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浅说日本
字体∶
樱花开时吃野草

龍昇 (发表日期:2017-04-16 20:20:33 阅读人次:2821 回复数:13)

   

  
中国所言蔬菜,日本谓之野菜,比如萝卜、白菜、青椒、茄子、胡萝卜。中国所言野菜,日本归纳于野草之内,比如荠菜、马兰头,蕨菜、艾草、苦苦草。中国的野菜或日本的野草,春秋两季生,但以春天多。中国南方有种在人日(农历正月初七)时吃的七菜粥,传到日本成了阳历一月七日的七草粥。七菜粥的菜,大致可举菠菜、芹菜、芥菜、韭菜、香菜、葱、蒜,但也因地而异,它们多为“菜”,七草粥的草是荠菜、水芹、鼠曲草、繁缕(鹅肠草)、宝盖草、芜菁、萝卜,它们多为“草”。

  
来日三十七载,近十年好上挖野菜这口儿,先是发现了荠菜、马兰头,后又采到也可归类于野菜的榆钱儿、槐树花,最后起劲于野蒜和问荆。荠菜和马兰头初见于梅花开时,直至樱花落时尚在。榆钱儿看似花实为果,果结三月,五月槐花香,是电视剧名,也道出槐树开花季节,它们勾起对少儿时的回忆,取得它们要么爬上树,要么杆子勾篮子接。挖野蒜和掐问荆,是从三月中旬直至落雨纷纷的清明时节,也正好是樱花从结蕾到绽开的一段日子,我将它总结成了樱花开时吃野草。

  


  
野蒜遍布中国大江南北,直至白山黑水,野蒜春季生,秋季也会生。它还有多个名字:野葱、山蒜、小根蒜、贼蒜、小根菜、菜芝、文明的学名叫薤白、低俗的名字有狗屎葱……日本也将它写成汉字的野蒜,但更多地是以日文假名写成のびる(发音:诺比鲁),其意是不断地伸长。初知日本有野蒜,得益于一套电视节目“黄金传说1个月1万円生活”,它规定平时手头宽裕的艺能人,一个月只能在餐饮上花一万日元。1个月1万日元的伙食对一般日人不算难过,对艺能人則算节俭。那些艺能人绞尽心思地去节俭了,有一位跑郊外堤坝上挖野菜去了,经电视放大的画面,我到他挖到的是野蒜,也知道了日本也有野蒜,也引起我开始在日本挖野蒜。

  
挖来野蒜是为做饭做菜吃,剪掉根须,剥去带泥的表皮,摘掉枯黄的叶尖,剩下白生生的球根和茎、绿葱葱的细长叶子,爱煞个人。散发出的气味可闻出臭,更可说闻出清香。我用野蒜炒肉絲炒肉片炒鸡蛋,也将它切成长段短段地腌咸菜,还将它的球根切下来当糖蒜泡。我用野蒜蒸米饭,蒸得满屋臭气哄哄,但左邻右舍总问你家做的啥饭,怎么那么香!我还用野蒜末烙葱油饼,野蒜称蒜也称葱,本属葱类植物,用它烙的葱油饼比用小葱烙的葱油饼还香。野蒜有点苦味,更有一股辛辣味,正是春日里排毒除垢的好食物,吃了它,响屁连连,大便顺畅。

  
日人也爱吃野蒜,料理方法有多种,但问起他们野蒜怎么吃,绝大多数会答“酢味噌”。即整根的野蒜开水焯过、再放冷水中浸凉,沾上兑了砂糖和醋的日本酱吃。那焯过又浸凉的野蒜,有些半生不熟的撒西米的意思,头挺脆、叶也有咬紧。见过吃过日人做的“野蒜酢味噌”,很欣赏那属于野草的野蒜被他们打扮和摆放成了艺术品模样:绿叶以多种姿态缠绕在白茎上,伸出滴溜溜圆的小蒜头。那模样令人想起杜甫有诗《秋日阮隐居致薤三十束》:

  
隐者柴门内,畦蔬绕舍秋。盈筐承露薤,不待致书来。

  
束比青刍色,圆齐玉箸头。衰年关鬲冷,味暖并无忧。

  
其前四句说的是隐居的阮氏,秋天里送给了杜甫満筐的野蒜(薤白)。五六两句形容了野蒜的色彩、形状,七八两句说的是它的功效、气味。

  


