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在日生活篇
字体∶
秋田往事:一杯啤酒的份量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7-06-27 11:05:30 阅读人次:2528 回复数:19)

  在这个偏僻的小镇,白天也是人口稀少,到了晚上唯一比较热闹的大概就是一只手就能数过来的几家居酒屋,你只要进入任何一家,都不会有生面孔,无论是店家还是邻座的顾客,寒暄也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铁道网远远不如东京这类大城市可以覆盖到你除了步行就是坐列车,或地面的,地下的,或架空的,于是这一带的人的主要出门代步工具就是自备车,与之还算发达的公路。

  
能来到这样远离大都市的地方,与当今日本的年轻一代都纷纷抛弃家乡,奔向大城市的潮流相反,似乎不是具备一定的勇气和野心,能做出这种逆向选择的人,要么被人看作异类不可理喻,要么被人看作是人生不遇的躲避,抑或是天生喜欢追求乡村田园生活的寂静。

  
然而对我来说,城市再喧闹,我都不愿抛弃它,乡村再美,我都仅仅是一个旅人过客。

  
那是一家全部用木制的居酒屋,也算是这里一家比较大的,有2层楼,建筑是木头的,桌椅,柜台,甚至连厕所,除了卫生洁具凡是能用木头的都用上了木头,令人感觉被自然包裹,被木头清洗和过滤了一身从城市带来的残余的尘埃。

  
秋田盛产日本的三大名牌大米——秋田小町,与之同生共赞的便是水,空气,以及副产品的日本米酒,日本酒向来是一个难解的味道,在秋田生活开始之前,我一直觉得日本酒像化学实验室的酒精兑水,尤其是温热后的气息,喝一口,感想只是淡而无味,无论牌子,都分不出好坏。

  
日本人空喝酒的人很多,东北地区的人尤其常见,即使有点下酒菜,那也是像过家家,是真喝酒,所以无论男女,都市人绝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他们喝的一些地方自制的地酒度数一下子打破了我概念中的25度的界限。

  
“X桑能喝酒吗?”社长问我时,其实我并不想说实话,交往不深,而且是初次约在这里喝酒,一定是有比喝酒更重要的事,酒能乱性,虽然3两中国白酒我喝了都没事。

  
“嗯,我也很爱喝酒,不过因为前几年把胃搞坏了,所以平时几乎不喝。”我找了个天衣无缝的真真假假的回答,说胃不好,那个历史是真实的,说平时几乎不喝,那是天大的谎言,但是这种回答,别人听了也不会强人所难,只能遂愿。

  
于是我要了一杯生啤,度数可能比瓶酒罐酒还低,但是我喜欢生啤的那种爽口,大喝一口之后舔舔嘴唇上的泡沫,冬天,窗外是飘雪,里外都很爽,这是我最喜欢的秋田的景色,鹅毛大雪在无风的夜晚,霎那间成为一片白夜。

  
那晚,一半的话题在谈喝酒,社长谈他们日本的造酒法,我谈中国的白酒,黄酒,还戏说日本人家喻户晓爱喝的绍兴酒在我们家是烧菜的料理酒,要把中国料理做的味道正宗,我传授道,绝对不能使用日本的料理酒,非得使用中国的绍兴酒不可。

  
社长的表情就好比听我说炒饭在中国不能算料理,本来自于剩饭,社长有点沮丧地比喻为是不是日本人熟悉的地震时的[紧急食],我说中国没有地震,所以没这么紧急,没菜的时候,剩饭打个鸡蛋将就一下填肚子的,算[将就食]。

  
啤酒一杯下肚时,社长已经地酒去了半瓶,这家伙吃东西实在是快,虽然我也被人说过吃东西太快,对胃不好,我清楚地记得不久前与他一起去九州出差在羽田机场转机时,机场餐厅内我们选择了最快的快餐咖喱饭,一盆咖喱饭我紧扒急捞了一半,他已经盆面光光不留黄斑。

  
“再来一杯怎么样?”社长举手叫来服务员,被我赶紧阻止,星期二的晚上,畅饮的后果是第二天上班的报复,大脑运转不灵,疲惫会伴随一整天。

  


  
社长也不勉强:“明天还有工作,那就下次再喝吧,叫2辆代行。”

  
在大城市住惯的人可能不知道“代行”是什么,好在我到处出差,前几年去富山县便知道了日本的代行业务,就是代客开车,对于铁道交通不发达的地方,工薪层上下班一般都是自己]开车,到了周末,免不了喝一杯,由于饮酒驾驶在日本是绝对禁止的,于是[代行]这种服务便非常盛行。

  
[代行]很多是出租公司兼营的,也有不少是挂牌的个人经营,通常2个人一辆车前来服务,其中一人驾驶客人的车,另一人开车跟在后面,以便送客人到达目的地之后返程,因此从成本上看,要略高于出租车的一人一车,但有些地方的[代行]价格与出租差不多。

