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在日生活篇
字体∶
[原创]京女不知亡国恨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5-25 18:50:22 阅读人次:2363 回复数:4)

  

  
劲(化名)是我海归时教的日语班上的成绩排行第二的学生,毕业于交大,也算是上海交大世家,父母都在交大内工作,自然回家就是回交大。劲身材不高,而且皮肤黑幽幽的,以至于我这个老师也经常跟着其他学生半开玩笑的有时候称呼他“郊区农民”,当然那是在课后,每逢此时,他总是苦笑,偶尔反抗,不过论口才也不是我的对手,倒也不是因为顾忌我们当时的师生关系。不过能如此随便相处其实有时候觉得也不是件坏事。

  
劲也是后来我从国内直接办理来日本公司就职,又从来没有一起共事过的唯一的一个中国人,他的公司在远离东京600公里处的古都名城的京都。也曾几次想把他调来东京,终因种种原因没有成行,如果没有记错他至少在京都一人度过了5年以上。

  
那时我去京都出差的机会还是很多的,有时候是路过,虽然我可以公费住比较好的旅馆,但是只要有机会去京都,总会去劲那里一起喝一杯,然后就在他的小房子里住一夜,侃侃我们在国内的那些学生,同学,同事。

  
京都位于东京的西南面,三月的夜晚其实很冷,我们常常是把脚伸在“库哒子”(一种带红外线灯取暖的日本矮桌)下面,然后把煤油取暖器开一整个晚上。牛也一直吹到天亮才罢休。据后来劲说凡是我去京都的第二天他上班都提不起精神,因为一个晚上的精疲力尽的包袱,哈哈,我说这跟国内通宵打麻将一样,两手蜡黄,像我们上海小绍兴的三黄鸡。其实我往往一大早赶上回东京的新干线上呼呼大睡3小时。

  
倒也不是故意折腾他乡异地的熟友,劲的来日签证都是我一手操办的,他们这些人真的应该算幸运,时下办留学的个人中介都是牟取暴利,按照行情,大概我早就不会待到今日才在东京买上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和房子,不过据说人分三六九等,我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等,至少如果认为是朋友我倒贴钱都会帮助,否则付钱我都不干,大概算编外异类吧。

  
劲来日后的一些事宜由于不在我眼皮底下,所以很多事由他后来的公司一手操办,因此他的房子是公司代为租借,第一次来到这个位于东海道新干线高架线路之下的一楼房间我就有点恼火,1楼房间日照差普遍阴冷,一听房租更觉得是欺负咱中国人,虽然新干线23点以后终点,但是早上5点就有高速通过时的隆隆震动,不是相当习惯的人真的无法入睡,我不知道劲为何能够忍受这些,在我的记忆中他学日语时悟性很高,也有相当的技术钻研能力。社交能力也不差的,完全可以用自己的日语重新租房子。

  
劲的住房其实离开车站和公司都很远。所以劲考了摩托车执照,行动也方便了不少,但是没多久就听说劲出事了。京都的旧城区一部分地方还保留有路面有轨电车,各种车辆混杂行驶的场景让我勾起了小时候上海浙江路永安公司前那里最后消失的有轨电车的记忆,劲是因为不小心与轨道平行行驶时摩托车后轮卡在了轨道内车翻人倒受了伤。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也算不幸中的大幸。

  
劲一直想去美国念书,当初来日本估计也不过是为了赚些钱的念头,再说又不是留学,而是直接来日本公司就职,自己几乎无需任何费用,因此来日后好多年他的小房子了总是摆满了许国璋,Tofel,Toeic之类的参考书.

