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浅说日本
字体∶
日本的漆器

龍昇 (发表日期:2015-08-11 18:07:20 阅读人次:2800 回复数:17)

  

  
从碗说起:碗,是较深的圆形容器,通常用作盛饭盛汤的食器。碗另有古字椀和鋺的写法。现今中国以“碗”一字代表了各种碗。而在日本,陶瓷、石制碗写成碗,竹、木制的写成椀,金属制的写成鋺。日本有种“塗物椀”,即在木碗上涂漆并细加工出来的色泽艳丽的碗,它属于叫做漆器的工艺品。

  
第一次参加日本人婚宴时,得到了一份盒装的叫做“引出物”的回礼,里面装着涂漆的一对碗碟两付筷子,它们就是漆器。在日本呆长了,会发现漆器随处可见,品种繁多,从碗、碟、筷、勺、托盘到杯、盏、瓶、壶、饭盒、果盒、砚台盒、首饰盒、珠宝盒、直到大型的桌、柜、屏风、佛坛……日本和中国一样,有多种多样的传统艺术和工艺,问起堪称代表的,多数日人会答曰:漆器。

  


  


  
年纪稍长的日人还更深一步对我说,称中国的china也是陶瓷之意,称日本的Japan也是漆和漆器之意。还有交情不错的日人半正经半玩笑地对我说“你是希鲁库(丝),我是乌鲁希(漆)”。那china的陶瓷之意令我自豪,这Japan的漆器之意令我感到自己孤陋寡闻,因为漆器一词或漆器之物,除去在书中、博物馆中,是我在祖国生活的三十六年间极少见闻过的。在日本生活也近三十六年了,在这里了解了一些日本漆器情况,也在这里了解了原来漆器源于中国,了解了中国漆器的几度兴衰,想在这里聊聊。

  
漆在中国有大漆、木漆、山漆、国漆等多种名称,日本写成汉字漆,读音乌鲁希(うるし),它是从漆树里层采集出的乳白色粘稠的汁液,是一种天然涂料。半凝固的漆液涂抹在木、竹、皮、陶等胚胎上,会结成一层光亮而不易剥离的薄膜,中国自商代便开始种植漆树,取漆涂抹在木头或竹子做成的器皿胎形上,涂过晾干再涂,反复多遍,做成各种漆器。中国漆器制作的多种装饰技法被传到了日本,日本继承了中国的以贝壳薄片为镶嵌纹饰的“螺钿”技法,将中国的在漆器表面上阴刻的细纹中填入金银的“戗金”或“枪金”技法发扬为“沉金”技法,更是创新了一种在漆液中加入金屑、银屑再做推光处理的“莳绘”技法。

  
日本漆器生产地遍布其全国各县市计有四十处左右,许多生产地又会有数十、上百作坊。日本漆器会以地名或加工方式而命名为××漆器,××塗、××彫。

  


  
越前漆器:直到明治初期,日本地方行政区域被划分成多个令制国,今日福井县属古越前国,其鲭江市生产的漆器被叫成了越前漆器。越前漆器产生于1500年前,它因当地的涂漆师曾为天皇修理皇冠并奉献了自作的漆碗而受到赞赏,皇室开始奖励越前的漆器制作,江户时代引进的莳绘艺术使它华丽起来,明治以后直到现在,它既保持了传统技术,更走向多样化和市场化,使它的食用漆器占据了日本外食产业用漆器(如寿司店、鱼生店,宾馆、旅店、温泉所用的食器)的大部分。

  
山中漆器:紧邻福井县的石川县加贺市山中温泉,是历史悠久的温泉乡,漆树种植和漆器制作的历史也很长,江户时代导入了京都等地的漆器技术,也聚集来一批以辘轳和旋盘制作木碗木盆的工匠,他们用自己的技术制作当地漆器的胚胎,为温泉乡制作了漆碗和茶道具等观光礼品。那些工匠叫做“木地师”,他们旋制的木碗木盆叫木地挽物,在上面涂漆便成了山中漆器,山中漆器是旋活儿,因此多是圆形的碗、杯、坛、罐。而今许多地方都有山中漆器的制作,不是指地名而是指加工方式。

