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东京博士 >> 在日生活篇
字体∶
[原创]雾雨

东京博士 (发表日期:2006-05-25 17:27:09 阅读人次:1856 回复数:8)

  

  
瑾来自北京。说着一口纯正的北京话,来日本第一个年头是在日语学校和打工的紧张日子中度过的。瑾也只经历了这一年的孤独和辛苦,所以那时谁都认为瑾是很幸运的。

  
这是东京西部的一个比较繁华的小城市,居住着大量的东京上班族,认识瑾的时候她刚结婚,在我们圈子内绰号叫“地主婆”,因为在留学生圈子中,只有她住在属于自己的土地自己的房子里,而且还出租多余的空房子,因此就当之无愧地获得了这个绰号。

  
瑾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认识现在的老公是在她打工的店里,那时这个矮小憨厚的日本男人经常来店里吃饭,于是他们就认识了。他比瑾大5,6岁,个头与瑾差不多,由于男人见矮,女人见高,因此站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比瑾要矮一截。

  
瑾结婚时已经年过30。大家聚集在他家开派对时感觉房子真大,令人担忧收拾起来会不会很花时间呢。老公是当地土生土长的,独子一个,父母皆亡,也算是祖传了不少土地和房子,虽然有些旧,但是看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将一部分房子翻新了。

  
看瑾的老公几乎家务都不干(在日本也不奇怪),但是也不过分干预他人,倒也比较清静好客。圈内人以还在上学的留学生居多,华人家庭甚少,因此带着孩子去玩的,自然有一股别样的新鲜和热闹,尤其是在国外,大家说着相同的语言,很有一番国内节日走亲戚的热闹,在外面这几乎是少见的场面。要是换了别人,租的兔子房除了小得无法容乃10几个人,还不能大声说话,国语飘窗外,虽不至于遭白眼,也会惹得房东敲门干预,乃至影响整个地区的留学生后辈的今后租房难。

  
瑾和她老公都说非常喜欢孩子,那时瑾的身份还没有搞定,局外人都劝瑾“快生个孩子吧,这样也可以在日本有个比较稳定”,因为有很多中日婚姻的破裂,都是因为没有孩子当事人陷入尴尬的境地。

  
瑾是自由恋爱,看上去他们年龄相差也不是很大,关系似乎也不错,当然不能用中国人的“打是爱骂是疼”的夫妻标准去衡量,毕竟文化习惯不同嘛。

  
其实,日本人也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玄乎,瑾的老公其实很普通,因为大家难得相聚在可以放肆的地方,所以几乎都忘记了这个小个子男人,也算比较能观察细节的我,与他聊上了。

  
其实他们家族在当地也算比较知名的,远房的亲戚比较有作为,在附近开了很多的连锁店,他也就在那里工作,算是管理人员。还在恋爱时,瑾就已经带他去过几次北京,说起对北京的印象,他的回答就是“豪华得压抑”,重厚的历史可以用肌肤的每个毛孔感触,同时也有比较可怕的压抑感。那么瑾家的四合院,难道不能驱散那种压抑感吗。我玩笑地这么想着。

  
瑾的父母都是医务人员,对未来的日本女婿只保持表面的礼仪客套,这样到反而让他错觉了中日习惯上的距离感。北京即使晴天,也似乎是笼罩着一层轻雾,远远不如东京那般澄明空透,急速发展的汽车社会更增加了浓重的城市节奏。他说喜欢瑾但不太适应北京,我知道日语的这种表达就是不喜欢的意思。

  
也难怪了,他们家有一个很大的院子,虽然很难说是什么整修得很好的花园,有些地方还生出了杂草,无人问津关怀,但是从露珠中透露出的一份自然氛围,却也是怡然自得的一景,偶尔还觉得少了点什么,或许是奶声奶气的哭声?东京的气候四季分明,台风,梅雨,初雪,逢春,地震。。。。一年四季,爽朗的微风,连晨雾都极少看见。

  
好久没有联系的瑾打来电话的那天是一个下着小雨的下午,细雨蒙蒙,水气如雾。在综合医院见到的瑾,声音异常的微弱。据说3天前瑾突然腹痛挂急诊,发现白血球异常的上升,正在做精密检查,暂时住院打点滴观察等待结果。

  
略微安慰几句后退出病房,与瑾的老公交谈,其实检查结果已经出来,瑾患的是卵巢恶性肿瘤,通俗地说就是卵巢癌,必须马上作手术切除卵巢以及子宫的一部分,以防扩散。我们都非常惊讶,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安慰蒙在鼓里的瑾和这个小个子日本男人,谁都为瑾捏着一把汗,还不仅仅是因为瑾突如其来的病情的深刻性。

  
人生有很多很多的悲欢离合故事,但是谁都希望那只是一个故事,或者阅读过的小说,或则是看过的一场电影,而不是自己或自己生活中熟悉的朋友。瑾嫁给了一个似乎很爱她的日本人,瑾很喜欢小孩,那个日本人又是个独子,瑾的病会不会影响他们的婚姻呢?因为谁都知道那种病意味着他们永远不可能再有自己的孩子。那时大家都没有告诉瑾真相,一直到手术顺利完成。

  
不久,瑾回国了,在自己父母身边化疗和中药治疗了整整一年。瑾再次返回日本的时候,头发几乎全部没了,戴着假发套,双颊浮肿,完全变了一个样,被病魔和大剂量的放射治疗折磨得完全成了“地主婆”的样子,那男人却依旧长得敦实敦实的,红光满面。

  
转眼又是小雨淅淅的季节,那都是快10年前的事了。当年的留学生们留在日本的都成家立业,年过40,算算瑾也不例外,瑾比以前老多了,但是精神状态很好,似乎完全恢复了健康,病魔没有继续扩散实在是不幸中的大幸,或许瑾开朗的性格和还算年轻吧。