  
这家居酒屋距离那时的我家大约1.5公里,我和社长是分别开车来的,按照我的酒量,这样的生啤大概5倍才能让我感觉略有酒精作用,于是我很本能地主张我不用代行,反正没多远就到家了。

  
社长死活不肯,顽固地说一定要叫代行,喝了就绝对不能驾驶,于是一边说没事,一边说绝对不行,两个人都固执己见,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固执的日本人,不过最终我妥协了,倒不是别的因素,而是我顾虑到不要因为这1000日元,让日本人以为我小气不肯花费,仅此而已。

  
那晚最后,社长跟我争执要不要叫[代行]的眼神我至今依稀记得,那种异样,带着充血的眼神,有一丝杀气,又像是绝不让一笔上亿的生意被别人夺走的决心,容不得你露出一点点“至于这样嘛”的不屑一顾,我真怀疑他那一刻是借着点酒兴的夸张,醉了。

  
那以后的几年,在秋田跟许多人喝了许多的酒,也[代行]了很多次,凡是沾酒的人一律都叫代行,无论沾了多少,也有为了不叫代行,宁死不屈喝乌龙茶的,那就是些开车一小时以上的远道的人,有些人干脆喝晚酒住旅馆当晚不走了,因为住旅馆的一宿费用比他们叫[代行]便宜。

  
当官的如果因为这样的半公半私的喝酒活动而住旅馆,可以公司包销,大部分小百姓只能自掏腰包,所以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公平的社会,钱少的人开销往往大于钱多的人,这一条万国相通。

  
不多久,饮酒驾驶的日本道路交通法又改正了,警察的路上取缔也越来越严格,还有抽查测量口腔酒精浓度的,对自备车生活频度高的地区,这类取缔活动更比大城市严格,几乎所有的饮食店都能看见“飲んだら運転しない、運転するなら飲まない”的广告。

  
日本人一贯比较守法守规矩,极少有个别刺头冒出来,至少在我平均看来,以我的中国式眼光看,所以我觉得那晚没有与社长争执到最后,不仅仅是为了表示我并非为了省钱,而是确实觉得没有必要代行,但我并不知道饮酒不许驾驶的份量,更不知道社长为何如此认真。

  
3年后,在与一位交往颇深,言谈随便的秋田人喝酒时说起了这件事,小地方的住民基本上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更何况是一家公司的社长,对方自然点头说知道我们社长的家史,就在几年前不久,我们社长与他叔叔前后驾车回家路上,亲眼看着自己的叔叔死于交通事故,肇事者是一个饮酒驾驶者,难怪为了一杯啤酒会跟我如此拼命,我想象着当时他脑海里的那一幕惨状和伤心,不是常人能体会的。

  
我的生活圈子又回到了东京,现在除了偶尔出差,几乎看不到[代行]两个字的车顶,但是每次看到我都会想到那杯啤酒的往事,想起社长那双血红的眼睛,还有自己握着的沉重的方向盘。

  
——东京博士 2007年6月27日

  




 回复[1]:  小林 (2007-06-27 11:25:08)  
 
  博士!久違了!你老的日子過的比我快!

 回复[2]:  朝日升 (2007-06-27 11:35:36)  
 
  “由于饮酒驾驶在日本是绝对禁止的”

  
酒后驾驶难道在其他国家不是绝对禁止,或者说可以通融吗?

  
当然,自寻短见有很多方式方法。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7-06-27 11:41:52)  
 
  哈哈,打错了。改了。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7-06-27 11:45:00)  
 
  回朝日升同志:刚才还有东北人说,喝半斤白酒照样开车的在他们那里都不算啥,还有说在那个国家撞伤人比撞死赔得更厉害,所以要撞就往死里撞,媒体如此报道,还不是带批判口气的,嘿嘿,这个国家你不会不熟悉的吧。

 回复[5]:  朝日升 (2007-06-27 12:42:41)  
 
  遗憾的是,正是在你身上浓缩了“这个国家”的最大陋习。

  
自身浑然不知,还时常此地无银、做沾沾自喜状。

  
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悲?!

  

 回复[6]:  东京博士 (2007-06-27 13:05:02)  
 
  哈哈,你真有本事,中宣部干的吧?得罪得罪

 回复[7]: 陈某在哪里?呼唤陈某 杜海玲 (2007-06-27 13:18:08)  
 
  对不起,在这里留一个言。来个电话或者上网。

  
陈某,你那个稿子,给我照片不?

