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浅说日本
字体∶
日本的渍物

龍昇 (发表日期:2016-10-06 21:03:14 阅读人次:3107 回复数:9)

   

  
“吃糠咽菜”,糠是谷糠,菜是野菜,是种贫苦艰难的生活 。“窝头就咸菜”,比吃糠咽菜强得多,过过一段那样的生活,尤其“自然灾害”时代能以窝头就咸菜填饱肚子算不错的,今日细面窝头配精致酱菜当然更好。而在正常生活中吃到的酱菜、咸菜、腌菜、泡菜、酸菜等,则是舌尖上的享受了。它们可做佐粥的主菜,也可做大饭桌上的辅菜。吃过自家制的它们,也买过酱菜园里精致的它们吃。少年时曾住北京西单,常去出家门不远的“天源酱园”买酱菜,那里的酱菜源自御膳房的手艺,好吃。年稍长,住南城,便去“六必居”买酱菜,其店匾额为严嵩所题,字好,引得店的名声大,当然也好吃。记得更年少时的父辈人,提着个上盖红纸、装着八宝酱菜的小酱菜篓子去做客访友,不觉丢份,反有雅俗共享之趣,我则爱挑里面的螺丝菜(宝塔菜)和花生仁吃。也曾居于南方,工作和游历过西北、东北、西南,见识尝试到丰富多彩的酱菜、咸菜、腌菜、泡菜、酸菜等食文化。

  
来日有年,会在回国探亲办事时带回些北京干黄酱芝麻酱、上海萝卜头大头菜、四川榨菜什么的,以解乡愁。但那些东西毕竟很重,带不了太多,所以平时多吃的还是日本酱菜、咸菜、腌菜、泡菜、酸菜等,也是丰富多彩的。想聊聊它们,一言难尽,但叙述之时,可以一词概之,它们被统称为“漬物”。渍,有浸、沤原意,还有浸渍造词,用“漬物”一词概括了酱制、盐制、腌制、浸制、泡制、沤制过的食物,分类方便、说起来也方便些。

  
漬物,可据腌制咸菜的调味料分出盐渍、酱油渍、酱渍(味增漬)、醋渍(酢漬)、辣椒渍、糠渍、粕渍、麹渍等数类。

  
在日本便利店或火车站买到的盒饭里,往往会看到米饭中间放了一枚红色或紫色的半干皱尚湿润的梅子,它叫梅干(梅干し),它的味道是又咸又酸,是典型又普遍的“盐渍”。日本梅自中国传入历史很早,初以文化形式种植、欣赏、歌颂于皇室、贵族、文人间,梅干初制,也是他们先尝到的。梅本身就有止痛解热之效,梅干除去很能下饭,还可作预防痢疾等肠胃病之葯,于是它成了过去日人行军作战、今日出门旅行的携带葯预防药。梅干制法:成熟的梅子洗净、将梅子和食盐一层层的铺入用烧酒消毒过的容器里、梅子上面压上石头、大约一个月时从梅子里腌出压出的水分(梅醋)淹没了梅子、取出梅子擦干后放平底竹箩晾晒三四天即可。说的容易做时难,我曾两次手制的梅干均不够理想,反省出的原因是在消毒防霉方面做得不好。梅干的红色或紫色,出自青梅腌制途中加进了紫苏,而和歌山选用的当地品种白梅制的梅干没加或少加了紫苏,黄色,味美价昂。

  


  
(和歌山南高梅做的梅干)

  


  
盐渍的材料许许多多,白菜、萝卜、黄瓜、茄子等蔬菜根菜,瓜果、鱼肉,鱼还包括了鱼子、鱼内脏。而用盐漬方法做出的海胆、鯔鱼卵巢、海参的腸或卵巢,成了日本三大珍味和下酒的好菜。日本的国花樱花的花也可用来盐渍的,那樱花盐渍我做成功了:摘下一大把连着花柄的樱花洗净敷干,放保鲜袋中加盐和柠檬汁(正规是加梅醋)揉揉压上石头放置数日,取出漬过的樱花敷干水分使其风干,最后撒些细盐揉均匀后即可食用和装瓶保存了。樱花盐渍可佐饭和佐点心,还可泡茶喝,单取一朵看颜色挺艳,味道除咸之外并无其它,倒是心中会涌出花开花落后的余香余韵。