  
瑾仍然在参加一些社会公益活动,每月扮演“地主婆”去收房租。但是很不明白他们为何不领养一个孩子,看着曾经那么想要孩子的一对异色夫妻,在雾雨蒙蒙中幸福和艰难地走着他们的人生,不知是酸楚还是庆贺,找不到合适的语言,谁都不愿旧事重提。虽然这10年没有谁知道这对中日夫妻之间的琐碎事,但是透过雾雨,那个矮男人看上去似乎长得并不是很矮。

  
——东京博士 2005年7月14日

  
*此文根据真人真事撰写,名字和一部分细节经过加工,如有类似,请勿对号入座。

  




 回复[1]:  邯鄲子 (2006-09-25 13:29:14)  
 
  ‘但是透过雾雨,那个矮男人看上去似乎长得并不是很矮。‘這句話意味深長、隠現了

  
作者的婚姻観.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6-09-25 13:35:43)  
 
  婚姻的幸福是什么?人不可貌相。

 回复[3]:  虫草 (2006-09-25 14:23:54)  
 
  有的时候,最糟糕的不是失去健康.....瑾应该是幸福的吧,祝福

 回复[4]:  雪非雪 (2006-09-26 16:51:59)  
 
  不知这对中日夫妇是否知道东博以这样守望的目光关注过他们又以这样尊敬平稳的文字记录了他们。(这句话怎么这么长??)

 回复[5]:  东京博士 (2006-09-26 18:01:27)  
 
  長すぎ、翻訳回路が壊れてしまった。

 回复[6]:  雪非雪 (2006-09-26 18:06:41)  
 
   还能难住东博?怎么会呢。。。。。。

 回复[7]:  陈梅林 (2006-09-26 18:52:30)  
 
  用个软件一点就行。

 回复[8]:  东京博士 (2006-09-26 23:42:57)  
 
  软件翻译器?哈哈,狗p不通,误人子弟的东西。死翻硬翻的单词再讨上一个莫名其妙的语法结构,大都翻译出来的是不伦不类的东西。比如“私はあなたが私に対してこんなによくならないでくたさいを求める”,陈桑能看懂?这是日语吗?哈哈,原文是“我求你不要对我这么好”,这是最近一个初学日语的年轻人向我咨询过的问题。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在日生活篇
    我在日本看牙医 
    “支那”小宇宙爆炸事件 
    说说日本的医疗资源状况 
    日本政府最新疫情对策解说 
    “东京封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日本企业是如何应对病毒扩散的 
    口罩究竟重不重要? 
    自制生煎全过程 
    血色加贺,满嘴是甜 
    外国人在日本老后究竟能拿多少年金 
    2015.6.28镜友会 
    2015金泽百万石祭 
    腌哚鲜——春天在我的厨房里 
    自制八宝饭全过程 
    上茶!文山包种茶 
    人生旅途,日本海的700天 
    茶能明目,静心 
    我认识的那些日本共产党员 
    自制お節料理 
    今天吃河豚鱼 
    电车化妆女 
    日本的汉堡牛排(并非广告) 
    我亲身经历的日本大地震 
     日本的核电站为何陷入尴尬局面? 
    2010我在日本生病住院 
    今日上野 
    制霸OBAMA 
    眼见为实:参观日本的牛奶饮料工厂 
    Long vacation中泡图书馆 
    2010年我市祭り 
    城市中的自然与传统 
    近所付き合い 
    六月风情数镰仓 
    在日本农村品尝高级法国料理 
    九州漫步 
    今日大分县 
    我在日本的第5次跳槽。。。 
    澳洲修学旅行 
    秋田的礼物 
    说说日本三大缺点 
    2009まつり扫大街 
    收获红米苋 
    采粽叶,包粽子 
    大禹治水还不如小鬼治水 
    三个电车男 
    日本工作考虑方法——你是哪流人才? 
    江之岛情怀 
    [原创]夜谈我的混日本 
    日本罕见的中国式自由市场 
    日本生活小事两件:认真和便利 
    不可思议的日本人4则 
    进口货与国产货 
    中日生活习惯差异感想三则 
    2007除夕的两件小事 
    日本买车速决战(2007年最新版) 
    秋田往事:一杯啤酒的份量 
    距离真的会产生美吗? 
    “上帝”的困惑 
    HD高清电视录像经验谈 
    女子高生:死要好看活受罪 
    无法理解的日本丑态 
    在日本的酒田,我不得不服它! 
    男人掌勺 
    教你如何吃日本的紫菜饭团 
    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让孩子学中文的感想 
    日本买车记 
    东京博士来日15周年纪念 
    残暑宣言:日本饭桶  
    在日本吃河豚鱼 
    谈谈日本的交通工具 
    与在美华人谈日本的中国菜 
    日本买房问答(珍藏版) 
    谈谈社会人的礼仪 
    [原创]一个嫁给日本人的沈阳女人 
    [原创]京女不知亡国恨 
    [原创]谈谈买旧车的一些注意事项 
    [原创]胃溃疡老战士经验谈 
    [原创]日本车检体验记 
    [原创]再谈日本女性的社会地位问题 
    [原创]中日女性哪个更漂亮? 
    [原创]谈谈日本女性婚后为何不上班 
    [原创]鬼子之交淡如水 
    [原创]杂谈战胜自己 
    [原创]谈谈我对永居和入籍的看法 
    [原创]穿茄克衫的季节,很冷 
    [原创]我认识的日本的老头 
    [原创]信州信天游 
    [原创]雾雨 
    [原创]东京春夜风物诗 
    [原创]再谈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原创]日本的物价究竟贵不贵?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