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在日生活篇
字体∶
在日本吃河豚鱼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9-06 12:10:12 阅读人次:3025 回复数:12)

  没来日本之前,就知道日本人吃河豚鱼,而且还当作是至高的享受,其实那时我们也常说“拚死吃河豚鱼”的戏话来形容一个人做事豁出去的决心。

  
到了日本好多年不知道是忙不过来,还是喉咙口对吞咽日本的生鱼片死鱼片料理文化上的抵抗,早把河豚鱼之事忘得一干二净了,以至于偶尔回国有熟人问起是否吃过日本的河豚鱼,只能含糊其辞地回答:“那东西,没啥好吃。”

  
真的第一次吃上河豚鱼大约是来日本10年后了(俺一直是大器晚成,河豚鱼的试练也如此)。那时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去南部的山口县下关出差,下关是日本非常有名的河豚鱼产地,进入下关市内你可以到处看见河豚鱼料理的大小饭店的广告。

  
据说在日本,能制作河豚鱼料理的厨师必须是获得专门的“拔毒”证书的,擅自制作河豚鱼料理即使不是以盈利目的,做给自己吃都算是违法行为,当然关起门来没有被人看见是你自己的事,这跟擅自制作酒类自饮类似。

  
说起下关,其实中国人应该十分熟悉的近代史上有《马关条约》,当时曾经叫《下关条约》,就是因为该条约是李鸿章代表清政府在日本山口县的这个下关市签订的,每次我来下关都是乘坐东京羽田机场飞往山口宇部机场的航班,到达山口县后乘坐开往下关的机场巴士,在下关终点站和唐户站之间,可以看见[日清纪念馆]的标志,那是一个山坡上的历史性的建筑物,就是当年签署了中国人人皆知的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的场所。

  
下关是一个沿海港口小城市,有时候早早到达下关时,候故意在唐户下车,那里不仅有连接日本本州岛最南端下关和九州岛最北端的小仓的那座著名的关门大桥,还有水族馆,当然那些海天一色的风景不过是令我远远眺望一下而已,唐户的海产卸壳市场才是我仔细去逛逛的地方,这里很像上海当年的十六铺,海鲜产品的批发场景又像是今天上海的铜川路。

  
日语的河豚汉字写法与我们中文完全一样,但是我却突然迷惑了起来,既然是河豚,为何会出现在海鲜市场?从其踪影分析毫无疑问是来自大海,但似乎也不能叫海豚吧,那样至今为止那些可爱聪颖的海豚该叫什么了呢?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百思不得其解,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吃了河豚鱼。

  
这是一家私人经营的小饭店,仿佛为了打消我这个首次“拼死吃河豚鱼”的外国人的不安的心情,蹑手蹑脚挑开印有“トラフグ”的垂帘,老板大声吆喝着欢迎光临。墙上挂着很多证书,让我去确信今天不会“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大杯的生啤酒上来后,隔着柜台老板问我今天是吃“拷死(Course:配套)”还是“单拚(单品)”,我怕自己有不能接受的东西,非一样样亲自确认不可,于是决定跟那老头“单拼”了!

  
1小时后我抹抹嘴离开了那家小饭馆,伸伸舌头,一点都没有发麻的感觉,心里连呼上当,原来这就是河豚鱼啊,不就是普通的鱼嘛。肉倒是比较嫩,那也不用这么贵吧,不过据美食通们说,真正美味的河豚鱼不是把毒素全部除去,带有微毒的河豚鱼才最鲜美,而真正制作河豚鱼料理的高手就是如何掌握这个毒素让你食用的量的问题,残留毒素多了你就一命呜呼,或者还来不及呜呼就见阎王去了,残留毒素少了客人就像我一样连呼上当,所以我认为我简直是依然没有吃过那名字虚传的河豚鱼。

  
我不敢拼死,或者说我没有坚决地一开始就向人家表达拼死吃河豚鱼的决心,这大概也是符合没有High risk 没有High return的经济逻辑的。当地人说吃河豚鱼理应在这种小店内,但是我没有拿出洪常青英勇就义的革命气概,纵然化再多的钱,都不可能让我尝到河豚鱼鲜美的真谛,此话颇有道理。

  
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吃河豚鱼,还是在下关,那是我经常下榻的下关车站前的washington hotel Plaza,底楼的那家和风料理店《银座八丁》里有吃河豚鱼料理,这次没我选择“单拚”的自由,只能跟他们玩1万日元的一个“拷死”,第一道上来的是油炸河豚鱼皮,本来凡是皮,不管肉皮鱼皮菜皮都不碰的我,为了那个精致的器具也只能硬着头皮先尝一下,相当的脆,不说还以为是紫菜,好在日式菜肴不管你能吃不能吃,量都不多,挺一下就能过去,至于后来的那些河豚鱼天妇罗,河豚鱼脆骨炸片(像龙虾片),都没吃出河豚鱼特别的味道,唯有最后的那盆涮河豚鱼片倒是令人眼睛一亮,那一片片薄如绵纸的鱼片可以印出盆子的蓝花,稍微在放了一个海带结的汤里漂一下,沾上柚子调料,入口即化。

  
大家以后如果有“拚死”吃河豚鱼的机会,还是要吃“拷死”才过瘾,但千万不要吃“地下党”制作的,毕竟小命只有一条,河豚鱼虽然鲜美,但似乎还不至于去为它死而无憾。

  


  


  


  




 回复[1]: 我吃过涮的 陈某 (2006-09-06 12:25:29)  
 
  没有记忆。 不过如此。

 回复[2]:  采夫 (2006-09-06 12:42:20)  
 
  刚来日时,1直惦记着日本人拼死吃河豚的事。

  
1次跟研究室的人闲聊,把河豚叫做“かわぶた”被遗笑至今。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6-09-06 12:49:19)  
 
  采夫把河豚叫做“かわぶた”,我的日本同事瞟了我的笔记本桌面一眼后说看懂了中国话了:“われてきでんのう”。

 回复[4]:  采夫 (2006-09-06 12:55:55)  
 
  われてきでんのうって、何でしょうか?