  
轮岛塗:塗,指涂漆也指漆器,轮岛塗是日本漆器工艺中最为华美精致的一支。轮岛位于石川县北部的能登半岛,是个只有二万七千人口的小城市,但却拥有近千名漆器匠人,拥有漆器制造相关联的工房(作坊)、店铺、商户、博物馆千余户。轮岛塗有着600年历史,它的华美精致化始于江户时代的莳绘、沉金等技法的传入,其中沉金是轮岛塗的独门绝技。轮岛塗还在漆中和进了当地特有的“珪藻土”( 极细的由浮游植物硅藻形成的岩土),它使得漆能牢固地吸附在木器上。轮岛塗的工序大致可分为塗和凉两道,细则有近百道,有名的“盐安漆器工房”的某些漆器的工序竟达124道。

  


  
石川县首府金泽市的漆器也很有名,它也叫金泽莳绘,可以想见它以莳绘工艺为主。有着金泽漆器、山中漆器、轮岛塗的石川县是日本漆器大县,今年10月,一列由两节车厢编成的观光列车,将行驶在金泽通往离轮岛不远的和仓温泉的“七尾线”上,它的内外装饰是“轮岛塗”和当地另一种传统工艺”“加贺友禅”,可称是最大的漆器了。

  
春庆塗:岐阜县高山市的一类漆器叫做春庆塗,起源于四百年前一位木工献给了高山城主一个明显看出年轮的花柏木盆,城主喜爱那木盆花纹的自然美,便请自家涂漆匠设法不失原态地制成了漆盆,并以名陶壶“飞春庆”之名将那漆盆命名为“春庆”,从此产生了“春庆塗”。日本还有秋田、茨城等县市有春庆塗,春庆塗指的是涂漆方法和漆器的形状,它的底色为黄、红,上塗多重透明漆,并无过多镶嵌修饰,多是用木板做成的见棱见角的盘、盒、茶托,也用于家具和佛檀上。

  
镰仓彫:神奈川县镰仓市的雕刻漆器叫做镰仓彫,它是在木材上先薄薄地雕刻出图案花纹后,先塗黑漆,再塗朱色青色黄色等漆,最后抛光的漆器。它兴起在镰仓时代,技术自中国宋代传入,最初制作佛具,木材多选与佛教文化浓厚的银杏木。栃(日造汉字)木县日光市还有一种日光彫,它产生于建筑日光东照宫的江户时代初期,是建造东照宫的雕刻师和漆工的合作产物,它的特点是比其它地方的雕刻工具多出一种锋端折成60度角的三角刀,可以一次划出深浅宽窄适宜的花草轮廓和叶脉等。

  


  
中国浙江余姚市河姆渡遗址中发掘出的加工较细、保存较完整的涂漆木碗被测定出是6200年前之物,日本北海道南茅部町的垣之岛遗址中出土的涂漆土器和涂漆纤维是9000年前的绳纹时代前期之作。日本漆器界和研究者公认日本漆器工艺最早传自中国汉代,唐代鉴真东渡日本曾带漆器和漆器工艺到日本,他圆寂前由弟子制作的夹纻干漆造像成了日本国宝。日本虽早有漆树种植,但毕竟国土狭窄,当今的漆树种植数量满足不了漆器生产需要,因此日本漆大部靠进口,比如轮岛塗所用的漆就有95%来自中国。我以为漆器、漆器工艺直到漆,在中日之间,是一种文化交流。

  
我看了许多中国学者对中国漆器的论述和对其工艺高度评价,论述中也多提到今日国人对漆器知者甚少,更有文章说到“发源于中国的日本漆器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对于这些论述,作为一般人的我有同感,最后说上两句。

  
日本漆器,除去作为工艺美术品被欣赏收藏外,在和食、茶道、佛具诸方被广泛地使用着,它贴近和实用于日常生活,除去盛汤碗喝水杯,许多家庭中会有新年时用的一套装年饭(御节料理)的漆器盒“重盒”、一套喝屠苏酒的漆器“屠苏器”。“匠人”社会的日本,漆器都是在个人工房(作坊)中制作出来的。漆器工匠几代、十几代,几百年间,一脉相承地坚守各自独有的传统漆器工艺,但随着时代发展,他们思想并不墨守陈规地更新着漆器的装饰形式和图案。日本漆器有一整套流通过程,使它走进了当代市场化。

