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三 >> 2边看边说
字体∶
慢车中的牛气

老三 (发表日期:2006-09-21 11:31:41 阅读人次:1890 回复数:13)

  

  
我住在丰野团地,到四日市上班坐电车,从白塚站比较近,再说那里有免费停车的地方,所以我每天也就从白塚站上下车了。只是白塚是个小站,那里只有慢车在那里停,所以,我总是从白塚先坐慢车到白子,再从那里换乘急行到四日市,回来的时候再到白子换乘慢车。每天都是这样在换着乘着。

  
我总是在晚上下班、在白子换乘慢车的时候遇上她。

  
津市是一个小地方,中国人大都认识,最起码也在不同的地方见过面。我和她就曾在一个party上见过,只是没有说过话罢了。由于下班大多很晚,慢车上人少,我和她也就很自然地坐在一起,聊起家常了。

  
她看上去有三十四、五岁的样子,个子挺高,线条也很好,皮肤较白,五官搭配倒也和谐,只是那表情看上去象要哭的样子,感觉很难受。她是一个很健谈的人,每次只要一打开话题,我就只有听的份儿,难得插上几句。

  
“你家孩子多大了?”我问。

  
“我有两个孩子,大的是男孩,八岁了,在上二年级,小的是个女孩,今年三岁多。他们都在国内。日本的教育不行,我准备把我家孩子送到美国上小学,这样的话,他们将来就能像美国人一样说英语了。”

  
“孩子这么小就送到美国,没有可靠的监护人恐怕不行。”我有些担心。

  
“那没关系,我有朋友在美国。我当初读大学的时候只所以选择英语,就是想将来让我的孩子能到美国去上学。我们很多同学现在都在美国,他们都希望我能把孩子送到那边去,帮我看管。”她真是一个有远见的母亲,自己上大学的时候就在考虑自己孩子将来的出路了。

  
“你的同学真仗义。不过要花很多的钱的。”

  
“应该是吧,我的同学都是我的哥们儿,帮我办事他们可乐意了。至于钱,那不是问题,我们两家条件都很好,再说我也上班了,我老公明年毕业也要上班。钱不是问题的。”她怕我担心,又重复了一遍。

  
“那你家孩子的英语一定不错吧。”

  
“是不错。”她肯定地回答我。“三岁开始我就给老大请了英语家庭教师,每天教他学习英语,他现在给我打电话都使用的是英语,高兴死我了。这不,老二也三岁了,马上也要开始英语学习了。他们将来都去了美国,我才能安心。”她说的两嘴角都冒白沫,毕竟刚上了一天的班,我怕她累着,就不再说话。

  
冬天来的时候,她穿了一件淡黄色的防寒服,和她的白皮肤搭配在一起,的确很好看。

  
“这件衣服是在日本买的、很贵吧?”

  
“这还用说。日本的衣服多好呀,我在国内的时候,都净买日本衣服穿,更何况现在在日本。我的衣服里里外外,全是日本产。要说贵,那是比中国产贵得多了,不过穿在身上舒服,也不变形。这件防寒服不算贵,才一万九千多日元。你看多好的料子、多好的颜色。”她边说着边用手抚摸她那衣服的下摆,象在抚摸她的孩子的脸。看得出她对这件衣服的珍爱。

  
是元月上旬的一天吧,我记得那天下着很大的雪,地上积的厚厚的,我的课长开恩,说我离家最远,让我下午五点就提前回家。我从白子下了急行,走进停在那里等候的慢车里,看见她正坐在那里,显得很是焦急的样子。

  
“看你着急的样子,有什么事?”

  
“也没有什么事,只是我家孩子和我老公他妈明天要来日本,下这么大的雪,不知道他们怎么样。”和她一起坐车也有很长时间了,我第一次听见她说话吞吞吐吐、没有长篇大论。

  
“没关系,飞机场就在你家门口,明天来不了,大多晚几天,不用担心的。”我安慰她。我过去听她说过,她家离咸阳机场不远,打的30元钱就搞定了。

  
“他们这次是从上海来的,我婆婆说她要到上海去旅游。”

  
“那谁带他们一起去?”

  
“我婆婆和我的两个孩子。”

  
“你婆婆今年多大岁数了。”

  
“六十八。”

  
六十八,我的天。一个六十八岁的老太太,在这样的大雪天,带着一个八岁、一个三岁的两个小孩去上海旅游,担心实在不算多余。

  
这后来有一段时间,我总是加班很晚,也没有再遇上她,我想她的婆婆和孩子们一定平安来到日本了吧。

  
农历春节的时候,我和爱人去久居泡温泉,遇到一对和她同住在县营团地的夫妇,就向那妻子打听她家孩子和婆婆来了没有。

  
“来是来了,可是三个人全都感冒发烧。特别是那老太太,病得很厉害的。”

