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三 >> 3回望故土
字体∶
琴姐的幸福

老三 (发表日期:2006-09-15 20:52:55 阅读人次:1859 回复数:17)

  

  
去年我回国探亲,去看了我儿时的伙伴琴姐。

  
琴姐的娘家和我家是隔墙邻居。大我两岁的琴姐在连续留级两次以后和我成了同班,从此我和琴姐形影不离,上学放学那自不用说,即是去地里干活、去山上摘野果野菜往往也是不分不离,大家都说我们是亲姐妹。琴姐学习不好,她那时的数学作业大部分都是我帮她做的,所以琴姐对我很迁就,有什么好吃好玩的都先拿给我,我在学校和别的同学吵架,琴姐也总是帮着我,那个时候我是把琴姐作亲姐姐看待的。

  
可是初中还没有毕业,琴姐却退学要嫁人了,对方是家住毛沟深处的一个复员军人,比琴姐大五岁。看样子琴姐很满意,那些天她的脸上总是喜气洋洋,说话也眉飞色舞,好像她真是找了一个幸福人家。其实我知道那个人家里很穷,而且住在毛沟深处,四面都是大山,连一条像样的道路都没有,去镇上赶集还靠双脚步行。好歹我们也是镇边上的人,不往县城找到也罢了,最起码也该在镇附近找一个,可琴姐却找到了大山深处,我当时很为琴姐的选择而遗憾。可琴姐不以为然,她对我说:“老三,我和你不一样,你学习好,心也野,这小山沟里盛不下你。我没有别的想法,我只想找个好人结婚,安安生生过日子。这个人虽说家住山沟,可心好,又勤快,我很愿意。在农村,都是靠力气吃饭,我想只要人勤快,不怕出力气,还害怕结婚以后没有饭吃没有衣穿?”琴姐很有信心。

  
由于交通不便,结婚以后,琴姐很少回来,加之以后的生儿育女,她就更不回来了。不过她的男人倒是经常来,每次来都会带来山里的栗子、核桃、木耳、香菇什么的。琴姐每次都让她的男人给我家也带一份来。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这些东西都是很珍贵的营养和充饥物品,我至今都能想起来当时我家人吃这些东西时,对琴姐的感激之情。那时我曾想过,等将来我考上大学,有了工作,争了工资,一定要好好回报琴姐。我后来考上了大学,也挣了工资,可是我没有报答过琴姐。这二十年来,我为欲望所诱惑,象一个找不到终点站的马拉松运动员,听不到人们的呐喊,看不到沿路的风景,只是精疲力尽地跑着。

  
去年回国,我想无论再忙,也必须抽时间去看看琴姐。

  
通往琴姐家的汽车路已经修通,那天琴姐和她的丈夫在站点接我。十一月的天气,正是宛西最冷的季节,琴姐穿着一件银灰色的羽绒服站在寒风中。二十多年没见,琴姐已发福了许多,她脸色红润,精神很好,山风山雨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俗话说:“家顺出少年。”看得出琴姐日子过得很如意。

  
琴姐家在一个山坳里,那地方住着三户人家,看上去琴姐家的房子最好,红砖青瓦的主房很显眼。琴姐说这是五年前盖起来的,是这一带第一家砖瓦房。说这话的时候琴姐充满了自豪。房子的周围以山就势进行了修理平整,错落有致的种满了各种果树。琴姐说一到秋天,核桃、栗子熟透的时候,地下落得到处都是,随手拣起来就可以吃。此刻已是深冬,无福享受那新鲜美味,不过那一树火红的冬柿则敞开胸怀欢迎我。琴姐的丈夫拿来一根顶端带网的长竹竿,摘了一个柿子给琴姐,琴姐掰开,里面红中泛白,吃了一口,又甜又面,味道真好。

  
做饭以琴姐为主,琴姐的丈夫在旁边做帮手。洗菜、烧火、拿盐放油,配合得很默契,看得出他们这样做已经成为习惯。几十年来他们也许就是在这种默契中,让他们平凡的日子变得有滋有味。

  
琴姐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已经在城里找到了工作;儿子没有考上大学,回来和他父亲一起种香菇和木耳,一年收入也不少,去年谈了女朋友,打算明年冬天结婚。琴姐在家做饭洗衣服,有时也到香菇大棚去看看,帮忙干点什么。两个大劳动力,把活都打点得清清爽爽的,实际上琴姐去了也没有什么可干。不过她每天仍然会往那里跑上两趟,为他们送些茶水和吃的,陪他们说说话。琴姐说,这个家和这个家里的人,是她的魂,现在要是让她离开这个家和家里的人,给她个金山银山,她也不干。

