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三 >> 2边看边说
字体∶
被中国杂技感动的日本女人

老三 (发表日期:2006-10-15 17:51:45 阅读人次:2021 回复数:9)

   

  
8月9日,星期六,我坐在计算机前敲打着自己的思路。突然,‘邦,邦,邦’几下轻轻地敲门声,接着仿佛是被蜂蜜浸泡过的声音飘了进来:

  
“有人吗?”

  
“不速之客”,我想。

  
日本人很少不提前打招呼就登门拜访,除非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我忙起身去开门,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站在门外,她中等个子,齐耳的短发被一条灰白色发带整齐地束在脑后,这大概是为了与她身上的和服相配,略施淡妆的脸显得典雅端庄,红红的唇更为她增添了几分鲜活。“一个典型的日本女人。”我努力在记忆中寻找,企图追寻有关她的点滴痕迹。然而在我认识的日本女人中没有这张面孔。但是在这偏远农村,有客来访,仍是一件喜事,我忙请她进家坐下,冲茶相待。

  
“我叫山本惠子,家住前面的土台町。这么冒味来打扰你,非常失礼”她局促不安地站了起来,对我举了一躬。

  
“你能来我家做客,我很高兴,如果你愿意,可以随时来我家玩。”我真心实意地说,并示意她重新坐下。

  
“昨天晚上,我在津市看了中国河南杂技团的表演,心情非常激动,很想与中国人在一起谈谈。听说你们就住在这里,所以就冒然地来了。”她再一次起身又对我举了一躬。日本人的礼貌有时也使人不知所措。

  
“河南杂技不仅在中国有名,而且在世界上也很有影响,他们经常去世界各地公演。”我趁机为河南杂技做广告。

  
“是吗?我说怎么那样精彩。”她的两眼放光,局促不安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昨天晚上可是我人生中的最高享受,有几次我都被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听说小演员们从五岁起就开始训练了,难怪四肢那么柔软,灵活;动作那么的矫健。过去只在电视中看到,并没有感到多么惊奇,而昨晚就在自己面前表演,感觉中国杂技真是一种了不起的艺术,有的节目那么复杂和惊险,简直不敢相信是人在表演。在中国你们经常能看到这些杂技表演吗?”她滔滔不绝而又充满着新鲜。

  
“我就是河南人,你昨晚看到的,我在国内可以经常看到。”我告诉她。“杂技在中国是一种很普遍的艺术,从国家到民间有很多杂技团,他们经常到各地巡回演出,中国人对杂技表演很熟悉。象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坐在父亲的肩上开始看杂技表演了。”

  
“中国人真了不起,也真幸福。杂技对我们日本人来说太难了”她由衷地说。

  
确实,杂技是一种带着民族血性的、充满着韧性、毅力和天分的艺术,是人类祖先最原始行为的保留,也是对人类发源地的馈赠。世界上有名的几个杂技国,基本都是文明的发源地,日本人似乎是学不来的。就象他们的文字,虽然学得很用功,但鱼目混杂,不伦不类。

  
河南省和三重县是友好省县,这次河南杂技团来日演出,就是应三重县各民间友好团体的邀请,来日本各地免费做巡回表演。他们既带来了杂技艺术,也带来了河南人对中日友好地的希望。眼前这个日本女人就被这种艺术感动着。她对我说:“我们虽然国家不同,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相同的。杂技虽然无语,但她通过演员的表情和动作所传递的信息我都看懂了。我非常感激中国杂技小演员,他们是友好的使者,他们使我这个最普通的农家妇女,在偏僻的农村也同样感受到了这种友谊。我很希望中日友好,也会为此而尽力的。我只是一个农村家庭妇女,也许做不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可我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我会教育我的孩子们懂得中日友好的重要,为了友好而去尽力的。我想只要大家都去这样做,我想以后日本和中国之间再也不会发生战争了。我们应该好好相处,也会好好相处。”她的眼里蓄满了泪水。

  
她的善良的心为一场中国杂技深深地感动,看得出她是真诚的。我的心也被她的真诚所沁透而充满了感激。我想如果世人都能象这个平凡的女人一样热爱友好、热爱和平,那么世贸大厦就不会倒塌;阿富汗的儿童就不会流血;伊拉克的上空就不会弥漫着硝烟。然而这只是善良人的愿望而已,热爱和平的和打着和平幌子实在践踏和平的人类在这个世上同时存在,究竟谁的力量强大只有上帝知道。

  
在此前,我不知道她是谁,住在什么地方,叫什么名字,但现在有一点我是知道的;在日本一个名叫土台的地方,有一个普通的日本农村妇女,被中国杂技深深地感动着,而且把它视为窗口把和平瞩望。

  




 回复[1]: 人如果都能这样就好了! 孙秀萍 (2006-10-15 18:00:03)  
 
  

  
不设防,不猜疑,坦诚地交往。

  
令人向往。

 回复[2]: 其实镜子里好多人之间都是这样的。 老三 (2006-10-15 22:50:05)  
 
  秀萍,这两天看来你不太忙了。

  
常看到你挺好。

 回复[3]: 老三 雪非雪 (2006-10-15 23:08:08)  
 
  我现在正忙着拯救丢失的文件复原,那个新浪网不好上,怕上去迷路找不回来把正弄的文件再丢失,等我明天一定给你回信。我是个挨踢盲,被踢得死去活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现正一张一张救孩子的照片呢。唉,就不说明了,说也说不清。

 回复[4]:  雪非雪 (2006-10-16 10:28:08)  
 
  老三,邮箱开了吗?

 回复[5]:  liyao (2006-10-16 10:37:37)  
 
  雪JJ:三JJ给过我一个信箱,我写过信但没回信,看来三JJ也有干不成的事情 。雪JJ今天不卖话了?

 回复[6]: Liyao 雪非雪 (2006-10-16 10:48:01)  
 
  还有几分钟开话市,正准备货色呢

 回复[7]:  liyao (2006-10-16 10:51:58)  
 
  雪JJ怎么变的不文雅了。 俺也开始出门了,拜拜!

 回复[8]: liyao 老三 (2006-10-16 11:46:30)  
 
  你是冤我了,我是有信必回的,我没有收到你的信。

  
我已给你说过了,你再给俺发个看看?

 回复[9]:  老三 (2006-10-16 11:47:53)  
 
  非雪,正要开。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边看边说
    鲜花朵朵 
    中国食品 -----几乎是垃圾的代号 
    说说钱这东西 
     说给自己的谎言 
     啊,奥运会! 
     真的是遗憾的事情 
     日本女人的幸福 
    今天也是日子 
    感受日本的“跪式服务” 
    打算“黑”下来的女孩 
    心平气和活自己 
    在日华人和他们的《东洋镜》 
    2006年的最后一天 
    好好的活着 
    松田先生 
    被中国杂技感动的日本女人 
    鲜花小路(外一篇 )旧文旧文 
    唱老歌时的心情 
    寂寞沙洲冷 
     故乡的圆月 
    慢车中的牛气 
    历史是一面镜子,而不是资本 
    香菜中的缘 
    我看中学生留学 
     日本国山岸主义幸福会实显地实录  
    台湾人们怕什么 
    台湾青年阿钟(陈年旧文) 
    回家去看看 
    学会提醒自己 
    也说金文学现象(兼和金先生协商) 
    中国的老鼠日本的猫 
    秋天的感动 
    人之情爱 
    哪些日本人希望日中友好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