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老三 >> 1小说
字体∶
我要嫁给你

老三 (发表日期:2006-10-11 13:45:07 阅读人次:1701 回复数:2)

  

  


  


  
进入高三,肖亦感到日子更难熬了。黑板右边那个地方已经有班委会制作了一个高考倒计时栏,那个红红的箭头每天盯着一个数字,那个数字有大变小,当变到零的时候,肖亦知道那就是他们的刑期了。“高考,高考”,这些年,这两个字不仅灌满了她的耳朵,也渗入了她的骨髓。家里、学校、老师、父母、亲戚朋友,见了面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两个字,她听得连吃她最爱吃的冰淇淋的时候都想恶心。可是她知道她逃避不了这两个字,就像班主任说得那样,这两个字将决定你一生的命运。

  
肖亦不喜欢她的班主任。这倒不是因为班主任待她不好,而是不喜欢听班主任唠叨。这个三十刚出头的年轻女教师,唠叨起来竞象六十多岁的老婆婆一样没完没了,肖亦不明白是不是一旦作了教师人就变得爱唠叨呢,如果那样,肖亦情愿没有工作也不去做教师。差不多的班会时间,班主任都要重复的说道:“你们每天进教室,都要看看黑板右边那个时间,要做到心中有数。距离高考的时间是一天天在减少,你们决不可白白浪费一分一秒,浪费了今天,就等于浪费了你们的未来。我们班这五十六个同学,不要看你们今天坐在一个教室里,平起平坐,没有什么差别,可是考上大学和考不上大学、考上好大学和考上一般的大学,二十年以后你们再看那差别就出来了。同学们,你们一定要好好努力,力争考上一个好大学,不要辜负父母、老师、亲戚朋友的期望。”班主任每次都说的语重心长、情深意切,可肖亦每次听来都像是一个法官在为他们宣判刑期,她感到恐怖和无奈。

  
肖亦不是不爱学习的学生,在小学和中学,她的学习成绩向来都是数一数二的,当初她就是以总分第十八名的好成绩被这所市级重点高中录取,父母曾为有她这样的女儿自豪了一阵子。可不知怎的,一进高中,肖亦的脑筋转弯就慢了下来,跟不上趟了,成绩向瀑布一泻老远,再怎样努力也赶不上去。尤其是数理化,她简直是越学越迷糊,后来成绩竟沦落到差生行列。她哭得昏天地黑,也曾不吃不睡的去学习,可于事无补,她的学习成绩再也没有辉煌过,反而患上了严重的脑神经衰弱,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

  
“看来考大学我是没有希望了。可考不上大学我该怎么办?只有去死吗?”肖亦想。

  


  
肖亦的父母都在离学校二十多公里远的乡里做一般干部,家也就安在乡里。虽说学校离家不算太远,但肖亦平时也不太回家。不是她不愿回,而是父母不让她回。“你不要来回跑,浪费时间,有那个时间,你多背几个单词,多演几道数学题。想我们了,打个电话,我们会来看你的。你不用为我们操心,只要你能学习好,考上大学,就是对我们的孝心。”父母每次来看她时都是这样说,渐渐的肖亦也害怕父母来学校看她了。

  
“爸、妈,以后你们不要来学校看我了,你们想,你们一来,就要说话,有时候又要一起到外面去吃饭,多浪费时间,有这个时间,我还想学习学习呢。”肖亦说。肖亦父母想想也是,他们一来,肯定会浪费孩子的学习时间,现在时间对肖亦来说实在是太宝贵了。他们决定以后不来打扰肖亦,让肖亦安心学习。

  
进入高三以后,一个月才过一个星期。星期天肖亦一般是洗洗衣服,洗洗澡,睡睡觉,可离高考越近,肖亦的脑神经衰弱也越厉害,不要说白天去睡,就是夜里也难睡上二三个小时,肖亦感到每天头都是沉重的、昏昏的,不要说再学什么东西,即使原来学会的,现在也都想不起来了,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能得上一种大病,最好病死,那样就不用为高考而痛苦了。

  
那个星期天下午,肖亦躺在床上很长一段时间依然睡不着觉,而且胡思乱想,过去、现在、未来,头脑一片乱麻,搅得她头痛欲裂,她索性起来,决定到市街上看看,找家理发店,把自己的长头发剪了。“那么长的头发,洗起来梳起来都不方便,多浪费时间呀,快去剪掉。”她的母亲和班主任已经说过好多次了,可肖亦有些不忍,她感觉自己的脸型和性格特别适合长发,或披肩、或辨两个辫子在后面、或札一个马尾在脑后,都把她衬托的娴淑大方文静,她认为自己现在学习不好,不被人重视,那长长的头发是她唯一的骄傲了。可她妈说:“现在不是讲好看的时候,要想讲好看,等考上大学再说,能考上大学,不好看也好看了。考不上大学,再好看也没有用。”肖亦无语反驳,她本就听话,又加上学习不好,考大学无望,也就更没有反抗的理由了。

