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平户倭寇
字体∶
平户倭寇(十二)

龍昇 (发表日期:2009-07-23 09:49:04 阅读人次:1191 回复数:7)

  一艘荷兰船驶进台湾海峡时还风平浪静,踌躇满志的郑芝龙立在船头向前方眺望,再有数日航程即可抵澳门,他可以给舅父看到一付成熟的面孔,舅父可以允许他独立从事海上贸易了吧;他向右方望去,那里是泉州,他心中默默地发誓,要做个大官给父亲看看、给母亲争光;最后他回首向船尾的日本平户望去,他看到了川内町的灰房子、千里滨的白沙滩,他看到了田川松站在海边,她一手抱着满月不久的森,一手挥动着一条红色的手帕……

  
男儿也有泪。郑芝龙伸出手去,好像接到了了千里外的那条红手帕,他将手帕捂在了潮湿模糊的眼睛上……。当他擦乾泪水、将眼睛转向还没有张望的左方时,突然看到从澎湖岛那边黑压压地扑过来十几条船影。

  
来船似箭,直逼荷兰船,转眼间看清了白帆和旌旗,不像商船更不是渔船,郑芝龙心中一惊,不由得双手握紧了鸳鸯刀。

  
“嘭--”“嘭--”船长从单筒望远镜中比郑芝龙的肉眼更早地发现了黑色船队和它的来意,他知道碰上了倭寇海盗,遂发令开炮先发制人。

  
海盗船不似装满物资的荷兰船那么臃肿笨重,轻巧灵活的很,左舵右舵闪来闪去犹如一个人低头弯腰一般,三闪两闪就逼到了荷兰船前。这下大炮失去了作用,荷兰船上响起了火

  
枪声。不想海盗船上也有火枪,发出了更加密集的火力,直打的荷兰船员不能抬头。海盗们强行登上了荷兰船,一场刀对刀剑对剑的白刃战展开来……

  
没几个回合,两个船员倒在了血泊中,船长被押解到了海盗大王的面前,他求饶道:“我们大家都是吃海上饭的,今日败在贵方手下,情愿将货款全数奉献,唯恳留下我等商人船员生命为盼。”

  
年迈的海盗王从嘴角里哼哼地挤出一笑:“早如此,你那俩部下也不会毙命了。你的责任心令我感动,我也不想悉数取得全船货款,只收三分之一做买路钱,留下多半,你们还会有很大利益。你在这海上常来常往,往后过此海峡打个招呼,大家可以彼此照顾。”

  
船长赶快谢礼,保证再经海峡时先打招呼,交纳保护费,亲自指挥商人船员卸货去了。这时一个小喽罗跑来报告:“大王,船下各舱也均被我方制服,唯船头有一年轻人在负隅顽抗,小等无能,现有陈衷纪、李魁奇、李梅宁、陈盛宇几位寨主围攻,还未见胜负……”

  
大王一愣,想我台湾十寨二十八兄弟中几员上将围攻一个毛孩子,竟不分胜负,莫非这东海之上出了新的神人了吗?他吩咐小喽罗:“调两名枪手来,跟我去看看!”

  
乒乒乓乓、咣啷咣啷,离老远就听到刀剑撞击声。走至跟前,只见他的四员大将抡着兵器将一个人团团围住,杀的难解难分,却近不得其身。再看圈中人,因将双刀耍的龙飞凤舞,竟是只见两圈刀光旋转,难得露出面孔。再细细品味圈中人刀法,大王心中不由得又惊又喜:那人使的是日本刀,长短宽窄在中国的剑和刀之间,舞出的竟是剑法和刀法的合壁,剑是中国武当鸳鸯剑,刀是日本宫本武藏流!

  
大王喝道:“住手!”

