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博一客
字体∶
不知新冠肺炎情的苏浙沪行

龍昇 (发表日期:2020-03-04 08:54:00 阅读人次:913 回复数:10)

   

  
福岡在住的一对上海人夫妇朋友,邀请我们夫妇一起参加一个旅游团,日期是从2019年12月11日至17日,游览杭州、无锡、南京、苏州、上海五座城市的江南风光,感受当地各种文化。费用是一万日元加700人民币,一万日元是机票、旅店、巴士和一日三餐的费用,700人民币用来购买几处景点的入场卷。除去上海常去,其它四个城市早在六十、七十年代都去过,半个世纪以来该有很大变化,应当去看看,那几乎算白给的费用有点暗藏杀机,我叮嘱朋友尽量少在地陪带去的商店里购物就是了。归来很久,才马后炮地知道此次苏浙沪之行正在新冠肺炎始发期间。

  
组团的旅行社设在美国,华人开的,安排紧凑到位。我们和上海人夫妇从福岡出发到浦东机场,在那里会合了另一对东京夫妇,姓姚的卷发的妻子很胖,上海人,九十年代来日的老阿姨,光光头的丈夫瘦瘦的,是日本人。当晚在饭店又聚来从美国来的一对福州人夫妇及其夫人的女友、一对温州人夫妇,一对上海人夫妇,此时共汇拢十三人。这十三人游过杭州后,在无锡太湖边,又汇入了五人,他们是横滨来的一对年轻的南京人夫妇,一位从名古屋来的新疆汉人,一对加拿大来的上海人夫妇,至此全团十八日汇齐。最后这五人,在前十三人离沪回家那天,当天往返地游了杭州,补齐了第五座城市。啰嗦了些,是想说明旅行社一种接龙式的行程安排。(无锡三国城)

  
观光,按顺序说。杭州:钱塘江、钱江新城,西湖景区。钱塘江畔的钱江新城的杭州国际会议中心和杭州大剧院,那会议中心也是个饭店,是个金色大圆球,有称金太阳,那大剧院通体银色,是个弯弯的月亮;无锡:太湖景区,为拍摄《三国演义》兴建的三国城,登古战船看湖景,观看骑马作战的《三英战吕布》,我福岡的上海人朋友和刚刚聚来的名古屋的新疆汉人,还花钱买票下场骑马兜了两圈。南京:明长城、大报恩寺、夫子庙,乘花船观秦淮河夜景。苏州:苏州园林耦园,金鸡湖鸟巢和高楼“大裤衩”。上海:乘船夜游黄浦江。除去这些观光,我最深的体会是这些城市的旧城都被成千成万的数十层的高楼大厦包围了起来,人口似比半世纪前增加了十几倍。

  


  
(杭州钱塘新区的国际会议中心和杭州大剧院)

  


  


  
(无锡大茶壶)

  
饭店,是三星级或准三星,偶有软件欠缺,也因包括在那一万日元中,不好挑剔了。饭食都是当地特色,因现在国内猪肉昂贵,蔬菜出的多肉食出的少,倒是因几个城市都围着太湖,所以餐桌上都摆着“太湖三白”中大条的“白鱼”和小些的“银鱼”“白虾” 。全程导游是苏州籍的上海人,他在去苏州的巴士中对游客说“也许是私心,我的弟媳家住阳澄湖边,你们谁想吃大闸蟹,我可叫他们立刻发到吃午饭的餐厅去,一百元一只。”街上的大闸蟹行情有所耳闻,他说的一百元算是良心价,全车人都订了,总结饮食,最满意的是在苏州临时加的大闸蟹了。

  
购物一:杭州:乳胶厂的床垫、枕头,杭州梅家坞吃茶讲课、购买龙井茶和茶多酚等。无锡参观淡水珍珠养殖场及紫砂壶博物院。南京:玉器博览中心的玉雕。去苏州途中参观玉器博览中心的玉雕,在苏州参观苏州丝绸厂。上海:参观了一个珠宝店、一个藏药店。杭州乳胶厂的大商店,位于前不着店后不着村大路旁,地陪在巴士里就以三寸不烂之舌介绍了它的产品,连吹捧带挖苦地告诉观光客你无论无何得给些面子买上一些,进到店中,全团人先被引进一间小展室全封闭教育,店员拿着产品讲它的优秀它的价廉,然后才放你进售货大厅,那乳胶枕头我在日本已花9000日元购买,那里卖900人民币,你可算算孰贱孰贵,床垫更是几千元,可不敢买,架不住身旁老有位店员跟着你,我厚着脸皮买了150元一付的乳胶鞋垫。有过第一家体验,福岡上海朋友夫妇向我道歉说真不知道这是个购物团。

