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浅说日本
字体∶
大名庭园

龍昇 (发表日期:2015-12-18 11:31:38 阅读人次:3211 回复数:23)

  

  
曾住东京港区一个叫芝的地方,其時常带孩子去近处的旧芝离宫恩赐庭园玩。它在高楼大厦的谷间,3公顷的一圈土丘绿地围拢着1公顷大的一片池水,池中有几个小岛,一条叫西湖池之堤的堤搭在又名蓬莱山的中島上,将池水分成了两半,池中有野鸭戏水,池滨有石柱、石灯笼,再就是樱树、牡丹、藤棚、草坪和人工堆起来的“筑山”。 庭园不算很大,但因园内小路回旋,颇有曲径通幽之感。旧芝离宫恩赐庭园之北,有个浜离宫恩赐庭园,总面积25公顷,三面环河一面临海,园内水域占三分之一,陆上有旧芝离宫恩赐庭园那样的景致,还多出两个茶庭。这两个恩赐庭园的水面均来自近旁东京湾涨潮之水,只是前者的池水今日换成了淡水。这样的庭园在东京还能见到多处,比如同在港区的有栖川宫记念公园,文京区的小石川后乐园、六义园,有名的新宿御园……后来,我知道了它们同属大名庭园。

  
日本庭园,按时代和样式分出曲水庭园、寝殿造庭园、枯山水庭园、书院式庭园、池泉庭园、筑山庭、平庭、茶庭、武家庭园、缩景庭园、借景庭园……或归纳为池泉、枯山水、茶庭三种形态。直到江户时代,出现了池泉回逰式庭园。

  


  
(东京浜离宫恩赐庭园)

  
江户时代(1603年—1867年)又称德川时代,是德川幕府统治时期。大名,是藩主的一种称呼,是封建领主,相当于古代中国的诸侯,拿幕府一万石米以上的俸禄。战国时代后期的丰臣秀吉平定了各藩,基本完成了日本统一,战胜丰臣家的德川家康在江户(今东京)开启了德川幕府。德川幕府为了控制藩主、防止谋反、再生战乱,颁行了“参勤交代”制度,即让藩主们轮换地一年住江户城一年住自己藩的领地,住自己领地時,正妻和嗣子需留住江户城。为此,幕府在江户城附近批给各藩主土地,供他们建造藩邸,是为江户藩邸,它也叫江户屋敷或武家屋敷。藩主们是有文武修养的,他们原本在各自的领地上建有庭园。在江户城,为了接待德川将军、为了和其它藩主的交流应酬,各藩主在自己的江户藩邸或别邸的基础上修筑了庭园,后来人将它们称作了大名庭园。

  
简言之,大名庭园是大名(藩主)筑造的日本庭园,它们集前代诸类庭园之大成,是以池和筑山为中心的池泉回游式庭园。

  
明治维新实施了各种改革,其中一项是收回各藩的江户藩邸作为官厅及军事设施使用,大名庭园也随之被征收,加上后来的关东大地震和二战的美军空袭,东京曾有的六百余处大名庭园,作为庭园或公园完整地保存至今的仅剩上述几处和部分保存在其它设施中的十几处。但是,在那些藩主的原来领地上的庭园大多比较完整地保存至今,例如日本三名园的水户偕乐园、金泽兼六园、冈山后乐园,都是著名的大名庭园。

  


  
(水户偕乐园好文亭)

  
偕乐园是水户藩德川家的庭园,水户藩是赐姓德川的“御三家”之一,俸禄三十五石米。领地属今茨城县中部和北部,藩厅在水户城。偕乐园是水户藩第九代藩主德川齐昭,在水户城旁,于1842年开园的。园名有“与民偕乐”之意,典出孟子《梁惠王上》之“古之人与民偕乐,故能乐也。”偕乐园并未刻意筑山,而是顺千波湖旁的七面山之势开辟的,园之特色是林,有面积颇广的杉树林、孟宗竹林、细竹林、樱树林,而最大面积的是有百多品种、株以三千计的梅树林。偕乐园除去几座外门内门几处石碑,建筑物只有山坡上的一组建筑“好文亭”,它不是中国概念的亭,是二层三阶的很朴实的小楼,它的第三阶叫“乐寿楼”,登此楼既可展望千波湖,更宜赏梅花。“好文亭”本身就取名自晋武帝司马炎“好文则梅开,废学则梅谢”的故事。它北侧连接的一栋木造平屋是叫做“奥御殿”的居室,西北侧是一座简陋无华却玲珑雅致的茶室“何陋庵”,其名出自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从“何陋庵”沿“七曲坂”北上,可看到一座由大理石围拢的“吐玉泉”,它是茶室取水处,它涓涓溢出的泉水汇成了与池泉回游式庭园极不相称的、称不上池的一沟水,但偕乐园的池是它旁边阔达0.33平方公里的千波湖。

