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在日生活篇
字体∶
[原创]穿茄克衫的季节,很冷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5-25 17:33:09 阅读人次:1906 回复数:1)

  一

  
“七叔死了,我们最爱的七叔好端端的在日本死了。。。”,收到这封用兰色复印纸复写了不知道多少份的信件的时候是包球死后1个多月了,当时我刚从日本最南端的鹿儿岛出差回来,妻拿出了这几张曾经看惯了的很薄的中国单位的信纸,最上面还印刷者一行红色的无锡某某拖拉机厂的字样。

  
包球,这是他的真名,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是1990年海龟的时候,当时觉得这个名字非常有趣,圆圆的感觉,又有点捉秘藏的遐想,觉得单凭这个名字猜想就应该是个很活跃的人。

  
包球是当时我教日语的班上的学生之一,说是学生其实那时我29岁他28岁,进这个外资企业只有他是“外地人”,与其他那些上海人佼佼者相比沉默寡言,身材也比较瘦小,第一感觉就是比较内向,白白的皮肤带着一副秀郎架眼镜,若不是他说的上海话里带有浓重的无锡口音,大概没有人会以为他不是上海人。

  
那个班上的学生都是些中国响当当的名牌大学毕业的,光是复旦交大毕业的就有好几个,有的还是硕士毕业,包球毕业于南京大学数学系,应该比我晚一年走上工作岗位,由于老家是常熟乡下的,早年丧父后母亲一人牵扯大了7个孩子,包球最小,也最有出息从农村考到了南京。毕业后包球被分配到了上海气象台工作,成了集体户口的“上海人”。

  
那个日语班我教了大约1年多,在我离开那个班再次返回日本的时候,那些学生们已经学完了上外第三册。1993年我在东京创业的时候,听说包球与那个外资公司的其他职员4人被派遣到大阪京都一带的软件公司做项目,用他们的智慧不断开创自己的人生,但愿他们的日语都有长进,也算我没白教他们一年。

  


  


  
课堂上的包球成绩一般,我的提问方式基本上是地毯式的,谁都别想打瞌睡,当然对于教学我是很有信心的,课堂上从来就是欢声笑语,惹得公司里不是日语培训对象的接电话的小姐都在门外几次三番地偷听,课后还问:“你们好开心啊,拿着工资学习。”。

  
包球也穿西装上班,但是似乎更喜欢穿夹克衫,也很合体,却不像上海的年轻人那样炫耀铺张,处处显示自己上海人的优越感,当我这个老师穿的日本带回来的西装上课时引来其他上海学生打听是什么牌子的时候,包球只是远远地看着笑。性格有差异,但是那些学生在我眼里都很优秀,一个个都是很有将来性的。

  
再次听到包球的音讯是2年后的事了,几个已经在京都工作的当时的学生来东京旅游,聚集在一起找我吃了顿饭,中国人一起的集体生活当然少不了谈论他们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谁很节约,果汁都舍不得喝,谁最抠门,上日本人家做客空手前往,等等,当时觉得这些平均年龄小我8-10岁的人好像有点代沟,也不便发表自己的做人哲学,毕竟现在他们不是在课堂上,我也不是他们的老师,虽然在日语课堂上除了教日语,待人接物的礼仪参杂在日本文化风俗习惯中没有少教他们。不过听别人的谈论包球还算比较通达人情世故的,本来嘛,在那个班级里他算年龄比较大的,不过只比我小1岁而已。

  


  


  
接到噩耗的通报是包球自杀后三天了,是圈内人打来的电话,简直不敢相信,以为是开玩笑恶作剧的电话,但是不久便证实了。

  
当警察打开包球居住的宿舍房间时,浴室门半开着,包球依着浴缸斜躺地上,镜子上地上溅满了血液,有的已经成为血斑,根据调查,有割腕痕迹,但是不是致死原因,颈项有好几道刀痕,其中一刀切断颈动脉造成了致命伤,估计一开始尝试了各种自杀方式,最后狠命的对颈下了毒手。

  
接到噩耗通报的同时也获得了包球所在的日本公司的电话,立刻打电话去询问详细,接电话的日本小姐声音很谨慎,估计公司内采取了低调处理,由于包球离开我的公司已经有好多年了,我只能以过去的友人身份打听,但是除了确证确有自杀身亡一事,其他的就是“警方正在调查,无可奉告”的回答。

  


  