  
她沿着那条新建的白羽路漫漫的走,两边都是一些买衣服的商店,她没有心情逛街,只想找一家理发店把自己的长发剪掉就行了,可两边偶有的一家两家理发店,装潢华丽,肖亦想那里面一定要价很贵,她没敢进去。“反正今天下午有时间,慢慢转,总会找到一家便宜的店。”肖亦一边想着一边来到老街,在老街上走了一段时间,她被邮电局旁边一个名叫“梳心理发店”的店名所吸引。“明明是梳发,偏要说是梳心,把心梳理梳理,多古怪的名字。”肖亦走了进去。只有一个男师傅正在理发,师傅示意她坐下,她没有马上去坐,而是细细打量这个理发店。店面不大,看样子只有他们教室的一半,布置也简单,墙壁上没有普通理发店那些大大小小的发型头像,只有一幅放大了的黑白照片,那照片上是本地的普通民居和在民居前面开心玩耍的两个孩子和一对看着孩子眉开眼笑的中年夫妇。这幅照片让人直接感到了家的温暖和实在。一座房子,二个孩子,一对健康的夫妇,就是一种完整的人生,生活原本就是这个样子。肖亦想这肯定是一个幸福的家庭,照片上的爸爸妈妈肯定不会去逼迫自己的孩子做孩子无法做到的事情,因为那个看样子是中学生的大孩子正开心地在玩,可肖亦在记忆里自己就没有这样的时刻,她所有的记忆就是学习、学习。

  
“你要剪掉你的长发?”那师傅问。

  
“嗯。”

  
“多好的头发,剪掉太可惜了,现在留这么长头发的人不多。”师傅说。

  
“你只管剪掉,管那么多干什么,我又不是不给你钱。”肖亦没好气。

  
“剪就剪,那你要什么样发型?”那人也干脆。

  
“ 我又不是师傅,我怎么会知道。”

  
听肖亦这样说,师傅递上来一个影集。“看看吧,喜欢那个发型。”

  
肖亦打开,发现原来都是普通人的照片,各种各样的发型配合着各种各样的普通人的脸是那样的自然。肖亦想这一定是一个有心的人,他不用明星的照片来随便糊弄人,而是用普通人的形象让普通人来做参考和选择,真真实实的为顾客着想。肖亦选了一个中意的发型交给了他。

  


  
肖亦躺在那张理发椅子上,师傅一边给她洗头一边小声的唱着歌。虽是小声,可能听出来他声音的滋润和激情。他唱的都是周杰伦的歌,而肖亦正是周杰伦的崇拜者,肖亦听得都忘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了;洗头的时候,师傅的两手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挠来挠去,温柔的恰到好处,肖亦舒服极了,象小时候妈妈的爱抚,可这种爱抚已是很久远的事了,肖亦已经忘记。今天在一个陌生男人手下重温,肖亦感动得想流泪。她发现自己是那样的渴望爱抚,即使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她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那种享受。

  
“好了,看看怎么样?”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师傅这样说,可是她睁不开眼睛,也不愿睁开,她想如果能这样下去该有多好,不用听班主任的唠叨、不用去做那些永远也做不完的习题,不用去看爸爸妈妈那失望的眼睛。两年的高中生活让肖亦明白了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变不成父母心中的凤凰、飞翔不起来。她其实也很想飞翔,她不愿让父母失望、让老师失望,让同学们瞧不起,她非常非常的努力,可这些努力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回报,她的成绩一日甚一日的倒退着,早已被老师们排在升学无望的行列去了。

  
“肖亦,你知道你是我们的全部希望,可你太让我们失望了,你太不体谅父母的心情。”每次大考过后,看到肖亦的成绩,肖亦的妈妈就会流着泪这样说。

  
“那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不努力,我只有这么点能力。”肖亦在心里说。她不愿说出来,她既是说出来,妈妈也是不会相信的,妈妈一直认为肖亦不努力学习。“成绩那么差,怎么能让人相信你学习努力呢。”妈妈曾对肖亦这样说过。

  
“哎,怎么睡着了,快醒醒,看看剪得怎么样?”那人又喊道。

  
肖亦睁开眼。剪了短发的肖亦看上去明朗的许多,看到面前镜子里那个陌生的女孩正看着自己,肖亦有点迷茫。肖亦拍拍头,那女孩也拍拍头,肖亦捏捏鼻子,那女孩也捏捏鼻子,肖亦看着不好意思地笑了。

  
“认不出来自己了?你对着镜子好好看看,你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看的女孩,尤其是你的眼睛和鼻子,配合得恰到好处,让人看着很舒服。其实换个发型,有时也就换个心境,你看你进来是一脸的忧郁和不安,现在脸上有了笑容,心境改变了吧?”

  
肖亦感到自己的心境的确有了改变,轻松了许多。但肖亦并不认为这单纯是发型改变所至,实际上从肖亦看到那幅照片开始心境就有了变化,还有后来的抚摸、耳语似的歌声。肖亦想:“我不想过什么高级的生活,我是一个普通人,我只想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能有一个爱我的男人,能有一个家,将来再有一个孩子也就够了。”她这样想着,开始仔细地打量这个理发的师傅,她发现他年龄并不大,顶多也只有三十来岁,五官长得也很端正,只是个头有点低。“个头低怕什么,只要心善就行,看样子他是一个有善心的人。我要是和他结婚,他一定不会逼我去学习,逼我参加什么高考,也不会因为我考试不好而给我黑脸看,瞧不起我。他会为我洗头,轻轻的抚摸,也会为我小声的唱歌,让我在歌声中入睡。我再也不会为考试不好而伤心,为半夜睡不着觉而流泪了。”肖亦这样想着、想着,她突然转过身来,对站在她身后的师傅说:“我要嫁给你。”

  


  


  




 回复[1]:  少年行 (2006-10-11 16:01:10)  
 
  诶 结尾这句好突然,让你想接着看下一篇,等待

 回复[2]:  陈梅林 (2006-10-12 17:43:28)  
 
  老三:这篇的心理描写很棒啊。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1小说
    我还活着 
     同胞(小小说) 
    艳 (小小说) 
    台上台下 
    三弟(小小说) 
    魂无归处 
    寻找处女 
    我要嫁给你 
    短信小说四则 
     
    县长夫人 
    爱情 
    守望 
    最后的忏悔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