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三 >> 2边看边说
字体∶
啊,奥运会!

老三 (发表日期:2008-08-26 14:37:39 阅读人次:3983 回复数:42)

  

  


  
据说,奥运会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的强大和发展、中国人的文明和礼貌。

  
我是体育盲。不知多少项目、不懂多少规则、不知多少明星、也不管谁输谁赢,所以,我对那个奥什么运没有多少兴趣。在N年前,国人倾国倾城为申奥成功而全力释放激情的时候,我正在那里计算我赚了多少钱,可以带我的父母到哪里去游玩。我不端朝廷的碗,没有皇粮可吃,没有民脂可喝,当然也没有激情去凑热闹瞎叫喊。靠自己的劳动,挣得一碗稀饭,不背良心不伤天,不怕半夜鬼叫换,过着小民的问心无愧的日子。再说,不就是个运动会吗?充其量大那么一点,什么国家的荣誉,民族的骄傲,有那么厉害嘛?

  
所以,我无动于衷地过着我的没有奥运的平静的平民的生活。几年来,全民皆奥运的欢声笑语、插遍世界的红旗飘飘、奥运会开幕式的硕大脚印、刘翔的临阵退出众说纷纭、金镶玉总数第一的耀眼金光,都没有让我生出任何激情。我幼稚的认为,一场运动会,不会把中国带进文明礼貌、富裕祥和的天堂,心中甚至还希望那么巨大的经济投入,如果能投入到中国所有中小学校的危房建设,恐怕要比办什么奥运实惠得多。

  
中华民族是一个喜欢生活在梦中不醒的民族,从2000年申奥成功到近几年加速度般的建设、天文数字的人力物力投入,极尽排场的奢华,直到最后短短16天的振臂欢呼悲痛惋惜乃至愤怒咒骂,好像奥运会让所有的中国人都荣耀了千倍,好像所有的中国人都又多活了一个轮回。

  
而我只想问:中国,你真的强大了吗?

  
奥运会,如果你真的让中国强大了,我愿意把我的心割下来献给你,来弥补我过去对你的冷漠。因为你让中国强大了,纹川的学校就不会倒塌,成千上万的孩子就不会离去,我的心就不需要再痛,所以,我要把没有痛的心献给你。

  
啊,奥运会,你真的让中国强大了吗?

  


  





Page: 2 | 1 |

 回复[31]: 邓姊好! 老三 (2008-08-27 01:20:47)  
 
  秋天来了,冲绳之行的热和累也过去了吧?

  
念着你!

 回复[32]:  离别钩 (2008-08-27 03:30:19)  
 
  “你说,”我问安佳,“如果一个人吃饱了饭没事干,他怎么消磨时间最好?”

  
“睡觉。”

  
“睡过了呢?已经睡得不能再睡了?”

  
“他有没有别的本事?譬如治理国家、弹棉花、腌制猪头等等。”

  
“没有,一概没有,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他是不是很有追求?”

  
“追求得一塌糊涂。”

  
“他认多少字?”

  
“加上错别字有那么三五千吧。”

  
“那就当作家吧。”安佳平静地望着我,“既然他什么也干不了又不甘混同于一般老百姓。”

  
“也只好这样了。”我赞同道,“看来确实别无选择。”

  
“那就当吧。”

  
“当吧。”我站起来,走到大衣柜的镜子前怜惜地看着自己,“瞧瞧你都成了什么样子。”

  
“我问你。”安佳也站起来,走到镜子前仔细地瞅瞅镜子里的我,问道,“如果一个人两手攥空拳,无财无势无德无貌,他怎么才能一夜之间小家乍富平步青云摇身一变什么的……”

  
“去偷去抢去倒腾国宝嫁大款什么的。”

  
“既没偷抢的胆儿又没做生意的手腕还阳萎。”

  
“脸厚不厚?心黑不黑?”

  
“厚而无形,黑而无色。”

  
“那就当作家,他这条件简直就是个天生的作家坯子。”

  
“那你还犹豫什么?”

  
“不犹豫了,下决心了,干!蒙谁不是蒙?”

  
“对,就得有这种一条道走到黑的勇气。”

  
“唉——”我叹道,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我这人吃亏就吃亏在太善良,干了缺德事就睡不好觉,老在梦里哭醒,怕遭报应,下地狱。”

  
“没关系,作家也不光你一个,下地狱你们也有伴儿。”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作家也当了地狱又不下?”

  
“不下是不可能的,弄好了也许能楼层住得高点。”

  
“我要写了,喂,我要写啦!”