  
包球第一次出国应该是1993年上半年,被培训日与德上海那家外资公司派遣在京都做项目一年,一年后因故其他人延长了,而他回国了,据说没有获得延长的原因是有轻度的精神分裂症。大多数人来日本都很辛苦,对于这些派遣的技术人员其实因为有稳定的工资收入和各种保障及住宿设施,应该比留学生要好多了,当然中国人聚在一起免不了会骂骂鬼子,不管是别人的问题还是自己的问题,凡是不习惯的,或不符合自己的标准的,都很容易发泄自己的爱国情民族愤,包球也不例外,不过,听说,他的语言有时候太具体了,具体到别人感觉到了异样。

  
比如:“刚才电车上的那个日本人在说我坏话,我知道他在说我。”,“我的宿舍有人进来翻我抽屉过了”,据说那是精神分裂症的轻度状况。日方与中方公司都认为包球不适合日本紧张的工作节奏,于是到期1年包球回国了。这些当时我不是很清楚,到了好多年后才回想起这一系列事情的严重性和关联性。

  
包球回国后不久,我们公司的业务繁忙,急需软件人员,当时我想到了包球,因为我一直认为虽然他不是我那些学生中的最佼佼者,但是比较朴实踏实,再说经济方面可能来日本工作对他个人也是个比那种派遣更很好的机会,于是不费什么力气立刻替他办妥了签证,连飞机票都是我这里给他负担进了的。

  
我们住的很近,步行也不过10分钟的路,像其他人一样刚开始的锅碗瓢盆的生活用品能支援的尽量给予支援,其实由于他的性格虽然曾经学过日语也在京都工作了一年,但日语长进不是很快,好在我直接带他做项目,所以应该说公司里的精神压力相对来说不算很大的,至于他的生活方面,装电话,办银行卡那些乱七八糟的需要用日语打交道的事基本上都是我出面。

  
日本的公司当然工作比国内辛苦,加班是常有的事,渐渐地包球在某个方面也能独挡一面了,但是由于语言问题也受过日本人的奚落,倒不是公司内的日本人(公司里有我在没有日本人敢欺负中国人,当时最多时有5个中国人),偶尔会遇上些傲慢的客户。为此我还当众帮他教训过一个日本人(我还记得那个日本人是我们的客户,明治乳业公司的一个叫后藤的现场主任)。

  
不过这些往事当时并没有觉得包球有什么精神不正常。

  


  


  
第一次让我发觉包球的奇怪是与我家人一起去东京迪斯尼乐园的那次,在回来的电车上,他对我们说刚才下车上的日本人在说他坏话,我很惊讶地问:“你认识他?”,他回答说:“不认识,但是我知道他在说我坏话”。又有一次是在包球的宿舍,我们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很巧都从国内带来了一套理发工具,住得又近,因此一直是互相理发的,当时他对我说:“每天早上我烦死了,真想杀了他们这些鬼子。”

  
我问怎么了?原来他住的房子是沿着一条通学路,每天早上有很多学生上学走过。“他们都在说我坏话”,又是这个症状。为此我曾推荐他换住房,但是到最后他都没有动。

  
不久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公司老板,老板认为包球单身生活,比较枯燥,进公司也快1年了,公司可以考虑发给他探亲路费回国休假看望老母,我当然全力支持,并希望他能够以此机会心胸开阔些,调整自己的精神状态。可是包球并没有表现出很想回家的愿望,当时我很不理解,以为他想尽量把那笔路费积攒起来,当然这也可以理解。

  
包球在我们公司工作了正好2年整,当他提出退职时我也没有挽留他,因为我觉得他的性格的确不是很适合在日本,与其苦于自己,处处看着日本人不顺眼,加剧病情,还不如回国换个轻松的心情和环境,至少可以不用每天接触,每天意识“日本”这两个字,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病因是先天性的,还是后天造成的,平时与人交谈包球也有自由放松,欢声笑语的时候,以至于刚开始听到的某些来自以前京都的小道消息,我一直没有当真,伴着他对日本的那些粪青发言,也不算很特别的中国人,何况他毕业于南京大学,说不定南京大屠杀之类的阴影也在起作用,我曾经这样胡思乱想着。

  


  