 回复[8]:  朝日升 (2007-06-27 14:24:24)  
 
  好心提醒:

  
你的文字与主题无关的废话过多。什么都想说,什么都说不清。

  
尚属“那个国家”的文学青年段。

  
写字,要功夫更要天赋。显然,二者你均不具备。

  

 回复[9]:  东京博士 (2007-06-27 14:39:03)  
 
  当然,网侃嘛,要投稿你们中宣部掌管的媒体,打死我都不愿意码字啊。愿看是你的事,愿侃是我的事,没人逼你,也不收你点击门票的啊,我自个儿在自留地纪录自己的往事记忆,哪怕是断片,打字打到哪儿侃到哪儿,不像他们局长部长有小秘书,嘿嘿,足矣。

 回复[10]:  小蜜蜂 (2007-06-27 17:13:14)  
 
  (人身攻击言辞,强制替换)

 回复[11]:  夏夏 (2007-06-27 16:53:05)  
 
  "愿看是你的事,愿侃是我的事,自个儿在自留地纪录,想咋说就咋说."

  
嘿,是这样的.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我喜欢看东京博士的文章.

 回复[12]:  东京博士 (2007-06-27 17:14:17)  
 
  我知道这镜子上有一些人变态到何等地步,你写任何内容,他们都会躲在阴沟里吱吱叫。抱歉,质疑观点我不反对,我的帖子后面没有蟑螂臭虫扮成蜜蜂来乱叫的空间。

 回复[13]:  志村犬 (2007-06-27 17:32:26)  
 
  东博别和它较真,总有这么一些人灰颜色的人。

 回复[14]:  蛇 (2007-06-27 17:50:51)  
 
  > (人身攻击言辞,强制替换)

  
这是什么意思?

 回复[15]: 估计那是管理员的话 我是局长 (2007-06-27 17:52:38)  
 
  原话被删掉以后,为了填补空缺而写的。嘿嘿。

 回复[19]:  小上海 (2008-02-23 01:23:38)  
 
  酒能乱性,佛家戒之

  
酒能养性,道家喝之

  
我今有酒便学仙,无酒便学佛,不亦块哉~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在日生活篇
    我在日本看牙医 
    “支那”小宇宙爆炸事件 
    说说日本的医疗资源状况 
    日本政府最新疫情对策解说 
    “东京封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日本企业是如何应对病毒扩散的 
    口罩究竟重不重要? 
    自制生煎全过程 
    血色加贺,满嘴是甜 
    外国人在日本老后究竟能拿多少年金 
    2015.6.28镜友会 
    2015金泽百万石祭 
    腌哚鲜——春天在我的厨房里 
    自制八宝饭全过程 
    上茶!文山包种茶 
    人生旅途,日本海的700天 
    茶能明目,静心 
    我认识的那些日本共产党员 
    自制お節料理 
    今天吃河豚鱼 
    电车化妆女 
    日本的汉堡牛排(并非广告) 
    我亲身经历的日本大地震 
     日本的核电站为何陷入尴尬局面? 
    2010我在日本生病住院 
    今日上野 
    制霸OBAMA 
    眼见为实:参观日本的牛奶饮料工厂 
    Long vacation中泡图书馆 
    2010年我市祭り 
    城市中的自然与传统 
    近所付き合い 
    六月风情数镰仓 
    在日本农村品尝高级法国料理 
    九州漫步 
    今日大分县 
    我在日本的第5次跳槽。。。 
    澳洲修学旅行 
    秋田的礼物 
    说说日本三大缺点 
    2009まつり扫大街 
    收获红米苋 
    采粽叶,包粽子 
    大禹治水还不如小鬼治水 
    三个电车男 
    日本工作考虑方法——你是哪流人才? 
    江之岛情怀 
    [原创]夜谈我的混日本 
    日本罕见的中国式自由市场 
    日本生活小事两件:认真和便利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4则 
    进口货与国产货 
    中日生活习惯差异感想三则 
    2007除夕的两件小事 
    日本买车速决战(2007年最新版) 
    秋田往事:一杯啤酒的份量 
    距离真的会产生美吗? 
    “上帝”的困惑 
    HD高清电视录像经验谈 
    女子高生:死要好看活受罪 
    无法理解的日本丑态 
    在日本的酒田,我不得不服它! 
    男人掌勺 
    教你如何吃日本的紫菜饭团 
    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让孩子学中文的感想 
    日本买车记 
    东京博士来日15周年纪念 
    残暑宣言:日本饭桶  
    在日本吃河豚鱼 
    谈谈日本的交通工具 
    与在美华人谈日本的中国菜 
    日本买房问答(珍藏版) 
    谈谈社会人的礼仪 
    [原创]一个嫁给日本人的沈阳女人 
    [原创]京女不知亡国恨 
    [原创]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原创]胃溃疡老战士经验谈 
    [原创]日本车检体验记 
    [原创]再谈日本女性的社会地位问题 
    [原创]中日女性哪个更漂亮? 
    [原创]谈谈日本女性婚后为何不上班 
    [原创]鬼子之交淡如水 
    [原创]杂谈战胜自己 
    [原创]谈谈我对永居和入籍的看法 
    [原创]穿茄克衫的季节,很冷 
    [原创]我认识的日本的老头 
    [原创]信州信天游 
    [原创]雾雨 
    [原创]东京春夜风物诗 
    [原创]再谈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原创]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