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三 >> 2边看边说
字体∶
松田先生

老三 (发表日期:2006-10-20 15:13:36 阅读人次:1949 回复数:2)

  

  
认识松田先生是缘于我的《偏見持たずに中国人を見て》的文章在日本的《中日新闻》发表,松田先生就是看了这篇文章后通过留学生学友会与我联系上的。当时我住在留学生会馆夫妇楼112室,记得是一个飘着雪花的午后,松田先生如约按响了我家的门铃,有50多岁的样子,中等个头,不胖不瘦,方脸上戴着一付黑色宽边近视眼镜。相互寒暄之后,他直言不讳问我文章中讲到的事情是否属实,我拿出了《朝日新闻》和《中文导报》请他看,《朝日新闻》上的“中国人だめ”的大副标题、《中文导报》上的“中国人不许入店”的看板照片,使松田先生沉默了许久,然后他慢慢地站了起来,立了一个标准姿势,对着我举了三个躬,“日本人对不起中国人,我请你们谅解。”说这话时松田先生眼里流出了泪水。说实在的,对于松田先生来访,起初我是拒绝的,那个时候我看了很多有关日本人对中国人不友好的文章,也感受了周围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冷漠态度,对日本人也非常不满,只是学友会会长一再说这是一个热心中日友好关系的人士,经常为留学生办好事,看了我的文章以后,想和我交换一下意见,没有其他意思。当时我想他无非是来辩解,为日本人开脱,指责中国人的不是。我准备了大量地资料,以便与他对应。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我向来嘴硬心软,看50多岁的松田如此真诚,我的心也被深深感动,反过来劝说起他来了。我说日本人之所以这样对中国人,是因为在日中国人犯罪增多,社会治安恶化,让日本人对中国人产生不信任感,这也不能光怪日本人。可犯罪毕竟是少数中国人,大多数中国人是遵纪守法的,他们努力学习、拼命工作,为日本的经济和文化发展作着贡献,这也是不可忽视的事实,日本人看中国人应该看主流、看大局,不应一叶罩目,对中国人普遍否定,岐视、冷待中国人。他非常赞同我的观点,他说无论是哪个国家,都有好人和坏人,日本人也有犯罪的,他会尽自己努力在日本人中为大多数中国人正名。

  
那个下午我们谈得很多,我知道他出生在中国吉林,是那场战争的证据,虽说两岁时就随父母一起回到了日本,可那场战争还是刻在了他的记忆里。他认为那是日本人的罪过,所以长大以后他总想为中国人做些什么。他是三重地区日中友好协会的会员、留学生激励会的积极发起者和组织者。他曾对我说:我们激励会的大多数人并不是有钱人,但激励会的宗旨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物出物,帮助中国留学生排忧解难。

  
松田先生经营着一个玻璃安装会社,他既是老板也是工人,每天都和工人们一起干活。我有次偶然在三重大学第一食堂看到他穿着工作服、满面汗水和工人们一起在为食堂进行改装,与平日那个西装革履、文质彬彬地形象完全不同。不过我明白这才是日本的脊梁,日本的发达,正是依靠这些吃苦耐劳、又说又做的人支撑起来的。翻一翻日本现代经济发展史,就不难发现这个事实,即使现在,日本的中小企业的社长大都是身体力行的劳动者。我曾问过松田,我说在我们中国,像你这样的老板一般是不亲自干活的,他们只是动动嘴指挥着罢了,很少有人像你这样干的。他说在日本,类似他这样的中小企业,一般都是在夹缝里求生存,来不得半点地懈怠和马虎,无论是资金或技术都无法与大企业相比,只有精工细作、在质量上下功夫以争得用户地支持;再说这里竞争激烈,不论哪行哪业利润都很低,大企业本大利多,像他们这样的企业也只是混口饭吃,和一般劳动者没有什么区别,多雇一个人就多一份开支,不亲自干是不行的。

  
去年四月陕西来的小全搬家,请松田开车帮忙拉东西。松田先生不知帮助了多少留学生搬家,若在平时一点问题也没有,可那时他承包了一个大学生协食堂地改造安装,必须赶在学生开学时完工,工程非常紧。为赶工期,松田和工人们常常加班到深夜。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没有拒绝小全,双方约定了具体时间。事不凑巧,搬家的那个下午,小全的教官在没完没了地给他讲解试验,而小全有不敢明说自己要搬家,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松田先生等得实在着急,又无法与小全联系,只好打电话给我让帮忙找小全。对于不守时间,日本人很反感,那天松田先生显然有些生气,但听小全一解释,气也就没有了,又扛又抬,帮小全搬好了家。

  
过去对刚来日本的留学生来说,生活用品大多是拣来的。可现在电冰箱,电视之类的大型电器不再允许随便乱扔,留学生也就无法拣到了。电视可以不看,可冰箱不能没有,买,又不愿花钱。松田先生就发动日本人,要大家帮忙。听说谁家有冰箱和电视不用了,就赶快去拉回来,放在自己家里,以便随时送给那些还没有的留学生。他工厂的院子里有一间简易房子,像是电器屋,放了各种各样的电器,我们称它为“留学生的电器供应站”。

  
在日本,像松田这样的人不少,他们从特殊时期过来,对中国和中国人有一种个人的信仰或民族的负疚感,他们试图通过自己的力量为中国和中国人做点什么,哪怕是一点点,来减轻罪过,以祈求心灵的安宁。其实什么都是相互的,他们对中国人的好,中国人也都记着。松田先生每次到中国去,都会受到很多人的关心照顾,有一种处在老朋友中的感觉。象松田这样的人好有很多,他们是日本人中有良知的好人,这样的人越多,中日友好的可能性就越大。在目前这个并不太平地世界上,面对着松田先生这样的好人,我也会鞠个躬,说一声:谢谢你们。

  
(2000年3月)

  


  




 回复[1]:  单喜军 (2006-10-22 21:44:04)  
 
  今天在这里看到有关松田先生的文字,分外激动.松田的确是个好人,可是,让我难为情的是,他总是那么客气.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回复[2]:  taya (2006-10-22 21:49:39)  
 
  楼上的前辈也经常给关西华文写稿吧,同道中人,握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边看边说
    鲜花朵朵 
    中国食品 -----几乎是垃圾的代号 
    说说钱这东西 
     说给自己的谎言 
     啊,奥运会! 
     真的是遗憾的事情 
     日本女人的幸福 
    今天也是日子 
    感受日本的“跪式服务” 
    打算“黑”下来的女孩 
    心平气和活自己 
    在日华人和他们的《东洋镜》 
    2006年的最后一天 
    好好的活着 
    松田先生 
    被中国杂技感动的日本女人 
    鲜花小路(外一篇 )旧文旧文 
    唱老歌时的心情 
    寂寞沙洲冷 
     故乡的圆月 
    慢车中的牛气 
    历史是一面镜子,而不是资本 
    香菜中的缘 
    我看中学生留学 
     日本国山岸主义幸福会实显地实录  
    台湾人们怕什么 
    台湾青年阿钟(陈年旧文) 
    回家去看看 
    学会提醒自己 
    也说金文学现象(兼和金先生协商) 
    中国的老鼠日本的猫 
    秋天的感动 
    人之情爱 
    哪些日本人希望日中友好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