的中国人就凭这种思维还能再有那样的创举吗?

  


  

 回复[26]: 日本茶 小草 (2008-03-23 10:39:06)  
 
  茶碗の正面でいただくことをさけるため、右手で手前に2度まわして静かに味わいながら いただきます。飲み終わった後で、人差し指と親指で飲み口を清め、その指先を懐紙で清め、、、、、、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在日生活篇
    我在日本看牙医 
    “支那”小宇宙爆炸事件 
    说说日本的医疗资源状况 
    日本政府最新疫情对策解说 
    “东京封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日本企业是如何应对病毒扩散的 
    口罩究竟重不重要? 
    自制生煎全过程 
    血色加贺,满嘴是甜 
    外国人在日本老后究竟能拿多少年金 
    2015.6.28镜友会 
    2015金泽百万石祭 
    腌哚鲜——春天在我的厨房里 
    自制八宝饭全过程 
    上茶!文山包种茶 
    人生旅途,日本海的700天 
    茶能明目,静心 
    我认识的那些日本共产党员 
    自制お節料理 
    今天吃河豚鱼 
    电车化妆女 
    日本的汉堡牛排(并非广告) 
    我亲身经历的日本大地震 
     日本的核电站为何陷入尴尬局面? 
    2010我在日本生病住院 
    今日上野 
    制霸OBAMA 
    眼见为实:参观日本的牛奶饮料工厂 
    Long vacation中泡图书馆 
    2010年我市祭り 
    城市中的自然与传统 
    近所付き合い 
    六月风情数镰仓 
    在日本农村品尝高级法国料理 
    九州漫步 
    今日大分县 
    我在日本的第5次跳槽。。。 
    澳洲修学旅行 
    秋田的礼物 
    说说日本三大缺点 
    2009まつり扫大街 
    收获红米苋 
    采粽叶,包粽子 
    大禹治水还不如小鬼治水 
    三个电车男 
    日本工作考虑方法——你是哪流人才? 
    江之岛情怀 
    [原创]夜谈我的混日本 
    日本罕见的中国式自由市场 
    日本生活小事两件:认真和便利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4则 
    进口货与国产货 
    中日生活习惯差异感想三则 
    2007除夕的两件小事 
    日本买车速决战(2007年最新版) 
    秋田往事:一杯啤酒的份量 
    距离真的会产生美吗? 
    “上帝”的困惑 
    HD高清电视录像经验谈 
    女子高生:死要好看活受罪 
    无法理解的日本丑态 
    在日本的酒田,我不得不服它! 
    男人掌勺 
    教你如何吃日本的紫菜饭团 
    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让孩子学中文的感想 
    日本买车记 
    东京博士来日15周年纪念 
    残暑宣言:日本饭桶  
    在日本吃河豚鱼 
    谈谈日本的交通工具 
    与在美华人谈日本的中国菜 
    日本买房问答(珍藏版) 
    谈谈社会人的礼仪 
    [原创]一个嫁给日本人的沈阳女人 
    [原创]京女不知亡国恨 
    [原创]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原创]胃溃疡老战士经验谈 
    [原创]日本车检体验记 
    [原创]再谈日本女性的社会地位问题 
    [原创]中日女性哪个更漂亮? 
    [原创]谈谈日本女性婚后为何不上班 
    [原创]鬼子之交淡如水 
    [原创]杂谈战胜自己 
    [原创]谈谈我对永居和入籍的看法 
    [原创]穿茄克衫的季节,很冷 
    [原创]我认识的日本的老头 
    [原创]信州信天游 
    [原创]雾雨 
    [原创]东京春夜风物诗 
    [原创]再谈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原创]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