  
偕乐园是藩主自家的大名庭园,但自开园起便对一般藩民定期开放,或招待老人、或请文人雅士赏梅、作诗,可谓“与民偕乐”。德川齐昭在开园前先开了藩校“弘道馆”, 偕乐园则成了在藩校紧张学习的藩士们放松的地方,偕乐园中的《偕乐园记》记有《礼记》的“一张一弛”句,指弘道馆为“一张”偕乐园为“一驰”。今日偕乐园则是包括了千波湖公园的、广达300公顷的、免费而入的巨大都市公园。偕乐园中有许多中国元素,是因为德川时代是儒家思想在日本第二次兴起的时代,而水户藩第二代藩主德川光国又是日本儒学水户学派的奠基者,这种思想一直传到了修筑偕乐园的第九代藩主德川齐昭。我们还可上溯到德川时代初期的1629年在江户建造的小石川后乐园,就是德川光国听取了明末大儒朱舜水的意见,建造并取“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意命名的。

  


  
(东博家的金泽兼六园)

  
金泽兼六园,是加贺藩前田家的庭园。加贺藩领地包括今石川县和富山县一部,筑城金泽,是享百万石奉粮的大藩。兼六园是从加贺藩第五代藩主前田纲纪到第九代藩主前田齐太,历时170年、建成的广有11公顷的大名庭园。它起初并无固定园名,直到1822年,已退位的前田齐太藩主,请深韵汉文学和造园的原幕府老中松平定信挥毫写下了“兼六园”三字。中国北宋诗人李格非著作《洛阳名园记》,记载了洛阳19处名园,其中记“湖园”文中有句“洛人云,园圃之盛不能相兼者,六务。宏大者,少幽邃。人力胜者,少苍古。多水泉者,艰眺望。兼此六者,惟湖园而已。”松平定信将加贺藩庭园命名为兼六园,是说它宏大、幽邃、人力、苍古、水泉、眺望六胜兼备。

  
为满足加贺藩主住的的金泽城用水,从十里外的犀川上游以逆虹吸原理、通过明渠暗道涵管,修了一条“辰巳用水”道,中途在兼六园置出水口,流出了几道弯的”“曲水”,注出了“霞池”“瓢池”两片不小的水池,使得兼六园成了名副其实的池泉回游式庭园。兼六园内多亭、桥,树木花草繁盛多彩,景色因四季而变幻。霞池中央有一个长满树木的龟形小岛,它按中国神仙思想定名为蓬莱山,霞池与瓢池之间有利用布石和落差形成的六米半高一米半宽的瀑布“翠瀧”,它薄如绢、细如帘、声悦耳。兼六园的象征是一脚踏岸上一脚落在霞池中的石灯笼,它造型优美,名“徽轸灯笼”,因它那双脚极像古琴架弦的徽轸……

  


  
(冈山后乐园)

  
冈山后乐园是冈山藩池田家的庭园,建于旭川入海口内的沙洲上,总面积13公顷多,其中池水1公顷、草坪2公顷,曲水640米。其内建筑和景致有能看到川对岸的冈山城和远处借景操山的藩主别邸——延养堂,体现出文武两道的能舞台、茶祖堂、马场、弓场、可一览全园景色的唯心山,长满荷花、有着神山仙岛和瀑布的花叶池、泽池、花交池,有着田园风光和自然美色兼备的茶田、井田(稻田)、菖蒲园、梅林、枫林、竹林……你放眼远望它,是风景如画,漫步曲径仔细品味,方能体会设计的精雅和独具匠心。

  
1687年,家臣津田永忠受第二代藩主前田纲政之命规划后乐园,1670年基本完工。第三代藩主造起了六米高的筑山——唯心山,第五代藩主在1771年左右因财政窘困,提倡节俭,减少雇农,将园内大片农田改成了草坪地,这就是今日大名庭园中草坪占据庭园面积最多的后乐园特色。后乐园原名御后园(建于藩主住的冈山城后面的意思),是在1871年,冈山藩末代藩主将其更名为后乐园的。它的园名和东京的小石川后乐园同样,取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句。

  


  
(采夫家的广岛缩景园跨虹桥)

