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博一客
字体∶
回了趟上海

龍昇 (发表日期:2016-11-21 20:06:22 阅读人次:2860 回复数:14)

   

  
(上)

  
回了趟上海,主要目的是将一位老人的骨灰撒进扬子江中。

  
老人姓杨,苏北人。家乡是叫花鸡的发源地,也出产高邮咸鸭蛋,但不知咋搞的,日军侵华時,那里竟有家日人开的旅馆,旅馆老板在战败前给他儿子找了个中国媳妇,就是姓杨的老人。1947年,还是小媳妇的杨老人跟着丈夫回到了福冈,是在日本生了一儿子俩闺女。丈夫回日本好不容易找了个体力工作,杨老人也经历了一段工厂劳动生活。丈夫死后她拿到十几万的遗族年金,还找了个洗碗工作,月收入七八万吧。中国改革开放了,她始得回国探亲机会。1980年呐,家乡还是小县城(今为县级市),她那首位回国的华人身份颇得当地政府重视和招待,感动得她受不了,回日后便用她洗碗攒下的200万买了部新轿车捐赠给县政了。那时县政府仅有一辆绿吉普,日本轿车轰动了全县,也令杨老人再次回国时引来七大姑八大姨和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来认亲,讨红包要礼物,把个洗碗老太搞得昏头昏脑。

  
我是1994年认识杨老人的,常帮她办签证订机票和往家乡汇钞票打电报。我挺敬佩她并不富裕却又爱乡的精神,她也有恩于我。她最疼爱大女儿,因为儿子和小女儿日子过的挺幸福,大女儿老公离家出走不回来了,带着孩子不容易,最主要的是大女儿脑瓜有些迟钝。杨老人去年以九十高龄去世,临终前给大女儿留了遗嘱,希望她能将其骨灰的一部分带回中国,撒到扬子江中。大女儿不懂中国话,加上脑瓜有些迟钝,扬子江在哪里也搞不清爽,我便应下了这使命。

  
终于找到机会,我告知其大女儿当日将杨老人骨灰送到机场,由我带回。飞机落浦东,先奔吴淞口,将杨老人骨灰撒进了扬子江。过程当然不是这么两句话般简单,也很复杂。却说最后最后出了个奇迹,来去路途和骨灰打开及我撒骨灰的过程,由我上海外甥拍照纪录的,回家检查相机时,见来去照片均有,应该有表现骨灰的十几幅照片一张也没有!难道骨灰不上像?难道杨老人的骨灰是舍利子!

  
(下)

  
回了趟上海,第二个目的是汇合已居沪两个月的太座一起回日,并在浦东住了几日。采购采购,扛回来一百公斤货物:4/1是太座在上海配的药(配药一词只有上海人懂),4/1属于杂粮的黑豆、红豆、黄豆、花生豆,4/1是香瓜子、南瓜子、生烤麸、百叶结,4/1是香肠、腊肉、咸肉、蹄膀,多属违禁品,太座非要带,不带不行,怪怪咙嘀咚,吃累煞忒阿拉了(累死我也)!

  
给地头蛇老地主打了个电话,算作拜拜码头。向大家汇报我去了趟老上海的浦西,从老西门开始,步行转悠了三个地方:新天地、永康路、田子坊。新天地大家都知道的,向科长报告:我故居的半条永康路上的您母校二中欣欣向荣,但另半条永康路的洋酒吧街因居民稴吵而废业了。报告邓星,我在田子坊找到了两家可吸阿拉伯水烟的店家,你下次可去领略一番。我爱吃豆腐花,一般两块五,在田子坊吃的十块(元),被宰了一记,不过味道还好,算作自我安慰。

  
上海硬件样样都好,唯软件不敢恭维。你可抬头仰视高楼大厦,可平视行人衣冠楚楚相貌不凡,但千千万万不要低头俯视地面,啊哟喂,勿好讲(gang)。讲个上厕所吧,历来在沪上行走遇上便急,总会找上一家A+宾馆去解决,这次从瑞金二路去田子坊,后门告急,闪进一家A+医院,名字不说了,沪上人士皆晓得。进A+医院厕所一低头,怪怪咙嘀咚,哈煞忒阿拉啦(吓死我了)!没病的人也生出病来了,阿拉一泡粪(wu)缩回肚皮里去啦!