  
包球回国了。半年后他来信,让我替他办理了在日本遗留的所有银行卡业务,包球也是我第一个在日本全权代理申请后获得了日本退休金退款的第一个中国人。在日本期间包球是个很节约的人,我曾经办理过7个中国人来日本工作(当然是为了将来创业,不收分文),其中只有包球请我吃过一顿饭,我记得有一个菜是生姜炒萝卜丝,还有就是超市里买的现成的烤猪肉,看菜名就知道他不是很会做菜,但是也算他对我的一份谢意,其实我和家人请他吃饭的顿数更多,做了一些中国菜我们总是习惯地说:“打个电话把包球叫过来了,一个人省得再烧了”。其实那些曾经获得我帮助来日本的人,我并不需要他们回报我什么,朋友有情为重,但是似乎现在的中国人越来越少,尤其是来日本的中国人。

  
包球在获得了我替他办理的将近100万日元的退休金中退费后不久,我们公司的产品参加了上海举办的一个工业展览会,旨在开拓中国业务。由于包球熟悉我们的产品,因此联系了在沪期间参加我们的讲解员,这是他回国后我第一次见到的包球,当然我们无话不谈,问了他回国后情况可好,知道了他已经有了女朋友,快结婚了,另外找到一家外资企业,这令我很欣慰,因为家庭对他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精神寄托了,但是后来的一切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非常突然地接到了包球打来的电话,我以为他有什么急事非打国际电话不可,因为我曾经说过如果回国后想起有什么在日本遗留的事要办,或者还想来日本工作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没想到电话中他跟我说人在东京了,是前几天到的。

  
很是惊讶,那次展览会上,包球告诉我快要结婚了,新房子买了2室一厅,展览会匆匆的我在国内期间洽谈业务,做老板的翻译整天忙得晕头转向连自己回家时间都没有,更没时间去看看他的房子和女朋友,据说女方是上海回城知青的女儿,父母留在了当地,女孩享受回城政策在了上海与祖母一起生活。

  
包球三渡东瀛出乎我的意料,而且是新婚不久,以劳务输出的方式,海龟在国内的日子不好过也算可想而知。我无法理解这个会让他精神崩溃的地方他为什么又要来自投罗网,像他这样的人难道对日本会有什么放不下的情结吗?

  
世界真小,一位曾经也是我办理来日本工作的东京三菱银行中国人告诉我,他的大学同学与包球是上海同一家外资公司的,这次一起以劳务输出的形式派来日本,我不得其解,劳务输出的收入因为公司所属关系复杂,受日方中方双重剥削,收入不会比在我们公司时好的,据说包球再度东瀛的原因还是经济问题,结婚买房装修几乎耗尽了他在日本节约下来的所有积蓄。包球死后不久,我妻因公出差上海时应邀见到了包球的妻子,并去了包球留下的新房,那是我妻子第2次见到他妻子,第一次是在东京的遗体告别式上(我因为出差当时不在东京,包球在东京的追悼会缺席)。

  


  


  
那些年头,我在东京的工作相当繁忙,为了开拓产品市场,日本全国各地的出差大概占了一年工作日的2/3。虽然包球第三次来日已经好几个月了,同在东京,却因为各自忙自己的工作一直没有见面,只是通通电话而已。那个1998年初春的傍晚,偶尔准备早些下班与家人一起吃顿晚饭的时候,我接到了包球的电话,这是他35岁生命终止的2天前。

  
电话中包球说他身体不好,不想吃饭,情绪很差,想到我家来玩,我说好啊,那现在就快来,正好我也没有出差,我们等你一起吃晚饭。记得包球以前说过,他也像我一样来日本后胃不好,电话中也证实了他有便血,我是过来人,在日本因为胃出血曾经大病2场住院3次,虽然已经基本控制,但是家里像三九胃泰,雷尼替丁胶囊是常备药,来了我也可分点给他。

  
可是就在驱车到家时,妻说刚接到包球电话,说原来打算过来的,中途觉得吃不消,今天不来了,妻也让他不要勉强,那就早点休息,改日再来玩。没想到这就成了我们与包球最后的对话。

  
追悼会后,据包球一个公司里的研修的中国人说,包球的死实在是事出有因,当然他本人的精神状态不能说很正常,但是也是有外因刺激的。事发前几天包球胃病发作,乏力,情绪低落,觉得自己无法胜任日本的工作,由于劳务输出与中国方面签署的合同有巨额的违约金内容,想中止合同回家也不现实,向日本公司请假却没有获准,原因是一起来得中国人中前不久正好有一人自己联系了公司跳槽“逃跑”了,此人逃跑前也是装病,因此公司怀疑包球也是使用同样手法,在这种怀疑的眼光下,包球被多种因素刺激得产生了“算了,我不活了”的念头。