  
移居九州后,有幸游过属于大名庭园的广岛缩景园、熊本的水泉寺成趣园、鹿儿岛的仙岩(厳)园。缩景园是广岛藩浅野家初代藩主的别邸,始建于1620年,是江户早期的大名庭园,园内多处景胜是各地景胜的缩影、尤其是杭州西湖景胜的缩影,庭园中心的由涌泉形成的、有水面0.8公顷、筑有十多座小山的濯缨池,被一条“西湖堤”和一座“跨虹桥”隔成两片水面,那“跨虹桥”正是西湖苏堤跨虹桥的缩小版,也是缩景园的象征。水泉寺成趣园是熊本藩初代藩主于1636年始建的,园名出自陶渊明《归去来辞》句“园日涉以成趣”,广7.3公顷,不说园中林木花草、茶亭马场,仅说其泉池——琵琶湖,是由阿苏山伏流河水形成的,湖畔有人工筑造的一组“筑山连山”,一座单独的高20米的筑山,它是缩小版的富士山,也是成趣园的象征。仙岩园又名矶庭园,是萨摩藩藩主的别邸,始建于1658年,是典型的借景庭园,庭园虽只有5公顷大,但它借来就在岸边的锦江湾作池泉,借来海湾中的活火山樱島作筑山,因此显得波澜壮阔。

  


  
(熊本水前寺成趣园)

  


  
大名庭园的筑山,有中国园林的累土构石为山之味,其“泉池回游”有“一步一景、移步换景”的苏州园林之趣,其池泉湖堤上的石桥多取杭州西湖之景,所有这些都会令共拥东方园林的中国人有亲近感;大名庭园中的茶庭、能舞台、马场、弓场、田地……为中国园林或世界其它园林所无,它们反映出日本人的审美意识,更有专家称其具有武家美意识。

  


  
(鹿儿岛仙岩(厳)园)

  




 回复[1]:  科长 (2015-12-18 11:37:57)  
 
  上星期去了 六义园,红叶正好

  
每个庭院都有故事

 回复[2]:  东京博士 (2015-12-18 12:44:25)  
 
  龙爷搞笑,金泽兼六园咋成了我家的了。

  
偕楽園最佳时期是2月底3月初的梅花,2011年3月初我刚去那里赏梅,接着的周末就311大地震了。

 回复[3]:  东京博士 (2015-12-18 12:48:24)  
 
  小小鸟离开六义园比较近,啥叫大名,诸侯,藩国。。在我的六义园报道中也曾经详细说过 ——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86&id=9665384

 回复[4]: 谢科长东博: 龍昇 (2015-12-18 16:46:08)  
 
  原来科长不仅爬山,也逛庭园啊,爬庭园里的筑山轻而易举。

  
原来想注明是“离东博所在工作单位现居所不算太远的金泽兼六园”。太啰嗦,不惊人,就略称“东博家的金泽兼六园”,使心生点大名感觉

 回复[5]:  小背心 (2015-12-18 17:05:02)  
 
  东博家的金泽兼六园去年参观过了 小小鸟家的 六义园还么去过

 回复[6]:  采夫 (2015-12-19 16:40:10)  
 
  哈哈!哈!缩景园归咱了,谢龙爷!

  


  
阿拉今晨拍到了幅《飞龙戏珠》,您宝鉴、宝鉴。

  

 回复[7]: 谢采夫的《飞龙戏珠》, 龍昇 (2015-12-19 17:32:50)  
 
  鉴宝已毕 ,我要去忘年会了。

 回复[8]:  旅人 (2015-12-19 23:50:22)  
 
  旧芝离宫恩赐庭园那里现在有游览的水上巴士停靠,但很少有游客上下,冷清得让人可怜。

 回复[9]: 聞圖並茂 南海浪 (2015-12-20 12:42:56)  
 
  謝龍兄對庭園的詳細介紹,小生以前就職的公司就在港區芝附近,的確環境優雅,尤其那庭園。

  
東博,中國是否有「後樂園」,或「先樂園」?

  
也多謝才夫哥的靚照。可以讓我做個明信片?