  




 回复[1]: 没这么吓人吧 张三 (2016-11-21 20:38:36)  
 
  地上总归比20年前清爽多了。气候和空气受不了。

  
洒骨灰,不是似乎有个什么项目的么,专门的船,定期出吴淞口啥的。

 回复[2]:  邓星 (2016-11-21 21:14:40)  
 
   田子坊到底在哪里?离瑞金个A+很近么?

  

 回复[3]: 谢谢张三先生,是有些吓人: 龍昇 (2016-11-21 21:54:27)  
 
  撒骨灰的项目不知道,但事前上海亲友说有、我也网上查得有十六铺开吴淞口的观光游览船,时间票价写的清清楚楚,没想到到十六铺才发现那观光船早取消了,奶奶的,广告还在网上没取消!结果是打的去的,开车单程近两小时,来回500元。

  
张三兄应是沪上人士,那A+医院应知是哪家。我说的确实有些吓人,但它是真事——马桶盖子不见了,洋马桶沿上铺了一层草纸,看来是稍前面人铺好坐上去的,而我见的草纸是湿漉漉的,上面许多黑脚印,显见是我前面的人蹲在马桶沿上撒了泡尿(si),当然他也擦了泡粪,但没冲走留在马桶里,所以吓死我了。我不是那么高贵的人,拿块土疙瘩都可擦屁股的,我吓的是那么A+的医院,从马桶盖的不见到一泡wu留在马桶里,为什么长时间里清扫人员不去解决?厕所就在一个诊室旁,白大褂白口罩的先生护士也去的,他或她们也能容忍,而不去要求清扫人员解决,任细菌散布,是不负责任。我不是胡说八道,我也不会被吓死,我看到的是事实,吓的不是我,是旧魔都里的新魔事。

  
还有新魔事呢,超市里的营业员上班时间拿手机打游戏,尽管是很少部分,但被我遇到三位,我无所谓,老板也无所谓吗?

 回复[4]: 邓星好,田子坊在瑞金A+南150米 龍昇 (2016-11-21 22:00:12)  
 
  

 回复[5]:  邓星 (2016-11-22 00:07:02)  
 
  哦,龙爷,明白了谢谢。

  
你说的瑞金A+应该就是我姨母前几年住过急诊室

  
的那家吧。上海很多地方公用的厕所不堪入目,

  
我去年初去拍戏时领教过了,我去的是蹲式,因为

  
腰后别着话筒带线的生生就是不能上。怕一动身上的

  
东西翻下去。

 回复[6]:  采夫 (2016-11-22 00:08:06)  
 
  上海以前就一般单位都有马桶便器了吗?真牛啊!

  


  
阿拉一直习惯用蹲坑式,近两年才改过来。

  
前久去一个机构办事儿,看见厕所里的墙上贴着憋足中文,那意思是不要踩在便器上方便,我想那厮可能也像阿拉以前一样不会用洋式、、、哈哈!

 回复[7]:  东京博士 (2016-11-22 08:19:08)  
 
  回了上海一趟,喉咙到现在还没好。

 回复[8]:  游人 (2016-11-22 10:24:26)  
 
  哈哈,龙爷你没有毛病去A+医院干嘛呢!

  
田子坊旁边就有个日月光,吃喝拉撒都能在那儿解决

 回复[9]: 谢采夫东博游人: 龍昇 (2016-11-22 18:30:36)  
 
  采夫:有一种巨大的蹲坑,就在你去前久去的西域,山崖边立一柱子,出恭时抱紧柱子蹲下,将屁股伸悬进深谷,断崖下便是蹲坑,巨大无比,随你拉多少也填不满,嘿嘿。我待的西域,女同志如胡拉圈舞般旋转一下,裙飞成圆形时蹲下,此时小解,裙如篷,遮盖得你看不见的。

  
东博好,我也如你样吃了不少大闸蟹,几日天气有雨有晴,晴天也似阴天的,太阳挺昏沉。

  
游人:不是说了是便急去的A+医院厕所了吗。赶到日月光怕是来不及了,下次从容些去那里吧

 回复[10]:  采夫 (2016-11-22 20:15:30)  
 
  哈哈!不用跑到西域去。

  


  
阿拉日本有的“しろ”里就有,出恭时散入护城河里。

  
咱老家农村也有,茅房搭在建在鱼塘上的栈桥上,出恭后能看到鱼儿在下面欢呼。

  
浪漫啊!