  


  
中国漆器,曾遍地开花,也曾几度兴衰。至今保持的高度工艺技术无可挑剔,但今存制造地仅有江苏扬州、山西平遥、福建福州及北京、四川等地不多的数处工厂。扬州漆器工艺全般,曾多次用作中国领袖赠送外国元首的礼品,平遥是有独特的最后一道工序是用手掌推光的推光漆器,福州的是独特的脱胎漆器,但它们有个共同之处是形式陈旧而未贴近生活、未重实用性。它们适合过去宫廷、权贵家族、殷实人家胃口,但你很难让今日新富将她拥有的名牌货放进一个绘有龙凤呈祥、古代神话、才子佳人内容的漆器首饰盒中。四川凉山彝族漆器从杯盘壶碗筷到桌椅板凳、手镯、马具,无一不是贴身日常生活用品,但它少有流通渠道,因而未能走出比西昌更远的地区。

  
其实,中日漆器制作技法同样精湛,且有相互交流,日本漆器不同于中国的是它的构图简洁、明快、流畅。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八桥莳绘螺钿砚箱)

  




 回复[1]:  夏夏 (2015-08-11 18:28:45)  
 
  静物最美。

  
虽然立秋了,问候龙爷,夏安。

 回复[2]:  旅人 (2015-08-11 21:38:33)  
 
  至今过年我给人送岁暮时,如果能买到,还总是选有这种漆器做盛器的商品。

  
虽然里面的商品只有一点,但是喜欢那漆器的精致,华贵。

 回复[3]:  东京博士 (2015-08-11 22:28:59)  
 
  越前,山中,轮岛,这三大漆器都在我这儿,哈哈。。。。为了增加强度,我在轮岛市参观了漆器技术研修所,他们在漆胶里还掺糯米呢。看看这招牌,多重厚的轮岛漆啊。

  


  

 回复[4]:  采夫 (2015-08-11 22:44:45)  
 
  用这种漆器做成的精美食器进餐,可能就会培养出优雅的贵族来。

 回复[5]:  东京博士 (2015-08-11 23:47:25)  
 
  1995年,美能达公司为了纪念世界上第一台相机内自动对焦35mm单反α7000诞生10周年,曾经推出一款轮岛涂外装的数量限定(850余台)单反相机,α707si。

  
据说这款相机几乎都销往了欧洲市场,日本国内非常少见,当时定价27万日元。

  


  

 回复[6]:  二进宫 (2015-08-12 01:47:57)  
 
  精美的器具有修养的人用才会格外的美

  
神情专注自然,动作规矩优雅

  
关键是那颗充满体贴的爱心---------无论对人还是对物

 回复[7]: 谢诸位对漆器的美言 龍昇 (2015-08-12 12:29:45)  
 
  谢谢诸位对漆器“静物最美”“精致,华贵”“厚重”、“精美”、“贵族气”“优雅”的美言。

  
想说的是日本漆器虽如此,但也贴近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国漆器亦如此,却一直瞄准“贵族”(彝族漆器除外)。

  

 回复[8]:  邓星 (2015-08-12 15:17:16)  
 
  这些漆器真是精致漂亮。

 回复[9]:  金枪鱼 (2015-08-12 16:54:23)  
 
  我也说说漆的事。

  
上世纪刚一进入七十年代时,在当时那个“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政策指引下,我们那基层单位被一锅端到内地一海拔1800m的山区的三线厂了。那个山区就种植有漆树,收集漆液也和釆集橡胶汁一样,也是在树干的表皮上拉一斜长的口,让漆液慢慢的一滴滴流到容器里。

  
那个山区是个很贫穷的地方,地里只种有玉米和馬铃薯,由于土地不肥沃,玉米都长得只有成人的胸部这么高,每株上只结有一个小小的棒子,而且还不饱满,倒是老百姓的房前屋后种植的玉米都长得很粗壮,可能是容易获得营养吧。虽然已经是七十年代了,那儿农民仍然是过着半年玉米半年土豆为主食的生活。

  
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漆树是怎么样生长的,那儿的漆树是东一棵西一棵长在农民房周围的不远处的山坡上,估计都是作为农民的自留树,那么收集的漆液也就是农民的副产收入了。因此在那个起到农村物质交流的供销社,有时能碰到农民来卖漆液,供销社里装漆液的容器,只是那种竹或者是藤编的,內面裱上了几层纸的一个小口篓子。漆液那时只几元钱一斤,不知每年农民能收集到多少,能换多少钱?

