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浅说日本
字体∶
赴“唐”的日本女人

龍昇 (发表日期:2017-09-05 13:59:30 阅读人次:2987 回复数:8)

  

  
唐宋元明清各朝来日的中国人,均被日本人称作唐人。但在日本近世,唐人一词先是包含进了朝鲜半岛来的人,更在江户时代将从南洋来的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英国人包括了进来,他们虽有公式的正式的的原称,也有南蛮人或红毛人的别称或蔑称,但最后还是被民间人编进了唐人一词中,直到最后来的美国人。总之,那个時代的“唐”成了日本海外之国,“唐人”成了外国人的代名词。而在江户末期至明治時代的转型期间,出现了几批赴“唐”的日本女人,她们或是赴唐人居住之处,或是赴外国,比如唐人行、唐人阿吉、唐行桑。

  
(一)唐人行

  
日本江户时代实行锁国政策,经过几次锁国令下,长崎成了唯一的贸易港,允许来日贸易的国家也仅剩下大清和荷兰两国。开始大清之唐船、唐货、唐商(也包括荷兰船、货、人)可在长崎港口和市内自由停泊入仓和居住。但随着为防止走私和天主教传播等需要,长崎官府建设了一座也称唐館的“唐人屋敷”和一座“出岛荷兰商馆”,将来日做贸易的两国商人圈在了两个大院子里,禁止他们与日本市民接触。唐人屋敷1688年动工、1689年4月建成,延续使用近两百年。其广三万平米,内有二十多栋二层长屋,同期可容数千人居住。其大门外墙上挂有告示板,上书“无特批之唐人不得外出、倾城以外之女子不得进入、出家山伏诸劝进之者并乞丐不得进入”的三条门禁。

  


  
唐人屋敷里的唐人和逰女(唐人行)

  
别的名词不多加解释,却说那“倾城”乃是“遊女”、乃是长崎花街丸山的青楼女子,她们是可以进入唐人屋敷的。日本人很有意思,虽对唐商人、荷兰商人的居住给予严格限制,但对他们解决“性”问题却体贴入微,那条门禁实际是规定了倾城——遊女——青楼女子可以上门送去关怀,以防憋在馆内两三个月的唐人惹是生非。这种进入唐人屋敷的倾城,被称作了“唐人行”,而能进入荷兰商馆的倾城则称作了“荷兰行”(阿兰陀行),当然为日本人服务的倾城称作“日本行”。 唐人行最初可在唐人屋敷内逗留一至三日,后来延长到一住数月,直到唐商唐船返航,她们实际是当了唐商和船员的一夜妻数夜妻数月妻,她们会像家庭主妇一样料理唐人的饮食起居,她们既是荡妇又是贤妻。

  
唐人行可凭据在唐人屋敷中逗留天数的证明,到长崎官府领取白砂糖、布匹、杂货和洋玩艺儿,再转手卖得金银。唐人行还可将唐商及船员赠送的珍贵物品,裹进里三层外三层的和服中偷偷带出唐人屋敷,因此日子过的比一般人好的多。值得一赞的是那些多才多艺的唐人行们,不仅教会唐商日语和日本说唱文学,还从多是文人的唐商、船长、高级船员那里,学到了明清乐及各种戏剧表演,带出大院,形成了至今尚存的唐人踊、看看踊,配合着九连环、茉莉花等曲调载歌载舞。

  
(二)唐人阿吉

  
江户時代末期的1853年,海军准将佩里率领的美国东印度舰队驶入江户湾浦贺(今神奈川县横须贺市)海面,迫使日本幕府开放国门,并于次年签下《日美和亲条约》,随后在下田(今静冈县下田市)建立了相当于今之大使馆的美国领事馆,派来了相当于大使的首任驻日领事,首任领事名叫哈里斯。