  


  


  
(南京秦淮河)

  
购物二:在杭州梅家坞茶村的一家观光店,我买了罐龙井茶,在茶村入口处的一间杂货店买到了张小泉剪刀和水果刀;在南京珠宝店,我为太太买了两罐久违了的片仔癀珍珠霜,在苏州丝绸厂的店里为太太买了个絮了蝉丝的“绵”背心,买了两个丝织的黑口罩,这些东西还算实用,价格比外面贵的不算悬殊。却不料一信観音二信医生三信药的太座,在梅家坞茶村买了最贵的、茶的成分加其它成分作成的压片“茶黄金”,两盒六小瓶计3600元!她和我平时都不喝茶,买它干啥?她说听讲解“茶黄金”最能治你的病,是给你买的,我还能说啥!

  


  
(茶黄金)

  
最后一家是上海的藏药店,药店主任形体敦实满脸红光,像尊活佛,他介绍藏医藏药的最后一段讲话说天葬是世界最早的解刨学。主任介绍完毕,我们十八个位观光客被带进一间供有佛像的大房间里坐下,每人身边都坐下了一位穿白大褂的藏医看诊,藏医给太太号了一脉便说她内脏虚弱,需吃他配的藏药,太座丝毫不顾忌我的眼色立马接受,藏医离开房间片刻拿来一个牛皮纸信封,鼓鼓地装着他刚磨制的藏药粉末,没药名没说明书没制造出处,一千人民币。唉!坐我旁边的藏医看我叹气,问我哪里不舒服,我回全身都不舒服,他问我哪儿疼,我说我心疼,听得坐我后排的那位从名古屋来的新疆汉人哈哈大笑。后来到没人处我问新疆汉人你笑啥,他说你是心疼钱吧!把我也说笑了,想起他一路走来除去在无锡三国城花钱骑了回马,任地陪和店员百般劝诱,在购物店里竟是没掏过一回腰包,不禁问他在名古屋从事何种职业,他说他本人就是做旅行社的,这次算是暗中考察。

  


  


  
(苏州大裤衩)

  


  


  
(苏州産的丝织黑口罩)

  
购物三:每次回国都会购物带回日本,基本都是食品和零食,参加观光团回国这是首次,都是跟队行走,购物也是集体进入观光商店,几乎未见食品。真正的购物是每晚进驻旅店之后,旅店多在偏僻之处,周围没有大型商场和大型超市,只得在附近不是24小时营业的个人经营的小超市购物,那就容不得慢条斯理、挑挑拣拣了。芝麻糖、花生酥、大白兔奶糖、葵花子、大红枣,红薯干、黑米紫米薏仁米、红豆绿豆花生豆、话梅加应子小胡桃大核桃……乱七八糟装满了两个拉箱,不过两千人民币。有点斤斤计较了,给大家报报帐。

  
不知为何,12月里江南夜来早,苏浙沪下午四五点钟天色渐黑,住宿多在郊外,去饭店路上黑不弄冬,给整个行程增添了神秘感,倒是夜游秦淮河和黄浦江看到了耀眼的炫丽。

  


  


  
(上海黄浦江夜景)

  
转眼进入2020年1月,方得知新冠肺炎已传布开来。给妹妹弟弟打电话,关照他们处处当心。给福岡在住的武汉朋友打电话问问安否,她说她安,但老公回去赶春节去了,结果被封城在武汉回不来了。一月里科长说“腾讯·大家”被自杀了,给《大家》写稿的我早有预感了,它11月就新开了个栏目,将大多人写的文章归纳为旧文章给截断了,就这么小心翼翼,却因有人在新栏目里发了一篇关于新冠肺炎的文章而彻底被自杀的。今天编辑正式通知我说他们的大家栏目撤销了,以后不能发我的稿子了。

  
这些日子无论国内国外、电话里网络中,都在报道和谈论新冠肺炎,我写了这篇《不知新冠肺炎情的苏浙沪行》是不是文不对题,也怕被说成对武汉等地的患者逝者的不敬,犹豫老半天才登上镜的。

  




 回复[1]:  采夫 (2020-03-04 12:18:05)  
 
  去年12月咱家太座也去了苏杭,那时中米毛衣战正酣,国际航班高级宾馆大大滴便宜啊。

  

 回复[2]:  二进宫 (2020-03-04 13:18:38)  
 
  同仁堂老中医问我:“你哪儿不舒服?”

