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三 >> 1小说
字体∶
魂无归处

老三 (发表日期:2006-10-29 09:33:39 阅读人次:1543 回复数:3)

  

  
  迷迷糊糊中,他听见似乎有人在叫他:“前川桑、前川桑”。温柔的女人的声音,难道是秋叶在叫他吗?他记得很清楚,秋叶在两年前已经去了,再说秋叶在的时候,是从来不喊他前川的,她依旧喊他林子。“这名字我喊惯了,顺口,什么前川后川的,我不习惯。”秋叶总是不高兴地说。

  
不是秋叶那又能是谁呢?在这里他是没有亲人的,谁能这样亲切地叫他呢?他艰难地睁开眼,洁白的墙、洁白的床、一个洁白的女人。他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地方,在他的记忆里,他从来没有住过这样白净的房子。难道这里是天堂吗?可他知道他是进不了天堂的,“鬼子娃儿”注定了他该下地狱。在那个长着白桦树的村子里,他不敢抬头走路,不敢大声说话,像一只野狗一样到处乞食。他没有上过学,不知道自己名字怎么写,实际上他的名字也很少被人喊叫,人们习惯“鬼子娃儿”“鬼子娃儿”地叫他。他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不属于这个地方,可也不知道自己属于什么地方。日本-——在他脑子里只是一个耻辱的代号,他甚至不知道她在哪里,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到那里去。他要过饭,拾过破烂,放过羊,打过铁------他干过几乎所有的脏活累活。他不懂得生活的意义这个词,也享受不到生活的意义。

  
三十四岁那年,有人给他介绍了邻村瘫腿姑娘秋叶,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只要是个女人就行。”他想。他知道没有好女人愿意嫁给他,他原想这辈子恐怕也尝不到女人的滋味了,谁知老天可怜他,半辈子的时候给他送了个女人。秋叶虽腿残废,可手巧心善,把日子打点的井井有条。两个人的日子倒也算过得去。

  
“活着不都是苦,也有甜的时候。”他把对生活的感谢都倾注在秋叶身上,两个人在缺油少盐的日子里也不感觉生活难熬。

  
“如果有个孩子就好了,将来我们老了也有个指望,可惜我-----”有时秋叶会难过地说。

  
“想那么远干啥。只要我们俩活着的时候能在一起我就满足了。”他劝她。

  
象做梦一样,突然有一天他们被领回到了日本,当年弃他而归的母亲还在,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母亲把这些年的泪当着他的面都流了出来,他也哭出了这些年的委屈和不解。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命运,而他的命运又会是这个样。

  
他们度过了最初的短暂的被可怜被同情的日子。接下来他们就被遗忘在他们借住的旧屋里。年老的母亲无力来看他们,而他们既是见了母亲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一是日语一句不会,再一个就是生分,从小到大都是无家可归,无父无母的人,突然有了妈,有了兄弟姐妹,而他们又说的是两种不同的语言,感觉是那样的不真实,仿佛是在做梦。他本来就是一个弃儿,见了他们他更像一个叫花子,在乞讨同情和怜悯。所以他怕见他们,每次见他们他都像小时候在中国见了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吓得不敢抬头和说话。他的兄弟们似乎也不愿多见他们,每次万不得已,他有事相求,他总能感觉出他们的不悦和厌烦。

  
“市役所有残留孤儿相谈室,有懂中文的,以后可以到那里去问,你找我们,我们也不懂,也得到那里去,再说我们又有工作。”他的兄弟们说。他想想也是,他们也不是管政策的,哪能懂得那么多。他为自己经常给他们添麻烦而不安和负疚。

  
“回中国吧,在那里我们还有个人说说话,你也还有个活干干,总还象个人,在这里我们象什么?象圈起来的鸡,等别人来喂你一把米和一碗水,别人不给喂,我们只有饿死。说又不会说,听又听不懂,还不如回中国去,好歹也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在这里我非憋死不可。”秋叶总是抱怨。

  
“你吵什么?在中国我是要饭的狗,来日本我还是要饭的狗,反正都是狗的命,到哪里去都是一个样。想回中国你回。”从不对秋叶发脾气的他第一次冲着秋叶发了火。

  
秋叶不再吵了,变得很少说话,人也一天瘦一天,终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到医院去看,已经是胃癌晚期。他欲哭无泪,把自己头往墙上撞。

  
秋叶去了以后,他感觉自己离那日子也不会太远,他时时感到胸口痛,忍不住的时候就喝几口热茶烫烫,用硬东西顶顶。

  
“早点死也好,死了总能和秋叶在一起,免得一个人地上一个人地下,都是孤零零。”他想。

  
他也就一天一天地熬着,不去医院。反正他出来进去都是一个人,没有人会关心他有没有病,该不该去医院。他想秋叶,要是秋叶活着的话,就可以给他揉揉胸口那疼痛的地方,他会觉得好受一些,可现在连秋叶也撒手不管了。他只好对着秋叶的相片哭泣诉说,象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对着想象中的母亲倾诉心中的委屈:

  
“你为什么撇下我不管?”

  
“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

  
疼痛已从胸口扩展到全身,他常常疼得在地上翻滚。有几次在疼痛中他都看见有两群人在那里争吵着什么,其中在一群人里他分明看见了秋叶,可秋叶说不认识他,自顾自的和那群人走了;他又来到这群人中,这群人说着他听不懂的话,指手画脚,象看猴子一样围观他,有个人甚至端来狗饭来让他吃。

  
“我难道是狗?可我身上流的是和你们一样的血呀?”他大声说。

  


  




 回复[1]:  陈梅林 (2006-10-29 13:45:52)  
 
  老三好文章啊。为弱者呐喊。

 回复[2]:  老三 (2006-10-29 14:09:59)  
 
  梅姐,你总是给我表扬,我要是能有进步的话,那一定是你表扬的结果。

  
只可惜已到了这把年龄。哎,进步不易啊。

 回复[3]:  陈梅林 (2006-10-29 14:12:28)  
 
  老三,真的是受到震动。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1小说
    我还活着 
     同胞(小小说) 
    艳 (小小说) 
    台上台下 
    三弟(小小说) 
    魂无归处 
    寻找处女 
    我要嫁给你 
    短信小说四则 
     
    县长夫人 
    爱情 
    守望 
    最后的忏悔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