  
了解了盐渍是用盐腌制的咸菜,酱渍、酱油渍、醋渍、辣椒渍也就好理解了,它们和盐渍不同的是或多或少加了些糖或甜味料。比如我居住的福冈市博多,有种名叫“辛子明太子”的渍物,便是将明太鱼的鱼子用辣椒(辛子)和香料腌出来的。盐是日本自古以来有之,味增源于中国的黄酱,日本最初的酱油——和歌山“汤浅酱油”,是豆酱腌蔬菜溢出的汤汁,制法是镰仓时代日本留学僧觉心在南宋径山寺学到的。因此有日本学者认为的渍物是中国酱传入而开始制作的,不管怎么说,酱渍是酱缸酱桶里腌制出来的。

  


  


  
(辛子明太子)

  
可称独具日本特色的腌菜是糠渍,是在米糠里腌制出来的。“吃糠咽菜”在这里变成了“糠腌蔬菜”,贫苦艰难的生活也变成了普通或小康的日子。你可在日本许多城市里看到类似中国酱园的漬物专门店,和“天源酱园”“六必居”看到的青花大缸不同的是这些专门店在门前摆的是一排排大木桶,里面就有盛着米糠,腌着白萝卜、白菜、黄瓜、茄子的大木桶,它也是日本特色。这里说的米糠,是米糠煮沸或炒热,冷却后掺进低浓度的食盐水、经过充分发酵、而做成的“糠床”。在糠床里埋一夜的漬物叫“浅渍”,埋了许多日子的叫“古渍”,你可以看着木桶里插的字牌依自己喜好购买。在百货店的食品部有着包装精美的糠渍腌菜,可买作礼品。在超市里有密封包装的糠床卖,可供小家小户自己做糠渍。让黄瓜茄子睡进糠床谁都会,但切记那糠床得经常倒腾使它常透空气。

  


  
(糠渍)

  


  
日本最普通、最常见的一种漬物叫泽庵(沢庵),它是用了糠漬、盐渍、糖渍等混合方法腌制出来的:将一种很长的白萝卜晾干变得柔软,将糠粉、盐、碎糖、干柿子苹果等干果皮和捣碎的栀子果搅拌成混合粉,在容器里一层粉一层萝卜地铺好,最后压上石头放置个把月即可。它有咸甜之味、果实的微香、碎栀子果使其颜色泛黄。泽庵这种腌菜之名,传说出自四百余年前一位叫泽庵宗彭的天台僧的手艺。

  
了解了糠漬,就好理解粕渍和麹渍,粕是糟粕是酒渣子,麹是酒曲,用它们腌咸菜的方式方法和种类在中国也有很多。忽想起“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句,酱菜、咸菜、腌菜、泡菜、酸菜等,最初不都是出自家庭主妇尤其是农妇之手吗,有了鸡鸭鱼肉后,一碟小小咸菜仍是能上宴席的。

  


  
(沢庵)

  


  
日本的渍物,还可依地方特产、地方制作特色和地名来取名。比如前述的和歌山梅干,依白梅今产地南高地区和古地名而叫南高梅干渍或纪州梅干渍,比如广岛菜渍是用一种大如白菜的油菜腌制的,比如奈良和京都的渍物统称为奈良渍和京渍。奈良渍使用的材料多是白瓜(西葫芦)、黄瓜、西瓜(西瓜蛋子)等瓜类配以生姜,腌制方法是先盐渍去水分再反复粕渍。瓜熟蒂落时节腌,渍到寒冬食,它色暗而黑红,切片之后有些荫翳之美,它有酒的芳醇,吃多了别开车上路。京渍是用自古就传来日本、生根于京都的“京菜”腌制的,代表菜有白萝卜、大头菜等根类菜和茄子、辣椒、南瓜等,它虽也采取盐、酱、糠、粕多种渍法,但全体来讲是味清淡、飘清香、色靓丽,京渍的代表“千枚渍”是盐渍的大头菜,切的薄如纸,色洁白透明,另一代表叫“柴渍”,是茄子片加紫苏盐渍的,将原本紫皮的茄子渍出了贵族紫。京渍沉淀了悠久的京都文化,堪称日本渍物的代表。

  


  
(奈良渍 白瓜)

  


  
(京渍)

  


  
不少日本漬物的用词和命名挺有意思。新香:新鲜的蔬菜经一夜的“浅渍”又常被称作新香。酒盗:以盐渍过的鱼内脏等下酒,令人越吃越想找酒喝。唐墨:指前述日本三大珍味之一的盐渍鯔鱼卵巢,说的是它的模样像中国的墨,而台湾称乌鱼子。福神渍:东京有名的腌菜,中华有八仙,日有七福神,它是萝卜、茄子、刀豆、藕、黄瓜等七种菜蔬放酱油和糖腌出来的,制作和取名令人想起八宝酱菜。三五八渍:日本东北地区的腌菜,指的是组成糠床的盐、米麹、米的比例是三、五、八。曾收日本朋友的礼物,从大分带来的一盒咸菜一瓶酒,它们的名字都叫“吉四六”,以为又是什么比例,却被告知“吉四六”是流行于大分的口头文学中的一位传奇人物之名……

