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平户倭寇
字体∶
平户倭寇(十一)

龍昇 (发表日期:2009-07-22 10:10:26 阅读人次:1436 回复数:7)

    穿过海腥味弥满的鱼町,便是比邻的职人町、锻冶町。一家铁匠铺内炉灰正红,叮当叮当的打铁声响彻整个街道。正在铸刀的老汉翁翌皇额上、胸膛上都淌满了汗水,当他直起身去抓搭在肩膀上的手巾时,发现窗外立着一位美男子。

  
“好手艺!”美男子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哪里哪里,只是糊口营生。”翁老汉听出美男子的乡音,觉得亲切:“这位公子可是我家乡泉州人氏,何以到此地?我姓翁,快进来坐坐。”

  
美男子进去作揖道:“晚生确是泉州府南安县石井乡人,姓郑名芝龙。月前由澳门押货来到此地,这里松浦藩主见我懂葡萄牙语,说幕府刚刚颁布禁止天主教传教,许多日本教徒逃亡到澳门,幕府想掌握他们的情况和据点在澳门的葡萄牙人经商情况,推荐我去了骏台幕府德川将军处报告。我做了详细的介绍,还向将军赠送了名贵汉药。将军大喜,允我馆居长崎,所以又回到这平户。”

  
“原来如此。对,长崎离这里不远,但平户有众多华商、有荷兰商馆、英国商馆,做生意还是这里好。”

  
“翁老这是为何人铸的刀?虽未完成,已可见锋利无比。”

  
“实不相瞒,我是藩主从大明请来的,定居在此地已久,这柄刀正是为他所铸。”

  
“好级了。后生亦爱弄刀舞剑。这回从骏河回来路过山口,听说当今日本第一剑宫本武藏的双刀剑法天下无敌,极想学之。天生有幸,前日在此巧遇其传人花房权右卫门,愿授我刀法。所以今天来这锻冶町寻访能工巧匠,想求铸一付宝刀,不知师傅肯否?”

  
翁铁匠暗衬美男子不仅是个小白脸、还是个壮士好汉,爽快地答应下来:“好。请你先给双刀起个名字,我好将其铸出个品质性格来。”

  
郑芝龙求刀心切,匆匆而来,还真未顾及刀名之事,翁铁匠问起,竟无以对。正这时,随着一声甜蜜蜜的“爹爹,吃饭啦。”的声音,从外面闪进一位姑娘来。抬头一看:脸似朝霞,发如黑缎,亮亮的眼睛,红红的唇,洗的发白的布衫里滚动着无限青春,不由得他脱口而出:“鸳鸯刀。”

  
姑娘的眼睛猛然碰到郑芝龙的目光就迸发出火花,听到“鸳鸯”两字心中就激荡出波浪,那常常搅进春梦的理想哥哥不就是眼前的人儿吗?她站住不动了。

  
翁铁匠看在眼里喜在心中。想当年他也是面前青年的年纪来到这里,一直孤苦零丁地打铁、还是打铁,幸有在松浦蕃主手下当跑腿的田川七左卫门将其女儿许他为妻,却不料田川女只生下一个女儿便撒手人寰,从此他与女儿相依为命至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女儿却因舍不得离开爹爹、也是虽家贫而志不短,非要嫁个好样的,所以长到二十二了还没嫁出去,他一直都为此事惦记。今天可看到女儿如此动情,当然高兴。

  
“家中小女松儿,随她妈姓田川。”翁铁匠慌忙介绍:“公子可曾用过午餐,如不嫌弃家中粗茶淡饭,就在这里一起吃了吧。”

  
未等回话,田川松就在小木桌上摆好了饭团子、烤乾鱼、酱汤和三付筷子。好奇怪,郑芝龙走过天涯海角,见过多国佳肴,唯独今天这出自眼前姑娘手中的饭菜最诱他的肠胃,便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田川松始终未动筷子,不是怕饭菜不够,是她看着郑芝龙的美貌没了魂。

