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浅说日本
字体∶
吹尺八的虚无僧

龍昇 (发表日期:2018-08-28 14:12:57 阅读人次:829 回复数:7)

   

  
福岡市博多区御供所町有座圣福寺,建于1195年,是日本第一座禅宗寺院,它的开山住持是曾留学南宋的日本临济宗开祖、日本茶祖荣西。圣福寺珈蓝恢宏、境域宽广,域内还有较小的节信院、护圣院、幻住院、广福庵、瑞应庵、圆觉寺、西光寺等塔头寺院,那西光寺内还有座一朝轩。常去离家不远的圣福寺,也偶然造访过西光寺一朝轩,得知它是普化宗虚无僧寺庙。

  
何为普化宗,何为虚无僧?在一朝轩得知普化是一位唐代禅师的法名,普化宗是日本禅宗的一派,它的开宗宗师是日本禅师心地觉心。还得知了虚无僧是普化宗僧人,是用尺八吹禅、吹着尺八化缘游方的僧人,他们无须削发受戒。

  


  
(虚无僧)

  
日本镰仓时代和室町时代之间,曾有半个世纪(1331——1392年)的南北朝时代,同时有南北两位天皇两个朝廷,它们长期对持,两军交战,最后南朝告败。南朝有一武将楠木正勝,图谋再度举兵之前,先入普化宗为僧,冠名虚无,头带天盖,口吹尺八,云游四方……从此普化宗僧人被称作了虚无僧。在一朝轩还看到了虚无僧的尺八、天盖、偈箱,尺八在普化宗里算法器,天盖是个像鸡笼的灯心草编的斗笠,出门扣在脑袋上,偈箱是个扁扁的小木盒子,里面装着佛经唱词。在一朝轩还得知,普化宗有六个派,一朝轩属于寄竹派,它的总本山是京都的明暗寺。

  


  
(博多一朝轩保存的尺八、天盖、偈箱)

  


  
关于普化宗、虚無僧、尺八,从一朝轩得知的知识,是从今往古、从日本到中国的故事,有点逆时针。为明晰和方便,可顺时针地从中国到日本、从大唐到平成地复述一遍。

  
唐宣宗大中年间(847——859年),有位普化禅师(资性异人),出生地不详,只知常云游于镇州(今河北正定)一带,他貌似疯癫,出言无度,住所不定,每日上街见到任何人,都会绷着脸、摇起铎(铜铃)、嘟嘟嚷嚷地化缘。他那嘟嘟嚷嚷是在唱偈,唱的是“明头来明头打,暗头来暗头打,四面八方来旋风打,虚空来连架打。”此句成了禅林名偈,称作“普化鈴铎偈”,而此故事名为“普化禅师振铎狂歌”。其时,有河南府(洛阳)居士张伯仰慕普化的高德,想作其弟子,却遭到了拒绝。张伯仍旧倾慕普化的摇铎风范,便削竹管作成笛来吹奏,将普化摇铎之音模仿得惟妙惟肖,他将那曲音取名叫《虚铎》。他的笛便是尺八,而《虚铎》之“虚”取自“普化鈴铎偈”中的“虚空”。 张伯所作《虚铎》代代相传,经张金、张范、张权、张亮、张陵、张冲、张玄、张恩、张安、张堪、张廉、张産、张章、张雄,传到张参已是十六代传人了 。那时的中国早从大唐转入南宋,正值日本镰仓时代。

  
镰仓时代的日本临济宗禅师心地觉心(法灯圆明国師),经一位曾留宋修禅的圣一国師圆尔介绍,于1249年入宋,到杭州径山寺无准师范门下学习。未料他抵达径山寺时,无准师范已圆寂,在新任住持痴绝道冲的挽留下,他在寺内修行了两年。其后又在宁波阿育王山、天台山国清寺等地学法参禅三年,最后来到杭州护国仁王禅寺,拜在无门慧开禅师门下,在得其法嗣后,于1254年回到日本。却说这心地觉心入宋,除却修禅,另有意外收获。他在径山寺学到了用发酵法造酱及从酱中澄出酱油的方法,带回日本成了“金山寺味增”,而他成了日本酱(味增)和酱油之祖。心地觉心在护国仁王禅寺结识了那张伯的第十六代传人张参居士,张参吹奏的尺八名曲《虚铎》打动了他,便跪求张参教授尺八吹奏法,也记下了《虚铎》,还听到了法号资性异人的普化禅师振铎狂歌的故事。心地觉心回日本时,带走了跟从张参学尺八的四名徒弟法普、宗恕、国作、理正。心地觉心回到日本,在纪州鹫峰山(今和歌山县日高郡由良町)创建了兴国寺,还在寺内修建了普化庵,与四位既会吹尺八又同是居士的中国人,在参禅之余吹奏尺八。久而久之,兴国寺成了普化宗寺院,心地觉心成了日本普化宗的始祖。