 回复[5]:  东京博士 (2006-09-06 13:01:49)  
 
  “我的电脑”,日语windows桌面对应的是「マイコンピューター」

 回复[6]: 西瓜NO子供 龍昇 (2006-09-06 13:17:41)  
 
  来日前一个月,突击了五十音图和近百单词。出成田关时关员见我只有一个拎包反倒奇怪,指问“难爹死嘎?”我那近百单词中没“西瓜子”,临时编了句“西瓜NO子供”。关员脸朝天想了两秒像听懂了,一扬手“倒着”,我就“倒毛”地出了关。

 回复[7]: スイカの子供! 雪非雪 (2006-09-06 16:24:39)  
 
  

 回复[8]:  陈梅林 (2006-09-06 19:34:37)  
 
  “西瓜NO子供 龍昇 ”,气上不来了。

 回复[9]:  东方一猫 (2006-09-06 22:46:44)  
 
  多了两副图........

 回复[10]:  虫草 (2006-09-07 11:16:36)  
 
  

 回复[11]:  雪非雪 (2006-09-07 20:17:59)  
 
  感谢东博指路,进去一气读到了第十回。每一回开头的部分最爱看。好久以前就在某报上看到了这个连载,但由于对于密密麻麻的文字有一种难以阅读的偏见,从未进入过故事。看过的小说不多,但这是我看过小说中对男性的爱情感觉描写的最立体的小说。感觉和想象力每个人都有,程度不同而已。但表现能力却千差万异。躺在字典里的字随便使用,但是挑拣什么字组什么词就要看写者的选定能力。

  
说句不是恭维的真话,中国如果有1%或者0.1%的东京博士的渊博东京博士的士志(我理解的东博式的爱国心)的人的话,中国就不会是目前这个样子了。

 回复[12]:  陈梅林 (2006-09-07 20:31:46)  
 
  雪桑高度评价。万宝全书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在日生活篇
    我在日本看牙医 
    “支那”小宇宙爆炸事件 
    说说日本的医疗资源状况 
    日本政府最新疫情对策解说 
    “东京封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日本企业是如何应对病毒扩散的 
    口罩究竟重不重要? 
    自制生煎全过程 
    血色加贺,满嘴是甜 
    外国人在日本老后究竟能拿多少年金 
    2015.6.28镜友会 
    2015金泽百万石祭 
    腌哚鲜——春天在我的厨房里 
    自制八宝饭全过程 
    上茶!文山包种茶 
    人生旅途,日本海的700天 
    茶能明目,静心 
    我认识的那些日本共产党员 
    自制お節料理 
    今天吃河豚鱼 
    电车化妆女 
    日本的汉堡牛排(并非广告) 
    我亲身经历的日本大地震 
     日本的核电站为何陷入尴尬局面? 
    2010我在日本生病住院 
    今日上野 
    制霸OBAMA 
    眼见为实:参观日本的牛奶饮料工厂 
    Long vacation中泡图书馆 
    2010年我市祭り 
    城市中的自然与传统 
    近所付き合い 
    六月风情数镰仓 
    在日本农村品尝高级法国料理 
    九州漫步 
    今日大分县 
    我在日本的第5次跳槽。。。 
    澳洲修学旅行 
    秋田的礼物 
    说说日本三大缺点 
    2009まつり扫大街 
    收获红米苋 
    采粽叶,包粽子 
    大禹治水还不如小鬼治水 
    三个电车男 
    日本工作考虑方法——你是哪流人才? 
    江之岛情怀 
    [原创]夜谈我的混日本 
    日本罕见的中国式自由市场 
    日本生活小事两件:认真和便利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4则 
    进口货与国产货 
    中日生活习惯差异感想三则 
    2007除夕的两件小事 
    日本买车速决战(2007年最新版) 
    秋田往事:一杯啤酒的份量 
    距离真的会产生美吗? 
    “上帝”的困惑 
    HD高清电视录像经验谈 
    女子高生:死要好看活受罪 
    无法理解的日本丑态 
    在日本的酒田,我不得不服它! 
    男人掌勺 
    教你如何吃日本的紫菜饭团 
    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让孩子学中文的感想 
    日本买车记 
    东京博士来日15周年纪念 
    残暑宣言:日本饭桶  
    在日本吃河豚鱼 
    谈谈日本的交通工具 
    与在美华人谈日本的中国菜 
    日本买房问答(珍藏版) 
    谈谈社会人的礼仪 
    [原创]一个嫁给日本人的沈阳女人 
    [原创]京女不知亡国恨 
    [原创]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原创]胃溃疡老战士经验谈 
    [原创]日本车检体验记 
    [原创]再谈日本女性的社会地位问题 
    [原创]中日女性哪个更漂亮? 
    [原创]谈谈日本女性婚后为何不上班 
    [原创]鬼子之交淡如水 
    [原创]杂谈战胜自己 
    [原创]谈谈我对永居和入籍的看法 
    [原创]穿茄克衫的季节,很冷 
    [原创]我认识的日本的老头 
    [原创]信州信天游 
    [原创]雾雨 
    [原创]东京春夜风物诗 
    [原创]再谈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原创]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