  
京都毕竟与东京不同,人口少,产业也远不如东京,甚至不如紧邻的大阪发达,生活是寂寞的,我这么猜想着劲,因为他不是留学生,不可能有中国人圈子,公司里都是日本人,与日本人也很难有私生活上的接触和交友。不久的传闻证实了我的猜想,有人说劲百无聊赖,打印了很多征求笔友的纸片在住所附近的国道电线杆上贴了很多,而且据说不久真的有一个日本女孩居然写信给他了,说是曾经学过中文,在当时网络还几乎没有如此普及的10多年前,这种方式成为应征笔友也算是荒唐无聊开始,浪漫传奇地结果吧,虽然当时我们很多人把劲的事当作笑谈,可今天劲与那个京女高子已经拥有了2个孩子的家庭了。

  
高子小姐是土生土长的京都女孩,她的家也是一个典型传统的日本大家庭,兄弟姐妹甚多,排行居中。自从电线杆上刷传单的小道消息传到了我这里后不久一直到他们历经千辛结为百年之好,他们的曲折也一直零星地听说,其中不乏女方家庭的猛烈反对。虽然劲很优秀,有学历,语言交流也并没有什么障碍,但是一直得不到高子家庭的承认,高子甚至一度被逼得家族与男朋友只能选者其一的境地,那段时间好像他们真的完了,也是劲身心健康最地狱的年头。

  
那次我去京都遇见的劲判若两人,情绪十分低落,自述健康状况不良,检查出肾脏有问题,我很是惊讶,年纪轻轻,论工作辛苦根本不可能与我相比(这大概也是劲看我的样子害怕调到东京工作的原因之一)。那天在劲的房间里还意外发现了一个篮球,劲说为了增强体质,每天早上在大楼外的空地上一个人打打篮球。我觉得他还是一个具备调节自己身心的人,至少自己的寂寞烦恼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去战胜的,人不可能一直生活和沉迷在低潮中,每个人都应该确信这一点,虽然我不能给与他什么具体的帮助,但是有时候通宵达旦地说说话也会产生无穷的力量的,虽然我在日本生活得也不轻松。

  
从那以后只在东京见过劲一次,那是一些过去的学生来东京研修,很多人我们都是圈内认识的,劲来东京住了几天,后来自杀的包球等人我们一起去游玩了东京迪斯尼乐园,就在传闻包球有精神分裂症时,有一个不能令我信服的因素是从其他渠道也传闻劲也有点精神不正常,不过当时我更相信后者,因为劲与京女高子有着那段曲折的爱情故事,却又不能细问,只能祝愿他们能够齐心协力度过难关,如果仅仅是因为劲是中国人遭到高子家庭的反对,那么我想劲完全有能力有实力获得高子的爱,如果高子是真心爱一个人,而不是计较对方的国籍的话。

  
从那以后好多年,一直没有劲的消息,我也由于业务关系很少再去京都。也就在包球自杀事件前后,劲不只是什么契机终于离开了京都,离开了那家忠心耿耿地工作了多年的公司跳槽到了横滨某公司,据说待遇也比以前好了,私生活也有了正常的进展,大概高子家庭已经无可奈何,尤其是他们结婚后,偶尔还听说假期女方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不管怎么样,有了孩子以后再怎么反对的家庭,毕竟很少有把恩怨传到第三代的,我不知道劲不跟他的日本妻子一起回娘家真的是因为工作忙走不开,还是另有其他原因,但是那种境地好像任何国家都有。

  
劲全家来我家玩已经是2多年前的事了,当然他也买了车,刚在横滨买下一块地在委托建筑设计公司盖新房,觉得他们也没什么特别,和他妻子交谈也与普通中国人主妇没有什么异样(也许我已经习惯了中日双方的思维和对话),看着我们慢慢地都有了儿女,回忆那些青春时代的片断,人的平常心也就在平常的日子里渐渐趋向恬淡。

  
中国女人嫁给日本人的不少,我周围也经常有这种生活咨询,其实中国男人娶日本女子为妻的也不少,前者平常的婚姻比例比较低,而后者冲破两国的观念意识久经考验的爱情故事却并不鲜见,从这些事例中我觉得中日民间并不是如有些激动的网民谈论的什么单纯的歧视,亡国论,每个人在自己是中国人,日本人,美国人之前,首先应该认识到自己是一个人,一个独立的人,中国人嫁给日本人不是卖国耻辱,日本人嫁给中国人也不是战争谢罪,京女无需谈论亡国恨。

  
(本文一部分内容虚构,如有雷同者,请勿对号入座)

  
——东京博士 2005年1月18日

  




 回复[1]:  陈梅林 (2006-05-27 12:25:08)  
 
  没看懂,京女和亡国恨之间有什么关联。

  

 回复[2]: 按照中国粪青的逻辑说。。。 东京博士 (2006-05-27 17:01:49)  
 
  中国人嫁给日本人就是有辱国格,本文沿用这种逻辑,只不过是倒过来的京女嫁给中国人,哪又怎么说的呢?答案想从中国粪青嘴里听到。

 回复[3]:  练马胖胖 (2007-06-29 02:16:34)  
 
  昨天我自己的BOLG被一个愤青喷了....搞的老莫名的,难道说些中国的不足就要挨骂吗,是我太不成熟了,还是我太成熟了.....