  


  
(からすみ、唐墨、乌鱼子)

  


  
世界各国、各地、各民族都有自己特色的酱菜、咸菜、腌菜、泡菜、酸菜,中日两国的它们也都丰富多彩。除去糠渍,一定要找出日本渍物的特色,我想有二,都不是“菜”的本身。其一是它的存在和地位:家庭餐桌、饭店酒席、皇室御膳,它都上的去。鱼生店、寿司店、鳗鱼店、烤肉店等专门店里,也总会有它。春夏秋冬有它,连正月过年装在多层多格的“重箱”里的“御节料理”里也有它。,也有属于它的几个格子是放漬物的,可以说日本腌菜是每日均食、无处不在、无论贫贱与高贵。其二是“小菜一碟”的碟:日本的食器很讲究,连小菜碟也作得精美且素雅,小菜碟里很艺术性地摆放几枚几片漬物,看着舒心,吃出清香。

  


  




 回复[1]:  骏骏 (2016-10-06 21:27:09)  
 
  樱花到底是不是日本的国花啊

 回复[2]: 骏骏此问何意? 龍昇 (2016-10-06 22:37:18)  
 
  樱花不是日本的国花吗

  
是我什么地方写错了吗

 回复[3]: 也可以 骏骏 (2016-10-07 05:33:21)  
 
  维基百科

  
日本にも法定の国花はなく、国民に広く親しまれている桜や皇室の家紋のモチーフである菊が事実上の国花として扱われている。

  

 回复[4]: 是这样 龍昇 (2016-10-07 11:09:44)  
 
  两可,挺模棱。

 回复[5]:  小小鸟儿 (2016-10-07 11:23:26)  
 
  日本的腌菜好吃。最近去浦和看古建筑古美术,第一次买了奈良腌菜,室内挂着画,屋里是各式各样的咸菜,很协调。顺便买了高菜和酒粕,高菜伴着稀饭一袋子一下子就吃光了,酒粕炖鱼时放了些,味道果然好。

  


  

 回复[6]: 谢小鸟。上海的这玩意儿挺好吃: 龍昇 (2016-10-07 12:18:22)  
 
  沪上人士知道它叫什么名字的。

  

 回复[7]:  东京博士 (2016-10-07 12:36:09)  
 
  小罗卜头。

  
上海滩上还有大头菜,也是小時候常吃的。另外还有春不老。

 回复[8]:  邓星 (2016-10-07 14:03:49)  
 
  是日本的好吃,上海的基本太咸。

 回复[9]:  采夫 (2016-10-07 19:21:04)  
 
  跟你们的“漬蔬菜”“漬肉”不大一样,咱老家还出一种“漬水果”,现在叫泡梨,以前叫酸罐梨,作法大概就是把梨放到盐水里泡一段时间。夏季在学校门口有老太会和其他酸萝卜放一起卖。

  
大梨

  


  


  
小梨,跟迷你tomato差不多大

  


  


  
俺不喜欢吃,主要是那味儿吃着不咋地,别人闻着难闻。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浅说日本
    卓袱料理和普茶料理 新 有3天内的新回复 
    日本人喜欢行列 
    日本本无茶,茶自中国来 
    从寺子屋到幼稚园保育园 
    日本人纪念聂耳的方式 
    汤里泡出了温泉文学 
    日本茅屋——茅葺屋根 
    日本厕所文化 
    紫式部公园 
    另类的中国通——井上红梅 
    暮春时节藤花祭 
    松竹梅 
    雪月花 
     细道小路 
    小道小径 
    梅雨中的紫阳花 
    空海和最澄 
    楷树立足在日本 
    扇来扇去的团扇折扇 
    吹尺八的虚无僧 
    从忍字衍生出来的忍者 
    补陀落渡海 
    关于画家桥本关雪 
    赴“唐”的日本女人 
    樱花开时吃野草 
    日本庭园中的中国水墨画色彩 
    日本的渍物 
    日本的盂兰盆、盆踊、阿波踊 
    和果子羊羹 
    日本的城 
    志士之母望东尼和女杰高場乱 
    茶庭/露地 
    文学碑、散步文学 
    大名庭园 
    景观水杉 
    中国勺子日本刀 
    漫画天国 
    稻田画 
    日本的漆器 
    枯山水 
    笔冢在日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