  
哈里斯经长途跋涉,又遇水土不服,一到下田便病趴下了。这让幕府官员诚恐诚惶,便威逼利诱地令当地已有婚约的艺妓斋藤吉(斎藤きち),去给哈里斯当看护士,其实是做了小妾。所谓威逼利诱,是官员令她为国家做出牺牲,保证了给她地恋人鹤松一个好前程。斋藤吉含泪去了美国领事馆,给哈里斯当看护兼小妾。开始周围日本人很同情她的遭遇,但随着看到她能大手大脚地使用金钱、着衣逐渐华丽,人们又对她产生了嫉妒和蔑视,便把平时对她的爱称阿吉改成了唐人阿吉(唐人お吉)。哈里斯虽是美国人,但也列在“唐人”之中,当时日人对初见的美国人是又怕又恨又蔑视的,所以唐人阿吉是个蔑视词。

  
唐人阿吉只当了三个月的小妾,因为那时哈里病已痊愈,把她给解雇了。人们对阿吉更加冷淡,因为她被洋鬼子睡过了。此后的唐人阿吉遭遇凄惨、结局悲惨,先是重操旧业做艺妓,与原恋人鹤松同棲又离异、开结发店(为女人盘结头发的店)因遭冷眼而不顺、开小饭馆又沉沦在酒中而酒精中毒,经数年乞讨度日的生活后,最终于1890年投水自尽……即使已死,唐人阿吉的遗体也被人视为肮脏,斋藤本家的菩提寺拒绝埋葬她,出于怜悯而埋葬了她的另一座寺院的住持,怕遭人迫害而不得不逃离出下田……可见当时日人对“唐人”——外国人的偏见。

  


  
唐人阿吉

  


  
关于唐人阿吉给哈里斯当小妾的民间传说有多种版本,有说阿吉是以看护士身份进入美国领事館,而哈里斯病愈后才离去的,有说阿吉是幕府官员派进领事馆的密探,被哈里斯识破而推辞出来的。很多年后,有人说哈里斯是虔诚的圣公会信徒,是日本官员自以为是的讨好激怒了他,才将送来当妾的阿吉给赶了出来。以哪种传说为准都不好说,但唐人阿吉原籍、生辰的1841年12月22日、自尽的地点及卒日的1890年3月27日,进出美国领事馆日子,出领事馆后的遭遇都有纪录,她开设的结发店和小饭馆等都有实物和遗迹可证。就是说故事是真实的,只是加了些虚构和描绘。唐人阿吉的故事,因小说家十一谷义三郎于1928年发表的小说《唐人阿吉》而广为人知,后又被拍成电影,但那种偏见仍旧存在多年。

  
时过境迁,人们的价值观有了变化。今日的唐人阿吉,成了既可怜也可爱还可敬的女人。她的生卒之地遗物遗迹都被保护起来,成了观光和怀旧之处。更有人考证出小说和歌剧《蝴蝶夫人》的原型便是唐人阿吉。

  
(三)唐行桑

  
唐行桑是我的硬译,有人译为唐行小姐,它的日文原文是“唐行きさん”或“からゆきさん”,读音kalayoukisang,意味赴唐之女人,而那“唐”不仅指中国,还指东亚、东南亚等国及地区,而那些女人是娼妓。

  
文革终、改革兴的七十年代末期,中国进口了不少日美电影,日本的有《追捕》《人证》《望乡》等,五十岁往上年龄的人应是对它们印象深刻、记忆犹新的。其中的《望乡》剧情及主人公的名字阿崎婆、也广为人知,这里仅对稍年轻的人做个简介。《望乡》全名是《山打根八番娼馆望乡》,说的是由名演员栗原小卷扮演的女性史研究家,在熊本县天草邂逅由大明星田中绢代扮演的穷老太太阿崎婆的故事。女性史研究家通过对阿崎婆婉转耐心的采访、以及亲赴北婆罗洲的山打根(今属马来西亚沙巴州)做现地采访,展现了包括阿崎婆在内的一批少女从天草被骗去南洋为娼的悲惨故事。那批少女因家贫,为还家中债务、盖房、给兄弟娶媳妇等迫不得已的原因,不得不去了南洋,受尽侮辱后将几经盘剥剩下的一点点钱稍回了家中。最后死在南洋的面背日本而葬,回到日本的又遭亲人和邻居冷眼相待。