  

 回复[10]: 谢旅人南海浪 龍昇 (2015-12-20 18:41:31)  
 
  那水上巴士在台场停考吗?(离开东京时台场尚未大规模开发。)

  
芝那地方很不错,增上寺、东京塔都在步行范围内。

 回复[11]:  小小鸟儿 (2015-12-21 11:13:07)  
 
  仔细看了东博的帖子,你来的时候我的公司还不在这里,否则一定给你案内。说是案内,其实啥都不知道,历史也不懂。。。。。。今年我也和朋友去看了,觉得今年的红叶不太好看。不如东博看到的好看。回东京后来再游六义园吧,我案内

 回复[12]:  小小鸟儿 (2015-12-21 11:20:34)  
 
  龙爷写的园子我也去过两次,很喜欢,在那里第一次喝了绿茶吃了和果子,在那里看过梅花,还留下了很多照片。

  
龙爷请问您去过小石川植物园吗?http://www.bg.s.u-tokyo.ac.jp/koishikawa/

  
那里也非常漂亮。

 回复[13]:  小背心 (2015-12-21 21:03:39)  
 
  采夫的《飞龙戏珠》,开始只是觉得有朦胧的感觉蛮好看,再联系标题仔细研究了,哇撒,真的是龙嘴里含着一颗珠子

 回复[14]:  小小鸟儿 (2015-12-21 16:07:30)  
 
  又看了一遍龙爷的各个庭园的照片,真是赏心悦目,就像盛夏喝了一口凉水那么舒服的感觉

 回复[15]:  东京博士 (2015-12-21 19:22:25)  
 
  日本大名陪葬习俗

  
古代日本,大名身死,总会有一些武士切腹自尽,殉葬追随。久之,这就成了一种习俗和风尚。假若一个主宰一方的大名不幸死去,所辖的武士们没有一个切腹追随的,相当的没有面子。所以,在当时的日本,各藩的大名,身死之时,手下的武士切腹殉葬,是相当普遍的事情,这是必须的。但是,并不是说当某大名死的时候,藩内的武士们就人人奋勇个个争先,纷纷切腹一片狼藉,不是这样的。

  
一般的情况下,身为大名的主公由于老迈年高或有病缠身,知道自己来日无多的时候,他会考虑关于在自己身死的时候,安排由哪些人追随殉葬的事情。被他选中的人,他会提前暗示或告知,让这些中彩的人做好准备工作,安排好自己的身后事。在这些武士切腹身亡之后,其家庭会得到极大的赏赐,家中的晚辈男儿会得到提拔,女眷会得到经济上的补偿。

  
作为一个武士,主公身死,如果没有得到任何的暗示或被告知,你是被选中的殉葬者,你愣头巴脑地切腹追随,这是莽撞之举,或许会有人赞你为忠烈之士,更多的人会认为你是个傻B!但是,日本人性格内向,心里怎么想,他不说出来,满脸的庄重,非常肃穆眼神凝视着你,让你觉得死而无憾!

  
其实,日本的大名在安排由谁追随殉葬的人选时,一般都考虑身边的近臣,但有一种人他不考虑,就是他认为那些颇有才干能够治理藩内政治的人,这是人才,他要留着给自己的儿子用,辅佐自己的继承者打理好这份家业。他不让你死,你强烈要求也没有用,你就好保重吧!

  
什么人才能进入大名的法眼,让他觉得是最佳的殉葬追随者呢?一种是他特别喜欢的人,生前看到你就高兴,就喜欢和你聊天说话,一日不见有如隔三秋之感,这种人除了陪主公开心,一般没有什么大用,所以得死几个。还有一种,就是贴身伺候大名的侍臣,主公的生活习性和各种习惯,这种侍臣最清楚不过了。假如这种贴身侍臣是你,你把主公照顾得最周到,让主公感觉到最满意,在他死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会想到你,你就倍感荣幸,没事偷着乐去吧!

  
看到这里,明白了吧,对于那些能够被主公选中切腹殉葬的追随者,不是悲催的事情,这是一种巨大的荣耀,也是一种巨大的恩赐,子孙后代依然荣华富贵。那些不招身为大名的主公喜欢的人,是不会被允许切腹殉葬的,你还别自作多情,非死不可,到阴间去给人家添堵心。在日本的历史上就发生过这么一件事情,引发了一场骚乱。

  
有一位大名,重病缠身,预感到自己来日无多,安排了自己的身后事,然后一死了之。在他生前,有一位近臣,整天地伺候在他前后左右,给外人的感觉这人好像特别得主公的恩宠,而且大家一致认为,这人应该是追随主公而去的殉葬者之一。也就是说,人们都认为你该死!但是,大名身死之后,这老哥跟没事人一样,没有任何表示,活得好好的。于是,所有的人都议论纷纷,千夫所指,对他的脊梁骨,说他是个无情无义的懦夫。

  
其实这人挺冤枉的,在主公死之前,他强烈要求了几次,表示要切腹殉葬,追随主公而去,老主公就是不答应,说你给我好好活着,不许死!于是,这老哥就没死,日本武士以服从为天职。但是,你没死不行啊,因为大家都认为你应该去死,你怎么会没死呢?