 回复[4]: 人啊人,有时候确实被GCD教育的失去了人的本性 love1975 (2009-09-17 12:43:59)  
 
  还好现在有网络,否则我们这些人还不知道被蒙蔽到什么时候。空谈叫嚣如何爱国,却不知只要每个人都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最大的爱国。不过现在是国不爱我。很迷茫,这个国家怎么了,是不是又该到需要“革命”的时候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在日生活篇
    我在日本看牙医 
    “支那”小宇宙爆炸事件 
    说说日本的医疗资源状况 
    日本政府最新疫情对策解说 
    “东京封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日本企业是如何应对病毒扩散的 
    口罩究竟重不重要? 
    自制生煎全过程 
    血色加贺,满嘴是甜 
    外国人在日本老后究竟能拿多少年金 
    2015.6.28镜友会 
    2015金泽百万石祭 
    腌哚鲜——春天在我的厨房里 
    自制八宝饭全过程 
    上茶!文山包种茶 
    人生旅途,日本海的700天 
    茶能明目,静心 
    我认识的那些日本共产党员 
    自制お節料理 
    今天吃河豚鱼 
    电车化妆女 
    日本的汉堡牛排(并非广告) 
    我亲身经历的日本大地震 
     日本的核电站为何陷入尴尬局面? 
    2010我在日本生病住院 
    今日上野 
    制霸OBAMA 
    眼见为实:参观日本的牛奶饮料工厂 
    Long vacation中泡图书馆 
    2010年我市祭り 
    城市中的自然与传统 
    近所付き合い 
    六月风情数镰仓 
    在日本农村品尝高级法国料理 
    九州漫步 
    今日大分县 
    我在日本的第5次跳槽。。。 
    澳洲修学旅行 
    秋田的礼物 
    说说日本三大缺点 
    2009まつり扫大街 
    收获红米苋 
    采粽叶,包粽子 
    大禹治水还不如小鬼治水 
    三个电车男 
    日本工作考虑方法——你是哪流人才? 
    江之岛情怀 
    [原创]夜谈我的混日本 
    日本罕见的中国式自由市场 
    日本生活小事两件:认真和便利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4则 
    进口货与国产货 
    中日生活习惯差异感想三则 
    2007除夕的两件小事 
    日本买车速决战(2007年最新版) 
    秋田往事:一杯啤酒的份量 
    距离真的会产生美吗? 
    “上帝”的困惑 
    HD高清电视录像经验谈 
    女子高生:死要好看活受罪 
    无法理解的日本丑态 
    在日本的酒田,我不得不服它! 
    男人掌勺 
    教你如何吃日本的紫菜饭团 
    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让孩子学中文的感想 
    日本买车记 
    东京博士来日15周年纪念 
    残暑宣言:日本饭桶  
    在日本吃河豚鱼 
    谈谈日本的交通工具 
    与在美华人谈日本的中国菜 
    日本买房问答(珍藏版) 
    谈谈社会人的礼仪 
    [原创]一个嫁给日本人的沈阳女人 
    [原创]京女不知亡国恨 
    [原创]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原创]胃溃疡老战士经验谈 
    [原创]日本车检体验记 
    [原创]再谈日本女性的社会地位问题 
    [原创]中日女性哪个更漂亮? 
    [原创]谈谈日本女性婚后为何不上班 
    [原创]鬼子之交淡如水 
    [原创]杂谈战胜自己 
    [原创]谈谈我对永居和入籍的看法 
    [原创]穿茄克衫的季节,很冷 
    [原创]我认识的日本的老头 
    [原创]信州信天游 
    [原创]雾雨 
    [原创]东京春夜风物诗 
    [原创]再谈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原创]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