  
问荆,是一种草本植物的学名,虽称“荆”,但那么一“问”,便显得雅了些,让人生疏了些。它也遍布全中国,当你听到笔头草或笔头菜、节节草、空心草、公母草等多达数十种俗名时,就会熟悉起来,容易理解了。春天到,问荆会先后从横卧的根状茎上破土而出两根直立茎,三月中旬直至清明出土的茎有十几公分长,顶上长着圆圆尖尖的头,形似一支毛笔,故称笔头草,它皮薄心空,故称空心草。清明时,问荆的另一根直立茎出土,越长越高且分叉,高及人肩。这两根地上茎虽有高低之别,但都是一节连一节的生长增高的,因称节节草。那根短茎上的笔头实际是能产生孢子的叶穗,就是说它有繁殖衍生的能力,像个母的,被称生殖茎,稍后出土的长茎,绿绿的,充满水分,像个公的,被称不育茎,我以为那便是公母草的来历。

  
问荆在日本有两个名字,一名土筆(つくし,读音:雌库西),说它是土里钻出来的一支毛笔,日人将它称作“能育茎”;一名杉菜(スギナ,读音:斯给那),说的是后生出来的茎像杉树叶子,它叫“不育茎”。我每年春上樱花开时吃的野草,包括了这中国的笔头草、日本的土筆。问荆在中国,古医书说它味苦、无毒,但被现代植物图谱数据库收录为有毒植物,因此多被用作中草药,起清热、解毒、止痛消炎作用,而作食用的少。问荆在日本則多做食用,日人也承认它有微毒,但他们说经过清扫掉节上稍硬的一圈齿状鞘质、反复地清洗、清水的浸泡及沸水的焯过,它的微毒已微乎其微,不构成对身体的危害了。而且日人不生吃它,料理法以烹、炒、煮、炸、腌为主。

  


  
日本人是拿土筆当小菜来作的,有作成天妇罗的、以酱油砂糖和酒慢慢地煮成“佃煮”的、有用砂糖腌制的“土筆糖渍”的……多种多样。和问日人野蒜怎么吃那样,问起土筆怎么吃?绝大多数会答“卵とじ”,这菜名还挺难翻译,按面拖蟹的做法管它叫“鸡蛋拖土筆”吧。它的做法可分三个步骤:一是已经处理过的土筆,在放进少量醋和盐的沸水中焯一下,再放冷水中浸一下,捞出来挤干水气。二是小锅里加水,先放进酱油砂糖盐和一种叫“味淋”的甜味米酒,后将挤干水气的土筆放进锅中用中火煮一会儿。三是打均匀的鸡蛋汁兑在土筆上,盖上锅盖闷上十秒钟,使鸡蛋呈半流体状拖住土筆。好了,就着清酒或啤酒吃吧,这其貌不扬的鸡蛋拖土筆,被日人称之“最高!”它的高在于鲜美,还在于土筆中含多种维生素,而其维生素E之量,是野菜野草中的最高。

  


  
日本有旬之料理、旬之味的词句,说的是季节菜、时鲜味。旬之料理和旬之味,包括了鱼贝、肉类、野菜(中国的蔬菜)、山菜,也包括了野草(中国的野菜),比如这里说的野蒜和土筆。它们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只有舌尖对不同季节和时鲜的的触觉、领悟。此“旬”是食物放进嘴中那一刻,你能感觉出春来春去,还是初秋暮秋。此旬之料理和旬之味,不仅指的料理和食物,还指从料理法、菜的搭配及模样、乃至盛菜的碗碟,均符时令,体现着季节感,这可说是日本風俗食俗特色之一。

  
野蒜和土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生长在阴湿的山坡、草原、堤坝、渠沟、田埂和休耕地里,它们经常会杂生在一道沟一片地里,我便是在挖野蒜时发现土筆的。家住城里,公园和绿地里偶有野蒜和土筆出现,毕竟少的有限,便步行或骑自行车出城到野外找。年过七旬,还要远行挖野蒜摘土筆,一是想尝尝那个旬,一是活动活动腰腿出一身汗。

  
樱花开时吃野草。现在出门一趟能收获很多野蒜和土筆,小部分自己吃足够了,大部分送给了邻居和早上一起散步的老头老太们。我爱听他们“啊!真高兴。” 爱听他们说要做“野蒜酢味噌”要做 “鸡蛋拖土筆”。他们会在次日或下次见面时回赠一些小食品小礼物给我,日人的回赠,有一半礼尚往来往来之意,有一半不欠情、不赊账之意,不管是哪一半的意思,我都照收不误,我得意自己的劳动,也乐得让他们分享那旬之味。

  




 回复[1]:  采夫 (2017-04-16 22:55:07)  
 
  哈哈!龙爷这日子过得可真美。

  


  
日本人兴不兴吃香椿芽儿?