 回复[11]:  骏骏 (2016-11-27 17:36:02)  
 
  我回了趟京都

  
見到了雪同學

  
等我回來再匯報哦

 回复[12]:  小背心 (2016-12-01 19:23:06)  
 
  回了趟上海,同学请客吃饭,在坐的就我一个人腹痛下泄发热,只好偷偷的跑去医院就诊。某医院,护士有空没空都在玩手机,你要咨询也只好等她暂停抬头的时候开口(阿拉何等识相)。

  
看到的事情:所有做B超的男女老少貌似都在一个接诊台,坐在护士台的中年护士在玩手机,做B超的人把手里的单子交到台子上,过一会护士放下手机看一张单子叫一个名字,然后大声问:“你做什么?”做胆囊的回答了“胆囊!",轮到做妇科的也大声回答了"阴超” (^_=

 回复[13]: 护士上班也玩手机?! 龍昇 (2016-12-02 12:08:17)  
 
  我说的超市营业员上班时间拿手机打游戏,顶多是影响卖上。那护士要一走神,将"阴超”送“胆囊",岂不闹大笑话出大事故。

 回复[14]:  小背心 (2016-12-02 12:46:00)  
 
  龍爷,对国内医院出医疗事故,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我遇到的医生,在病历卡上写了几行天书后,说没有发热吃点什么药之类的话,我说,医生,有热度的,卡上有写

  
哪个部位做B超,单子或者电脑里应该有写明的,护士大概是懒得查看,当众这样询问,也太没有隐私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一客
    远足二 
    别来有恙又无恙 
    妈妈走了 
    休闲五 
    新年好 
    回了趟上海 
    记于2016、3、11 
    挺惊险也挺刺激 
    休闲四 
    休闲三 
    休闲二 
    休闲 
    讨教: 
    杂七杂八的一天 
    远足 
    秋瓜秋果 
    中秋闲话 
    花草树木 
    三月心花兼跟众人帖 
    我今冬满眼青葱 
    秋果秋叶 
    我被敬了 
    渐识《绿岛小夜曲》 
    啊,亲爱的战友,你们会再看到我的身影吗 
    粽叶小考 
    替水双兄出点力(入点力) 
    东拼西凑永康路 
    桃花盛开的地方 
    東風ふかば 
    巴旦木 
    驴友的费用 
    准老汉爬山 
    驴友或背包客 
    故地旧居 
    致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二) 
    一月樱花开 
    五世同堂 
    答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 
    两连八路毙伤日伪军160万人! 
    李大仙迫降福岡 
    我行我素我装B 
    六四杏子黄 
    博多どんたく 
    油饼红豆粥 
    樱花雨 
    镜子 
    两会中散步 
    献丑技 
    谷个歌 
    小林同学没沉沦成 
    从胡兰成到“华人古迹” 
    我们新疆好地方 
    图片收藏 
    添点儿离别钩勾出的《盲点》的盲点 
    “嘣!” 
    小野鸭 
    差点儿要了盒儿钱! 
    冒几个泡儿 
    今年没有红烧肉?有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冒泡儿 
    神奇的小本子 
    请待于泥原谅: 
    十大优秀××× 
    上镜三年 
    我的1978 
    印度恒河求救: 
    《我看见落日如火》 
    两只羊 
    试发一篇竖排的: 
    我又沉痛哀悼了 
    沉痛哀悼四川地震遇难同胞 
    “头七”致哀和反思 
    翻出一篇长辈手稿来了 
    掰竹笋 
    那孙子的爷爷是老地主 
    何书记,吃元宵罗! 
    我这年过得不算太好 
    又发现乾隆爷蝈蝈笼 
    老头儿老太太 
    发发神经: 
    八月那个十五哎~~月儿明 
    小肚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