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三 >> 1小说
字体∶
艳 (小小说)

老三 (发表日期:2007-06-30 20:44:09 阅读人次:1483 回复数:4)

  

  
从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我被分到县委办公室给县委书记当秘书。书记是一个快五十岁的瘦小男人,不过他为事老练、为人厚道、口碑不错,深得我们敬重,而且它还有一个年轻貌美、不插手工作、不在我们面前昂首挺胸的贤内助,仅这一点就让我们这些手下感激不尽,要知道侍奉领导夫人比侍奉领导要难得多,更何况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夫人。只可惜她长居省城,很少来这县城居住,至今我还无机会一睹夫人颜容。

  
八月下旬,书记带上我和另外两个秘书到省里汇报工作。书记说,这次汇报如果上边满意,他要在省城最好的酒店里请我们搓一顿,以酬劳我们这些天杜撰材料的辛苦。我们要求夫人参加,书记含笑点头,我们齐呼万岁,好像要被皇帝接见。

  
回到省城,书记当然要睡在安乐家屋。只是上午走进会场后,他发现汇报材料没有带来,急忙说了家居地址、门牌号数,让我去取。仗着我在这里大学四年,轻车熟路,很快找到了书记的家。我按响门铃,自报家门,里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门开后,走出了一个看上去有三十多岁的女人,乌亮的头发在脑后梳成一个髻,白色柔软的丝质居家套裙,让她身体曲线明晰,性感诱人;她脸色苍白,可双目漆黑,象两潭深湖望不到底。她的美让我心跳加快、呆若木鸡。

  
显然她已接到书记的电话,手里正拿着那份材料。可她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一阵后没有把材料给我,而是转过身,朝客厅走去。

  
“进来吧。”是命令。我从梦中醒来,赶忙朝客厅走出。

  
“夫人,我来拿材料。”我小声地说。

  
“我知道。你先坐下喝杯水吧。”她示意我坐下,说话的语气也明显柔和了许多。可我不敢坐下。

  
“夫人,书记急用那份材料。”我说。

  
她用那双漆黑的眼睛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说:

  
“急用,怎么会忘了?说明不急。他们这些人,没有真正急的时候,除非在床上。”说这话的时候她看着我。我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你给领导当秘书大概没有几天吧?还知道不好意思。不过你不好意思的时候,看起来更有意思,这样的男孩子是越来越少了。你多大了?”她问。

  
“二十四岁。”我回答。

  
她不再说话,只是用那双漆黑的眼睛看着我。我感到脸上发烧。

  
“夫人,书记大概等---等的不耐烦了。”我不敢再用那个‘急’字。

  
她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拿起了电话。

  
“老孟,你那份材料放在什么地方啦,我怎么找不到?”老孟就是我的书记,那声音柔软如刚弹过得棉花。

  
“在卧室?卧室我已经找过了,没有,急死我了。怎么?不急,到下午用?那我再找找。中午你可要回来吃饭,我等你。拜拜。”我不知道她在演什么戏,那份材料刚才还在她手中。

  
“好了,你坐下吧,你们书记说不急,下午用。”她放下电话对我说。

  
“可是,夫人,我还有事。”

  
“你有什么事?你不是来拿材料的吗?”她那双黑眼睛狡黠地望着我,那里面有一种情热的欲望。我虽然没有和女人有过太亲密的接触,可中文系出身的我,还是明白那眼神的含义。我的心在怦怦跳。她走过来,拉我坐下。我感到那只手的柔软和潮湿,一股热流迅速供给到我的全身,我有想解小便的感觉。

  
她端来两杯饮料。

  
“来,把这个喝了。”她一口气喝了下去。我也一口气喝干了。我从没有喝过的饮料,有一种淡淡的草药味。麻麻的,从喉咙一直麻到胃里,很快扩展到全身。

  
“好喝吗?”她问

  
“好喝。”我忙说。

  
“你想知道你喝的是什么吗?”她神秘地说。

  
“想知道。”我说。她那两只漆黑的眼睛盯着我,象两束电光击得我浑身燥热,身体的某些部位有一种难耐的渴求。我的呼吸变得短促艰难了。看我如此模样,她神秘地笑了笑,走进了卧室。一阵类似男女私语的音乐声从卧室传了出来,接着是她喊我进去的声音。我走进卧室,立即被那张巨大的床所吸引,那是一张横躺竖睡都不着边际的大床,海蓝色的床罩让那大床更象一个湖,而在那湖上面,夫人已是一个出水芙蓉,在向我微笑。我不顾一切,向一头发狂的骏马,朝夫人奔去。

  
下午,书记的汇报出奇的成功,受到省里领导多次表扬。书记果然在省城最好的酒店酬劳我们,夫人也大驾光临。整个晚上她轻声慢语,对书记百依百顺,一举手一投足,俨然一个贤妻良妇。对我她也如其他秘书一样,只限于一般的问候和寒暄,从容自然,毫无一点破绽。有几次我想和她交换一下眼神,而她竟视为不见。想起上午她在我怀里的温柔缠绵、看她现在对我的冷若冰霜,我的心象刀扎似的绞痛。我的处男之身守到今日,原本想献给爱我我也爱的女人的,可今天竟胡里胡涂的被这个女人拿去了,心里的悲哀真是无法诉说,几盅酒下肚我就醉得不行,后来听说吐出的秽物不仅喷了夫人一身、也喷了书记一脸。

  


  




 回复[1]:  雪非雪 (2007-07-01 10:35:03)  
 
  拜读了。呵呵,好玩儿。

  
秘书受“宠”若惊了,够冤的。

  
老三你在日本国吗?

 回复[2]: 在 老三 (2007-06-30 22:09:09)  
 
  我昨天给你发メール了。

 回复[3]:  邓星 (2007-07-01 23:54:15)  
 
  老三你好。有意思,哈哈。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1小说
    我还活着 
     同胞(小小说) 
    艳 (小小说) 
    台上台下 
    三弟(小小说) 
    魂无归处 
    寻找处女 
    我要嫁给你 
    短信小说四则 
     
    县长夫人 
    爱情 
    守望 
    最后的忏悔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