  
心地觉心有位弟子寄竹了圆,后称虚竹禅师,他生辰不详,但知卒于1298年。虚竹禅师从师父那里学到了尺八吹奏法,还记下了师父从中国带回的尺八名曲《虚铎》。虚竹吹着尺八云游四方,当他游到伊勢朝熊山(今三重县伊势市朝熊町岳)金剛证寺,在福威智満虚空蔵大菩薩殿祈愿时,于梦中得两曲,梦醒后记录成《虚空箎》、《雾海箎》(箎为中国古老的竹管乐器,又称竹埙)。这梦中得曲加上原有的《虚铎》,成为日本尺八“古传三曲”《虚鈴》《虚空》《雾海箎》。日本普化宗各派均有自己流派的尺八曲谱,但它们都尊表达“悟道”“修行”“尘世”的“古传三曲”为尺八曲鼻祖,也尊集尺八曲谱大成的虚竹禅师为日本尺八的元祖。

  
虚竹禅师是吹着尺八、托钵走四方的最初实践者,它一生云游,直到晚年方在山城国宇治(今京都府宇治郡)给自己搭了个草庵,吹禅度余生,却从未创建过寺院,是继承了他的衣钵的天外明普,尊其为开山,在京都白川创立了明暗寺。寺名取自“普化鈴铎偈”前两句“明头来明头打,暗头来暗头打”。 明暗寺兴吹禅,即以吹尺八修禅,今日明暗寺前立有《吹禅》石碑。明暗寺将吹禅心得写成了吹禅行化誓愿文:“一吹为断一切恶,二吹为修一切善,三吹为度诸众生,皆共成佛道。”正是这位天外明普禅师,成了普化宗寄竹派的始祖,此“寄竹”起自天外明普的师父虚竹禅师的本名——寄竹了圆。

  


  
(京都明暗寺的吹禅石碑)

  


  
明暗寺初建的白川地区今属京都左京区,而现今明暗寺在东山区的临济宗东福寺境内,它的移动说明着普化宗兴、废、再兴的历史:普化宗初立于镰仓时代,到了江户时代最为兴盛,仅在江户初期便有140多座普化宗寺院存在,以虚無僧集团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宗派,也为幕府承认和利用。到了明治时代,随着一场“废佛毁释”运动,普化宗于1871年被解体,虚無僧们也被编入民籍。十七年后的1888年,普化宗教徒再度会合力图再兴,终于获得许可。但是原有的虚無僧寺院或已被废或是改为神社、它宗,于是普化宗各派教徒便在尚存的临济宗寺院内成立了教会、重新创建了寺院,比如属于寄竹派的明暗寺移建到了东福寺境内。同样,前述博多一朝轩原来也曾有独立的寺院,是被废又再兴时移筑到了圣福寺。

  
以上诸段文可小节为:中国唐代的普化禅师被日本人遵为普化宗始祖——唐代居士张伯模仿普化摇铎之音创作了尺八名曲《虚铎》——从南宋带回尺八、尺八奏者和尺八曲谱《虚铎》的心地觉心成为日本普化宗始祖——心地觉心的弟子虚竹禅师成了日本尺八元祖。

  
在国内时(1980年之前)只知横笛竖萧,到日本后方见尺八,很长一段时间将它误认为是固有的日本乐器。因为我是在日本传统音乐——“邦乐”演奏时见到的它。日本邦乐包括了从大陆传来的宫廷音乐和雅乐,也包括了日本固有的古代歌舞、宗教音乐和世俗的民谣。比如在民谣音乐会上,能看到主要的伴奏乐器是三味线、筝和尺八,还能听到这三种乐器的合奏。直到在一朝轩仔细观察尺八及听虚無僧讲的尺八史话,方知尺八是一根前有四孔后有一孔的竹管乐器,因长一尺八寸(54.5公分)而得名。得知尺八源出盛唐,本是宫廷音乐中使用的乐器,它曾由遣唐使带回日本过,也失传过,心地觉心带回尺八则是第二次传入日本,以至流传至今。而自唐而生、音色雄浑古朴的尺八,在宋后被笛箫的悠扬委婉之音给淹没,最后消失得无踪影。

  
作为法器,虚無僧吹尺八,在江户时代是个特权,技艺传承不出普化宗门。倒是明治时代那次普化宗被解体,虚無僧被从寺院扫地出门,使得民间人有了学习吹尺八的机会。今日普化宗虚無僧不仅带着尺八参加各种活动,还在寺内开办教室,向民间人士教授尺八及吹禅,前述博多一朝轩,便有尺八学习者30名。有个不太权威的统计说日本的尺八人口大约是三万人,是个不小的数目,有意思的是那些学尺八学吹禅的民间人中,竟有不少外国人,且多是鼻高眼蓝的西方人。

  


  
(浮世绘中表现的虚无僧)

  