  
采这玩意儿得爬高上树,龙爷可能也只能乾流哈喇子了。

 回复[2]:  小小鸟儿 (2017-04-17 10:52:52)  
 
  爱上野菜是从龙爷的文章开始的,现在我也认识了马兰头,荠菜,鱼腥草,等等。

 回复[3]: 采夫LOL! 龍昇 (2017-04-17 12:59:36)  
 
  香椿(チャンチン),日人有极少数人吃的。

  
现在不用爬高上树也可以,东京阿美横丁有卖。

 回复[4]: 谢小鸟,那年吃到了你的马兰头: 龍昇 (2017-04-17 13:36:13)  
 
  局长壮行会时吃到的。

  

 回复[5]:  雪非雪 (2017-04-17 16:00:43)  
 
  

  
大概两个星期前吧,把院子里的小根蒜割了摊成鸡蛋饼吃,野味的鲜。好吃到吃不饱。

  


  


  


  

 回复[6]:  龍昇 (2017-04-17 19:36:56)  
 
  非雪院子里就有小根蒜啊,太好了,近水楼台先得月。

 回复[7]:  游人 (2017-04-18 09:35:42)  
 
  春天的野草好香啊

  
爬山走路的时候,常常会看见这些野草,还有蕗の薹(フキノトウ),蘑菇什么的。

  
每看到一次就有点动心,想摘点回家尝尝鲜,可又担心摘了毒草毒蘑菇。

  
而且不少地方写着 “山菜採り禁止”、“キノコ狩り禁止”,好像此山是我开的意思。

 回复[8]:  雪非雪 (2017-04-18 14:14:11)  
 
  龙升爷爷

  
我家院子里的小根蒜

  
是我在外面挖了种的,别跟别人说。

  


  


  

 回复[9]:  小小鸟儿 (2017-04-18 16:17:32)  
 
  非雪,上照片

 回复[10]:  邓星 (2017-04-19 21:04:12)  
 
  龙爷的野蒜烙饼这里都闻到香味了......

 回复[11]: 小小鸟儿 雪非雪 (2017-04-20 08:58:13)  
 
  

  
我拍了野蒜图片,但是传不上来,压缩方法也忘了……

  


  


  

 回复[12]:  小小鸟儿 (2017-04-20 14:43:15)  
 
  咱俩一样笨,吼吼吼吼

 回复[13]:  骏骏 (2017-04-20 16:15:55)  
 
  手机软件压缩图片效果不好

  
我昨天用ipad拍了照,压缩了效果不好,作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浅说日本
    日本亦重阳 
    卓袱料理和普茶料理 
    日本人喜欢行列 
    日本本无茶,茶自中国来 
    从寺子屋到幼稚园保育园 
    日本人纪念聂耳的方式 
    汤里泡出了温泉文学 
    日本茅屋——茅葺屋根 
    日本厕所文化 
    紫式部公园 
    另类的中国通——井上红梅 
    暮春时节藤花祭 
    松竹梅 
    雪月花 
     细道小路 
    小道小径 
    梅雨中的紫阳花 
    空海和最澄 
    楷树立足在日本 
    扇来扇去的团扇折扇 
    吹尺八的虚无僧 
    从忍字衍生出来的忍者 
    补陀落渡海 
    关于画家桥本关雪 
    赴“唐”的日本女人 
    樱花开时吃野草 
    日本庭园中的中国水墨画色彩 
    日本的渍物 
    日本的盂兰盆、盆踊、阿波踊 
    和果子羊羹 
    日本的城 
    志士之母望东尼和女杰高場乱 
    茶庭/露地 
    文学碑、散步文学 
    大名庭园 
    景观水杉 
    中国勺子日本刀 
    漫画天国 
    稻田画 
    日本的漆器 
    枯山水 
    笔冢在日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