  
众寨主听得是大王之命,都乖乖地停下了攻击。圈中人也自然停下飞舞着的双刀,露出了真面貌。原以为圈中是个雄猛狰狞的壮汉,却不料是个白脸红唇的美男子,刚才那阵厮杀真象古时的三英战吕布,现在面前站立的不就是戚继光吗!大王那么想着,一股爱心就涌上心头:“敢问壮士尊姓大名,何来何往,何以会在此船上?”

  
剑来刀挡,话来语回。美男子见众海盗放下屠刀,为首长者言含善意,就也吐出斯文:“小生郑芝龙,泉州出身,初涉商海,去年到平户,住年余,今搭便船回香山澳。”

  
“我今日劫的是荷兰船,不会伤害搭乘旅客,汝既想涉足海商,可愿入伙我寨?”

  
“小生学的外国语和交易知识,只想以脑经商。略通拳术刀法,仅为健身防身。不想以武力做海盗。”

  
“差矣,君不见海上诸国商船均是以武装开道以武装保护的吗?所谓谈的拢是交易,扯不清是战争。实言之,我等也是经商之人。汝在平户住有年余,可曾听说有李旦其人?”

  
“不仅听说,还如雷贯耳,人家才是真正的海商!可惜我在平户时他去了台湾和大陆行商,要不真想和学刀法那样跟他讨教经商本领呢。”

  
“哈哈哈……”众寨主一片大笑。

  
那大王说:“鄙人李旦是也。”

  
…………

  
数月后,那艘荷兰船又来到平户。它给岛上带来一个海上遇险故事,说是死了两名船员,一名会说葡萄牙语的大明乘客失踪、下落不明。田川松听到那个故事,只觉眼前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台湾港。海商海盗集团十寨相连。主寨大王李旦卧在病榻之上,对着郑芝龙说:“一官,观察数月,证明我最初对你的印象是对的。你不同于我手下诸将,他们只会杀人越货,心无大志。我一辈子吃苦享受都有过了,求的是做一番事业。在吕宋做渠头是要维护华商和当地人的利益,和葡萄牙入侵者斗争过;在平户为当地做出过贡献,和英国人合作过也斗争过,在这里是想控制东海南海的国际贸易圈,和荷兰人斗争,确保我中华对台湾主权。人们都知道我是倭寇王、海盗王,我不在乎这些名字。要知道欧洲诸国海商都是以武装开道和建立据点的,我们也必须这样做。可惜朝廷总想不通这点,一味躲避迁就。我看你文武双全,胸怀大志,是能继承发扬我的事业之人。不知你愿担此任否?”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郑芝龙斩钉截铁的回道。

  
“好。还是那句话,你不要在乎倭寇、海盗的名字,要利用它的力量才是。你年纪轻轻,现在只是末寨之主,众寨主都是飞驰海上多年的凶煞,很难驾御。我打算先当众认你为义子,然后你要做出一番壮举,好使他们心服口服。”

  
“是!”

  
次日,十寨主同来中寨探望大王病情,郑芝龙问寒问暖、痛哭流涕。李旦为之动情说:“一官,父子之情不过如此,我收你做义子吧。我是男子汉大丈夫,不需要眼泪来做安慰,你来此还未有过大举动,我要你拿出些真东西来告慰义父。”

  
郑芝龙跪往病榻:“义父,儿在澳门的眼线已探得有发自暹罗的南蛮船驶往日本,不日将经海峡,请允孩儿刀锋初试。”

  
“好样的。”李旦又面向其他九寨主问:“诸位,可愿拨兵站脚助威?”