  
……

  
“写什么不知道?”安佳捋捋头发,在我旁边坐下,看着我,“就写你最熟悉的吧。”

  
“我熟悉的就是三个饱两个倒吊膀子搓麻将。”

  
“那不是挺好的么,当反面教材。”

  
“可社会责任感呢?哪里去了?我是作家了,我得比别人高,教别人好,人民都看着我呢。”

  
“依着你,教点人民什么好呢?怎么过好日子?这不用教吧?”

  
“得教!告诉人民光自个日子好了不算本事,让政府的日子好过了那才是好样儿的。譬如吧,政府揭不开锅了你一天三顿赞助出一顿行不行?街上有坏人政府的警察管不过来你舍身取义成不成?得跟人民讲清楚,现在当务之急是让政府把日子过下去。你想呵,二亿多文盲,五千多万残疾人……容易么?大家伸把手……”

  
“不会让人民得出政府累赘的感觉吧?”

  
“哟,这我倒没想到。”

  
“瞧瞧,我不提醒你你又要犯错误了。”

  
“就是就是。”

  
“想帮政府分忧,用心是好的。但帮忙也要策略,谁没有点自尊心?说出去也是个响当当的共和国,不能拿人家当叫化子打发,咱人民脸上也没光呵,还是多从自豪骄傲什么的入手。”

  
“你是说写古代?”

  
“我看可以,写古代人民的改革创业,劳动爱情。”

  
我扬起脸怔了一会儿,抽了口烟:“现在这国家是哪年成立的来着?”

  
“四九年吧。”安佳说。

  
“四九年以前是谁?”

  
“好象是台湾那帮人。”

  
“这帮人不能写。”我深明大义地说,“写也不能夸他们。再往前呢?”

  
“再往前好象是一帮梳辫子穿马褂的。”

  
“对对,我想起来了,那帮人的头是老娘们儿,跟咱们好象还不是一族。外国人不能写。”

  
“再往前我也弄不清了,好像全剩下书生小姐皇后附马黑头白脸什么的,话说的跟咱现在都不是一个味儿,动不动还爱甩袖子跷靴子唱两嗓子。”

  
“我看咱还是回来吧。”我说:“古代净是有钱人,咱从来猜不透有钱人的心。”

  
“非得教人民学好么?”片刻,安佳打破沉默问。

  
“非得!”我说,“我是铁了心要宣传人民教育人民鼓舞人民,叫他们都别管自个积德行善这辈子倒霉下辈子享福。”

  
“你这是不是有点玩世不恭?”

  
“那我不这么着又怎么着啊?仔细想呵,要不号召大家奉献,让自己吃亏蔚然成风,我怎么占便宜?”

  
“政府说过这话吗?别忘了政府可是为人民的。”

  
“当然,要不我们作家干吗?就是让我们把那一说就炸一说就翻脸的话拐弯抹角柔声细语地对人民呢喃着。”

  
“敢情这跟文学没什么关系。”

  
“文学?什么文学?野生的还是人工栽培的?多少钱一斤?”

  
“连文学都不知道。你不是要当作家吗?”

  
“我是要当作家,当作家和文学有什么相干?你真该好好学习了。”

  
“我又不当作家我学那干吗?”安佳站起来,走回扣子身边,继续给她喂已经凉了的粥,“不管你了,你爱怎么写就怎么写吧。”

  
“这个问题不弄清我没法写。”我终于给自己找了充足的理由离开书桌,一边看着扣子吃饭一边逗她,认真对安佳说:“糊里糊涂地动笔,费劲不说,一不留神搞成文学那才后悔莫及。”

  

 回复[33]:  离别钩 (2008-08-27 03:36:55)  
 
  

  
还是朔爷牛奔

  
这个人将来要超过鲁迅的

  


  


  
有句话

  
说得好,贱人啊

  
我是说我自己,呵呵

  
一天到晚老装的事事儿的

  
一脸忧国忧民的离骚脸

  
都出来这么多年了

  
那点破事忘了就得了

  
别没事一天到晚忧国忧民的,需要你那点小忽悠吗。允许你忧了吗

  
唉,

  
没事多弄文字去

  
我准备明年出本书

  
写了本,黑楼梦

  
雇了一个枪手正写呢

  
估计的流传下去万儿八千年吧

  
汗。。。。。。

 回复[34]:  东京博士 (2008-08-27 21:24:32)  
 
  老三,“把自己的日子过好”,说得好,这个不是50年不变,是千万年都不变的,这镜子上谁过得好不好,看发言基本上知道。从老三的发言看得出过得不会差,虽然不像黑白子带着儿子到处去挖贝吃个爽,也不像俺炒几个菜也贴个照,想吐痰的也只能吐在自己屏幕上。

