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博一客
字体∶
走步点滴

龍昇 (发表日期:2020-12-31 12:48:54 阅读人次:1659 回复数:6)

  

  
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黑白子闷得儿蜜似地闭门写日本点滴,点点滴滴近五十,大有破百之势,惹得我也想点几滴。说的是我家东侧有条御笠川,我常沿其岸边走步。今年早春二月,我添了智能手机,孩子告诉我它能记录走步步数,还教我找到了那个功能。从春至今沿河走步十一个月,想点滴的是一些所见所闻所想。

  
点滴一:看飞机

  
御笠川、福冈都市高速道、福冈空港的跑道,是三条临近的平行线。因此在御笠川河岸走步,能看到许许多多的飞机在起飞或者降落,低头看鲤鱼和乌龟,抬头仰视飞机俯冲跑道或冲上云霄都是乐趣。我本近视,这些年又常在电脑前码字,弄得眼花缭乱,追踪冲上天的飞机直到不见,可恢复一下眼睛的疲劳。根据尾翼上的标志可以分辨它们是哪家航空公司或哪国的飞机,自二月起我看不到中国各航空公司的飞机了。本计划六月底回北京为去世三周年的妈妈扫墓,没去成。去年秋,家前公园里增加了六位走步做早操的中国老太老头,看孙子孙女的她们本该今年春节后回国,不想碰上疫情不好回去,不是订不着机票就是票价太贵,五月走了一位、十一月走了一位,一位订到了明年四月的机票,还有三位没着落的。我回不去,只好在走步时看飞机,数数沿御笠川走一回步,能看到多少架起飞或降落的飞机,少时20多架,多时40多架,多次数出37架,把它定成了標凖。神经病不!

  


  
(右边的便是御笠川)

  


  
点滴二:榛子和橡子

  
走步的起点是家前的山王公园,终点是“板付遗迹”,它是日本绳文时代晚期至弥生时代的遗迹,那里发现的竖穴住居形成的村落和古人耕种的稻田均属日本最早,因此被列为国家级的历史遗迹,今日竖穴住居和稻田被复原起来,还开辟了公园和展示设施“板付遗迹弥生馆”。复原的稻田被今日居民和学生栽种,秋天里他们会来收割并举行祭祀活动。

  
那稻田的一侧种了一溜树,其中有一株榛子树一株橡子树。以前没注意到它们,今年秋天走步时发现有老人带孩子在那两株树下拾东西,过去一看方知他们拾的是榛子和橡子。请教一番,得知日人管榛子叫“黑贼落娜兹”(ヘーゼルナッツ),管橡子叫“冬古丽”(ドングリ)。这引起了我的兴趣,接连几天我也拾得百十粒榛子和橡子。榛子和橡子的硬壳都像栗子,但能从形状上分辨它们:胖胖的榛子颗粒圆,苗条的橡子颗粒长圆。除去拾它们观赏它们,我还剥去硬壳吃了它们。榛子香甜,多吃了些;橡子苦涩,仅吃了两三粒,为的是忆苦思甜:所谓自然灾害时,曾去唐山二姨家,唐山分配的面粉里掺了许多橡子面,我吃了几天得了大便干燥,拉不出屎来。

  


  
(榛子)

  


  


  
(橡子)

  
点滴三:鲤鱼和乌龟

  
春天的御笠川里最多的是鲤鱼和乌龟。鲤鱼能数出千万条,春浓时可以看到一两条鲤鱼后面泛起一片銀鳞,那是大鲤鱼的孩子们,小鲤鱼一夏天才长成父母的一半长,一边走步一边看它们成长,是个乐趣。鲤鱼跳龙门的样子很可观,有时是在栏水坝前直上直下地跳跃,生猛又活泼,有时在平静的水面飞越,像打水漂似的。御笠川的鲤鱼多是放养的,但也可看到许多来钓鲤鱼的,虽然能看到许多鲤鱼,但很少看到他们能钓上几条来。偶然看到他们钓上条大鲤鱼来,却不见他们将鱼带回家,而是拿出相机手机拍下照片、掏出卷尺量量体长,再将鲤鱼放回河川里。御笠川里还放养着许多锦鲤,金色的、银色的、红色的、花色的都有,都是一条价值几十万日元的,但钓鱼的人绝不敢将鱼钩甩到它们的身旁。