  
“公子下榻何处?”翁铁匠想起问郑芝龙的住处。

  
“将军已准批我长崎房子,还未去看。因要学习刀法,先得在这平户住段时间。我今晨拜过师就过来的,还未寻店投宿。”

  
田川松听到郑芝龙最后的“还未寻店投宿”即将投向他的情眼转到父亲脸上,换了付娇嗔恳求的目光。老爸爸当然明白她的心思,便对郑芝龙说:“我家离这里不远,有几间木房。虽简陋,但有松儿收拾,还算干净。那里依山面海,很是清静。你的双刀有半个月即可铸好,这些日子就不必寻店,到寒舍来住吧。”

  
“从前哪,有一个打鱼的老渔翁,老伴早死了,只有一个女儿和他相依为命……”“古时候,有一个砍柴的老樵夫,老伴早已去世,身旁只有一个聪明美丽的女儿……”中国有许多爱情故事就是这样开头的。“四百多年前在平户,有个中国铁匠娶了个日本媳妇,他们生下个女儿……”郑芝龙和田川松的故事开始了。

  
蓝蓝的海,蓝蓝的天,平户海岸向南一拐,岩岸变成了沙岸。白白的浪,白白的沙,白沙滩一直伸延到丸山,叫做千里滨。海岸过丸山,折成一个湾,叫做川内港。灰色的瓦,灰色的墙,丸山对面是有百十户人家的街道--川内町。紧贴着街道后面是座小山,登二、三十石阶处有片两、三、亩大的平地,平地上有栋支在木腿上的房屋,那就是翁铁匠的家。

  
小房三间半,室内稍显阴暗,但推开窗子,近可看荷兰商馆仓库,远可眺望九十九岛,数十里海景尽收眼帘。那房说是日式更像中国风,屋里不是铺的榻榻米,而是桌椅板凳木头炕,都是翁铁匠精心制做、田川松细心拾掇的,芝龙一进去就感觉是进了自家门。

  
往后的日子,翁铁匠早出晚归去打铁,郑芝龙午前到花房权右卫门处学双刀法,午后在那山腰平地上练功复习,田川松伺候他们饮食起居。一日中,比起父女俩、倒是一对青年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一个是情窦初开俊姑娘,一个原本就是风流倜傥美男子,眉来眼去,乾柴烈火,俩人哥哥妹妹地燃烧起来。一报年龄,竟是田川松长郑芝龙两岁,便又姐姐弟弟地燃烧……

  
叮当叮当,翁铁匠铸成了鸳鸯刀;燃烧燃烧,田川松肚子里怀上个小生命。

  
郑芝龙风流倜傥,却不是水性扬花之人。眼见田川松肚子凸出,他感到了自己的责任。他为押送舅父货物而来,货款已委人带回,手中余款用作与藩士交际和交纳学双刀的礼金,所剩无几。眼看坐吃山空,他不免焦急。

  
“松,我要回香山澳自己趸货来,赚出大钱,给你和孩子安排一个舒适的环境。”

  
“龙,孩子生下之前你不能离开我。另外,你的刀法刚学一半,海上一去数月,回来就生熟了,不如趁热打铁炼成钢。生活上不必担忧,爸爸打铁能换来米谷,我在院子里种有四季蔬菜,海边可捉拾鱼虾螺蚌,有你在我身旁,这种日子还不幸福吗?”

  
男子汉大丈夫的心被小家碧玉的温情感动,郑芝龙说:“松,我的手不仅会使刀枪,还会裁衣编履哪,那我先以这手艺赚些小钱贴补家中,待孩子生下后再走,好吗?”

  
“好。”田川松倒进郑芝龙怀中,将他的手拉到她肚子上:“龙,你摸这小家伙,在里面拳打脚踢的,准是个男孩子,咱们给他起个什么名字?”