  
由于社会舆论的压力越来越大,这位老哥感觉这是奇耻大辱,他觐见了新上任的小主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表示自己不是苟且偷生之辈,他要求小主公给他一个说法,也给大家一个解释。但是,这个小主公对他爱答不理,根本就不正眼瞧他!这下子坏事了!这位老哥心想:你们父子两人这是存心羞辱我啊!好吧,你们不仁,我也就不义了,从此之后,咱君臣割袍断义,我还不伺候你了!

  
这位老哥回到家里,把所有的家人召集到一起,诉说了事情的经过,然后宣布:咱们家族与主公决裂,以死明志,我们要让世人看看,我们是武士,是有荣誉的人!

  
日本人这就算造反了!怎么造反?他们家把大门一关,足不出户,也不接待外人,整个家族的人聚在一起,天天狂欢,吃寿司。主公的指令到了,也不开门接纳,拿到中国说这事儿,这是抗旨!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藩区,所有人都知道这家子人反了天了,不想活了!

  
不管以任何的形式拒绝主公的命令,不再听从主公的调遣,作为一个武士,都是不被允许的,坚决镇压是必须的!但是,由于事出有因,小主公也知道这事儿闹到这种地步,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于是,在派遣军队前去镇压的时候,发出一道恩赏的指令,允许这位老哥家族的武士们拔刀抵抗,让他们战死在格斗中,死后以武士的最高礼仪安葬他们!

  
这件事情是日本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日本最著名的剑客宫本武藏当时在这个藩内任剑道师范,他的一个弟子参加了这次镇压行动,在格斗中身重数刀阵亡。

 回复[16]:  南海浪 (2015-12-21 20:41:55)  
 
  回龍兄,那水上巴士在台場停的,幾年前還從台場坐到竹芝桟橋,身處東京灣,別有一番意境。下月在BigSight開電動車零件展銷會,準備再次乘坐。前職期間常到増上寺、芝公園.....近來拜訪客戶重訪舊地,甚是懷念。

 回复[17]: 谢小鸟连发的数帖, 龍昇 (2015-12-21 21:29:56)  
 
  小石川植物园确实没去过 。待有机会吧。

 回复[18]:  采夫 (2015-12-21 22:26:28)  
 
  小背心这名儿取得好,听着亲切,接地气。

  


  
侬写的段子啊啦看着也舒服,请继续加油啊。

 回复[19]:  夏夏 (2015-12-22 09:06:12)  
 
  又看了一遍龙爷各个庭园的照片,赏心悦目,像寒冬喝了一口热咖啡那样舒服的感觉。:)

 回复[20]:  小小鸟儿 (2015-12-22 13:33:28)  
 
  夏夏什么时候变鹦鹉了 还挺会学舌的,还知道变一变

  

 回复[21]:  小背心 (2015-12-22 13:57:58)  
 
  采夫,谢谢侬!

 回复[22]:  小背心 (2015-12-22 21:00:29)  
 
  跟着大家一起叫龍爷 之前一直以为龍爷是摄影家,被书记教导过才知道这个是副业,主业是作家,文章仔细拜读了。东博写的也认真看了,长知识。

 回复[23]: 摄影家是采夫旅人游人和东博等, 龍昇 (2015-12-22 17:49:56)  
 
  我可不是。以前贴的图片倒是我用傻瓜拍的,今年年初搞不到电脑里去了,近来的图片都是网上偷来的。害小背心夸

  
小鸟和鹦鹉学舌的“赏心悦目”的庭园照片也是偷来的,只是选择的还算稍有“仙似”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浅说日本
    空海和最澄 
    楷树立足在日本 
    扇来扇去的团扇折扇 
    吹尺八的虚无僧 
    从忍字衍生出来的忍者 
    补陀落渡海 
    关于画家桥本关雪 
    赴“唐”的日本女人 
    樱花开时吃野草 
    日本庭园中的中国水墨画色彩 
    日本的渍物 
    日本的盂兰盆、盆踊、阿波踊 
    和果子羊羹 
    日本的城 
    志士之母望东尼和女杰高場乱 
    茶庭/露地 
    文学碑、散步文学 
    大名庭园 
    景观水杉 
    中国勺子日本刀 
    漫画天国 
    稻田画 
    日本的漆器 
    枯山水 
    笔冢在日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