  
夜里,我和琴姐睡在一个大床上。琴姐问了我一些外面的事情,末了,她说:“老三,你记得你那时候劝我,不让我嫁到这个穷山沟里来,说让我在镇上找一个好的人家,尝尝幸福的滋味。姐没有文化,不懂得大道理,也不懂得你要的幸福是啥个滋味,可姐知道姐这几十年过得很顺心。你姐夫知道疼我,我愿干啥不愿干啥,他随我便。一个女人能找一个这样的男人就行了,我很知足。两个孩子也很懂事,他们都能自食其力,我也很放心。你说姐看起来年轻。姐日子过得顺畅、心里舒服,咋能不年轻?你看你都四十岁了,还在东奔西跑的,夫妻俩一个这里一个那里,一年也不见上几面,为了啥呀。说句实话,你看不上姐的幸福,可姐也看不上你的幸福。”

  
我无话可回答。

  
无疑琴姐是幸福的。她用自己的理解和努力在追求着幸福,也用自己的眼光在享受着幸福。也许这种幸福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才是实实在在的,我想。

  




 回复[1]: 老三 liyao (2006-09-15 20:59:06)  
 
  你好!我是liyao。

  
我似乎和你那琴姐的幸福观相似。

  
欢迎你回来。

 回复[2]: 真幸福 虫草 (2006-09-15 21:51:07)  
 
  

 回复[3]: 谢谢两位 老三 (2006-09-15 23:01:53)  
 
  谢谢楼上两位。先送一个礼包,见面礼。

 回复[4]:  陈梅林 (2006-09-15 23:21:38)  
 
  老三终于回来啦,大家很惦记你呢!

 回复[5]:  老三 (2006-09-17 12:54:26)  
 
  谢谢梅姐。

 回复[6]: 唉,叹一个 校长 (2006-09-19 15:45:10)  
 
  男人往往追求虚无缥缈的幸福,女人往往追求实实在在的幸福.

  

 回复[7]:  陈梅林 (2006-09-19 15:56:26)  
 
  校长在追求虚无缥缈的幸福?

 回复[8]: 是啊 校长 (2006-09-19 16:26:34)  
 
  回复[7]: 陈梅林 (2006-09-19 15:56:26)

  
校长在追求虚无缥缈的幸福?

  
---------------------------------------------------

  
是啊,一直在马不停蹄地向前跑,往往忽略了自己的享受.

  
最近稍微轻闲了一点,反省了一下,该给自己"褒美"一下啦!呵呵

  

 回复[9]: 校长 说一说你的幸福观 老三 (2006-09-20 19:13:01)  
 
  你好神秘,只今我还不知你是吃什么的。

  

 回复[10]:  东京博士 (2006-09-25 12:49:39)  
 
  不管是描写城里还是农村,有一种说不出的时代共鸣感,很朴素,读来鼻子有点酸,但是也不会流眼泪。但是这样的文章现在的年轻人很少会用心去阅读,他们没有那份心思呢。

 回复[11]: 东博 你鼻子能酸我已很得意了。 老三 (2006-09-26 00:56:21)  
 
  咱不管“现在的年轻人。”

 回复[12]:  东京博士 (2006-09-26 09:50:50)  
 
  其实,俺挺喜欢老三的文章的,波涛不惊,平淡中也能感人。

  
就怕你挑不起刺,哈哈。

 回复[13]: 东博 老三 (2006-09-29 18:20:59)  
 
  没有问题,俺现在已经锻炼出来了,不要说是刺,就是一根大木头我也挑得起。

 回复[14]:  liyao (2006-09-29 18:25:17)  
 
  老三,你好吗?

 回复[15]:  老三 (2006-09-29 18:42:46)  
 
  谢谢liyao,这种亲切的问候,让我很感动。在谢你一次。

 回复[16]:  liyao (2006-09-29 18:57:48)  
 
  老三,没看到我发给你的邮件吗?

 回复[17]:  老三 (2006-09-29 19:23:52)  
 
  没有呀?你再发一封过来吧。对不起。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3回望故土
    爱国 
    关于60年,我总该说点什么 
    祝愿大家中秋快乐! 
    端午很遥远 
    善良百姓 
    今天是我们的日子 
     年味儿 
     奴才就奴才 
    生就奴才命的中国人 
    人这几十年 
    琴姐的幸福 
    远方有多远 
    我的1976 
    女人的自尊 
    谁更悲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