  


  
(跃出水面的鲤鱼)

  
春天的御笠川的沙滩和礁石上,趴着许多乌龟,它们或孤独一尊或聚成一堆、排成一排地晒太阳,还有小乌龟趴在大乌龟背上叠罗汉。比起鲤鱼的生猛活泼,乌龟显得老成稳重。晒足阳光的乌龟会下水划水一番,不管在陆上还是在水中,它们总是昂首朝天,看不清是睁眼还是闭眼,样子很哲学。春秋暖,见的乌龟多,夏天炎热,乌龟还在,冬天冷且风烈,御笠川里很少见到乌龟的踪影了,不知它们是在石头缝里还是在水底下冬眠。

  


  
(众乌龟晒太阳)

  
点滴四:水禽

  
除去到处有的野鸭,御笠川中生息着的水禽有黑色的鹭鰦、灰色的苍鹭、白色的白鹭。

  
鹭鰦有许多别名:鱼鹰为多数人所知、水老鸦挺形象地说它是水里的乌鸦,也在说它是长得黑黑的,日本人称其为“鹈”“川鹈”“河鹈”。黑色的鸬鹚要么扎猛子钻进水中找鱼吃,要么站在砂丘和石块上直立不动,它们直立时也作威武的做雄鹰展翅状,像许多欧洲国家国旗的图案。观察良久,发现那雄鹰展翅状不是威武,而是它们潜水抓鱼时羽毛被浸湿,飞不起来了,只好大张翅膀将它晾干。

  


  
(张开翅膀凉羽毛的鹭鰦)

  


  
苍鹭也叫灰鹭,因为它是灰色的,它的翅膀是深灰色的,头、颈、胸是浅灰色,只有肚子泛点白、喙是黄绿色。那种色彩的搭配使它直立时像位穿燕尾服的绅士,奇怪的是它会像鹅似地呱呱叫。

  
白鹭可根据身体长短分为大、中、小三类,我看御笠川的白鹭属于中型的白鹭。除去眼、脚、趾,通体雪白。白鹭腿细长,脖颈也细长,那脖颈在走动或飞翔时会缩成个“S”形。是飞是走是立,它们的姿势都美丽优雅。它们或三三两两、或小团体式地聚在一起,但飞翔时并无规律,在河川边走步十个月,只见到它们表演了一次“一行白鹭上青天”,看的我直对青天拍巴掌。

  
鹭鰦腿短些,苍鹭和白鹭腿长些,它们都会表演“金鸡独立”。这三种水禽都很合群,没有相互排斥,我经常见到它们并肩站立在一起,好像世界要大同。

  


  
(从高到矮:白鹭、苍鹭、鹭鰦)

  


  
点滴五:(老人)

  
白天里年轻人都在上班,沿着御笠川岸边走步的人多是老年人,年轻人不愿告诉他的岁数,老年人并不在乎。我发现,六十多岁的人目不旁视地朝直走,好像自信满满。七十多岁的人跟我似的会东顾西盼,脑瓜里在想乱七八糟的事。八十多岁的人,会打老远注视对面走过来人,走得颤颤颠颠,嘴角颤动,好像寂寞难忍,要跟你说什么话。主动向一位老公公打了招呼,除去回说你好,便抱怨“老伴没了,我不是吃三明治就是下挂面,人生无味啊!”主动向一位老婆婆打了招呼,她张口便说“真对不起”,接着还说“真对不起”,还说还是“真对不起”但接了一句“我怎么老不死?”原来她芳龄八十五,老公早没了。跟她拜拜时,会听到句“希望明天还能见到你!”