 回复[35]:  王者非王 (2008-08-27 09:13:09)  
 
  24楼的发言是高见,深受启发,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小人也。

 回复[36]: 王者非王先生 你好! 老三 (2008-08-27 10:13:44)  
 
   不知你是哪路神仙,但看得出你是党的好儿女、是新中国的希望,也是我们的希望,从你身上我们能够看到我们国家的将来。好得很,我们很有信心。

  
来论坛上玩,最好要用自己的脑袋去思想,要用客观事实去说话,无论好错那都是自己的,你说呢?

  
奥运终于结束了,国内为了奥运究竟付出了多少代价,你在日本不知道,想你在国内总有个三朋四友吧,你可以问问呀。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为了一个奥运,不惜任何代价,这难道是正常的现象?

  
我写上面那个帖子,是我自己的一点感想和心里话,和小人大人没有什么关系,那也不是你我的水平可以说清楚的,所以,想在这里说小人大人的人,对不起,请从我的院子里出去,我没有时间奉陪来辩论这个问题。

  
请走好,注意身体!

  


  

 回复[37]: 离家出走,简单跟贴。 期刊 (2008-08-27 22:34:54)  
 
  》》『奥运会,如果你真的让中国强大了,我愿意把我的心割下来献给你,来弥补我过去对你的冷漠。』

  
给你提个建议:把那个『我』字改成我们,因为至少还包括我,所以应该是复数。

  

 回复[38]:  敬天爱人 (2008-08-27 13:12:52)  
 
  王老是不是误会俺的发言。

  
俺只是有感而发,可没针对任何人。不知道你说谁是小人。

  
在日本生活多年,个人感觉相对于日本人来说,中国人大多城府较深,

  
不诚实,善于见风使舵。这也许是我们大陆的生活环境所形成的一种

  
习性。当然这只是一般性而言。

  
俺对你和其他网友的争论不感兴趣。基本上来这镜子的都是成年人,

  
个人的看法,思想观念都已定型。争来争去只会伤和气,而不会有什么结果。

  
身在海外有个好处就是你可以自由选择上什么网。如果觉得人民日报太左,

  
可以去看VOA,BBC.`如果认为海外的言论太右,可以去强国论坛什么的发发言

  
调剂调剂。

  
俺上镜子也只是消遣消遣,如果发言那也是对事不对人。(呵呵,从小就不喜欢吵架也不擅长吵架)

  
不过有一点和你(也许和来照镜子的所有人)是一致的,那就是希望中国

  
一天天变得越来越好,因为俺的兄弟姐妹,大部分朋友还是生活在那片土地上。

 回复[39]: 房东36楼的发言 水双 (2008-08-27 21:03:52)  
 
  中肯诚实,难得难得。38楼的也是。

 回复[40]: 鼓掌 大汉临离 (2008-08-27 22:23:08)  
 
  【36】楼主说的好,那个板凳应该学习啊

 回复[41]: 老三,晚上好! 孙秀萍 (2008-08-30 21:33:09)  
 
  

  
见到你不容易,希望能常拜读大作呵!

  
有空到东京来,大伙聚聚

 回复[42]: 谢谢秀萍! 老三 (2008-08-30 22:23:36)  
 
  我很想见你的呀,有机会大家一定聚聚。你们来我这里吧,到乡下看看。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边看边说
    鲜花朵朵 
    中国食品 -----几乎是垃圾的代号 
    说说钱这东西 
     说给自己的谎言 
     啊,奥运会! 
     真的是遗憾的事情 
     日本女人的幸福 
    今天也是日子 
    感受日本的“跪式服务” 
    打算“黑”下来的女孩 
    心平气和活自己 
    在日华人和他们的《东洋镜》 
    2006年的最后一天 
    好好的活着 
    松田先生 
    被中国杂技感动的日本女人 
    鲜花小路(外一篇 )旧文旧文 
    唱老歌时的心情 
    寂寞沙洲冷 
     故乡的圆月 
    慢车中的牛气 
    历史是一面镜子,而不是资本 
    香菜中的缘 
    我看中学生留学 
     日本国山岸主义幸福会实显地实录  
    台湾人们怕什么 
    台湾青年阿钟(陈年旧文) 
    回家去看看 
    学会提醒自己 
    也说金文学现象(兼和金先生协商) 
    中国的老鼠日本的猫 
    秋天的感动 
    人之情爱 
    哪些日本人希望日中友好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