  
“这也怪那老太太,数九寒冬,又带着两个小孩,到上海去旅游什么吗,竟找罪受。”我说。

  
“旅什么游呀。是她为了省钱,不让老太太坐飞机来,让老太太们坐火车到上海,从上海坐船来的。坐火车也就罢了,连个卧铺也不让买。老太太带着两个孩子、坐了两天的火车,又坐了三天的船,又遇到大雪天。真没见过这种女人。”

  
“是这样吗?”我有些不敢相信,我想起她每次和我说话时的洋洋得意和金もち。

  
“那还会假,是老太太亲自说给我的,说的时候老太太还一直在流泪。老太还说,她一天也不愿在这里,有时候甚至连饭都吃不饱。”

  
我还会经常在慢车中遇到她,可是我总是很累,坐上车我就要闭眼睛,她再说些什么已无法进到我的大脑里去了。

  
我只想静静地听那电车跑动的声音。那比那个女人的话实用多了。

  
2006、6

  


  




 回复[1]:  雪非雪 (2006-09-21 11:44:14)  
 
  呵呵,家长里短。喜欢看。

  
这样的女同胞真的不少呢,我也见识着好几位。不过这位也够有牺牲精神,就算薄情舍得婆婆遭罪,竟也舍得骨肉。

  
哈哈,今天的“最新回复”成了三女人茶话会。开茶馆的坛主也不出来打个招呼

 回复[2]: 非雪,想喝什么茶,我这里应有尽有 老三 (2006-09-21 11:51:30)  
 
  谢谢你了。你把梅姐的《表扬是成功之母〉用的真好。我再谢谢你们两个

 回复[3]: 回复[1]楼:今天很忙 陈某 (2006-09-21 13:07:05)  
 
  你们自己倒茶喝

 回复[4]:  虫草 (2006-09-21 13:42:56)  
 
  诶,这样的心情可以理解。每个人的价值观都是和自己的成长环境以及现实处境是分不开的。

 回复[5]: 绣花枕头 校长 (2006-09-22 23:42:47)  
 
  无语

 回复[6]:  雪非雪 (2006-09-22 23:45:42)  
 
  校长郁闷了?

 回复[7]: 嗯哪 校长 (2006-09-22 23:50:10)  
 
  回复[6]: 雪非雪 (2006-09-22 23:45:42)

  
校长郁闷了?

  
-------------------------------

  
象文中那个爱虚荣的女子那样的还不少啊

 回复[8]: 很多的,你的校长没有当好呀 老三 (2006-09-23 19:05:25)  
 
  

 回复[9]:  东京博士 (2006-09-26 10:31:06)  
 
  四日市?晕,开车经常路过,四日市,铃鹿,还有津。。。。。。

 回复[10]: 那么说老三 陈某 (2006-09-26 10:38:40)  
 
  和林大侠思云住的很近

 回复[11]:  东京博士 (2006-09-26 10:51:39)  
 
  还是那句话,人究竟是为谁活着。何苦呢。。。。

 回复[12]:  老三 (2006-09-29 18:14:54)  
 
  在四日市上班,住在津市。不只林老师住在什么地方?

  

 回复[13]:  爱看照片 (2007-04-07 12:50:24)  
 
   对,家常理短...

  
文章里的女人和她母亲,还有作者我都认识!

  
所以觉得酸溜溜的

  
作者呢,30多岁来日本,孩子一直在国内上学.

  
文章里的女人呢,20多岁来日本留学,留学第3年生了老二,没有休学,毕业后在大企业就职.

  
她爱人的母亲从老二出生来日,每年带着孩子来来往往在中日两国.今年我在温泉还碰到老太太了呢!我们聊了一会儿,她一口纯正的陕西方言,告诉我来日之前带着孩子们在南京逗留了几天...那天她儿媳妇和孩子没来,是和儿子一起来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2边看边说
    鲜花朵朵 
    中国食品 -----几乎是垃圾的代号 
    说说钱这东西 
     说给自己的谎言 
     啊,奥运会! 
     真的是遗憾的事情 
     日本女人的幸福 
    今天也是日子 
    感受日本的“跪式服务” 
    打算“黑”下来的女孩 
    心平气和活自己 
    在日华人和他们的《东洋镜》 
    2006年的最后一天 
    好好的活着 
    松田先生 
    被中国杂技感动的日本女人 
    鲜花小路(外一篇 )旧文旧文 
    唱老歌时的心情 
    寂寞沙洲冷 
     故乡的圆月 
    慢车中的牛气 
    历史是一面镜子,而不是资本 
    香菜中的缘 
    我看中学生留学 
     日本国山岸主义幸福会实显地实录  
    台湾人们怕什么 
    台湾青年阿钟(陈年旧文) 
    回家去看看 
    学会提醒自己 
    也说金文学现象(兼和金先生协商) 
    中国的老鼠日本的猫 
    秋天的感动 
    人之情爱 
    哪些日本人希望日中友好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