  
我就是心有病,剩下哪儿都没毛病

  
“那你旁边坐着去”

 回复[3]:  二进宫 (2020-03-04 13:25:17)  
 
  大夫要不给你看出病来,他回去都睡不着觉

 回复[4]:  科长 (2020-03-04 19:19:02)  
 
  这种团,要么是购物,要么是国家贴的

  
旅游社不会做亏本买卖啊

 回复[5]: 谢采夫二进宫科长: 龍昇 (2020-03-04 20:31:59)  
 
  自己参加了,不好抱怨,只是给大家介绍个经验。采夫太座去苏杭是个人游玩,自由,想看啥就看啥,想买啥就买啥。二进宫,以前我见过蒙古大夫,这回见识了藏医,不是叫尼玛就是叫梅朵。悄悄告诉科长,我换了智能了,摆弄三天了,还不得要领

  

 回复[6]: 有微信了么? 科长 (2020-03-04 20:42:34)  
 
  好啊

  
与时俱进

  
我的账号 wojiushijunjun

 回复[7]:  采夫 (2020-03-04 21:02:02)  
 
  恭喜龙爷进入斯玛托世界,不着急悠地弄

  
阿拉的艾迪:yaloozumbu

  

 回复[8]: 给龙爷请安! 开明乡绅 (2020-03-17 00:21:52)  
 
  龙爷莅临大上海视察指导工作,怎么忘了本乡绅?

 回复[9]: 乡绅好,又翻墙了? 龍昇 (2020-03-17 10:33:31)  
 
  那次是微服私访,任何人都未通知

 回复[10]: 回禀龙爷 开明乡绅 (2020-03-18 18:52:37)  
 
  偶尔也要翻翻,活动活动筋骨,自告老还乡,一天不如一天了,岁数上去,弦也调不准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一客
    不知新冠肺炎情的苏浙沪行 
    猫姐姐 
    远足二 
    别来有恙又无恙 
    妈妈走了 
    休闲五 
    新年好 
    回了趟上海 
    记于2016、3、11 
    挺惊险也挺刺激 
    休闲四 
    休闲三 
    休闲二 
    休闲 
    讨教: 
    杂七杂八的一天 
    远足 
    秋瓜秋果 
    中秋闲话 
    花草树木 
    三月心花兼跟众人帖 
    我今冬满眼青葱 
    秋果秋叶 
    我被敬了 
    渐识《绿岛小夜曲》 
    啊,亲爱的战友,你们会再看到我的身影吗 
    粽叶小考 
    替水双兄出点力(入点力) 
    东拼西凑永康路 
    桃花盛开的地方 
    東風ふかば 
    巴旦木 
    驴友的费用 
    准老汉爬山 
    驴友或背包客 
    故地旧居 
    致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二) 
    一月樱花开 
    五世同堂 
    答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 
    两连八路毙伤日伪军160万人! 
    李大仙迫降福岡 
    我行我素我装B 
    六四杏子黄 
    博多どんたく 
    油饼红豆粥 
    樱花雨 
    镜子 
    两会中散步 
    献丑技 
    谷个歌 
    小林同学没沉沦成 
    从胡兰成到“华人古迹” 
    我们新疆好地方 
    图片收藏 
    添点儿离别钩勾出的《盲点》的盲点 
    “嘣!” 
    小野鸭 
    差点儿要了盒儿钱! 
    冒几个泡儿 
    今年没有红烧肉?有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冒泡儿 
    神奇的小本子 
    请待于泥原谅: 
    十大优秀××× 
    上镜三年 
    我的1978 
    印度恒河求救: 
    《我看见落日如火》 
    两只羊 
    试发一篇竖排的: 
    我又沉痛哀悼了 
    沉痛哀悼四川地震遇难同胞 
    “头七”致哀和反思 
    翻出一篇长辈手稿来了 
    掰竹笋 
    那孙子的爷爷是老地主 
    何书记,吃元宵罗! 
    我这年过得不算太好 
    又发现乾隆爷蝈蝈笼 
    老头儿老太太 
    发发神经: 
    八月那个十五哎~~月儿明 
    小肚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