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浅说日本
字体∶
日本的盂兰盆、盆踊、阿波踊

龍昇 (发表日期:2016-08-27 20:35:56 阅读人次:2748 回复数:17)

   

  
手中有本书叫《图说中国传统节日》,是世界图书出版公司于2006年出版的,它图文并茂地记载述说了春节、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七夕节、中秋节、重阳节七个中国传统节日。五年前,中国七大传统节日形象标识出现,选的节日也是上面七个。我曾过过、留有记忆的中国传统节日,多于它们的一倍,是它们记载有疏漏?不是,是有更多的传统节日逐渐式微了,比如七夕节后一周(农历七月十五日前后)的亦称盂兰盆节的中元节。

  
中元节或盂兰盆节,源出中国人孝敬、祭祀先祖的风俗与道教佛教的教义传说的结合,其时道院打醮、佛寺诵经,超度亡灵普度孤坟野鬼,因而中元节也称鬼节。而民间人则有上坟烧纸祭拜祖先及因地而异的多种习俗,更有盂兰盛会、放河灯等大型活动,因而盂兰盆节亦称盂兰盆会。近代革命以来,经过几次破除迷信运动,此节此会破得最惨,及经文革几乎灭迹。以至八十年代的许多年轻人是读汪曾祺1980年写的小说《受戒》后,方知盂兰盆会、和法事“放焰口”“焰口”等词。直到改革开放深入,渐见放河灯等民俗再度兴起。

  


  
倒是在日本,盂兰盆会自唐传入,至今尚存,且盛行。日本也多节假日(祭日),其中假期长达一周的三大节日是新年、黄金周和盂兰盆节,盂兰盆节日人称作“お盆”,简称为“盆”。其时官厅、公司、厂家放长假,公务员、白领、职工回老家与父母亲人团聚,扫墓、迎祖宗灵魂回家同乐。日本经农历改新历后,此节假期分成两大类,包括关西的日本大部分地区定在新历八月月十五日前后,东京及周边则为新历七月十五日前后。

  
与家人团聚省略掉,看看盂兰盆节中日本人是怎样迎送先人和祖宗灵魂的吧:十五日前几天先扫墓。一两天前家中装饰好佛坛、坛旁搭起供先祖牌位的精灵棚,摆上供品,请来和尚做法事,房门外挂起白色的盆灯笼。十四日傍晚举着灯笼找个偏僻无人处用麻杆等可燃物燃起火焰,那叫“迎火”,以它就能迎到先祖的灵魂,然后打着灯笼将他们迎回家。十五日当日活人故人团聚。十六日再燃起火焰,送先祖駕烟飘回墓穴,那叫”“送火”。有趣的是供品中有黄瓜和长茄子,它们被插上方便筷子或牙签地安上四条腿,叫成了精灵馬、精灵牛,它们表示“迎火”时先祖灵魂乘马快快回家,“送火”时驮着供品駕牛缓缓回彼岸。

  


  


  
那“送火”也有一个地域集体举办的,最值一提、规模最大的当属京都的“大文字烧”了,它占满半山、以火焰组成了个巨大的“大”字。大型的“送火”,在九州北部地区以十五日的“精灵流”的形式出现,尤以长崎“精灵流”著名。许是长崎人太孝顺、给祖先的供品和带回阴间的衣食钱财太多了,那是一匹精灵牛驮不走的,得用船载!十六日傍晚,小家庭和地域z组织的数百条用竹木绑成的、2米至20米长的“精灵船”,载着自家先祖和地域已逝名人的照片、牌位,以及带给他们的金银财宝,在震天的鞭炮声中,被推到海边,取下照片和牌位后点燃,最后推进大海送走(近年为环保,改为在码头点燃后清理)。

  