  
众寨主哪有不从之言。不几日,一场血染碧海的战斗在台湾海峡展开了。确确实实是站脚助威,郑芝龙只请九位寨主的喽罗们击鼓鸣金摇旗呐喊,自己领着本寨人马、舞着鸳鸯刀一马当先地冲上南蛮船。郑芝龙的武艺甚是了得,经他训练数月喽罗都变成了英勇善战的兵士,没几个回合便制伏了四艘南蛮船的武力。缴枪不杀,他留下货物钱财,放走了人船。

  
班师回到主寨,郑芝龙将全部货物钱财呈献到李旦面前。李旦微笑道:“好样的。我说过要你拿出些真东西来告慰我,现在看到你的行动力,我已经非常相信和满足了。至于财物,我已行将就土,不需要了,留给你做发展的基础吧。”

  
郑芝龙先叩谢过李旦,再将目光转向众寨主说:“这次出船多亏诸位兄长拔刀相助,末弟愿将财物半分与大家。”

  
一次行动、一句话,奠定了年轻的郑芝龙在李旦海盗海商集团众寨主眼中的好感和威信。

  
再往后的郑芝龙一发不可收拾,他凭借武装强行进出大陆,购买苏杭两京珍宝玉帛,贩卖琉球日本南洋奇货,大明州官军宪乃之无法。短短年余,成了东洋南洋西洋赫赫有名的海商海盗。

  
一六二五年夏的一日,行将就危的李旦把十寨主叫到他的病榻前做了临终遗嘱:“我想死在平户,请你们将我送回去。我将荷兰人从澎湖引到了台湾,是自己要做生意,也减轻了他们对大明的压力,但是台湾的地权和海峡的贸易要控制在我们手中。这么多年海上皆知我叫李旦,李习、李旭、支那甲比丹、日本甲螺,其实我的真名叫做颜思奇。我家世为海商,怎奈朝廷锁国,才挺险为寇,为不辱家中名声,才更名改姓。其实我是极想报效祖国的,希望一旦海禁放松,你们能完成我这遗志。”

  
最后,李旦面朝郑芝龙说:“一官,我在大陆家乡留下一个孤女,你做了我这个女婿吧,请你好生照顾她。”

  
郑芝龙觉得此话来的太突然,想起家乡有父母包办的陈氏又想起了平户岛上的田川松。但他环视到其他九位寨主虎视眈眈的眼光,明白了李旦的用意,立即跪下身爽口叫出:“岳父大人。”

  
八月十二日李丹死于平户。同时,郑芝龙以二十三、四岁的年纪做了台湾十寨的海盗王。

  




 回复[1]:  旅人 (2009-07-23 14:10:56)  
 
  历史上的强人、伟人基本上都被描述成狡猾多疑,心狠手辣,无情无义。这郑芝龙却是反其道而行之------

  
龙升屁股下面太平了?

 回复[2]: 哈哈!您说说 新局长 (2009-07-23 14:34:22)  
 
  郑芝龙有几位太座?

 回复[3]: 屁股包已开花, 龍昇 (2009-07-23 16:15:05)  
 
  现正结疤,已能坐板凳.谢旅人关心.

  
"这郑芝龙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仅是我的叙述,不见得对 .

 回复[4]: 现在说了三座奶奶, 龍昇 (2009-07-23 16:21:41)  
 
  还有更多,请新局长补充.

  
对了,<明朝那些事>没提李旦或颜思奇吗?

 回复[5]: 能坐板凳了,板凳也放心了。 自带板凳 (2009-07-23 16:23:26)  
 
  

 回复[6]:  雪非雪 (2009-07-25 11:06:01)  
 
  郑芝龙同学上了艘贼好的好贼船。

 回复[7]: 谢非雪: 龍昇 (2009-07-25 11:56:13)  
 
  贼船上的好哇。叹我总赶不上

  
刚才贴了(十三),(十四)为终,谢谢光顾。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平户倭寇
    平户倭寇(终篇) 
    平户倭寇(十三) 
    平户倭寇(十二) 
    平户倭寇(十一) 
    平户倭寇(十) 
    平户倭寇(九) 
    平户倭寇(八) 
    平户倭寇(七) 
    平户倭寇(六) 
    平户倭寇(五) 
    平户倭寇(四) 
    平户倭寇(三) 
    平户倭寇(二) 
    平户倭寇(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