  
除了漆液能换钱外,农民还釆集漆树叶喂猪,这树叶有什么营养,因此猪也是长得很瘦小,根本没有膘。吃这种猪的肥肉,象吃瘦肉是一样的。漆树的籽也可收集,可以熬出漆树油,但漆树油不是液状,而是凝固成块,若有人見过羊油,那漆树油就和那几乎一样。用时,在燒热的锅里一擦,就能熔化点油脂下来。我就在农民家里吃过用漆树油煎小土豆的,沒有什么异味。但是不是人人都能吃漆油的,有人对漆树过敏,这样体质的人,只要在漆树旁经过就会过敏,不及时治,也会危及生命。

  
漆源是很丰盛的,但那儿的人可能重来没有見过漂亮的漆器。对他们而言,只是一斤漆能换回几块钱,收点籽,撸点叶而已。家景好的可能每年用点漆把寿材再漆一遍。

  
漆,除了龍昇桑已提到的那些别称外,也被称为土漆,可能有别于化学方法制成的洋漆吧。

 回复[10]: 深挖洞,广积粮、三线厂、供销社 龍昇 (2015-08-12 17:51:26)  
 
  先谢邓星的茶。

  


  
和金枪鱼共度过“深挖洞,广积粮、三线厂、供销社”的时代。说了半天漆器,却未见过漆树,佩服金枪鱼见识过。当然也没吃过漆树油,倒是曾用与您述说的像漆树油那样的凝固的羊油炒过菜,而且不敢将一块羊油整块化在锅里,而是往锅里化出一点油迹即取出,留下顿再用。哈哈,忆苦思甜——正在“深挖洞,广积粮”时。

 回复[11]: 漆器呢中看不中用我觉得 科长 (2015-08-13 20:46:41)  
 
  以前也买过,用旧了以后,难看

 回复[12]: 镜子仅休一天就上班了 龍昇 (2015-08-14 08:38:23)  
 
  噢,那还是陶瓷器好?太君太座用旧了呢?

  


  
暂不说漆了,在关注天津。

 回复[13]:  邓星 (2015-08-14 16:54:55)  
 
  镜子好了?这么快啊。

 回复[14]: 金枪鱼,漆包线知否。 河东河西 (2015-08-15 10:37:32)  
 
  你阅历很广啊,文革期间还在3线厂呆过。

  
龙爷好,还有漆器很轻,使用时较方便。

 回复[15]:  金枪鱼 (2015-08-15 12:00:20)  
 
  漆包线知道啊。细的铜导线外用“漆”包裹作绝缘层,制作线圈、整流器用。但我不知道使用的这漆是不是“国漆”。

 回复[16]: 呵呵,果然你知道,且很详细。(^+^) 河东河西 (2015-08-15 12:37:36)  
 
  当年我用来绕制半导体收音机中的输入输出变压器,还有中周线圈,天线线圈等等。现看到“漆”也就想起来了。

  
估计此漆是绝缘性较强的化学漆,非国漆,我想。

  

 回复[17]: 谢谢科长帮忙搬家!!! 龍昇 (2015-09-01 07:44:04)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浅说日本
    楷树立足在日本 
    扇来扇去的团扇折扇 
    吹尺八的虚无僧 
    从忍字衍生出来的忍者 
    补陀落渡海 
    关于画家桥本关雪 
    赴“唐”的日本女人 
    樱花开时吃野草 
    日本庭园中的中国水墨画色彩 
    日本的渍物 
    日本的盂兰盆、盆踊、阿波踊 
    和果子羊羹 
    日本的城 
    志士之母望东尼和女杰高場乱 
    茶庭/露地 
    文学碑、散步文学 
    大名庭园 
    景观水杉 
    中国勺子日本刀 
    漫画天国 
    稻田画 
    日本的漆器 
    枯山水 
    笔冢在日本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