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三 >> 3回望故土
字体∶
谁更悲哀

老三 (发表日期:2006-05-22 19:53:50 阅读人次:1744 回复数:1)

  

  
站在这里我涌起的只有悲哀,我只能在记忆里去追寻昔日的风貌。三十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葱绿,被树木覆盖的大山是一道屏障,为我的祖先遮风挡雨,旱天涝雨,有山作保,有树遮荫,我的祖辈在这里一代又一代繁衍生息,过着虽不奢华但却衣食无缺的质朴自然生活。山上的树是粗大的,长了一百年一千年没有人能说得准,听父辈们说他们记事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粗大的树木下衍生的是山菜野果,野生的木耳香菇,装满了农家大小箩筐;厥菜、黄花菜、山芋等遍布山岭沟壑,即使荒年灾年,也能抵挡一阵子。我童年和少年的岁月,是用采野菜摘山果串就起来的。黄的山杏,红的五味子、黑的葡萄填补了那时人们物资的贫乏和味觉的单一。收获季节,大人小孩都出动,肩挑背扛,每一家都采摘很多,挑出好的大的送给住在城镇乡街上的亲戚朋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山上的树渐渐的变少了。集体砍,个人伐,没有人想到这是祖宗千年修得的遗业,更没有人想到这也是子孙赖以生存的基业。为物欲为己利驱使,人们淡忘了自然秩序和道德公义,面对着一个“公”字,人们想到的只是索取。

  
山变秃的时候我已远离了这片土地,远离让我淡漠了忧虑。当我再一次站在这片土地上,面对着秃山枯河,我只有无奈和悲泣。我知道我是软弱无用的。软弱得熟视无睹,无用得不会呐喊。其实在这个时代面前,我们都是软弱的。拥有千年、滋养着一代又一代人的绿山的失去,本身就隐含着我们命运地改变。这个世界不仅仅是属于人类的,自然万物,相互依存,失去了万物自然,人类也无法生存。可是我们这个民族太健忘,太浮躁,我们总是喜欢从一个极端跑向另一个极端,象浮萍随波漂流、象樱鹉随声附和;我们的头脑形同虚设,不会思想,像木偶一样任时代和潮流摆布。不谈古代不说近代,仅看现代,我们像一群动物被驱赶着,一会儿是头上长角地政治动物,一会儿四脚爬行地经济动物。人们没有分辨力,缺乏爱和情谊,只会张狂、只会迷信,这样的民族是不会有美好灿烂的将来的。是的,任何一个国家在发展的过程中,都会走些弯路和错路,可是看看,又有哪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破坏得如此彻底、毁灭得如此干脆?我们毁灭了历史,破坏了自然,再进一步就是消灭自己。

  
一个正常的社会是一个理性的社会,一个正常的民族是一个崇尚自然、追求和谐、尊重道德的民族,如果只为物欲,只为己利,那实际上连动物世界也不如。

  
我站在一个山坳间,这里曾经有几户人家。昔日的炊烟已化作天空的黑云;欢声笑语已变成风刮尘起的鹤戾。听说2000年一场暴雨,山洪暴发,这几户人家从此消声匿迹。我只有无语。我不是佛教徒,但我相信因果报应。不要意为人定胜天,和自然相比,人其实非常渺小,与自然作对,当自然界发起怒来,人类也只有束手待毙。

  
我再一次看着秃山,她像一个老妓女被无数人蹂躏后,又被剥光了衣服抛到众人面前。山洪流过的冲痕是她屈辱的泪迹,这泪痕既是大山的痛苦,也是人类的羞耻。大山是悲哀的,可是人类更悲哀。十年、一百年、------不敢期待更长远,洪水、旱灾、沙化,瘟疫,他们会与人类较量。 我想哭,为大山,更为人类。

  




 回复[1]:  陈梅林 (2006-05-23 13:38:10)  
 
  同感!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3回望故土
    爱国 
    关于60年,我总该说点什么 
    祝愿大家中秋快乐! 
    端午很遥远 
    善良百姓 
    今天是我们的日子 
     年味儿 
     奴才就奴才 
    生就奴才命的中国人 
    人这几十年 
    琴姐的幸福 
    远方有多远 
    我的1976 
    女人的自尊 
    谁更悲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