  
2003年春,以浙江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叶文玲、浙江省博物馆研究员鲍志成等人组成的一个访日团到访福岡,我有幸陪同他们参观了圣福寺等博多古寺古迹。鲍志成回国后,给我寄来一本由他编著的书《一衣带水两千年》,书中一文《尺八情缘》的第一段写到:1992年新春佳节,中国江南,雪花纷飞,一位七十二岁的日本老人、医学博士斋藤孝介先生,来到杭州护国仁王禅寺旧址前,缓缓地从布袋中取出一根旧得发亮的尺八,跪在雪地上,虔诚地吹起了清越幽远的乐曲……在日本,吹尺八的虚無僧,均将杭州护国仁王禅寺尊为“尺八祖庭”,皆因心地觉心在那里初次见识到尺八、学习了尺八吹奏、并将尺八和曲谱以及宋代尺八奏者带回到日本之故。1992年日本茨城县胜田市的斋藤孝介老人,于雪中跪拜在杭州护国仁王禅寺旧址前吹奏尺八之举,对日本和中国均具历史性意义,它是日本普化尺八首度认祖,也是在中国绝迹七个半世纪的尺八再现于世。

  
1999年,日本最初的普化宗寺院兴国寺住持山川宗玄,率领着一个由四十八名虚無僧、日本尺八各流派人士和尺八爱好者组成尺八寻根团,来到杭州护国仁王禅寺旧址,为日本尺八寻根归宗……那个寻根团中的尺八爱好者神崎宪和日本尺八琴古流相邑会会长和田哲夫,后来多次到杭州,举办学习班和教学基地,免费向当地笛子演奏者和小学生教授尺八,神崎宪更是走到许多中国城市教授尺八。同在1999年,拜访过杭州护国仁王禅寺旧址的日本古典尺八明暗对山流第四代传人塚本竹仙,从“江南笛王”赵松庭老师那里学到了吹笛的循环呼吸法。赵松庭曾嘱托塚本竹仙,教会中国人吹尺八,将原来传到日本的古典尺八回传给中国。赵松庭去世后,塚本竹仙如约每年都去中国教授尺八吹奏,培养出许多学生。去年(2017年)8月2日,塚本竹仙率其五十名中国学生,于河北正定佛教禅宗临济宗祖庭临济寺内,在首届纪念普化禅师古典尺八献奏会上,吹奏了多首尺八名曲……那些日本人的认祖和回馈行为,使得尺八神韵再度在中华大地回荡。

  
不得不蛇尾几句话。位于西湖黄龙洞路口的杭州护国仁王禅寺,始建于心地觉心抵达当寺十来年前的1245年(南宋淳佑五年),再建于1803年(清嘉庆八年)。1992年斋藤孝介老人跪拜的护国仁王禅寺已成遗址,但遗址上还遗留着一座残破的大殿。1999年,山川宗玄及其率领的大型尺八寻根团,他们是跪拜在重新修建的大殿里。仅仅过了四年,那新建的大殿因让位给其它建设事业,于2003年被推土机悄无声地推没了,护国仁王禅寺真正成了遗迹,那真是令人欲哭无泪的故事。两年后的2005年,在杭州综合整治的“重拾历史碎片”的项目中,在那遗址上出现了一座刻有“护国仁王禅寺遗址”大字的巨大石碑,一根巨大的以铜仿竹的尺八斜插进石碑,一端支撑在地面上,它们组合成了一座造型奇特的石彫刻,是它在记录着中日尺八往返交流的历史。

  


  
(杭州护国仁王禅寺遗址上的尺八石碑)




 回复[1]:  骏骏 (2018-08-29 18:10:12)  
 
  重复的删掉了

 回复[2]: 谢科长的删除。 龍昇 (2018-08-30 08:51:03)  
 
  

 回复[3]:  骏骏 (2018-09-25 06:37:32)  
 
  龙爷,书收到,谢谢

  
已经转告东博,我会把书转交给他的

 回复[4]: 有劳科长,谢谢。 龍昇 (2018-09-26 07:17:38)  
 
  

 回复[5]:  东京博士 (2018-09-26 16:24:07)  
 
  先謝謝龙爷了,手迹已收到。

  

 回复[6]:  采夫 (2018-09-26 17:00:54)  
 
  借此再次向龙爷表示谢意。

 回复[7]:  小草 (2018-10-02 03:39:30)  
 
  

  
学习了。龙爷真是一部“活字典”,无所不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浅说日本
    吹尺八的虚无僧 
    从忍字衍生出来的忍者 
    补陀落渡海 
    关于画家桥本关雪 
    赴“唐”的日本女人 
    樱花开时吃野草 
    日本庭园中的中国水墨画色彩 
    日本的渍物 
    日本的盂兰盆、盆踊、阿波踊 
    和果子羊羹 
    日本的城 
    志士之母望东尼和女杰高場乱 
    茶庭/露地 
    文学碑、散步文学 
    大名庭园 
    景观水杉 
    中国勺子日本刀 
    漫画天国 
    稻田画 
    日本的漆器 
    枯山水 
    笔冢在日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