  
“你是一棵松树,孕育的是森林,叫森!”

  
为他们自己、为将来的“森”、为减轻翁铁匠的负担,郑芝龙一边学刀法一边以他的乳名“一官”出现、为川内街上为平户市井的人家裁缝衣衫、编制草鞋,很快地被人们熟悉了;田川松捉鱼拾贝,收拾菜园、洗衣烧饭,料理家务;翁铁匠笑眯眯地早出晚归打铁去,真是男耕女织乐陶陶。

  
那种日子过得好快,郑芝龙的双刀练得炉火纯青,田川松怀中的孩子呼之欲出。这天黄昏前,郑芝龙在院子里舞毕“鸳鸯刀”正做收式,田川松从屋里出来对他说:“晚饭的材料都准备好了,酱汤里还是放进些新鲜螺贝好喝,我去千里滨拾些来。”

  
“要不我去吧,你身子不方便。”郑芝龙不放心。

  
“没事。几步路就是,也用不着下水就有。离生还得个十天半月呢,听老婆婆们说这时活动活动,生时会顺利的。”田川松说服了他。

  
穿过都是做鱼糕人家的那条街,一拐弯就到了千里滨,早已退了潮的海水将小虾小贝留在了白沙滩上,田川松选爹爹和芝龙喜欢吃的贝拾了起来。当她拾满一小篮子贝、直起腰时,突然肚中一阵绞痛,又突然一阵便意,竟然站不住身。是孩子要生了?跑回身后的家去是来不及了,身前又是海,这可怎么办?她身旁正有一块突出沙滩、稍高过人的黑岩石,一急之下只好隐身进去……

  
翁铁匠正迎着暮色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看到眼前一片红光,再向身前身后看看,平户港和川内町同时间万家灯火一齐亮了起来,不禁心中大惊。

  
早该是田川松回来的时间了,怎还不见踪影?郑芝龙在家等的焦急,他赶快往海边跑去。正那时,他也看到了那片红光。

  
翁铁匠和郑芝龙撞了个对面,就那时,他们同时听到了一阵“哇……哇……”的哭叫声。

  
天做帐,地当床,“森”出世了。

  
那是公元一六二四年夏。也是那时,一支荷兰舰队开进了台湾。

  




 回复[1]:  小小鸟儿 (2009-07-22 10:31:14)  
 
  好像不接着前边看也能看明白

 回复[2]:  雪非雪 (2009-07-22 10:42:28)  
 
  赵匡胤问世时好像就红光满室,看来这“森”非一般人子。

 回复[3]: 小鸟非雪,现在红光去灰光来 龍昇 (2009-07-22 10:55:36)  
 
  今天原是阴天,但半小时前出了挺亮的太阳,就是说能看到日全食了(当然福冈不太全),现天已昏沉,也稍觉凉,我这就去阳台了。

 回复[4]:  雪非雪 (2009-07-22 11:43:45)  
 
  好像已经食完了,已经亮了。。。电视中继说的。想再看,还要等26年,也是电视说的。

 回复[5]: 哈哈,吃完了,街上人也回屋了。 龍昇 (2009-07-22 11:10:08)  
 
  

 回复[6]: 哈哈!看日食去啊! 新局长 (2009-07-22 11:33:37)  
 
  像个半弦月!

 回复[7]:  王者非王 (2009-07-22 12:36:21)  
 
  在吃太阳啊!吃玩了又吐出来,太阳变脏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平户倭寇
    平户倭寇(终篇) 
    平户倭寇(十三) 
    平户倭寇(十二) 
    平户倭寇(十一) 
    平户倭寇(十) 
    平户倭寇(九) 
    平户倭寇(八) 
    平户倭寇(七) 
    平户倭寇(六) 
    平户倭寇(五) 
    平户倭寇(四) 
    平户倭寇(三) 
    平户倭寇(二) 
    平户倭寇(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