  
长崎的“精灵船”和“精灵流”,有着明清时代乘船来长崎做生意的唐人间流行 的“彩舟流”“彩舟烧”(将死于船中和登陆后死去的人的灵魂,载于彩船中送回唐土)的影响。 而在长崎,至今有着两个“盆”,一个是日本盆一个是中国盆,中国盆稍晚于日本盆地(农历7月26日起的三天)在唐人寺崇福寺举行,正式名称“普度盂兰盆勝绘”,其时和尚作法事,寺内放满纸质金山银山、给亡灵饿鬼准备的衣食住行用物,华侨华人们身着旗袍汉装,行三叩九拜礼,敲锣打鼓,最后焚烧那些金银财宝和丰盛的供品,让死灵魂们带走,大有中国的原汁原味。

  


  


  
中元节或盂兰盆节,道院打醮、佛寺诵经。盂兰盆会传入日本,僧尼也要做法事诵经的。话说此风传至平安时代,有位法师空也上人,由跪坐诵经改成了站起来、敲着小鉦转着圈地走着跳跃着诵经。跳跃,踊也,那种诵经形式被称作了念佛踊。念佛踊传至镰仓时代,更有位一遍上人诵经时,带领着僧尼们跳跃得竟至敞开僧袍手舞足蹈。一遍曾云游四方,他那念佛踊传入俗民间,与原有的民间舞蹈结合转化成了盆踊。念佛踊,敲小鉦和鼓,诵经,保留着宗教仪式;盆踊,配了鉦、鼓、笛、三味线等多种乐器,配了词唱小调民谣,发展成大众娱乐活动。在日华人念盆踊两字有些绕嘴,多称盆舞,即盂兰盆节期间跳的舞。

  
盆踊有在盂兰盆节前期举行的,但多半是在后期的纳凉会时举办。届时大小区域单位在本区域内的广场或小公园内张灯结彩,空场中央搭起一个叫做“橹”高台,安置乐器班子,夕阳西下时,街坊邻里的男女老少,穿着叫做“浴衣”的简式和服,摇着团扇徐徐而来。大家在穿插着抽奖、放火花的节目中,围着高台盆踊起来。近年小区域盆踊时,并不搭高台、置乐器,它们被录音带和CD盘代替了。

  


  
盆踊的配乐和配的民谣多达百余种,记得我住东京时参加纳凉会盆踊时的配乐多是《东京音头》等,而移住九州后多听到的是煤炭劳动者传唱的民谣《炭坑节》:

  


  
月亮出来了出来了,

  
月亮出来了,哟咿哟咿,

  
三池炭坑上那高高的烟囱,

  
熏着月亮您了吧,

  
萨呐、哟咿哟咿,

  
…………

  
盆踊舞姿因地而异,都很优美,但总体不宜说是翩翩起舞,因为它是二节拍的跳跃。秋田县的西马音内盆踊,是日本三大盆踊之一,其半数女踊者穿着艳丽的“浴衣”,头顶的半月形的草笠向前拉下遮盖住整个面孔,便露出了雪白的脖颈。另一半男女兼有的踊者的“浴衣”是染成蓝色的,他(她)们头套仅露双眼的黑色头巾,颇似幽灵。奏起乐唱起歌,他们的盆踊颇有人鬼共舞的妖艳之味。四国的香川县与本州相连的濑户大桥,连接着与岛、柜石岛等小岛,那里人口稀少,却流行一种独特的盆踊,它是由做过七七、迎来第一个盂兰盆的家人作为领舞,背着死者的牌位来踊的。

  


  
日本的盆踊,以表演或组织形式可分成两大类:一是小区域范围的谁都可以参加的,二是大区域范围的由组织起来的舞队来踊,而更多的群众作为观众来欢呼助兴,西马音内盆踊即属于后者。同属后者、也同是日本三大盆踊之一阿波踊,要在更大场地和宽阔的道路上踊,规模庞大,非常精彩,影响到了日本全国。

  
四国岛上的德岛县古为阿波国,如今德岛县及其首府德岛市流行的盆踊即称阿波踊。它是县(相当中国的省)市级的节日活动,参加的舞队有很多,那队叫“连”,比如阿波连、阿呆连、菊水连、水玉连、葵连、若狮子连……多达三十多队,每队百人前后。没去过可想象:一连四晚(8月12至15日)成千上万的人在踊、倾城而出的观众、来自各地的百万观光客,多么壮观,简直是狂欢。