  
这批成千上万的女人便是唐行桑。她们赴的“唐”不仅是山打根,更是中国、香港、新加坡、菲律宾、泰国、印尼,露西亚,少数的还远赴到了北美、非洲。唐行桑盛于日本明治時代,经大正时代延续到昭和初期,那时日本经济基础并不好。唐行桑赴”“唐”,明面上虽有叫做“女衒”商人做中介,背后却是个挣取外汇的政府行为。唐行桑兴盛时被称作“娘子军”,没落时成了“日本的耻辱”。二战之后这个“日本的耻辱”被有意无意地掩盖,成了忘却的历史。

  


  
电影《望乡》中的阿崎婆(田中绢代飾)和女性史研究者(栗原小卷飾)

  


  
直到女性史研究家山崎朋子,于1972年发表了《山打根八番娼馆》的纪实报道,唐行桑的悲惨历史才被再次浮出水面,或者説被揭露出来。那纪实报道是以山崎朋子采访九州地区还生存的唐行桑的手记写成的。次年,那篇报道曾以纪实作品而获奖,再次年的1974年,以《山打根八番娼馆》为脚本的电影《山打根八番娼馆望乡》拍摄完工并上演,里面的女性史研究家原型便是山崎朋子,阿崎婆的原型便是尚生存在熊本县天草的一位唐行桑。

  
唐行桑多出自熊本县的天草和长崎县的岛原半岛,两地只隔了很窄的海面,而唐行桑赴“唐”的出发港是岛原半岛一端的津之口。九十年代时常去天草看望一位我父亲的朋友——中国医生,归途会经过岛原半岛。当时我也在天草寻访过唐行桑,但未找到过,因为事过百年怕是没有健存的了。倒是在岛原市税务局附近的理性院大师堂,见到一座藏有佛像的天如塔,塔由两三百根石柱形成的围墙围拢,每根石柱上均刻有捐款建塔人的姓名、居住地和款额,我辨出了捐款人大多数是身在海外的唐行桑时,不禁百感交集……

  


  




 回复[1]: 好看 骏骏 (2017-09-05 23:58:28)  
 
  

 回复[2]:  好看 二进宫 (2017-09-06 14:11:48)  
 
  时过境迁,人的本质没有变化。

  
只有历史中的唐人阿吉,既可怜也可爱还可敬。

  
活在当下她一样受歧视

  
不信你去朝鮮総連当三个月小妾试一试

 回复[3]: 回好看的贴,就能活得长。 采夫 (2017-09-07 01:46:29)  
 
  


  

 回复[4]:  待于野 (2017-09-07 08:44:43)  
 
  涨姿势了,谢谢龙桑

 回复[5]: 呵呵,回帖都好看。 龍昇 (2017-09-07 12:13:08)  
 
  谢谢!

 回复[6]:  邓星 (2017-09-12 16:16:26)  
 
  龙爷写得好。

 回复[7]: 龙爷写得好看 杜海玲 (2017-09-13 17:54:53)  
 
  还涨了知识。

 回复[8]: 谢谢邓星和杜海玲的回帖。 龍昇 (2017-09-13 19:46:20)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浅说日本
    日本人喜欢行列 
    日本本无茶,茶自中国来 
    从寺子屋到幼稚园保育园 
    日本人纪念聂耳的方式 
    汤里泡出了温泉文学 
    日本茅屋——茅葺屋根 
    日本厕所文化 
    紫式部公园 
    另类的中国通——井上红梅 
    暮春时节藤花祭 
    松竹梅 
    雪月花 
     细道小路 
    小道小径 
    梅雨中的紫阳花 
    空海和最澄 
    楷树立足在日本 
    扇来扇去的团扇折扇 
    吹尺八的虚无僧 
    从忍字衍生出来的忍者 
    补陀落渡海 
    关于画家桥本关雪 
    赴“唐”的日本女人 
    樱花开时吃野草 
    日本庭园中的中国水墨画色彩 
    日本的渍物 
    日本的盂兰盆、盆踊、阿波踊 
    和果子羊羹 
    日本的城 
    志士之母望东尼和女杰高場乱 
    茶庭/露地 
    文学碑、散步文学 
    大名庭园 
    景观水杉 
    中国勺子日本刀 
    漫画天国 
    稻田画 
    日本的漆器 
    枯山水 
    笔冢在日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