  
没有见到包球的最后,不知道我这个曾经是他的日语老师,同事,互相理发的朋友算不算今生一个憾事,但是我觉得人应该坚强些,而坚强靠别人是不可能的。有人说包球很傻,在日本那么辛苦地积蓄,连一灌咖啡都舍不得买,新婚走人,连自己的新妻都没有吐过一句自己苦恼的话,把自己一生辛苦的成果留给了别人(妻说包球的房子装修得很豪华,像宫殿,去的时候包球的亡妻和她的父母住着)。

  
这些事虽然过去了好几年了,还记得包球的人或许不多,但是我一直记得这个瘦小的穿茄克的男人。看上去一直很冷的感觉,有人说包球这个人阴气太重,你劝得了他一次,劝不住他一辈子,想想也是。只是现在想来白发送走了黑发的他的老母实在是可怜。

  
另外我也很少穿茄克,虽然我不迷信

  
(完)

  
——东京博士 2005年1月17日

  


  


  


  




 回复[1]:  陈梅林 (2006-09-07 14:28:27)  
 
  长叹一声。可怜他的老母!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在日生活篇
    我在日本看牙医 
    “支那”小宇宙爆炸事件 
    说说日本的医疗资源状况 
    日本政府最新疫情对策解说 
    “东京封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日本企业是如何应对病毒扩散的 
    口罩究竟重不重要? 
    自制生煎全过程 
    血色加贺,满嘴是甜 
    外国人在日本老后究竟能拿多少年金 
    2015.6.28镜友会 
    2015金泽百万石祭 
    腌哚鲜——春天在我的厨房里 
    自制八宝饭全过程 
    上茶!文山包种茶 
    人生旅途,日本海的700天 
    茶能明目,静心 
    我认识的那些日本共产党员 
    自制お節料理 
    今天吃河豚鱼 
    电车化妆女 
    日本的汉堡牛排(并非广告) 
    我亲身经历的日本大地震 
     日本的核电站为何陷入尴尬局面? 
    2010我在日本生病住院 
    今日上野 
    制霸OBAMA 
    眼见为实:参观日本的牛奶饮料工厂 
    Long vacation中泡图书馆 
    2010年我市祭り 
    城市中的自然与传统 
    近所付き合い 
    六月风情数镰仓 
    在日本农村品尝高级法国料理 
    九州漫步 
    今日大分县 
    我在日本的第5次跳槽。。。 
    澳洲修学旅行 
    秋田的礼物 
    说说日本三大缺点 
    2009まつり扫大街 
    收获红米苋 
    采粽叶,包粽子 
    大禹治水还不如小鬼治水 
    三个电车男 
    日本工作考虑方法——你是哪流人才? 
    江之岛情怀 
    [原创]夜谈我的混日本 
    日本罕见的中国式自由市场 
    日本生活小事两件:认真和便利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4则 
    进口货与国产货 
    中日生活习惯差异感想三则 
    2007除夕的两件小事 
    日本买车速决战(2007年最新版) 
    秋田往事:一杯啤酒的份量 
    距离真的会产生美吗? 
    “上帝”的困惑 
    HD高清电视录像经验谈 
    女子高生:死要好看活受罪 
    无法理解的日本丑态 
    在日本的酒田,我不得不服它! 
    男人掌勺 
    教你如何吃日本的紫菜饭团 
    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让孩子学中文的感想 
    日本买车记 
    东京博士来日15周年纪念 
    残暑宣言:日本饭桶  
    在日本吃河豚鱼 
    谈谈日本的交通工具 
    与在美华人谈日本的中国菜 
    日本买房问答(珍藏版) 
    谈谈社会人的礼仪 
    [原创]一个嫁给日本人的沈阳女人 
    [原创]京女不知亡国恨 
    [原创]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原创]胃溃疡老战士经验谈 
    [原创]日本车检体验记 
    [原创]再谈日本女性的社会地位问题 
    [原创]中日女性哪个更漂亮? 
    [原创]谈谈日本女性婚后为何不上班 
    [原创]鬼子之交淡如水 
    [原创]杂谈战胜自己 
    [原创]谈谈我对永居和入籍的看法 
    [原创]穿茄克衫的季节,很冷 
    [原创]我认识的日本的老头 
    [原创]信州信天游 
    [原创]雾雨 
    [原创]东京春夜风物诗 
    [原创]再谈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原创]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