  


  
阿波踊的女踊手,头顶的草笠半遮面,粉红为主色的“浴衣”将身子裹得很严实,手伸向上方,脚踏的木屐只用前半部着地踊起来了。她们虽不像巴西桑巴那样光着大腿露出多半个臀,却踊得风情万种。男踊手上着叫“法被”的号衣,下着短裤,双腿下屈地跳跃,甚至以骑马蹲裆式地踢踏,头上裹的头巾打结在鼻子上,颇似忍者模样,他们踊得自由奔放、风趣滑稽,男女少年队则是短打扮,踊的天真活泼。阿波踊配乐的歌词是:

  
阿——啦,了不起的家伙们呀,

  
跳舞的是傻瓜,

  
看舞的也是傻瓜,

  
反正都是傻瓜,

  
不跳就亏啦。

  
不到新町桥去吗,来吧!来吧!

  
…………

  


  


  
日本骂人的词语不多,较狠的不过“马鹿”、“阿呆” 两个。这两词,按关东关西不同地域、语气轻重、表情凶善,可分出咒骂的深浅度,但总体来说前者像混蛋、后者像傻瓜。阿波踊歌词里用了阿呆(傻瓜),踊的也有点傻瓜模样,有的舞队干脆起名阿呆连。即使不会踊的人看那舞姿、听那歌词,也会不由地傻笑,甚至会傻呵呵地模仿着手舞足蹈起来,会不会,先舞起来再说,多么快乐呀。许多观光客就那么傻傻地学会了阿波踊,把它带回自己生活之地,加上有移住各地的德岛县人的参与,因此在日本许多地方也出现、组织了阿波踊的盛会,比如东京高円寺阿波踊(8月最后的周六周日两晚举办)、神奈川大和阿波踊、琦玉县的南越谷阿波踊……

  


  
你若于八月盛夏里来日,赶在日本的盂兰盆期间,无意中碰上盆踊及其中的阿波踊,不妨跟着当回傻瓜,跟着瞎蹦跶一回,乐呵乐呵,反正是不跳白不跳。

  


  
(东博的高円寺阿波踊。想把尺寸缩小,结果“塞子”大大超过镜規,只能原装贴上。笨啊!)

  




 回复[1]: 龙爷好 骏骏 (2016-08-27 21:56:08)  
 
  

 回复[2]:  旅人 (2016-08-27 23:09:23)  
 
  

 回复[3]:  东京博士 (2016-08-28 00:21:55)  
 
  新鲜货,给龙爷添砖加瓦。

  


  


  


  


  


  


  


  


  


  

 回复[4]:  蓝色海洋 (2016-08-28 08:37:59)  
 
  看了龍昇兄的文章,昨天晚上做梦,跳了一夜的阿波舞。大街上人山人海,远处走来一对人马,看似面熟,等队伍走近一看,领舞的竟然是阿星、夏夏和她家那两位可爱的小公主!后面是龍昇兄、科长、旅人、夏雨、长声、飞雪、景路、红叶、亦夫、黑白子,还有带着维吾尔小帽的阳吉。领唱《我的太阳》的好像是儿时北京山背子花园那位看门的大人,仔细一瞧,原来是久违了的兄弟板凳。再往后是一辆硕大白色宝马越野车,驾驶员是那位大名鼎鼎的东京博士。后来遇到红灯,等了半天不变灯,东博说不要紧,我的车会飞。不知他按了一下什么按钮,宝马竟然腾空而起。到了天上,忽然东博说,坏了我还没学会降落呢!这时钩子端上一笼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对东博说,别着急,降落在笼屉上就行了......

 回复[5]: 呵呵,谢诸位: 龍昇 (2016-08-28 09:40:48)  
 
  骏骏现在墙里还是墙外?