  
御笠川岸边走,最令我感动的是每天都能看到的一对母子,母亲九十五,儿子七十,母亲佝偻着背,身长不过一米四,儿子一米八以上,身板挺直。我想怎么这么个小老太太,会生出个老大的儿子?老太太坐在手推车里,推车走步的是儿子。老太太不说话,只用手指发令:前进!拐弯!倒退!停!儿子也不说话,只听指令而行。每遇这七十岁的儿子推车陪九十五岁的母亲走步的形象,我总感觉像是看到一幅慈母孝子图,不禁眼睛湿润,扑簌簌点滴出泪水来……

  


  
(拿这幅代替河边的母子)




 回复[1]:  科长 (2020-12-31 20:58:00)  
 
  龙爷新年好

 回复[2]: 鏡主镜友们新年好! 龍昇 (2020-12-31 21:33:07)  
 
  我要咪啦 ,新年见

 回复[3]:  采夫 (2020-12-31 23:58:41)  
 
  新年好!微信看到龙爷每天要走两万来步,深受鼓励啊。

  

 回复[4]: 龙爷吉祥 黑白子 (2021-01-01 07:32:20)  
 
  最后一段也勾起了我的恋母情结……多年来,每逢元旦基本上都会到三亚去看望父母——自父亲6年前去世之后,我更是不曾间断,年年年底飞三亚看妈妈。如果没有疫情,我现在应该就在妈妈身边……这次去不成了……妈妈奔着九十去了,我也六张多了,不知道疫情什么结束,我要去看妈妈!

 回复[5]: 采夫新年好! 龍昇 (2021-01-01 10:49:06)  
 
  步数在逐步减少,走多了腿疼脚底板疼

 回复[6]: 黑白子新年好! 龍昇 (2021-01-01 11:05:42)  
 
  我也有过年年年底飞深圳的多年,去年夏天未能回京为母扫墓,但我会剪纸钱,剪了许多,天未明时带到这条御笠川边送去了。

  
但愿今年年底你能飞成三亚。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一客
    走步点滴 
    错票 
    不知新冠肺炎情的苏浙沪行 
    猫姐姐 
    远足二 
    别来有恙又无恙 
    妈妈走了 
    休闲五 
    新年好 
    回了趟上海 
    记于2016、3、11 
    挺惊险也挺刺激 
    休闲四 
    休闲三 
    休闲二 
    休闲 
    讨教: 
    杂七杂八的一天 
    远足 
    秋瓜秋果 
    中秋闲话 
    花草树木 
    三月心花兼跟众人帖 
    我今冬满眼青葱 
    秋果秋叶 
    我被敬了 
    渐识《绿岛小夜曲》 
    啊,亲爱的战友,你们会再看到我的身影吗 
    粽叶小考 
    替水双兄出点力(入点力) 
    东拼西凑永康路 
    桃花盛开的地方 
    東風ふかば 
    巴旦木 
    驴友的费用 
    准老汉爬山 
    驴友或背包客 
    故地旧居 
    致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二) 
    一月樱花开 
    五世同堂 
    答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 
    两连八路毙伤日伪军160万人! 
    李大仙迫降福岡 
    我行我素我装B 
    六四杏子黄 
    博多どんたく 
    油饼红豆粥 
    樱花雨 
    镜子 
    两会中散步 
    献丑技 
    谷个歌 
    小林同学没沉沦成 
    从胡兰成到“华人古迹” 
    我们新疆好地方 
    图片收藏 
    添点儿离别钩勾出的《盲点》的盲点 
    “嘣!” 
    小野鸭 
    差点儿要了盒儿钱! 
    冒几个泡儿 
    今年没有红烧肉?有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冒泡儿 
    神奇的小本子 
    请待于泥原谅: 
    十大优秀××× 
    上镜三年 
    我的1978 
    印度恒河求救: 
    《我看见落日如火》 
    两只羊 
    试发一篇竖排的: 
    我又沉痛哀悼了 
    沉痛哀悼四川地震遇难同胞 
    “头七”致哀和反思 
    翻出一篇长辈手稿来了 
    掰竹笋 
    那孙子的爷爷是老地主 
    何书记,吃元宵罗! 
    我这年过得不算太好 
    又发现乾隆爷蝈蝈笼 
    老头儿老太太 
    发发神经: 
    八月那个十五哎~~月儿明 
    小肚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