  
问候旅人,您应有许多盆儿舞图片的。

  
谢东博的添砖加瓦,看我能选一瓦加在屋上(不知那大小能否搞成)。

  
蓝海兄好梦正长,那宝马应变成飞机,由蓝海兄驾驶,翱翔在东京湾上空。

 回复[6]: 回来啦 骏骏 (2016-08-28 10:33:46)  
 
  

 回复[7]:  邓星 (2016-08-28 10:57:08)  
 
  龙爷写得好。阿波舞这里每年都有,而且据说一年到头在练习的。

  
蓝海大哥哈哈,还真被人邀请过去参加,不过日本人这种练习你知道

  
有多真面目啦,我这么怕烦的人是不去的。

  
东博的砖了得,拍的活色生香……

 回复[8]:  东京博士 (2016-08-29 08:40:24)  
 
  阿波舞本來是極為簡単(单一)的動作,稍一练习馬上就会,逐漸的參賽競技方式,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变形扩展,尤其是除了個人舞姿,更注重了团队配合与整体造型,還有对舞。这个更有看头。

 回复[9]:  夏雨 (2016-08-29 13:21:26)  
 
  去年在东博那里领略到阿波舞的盛况,至今还在眼前。

  
每次看到草笠遮面,不由地会想,这东南亚人都用的草笠,这个戴法,却是日本人特有的,可为什么感觉挺好看呢?

  
呵呵蓝海桑把我也拖进来了。早先,孩子小的时候,我曾经拖孩子一起参加过。

  
那时担心我们的后代长大会不会在两种文化中困惑,就有意识地极力引导孩子对各种传统节日风俗的兴趣。

  
龙爷的日本风俗系列写得好!

  

 回复[10]:  东京博士 (2016-08-29 13:42:54)  
 
  去年我们那里的不是阿波舞,关东地区的阿波舞应该只有高円寺才有。

 回复[11]:  夏雨 (2016-08-29 14:10:52)  
 
  

 回复[12]: 谢邓星夏雨: 龍昇 (2016-08-30 12:31:40)  
 
  过奖。我要继续努力。

 回复[13]:  雪非雪 (2016-08-30 17:46:22)  
 
  

  
龙爷,请安!

  
文章内容太用功了,又有趣。

  
最后一句“不跳白不跳”好,我也这么想。

  
蓝色海洋先生的梦,读来感动。

  
东博的图,比舞者跳得好。 我觉得你是不是不用上班成年累月拿着相机随处拍……

  


  


  

 回复[14]:  红叶 (2016-08-31 07:11:20)  
 
  精心雅致的龙爷

  
一面人生励志的镜子

  
蓝色海洋先生的梦,很温暖 每次去航空公园附近,都会想到:这是蓝色海洋的地界 也许会擦肩而过

 回复[15]:  采夫 (2016-09-23 16:18:25)  
 
  我老家有个节叫七月半(旧历七月十五日)。儿时住乡下,每年这个时节家家户户要给死去的家人烧纸钱纸物,烧的时候念念有词甚至哭哭滴滴。

 回复[16]:  秋止符 (2016-09-28 11:44:50)  
 
  問好龙爷!

 回复[17]: 谢谢秋止符 龍昇 (2016-09-28 12:39:12)  
 
  好久不见,你也好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浅说日本
    空海和最澄 
    楷树立足在日本 
    扇来扇去的团扇折扇 
    吹尺八的虚无僧 
    从忍字衍生出来的忍者 
    补陀落渡海 
    关于画家桥本关雪 
    赴“唐”的日本女人 
    樱花开时吃野草 
    日本庭园中的中国水墨画色彩 
    日本的渍物 
    日本的盂兰盆、盆踊、阿波踊 
    和果子羊羹 
    日本的城 
    志士之母望东尼和女杰高場乱 
    茶庭/露地 
    文学碑、散步文学 
    大名庭园 
    景观水杉 
    中国勺子日本刀 
    漫画天国 
    稻田画 
    日本的漆器 
    枯山水 
    笔冢在日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