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博一客
字体∶
准老汉爬山

龍昇 (发表日期:2012-09-03 11:42:37 阅读人次:2153 回复数:20)

   九月初日,气温终于降至30度以下,也稍见天高气爽,便决定出门溜达溜达,目的地是四王寺的大城山的“县民森林”。普通路十公里、山路五公里,往返三十华里,早餐多吃了些。

  
行至两公里处眼光一亮地发现以往开车或骑车路过没看到的一片无花果园,宽二十余米长三十米的约一亩园地中种植着三百余株无花果木。

  


  
新疆喀什、阿图什的无花果很有名的,我在那里常见它的果木、吃过它的果实,但这片无花果与我以往所见的不同:它不是枝杈随意张扬,而是在它幼时便被棒在一根横着的铁管上,横生数米后才分枝朝天生,多株一行地在一溜铁管上生长,它们的主干婉如葡萄藤又像盘龙。它们是数十株排成一畦,每畦之上都支有塑料长棚,这不是提高了单位产量和品质了吗?不知现在我第二故乡新疆有了这种栽培法没有,真想介绍过去去。

  


  


  


  
我是沿流经家旁的御笠川走的,过无花果园不久,每三四分钟就看到一架飞机低头而过,它们会在不到一分钟后落进福冈机场滑翔道上。呵呵,福冈机场是距市中心最近的机场了,近年回国不带行李礼品,所以都是仅背一书兜子腿儿着去,二十多分钟即达。

  


  
已进乡间,见一农舍,颇似中国南方禅林。又得呵呵,呵呵,老地主啊老地主,瞧这农舍,莫不是您昔日庄园。

  


  
平路将尽处,见一古董——压水机。真是久违了,“没纸拉稀”!记得板凳他们那里管它叫“老头乐”哩。

  


  


  
发现压水机是进山前,那时凑近压水机旁看看,曾一惊喜——它被两棵栗子树罩着,而它周围地上落着不少栗子。像贼似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一老汉,他说树上的不可摘落地的可拾,便拾了三十几个。落地的栗子仍带着壳斗,上面长满刺,圆鼓隆冬跟个卷起身的刺猥似的。为不被扎住手地剥出栗子,费了老劲。想着陈某家丝瓜今年大丰收,我将刚进山时看到的一根爬在山岩上的蔓苗看成了丝瓜秧,但爬上山岩摘到的瓜,青的像香瓜,发红的像灯笼,但它们太小了,像蛋蛋,这是什么东东?遇到几位老农和农妇,他们说是“卡拉斯乌利”,根据发音我拿小木棍在地上写下了汉字“乌瓜”?他们说是的。我想起郭沫若写的小说《红瓜》中的句子“我们走了两里路的光景,看见三个红果吊在岩头的山茶树上。果实比蚕壳稍大,色韵和鲜柿一般。晓芙说是‘乌瓜’。”他还说“三个乌瓜终竟被我摘下来了,我分给三个儿子,他们都很高兴。”可是他的文题是《红瓜》啊,难道中国管日本的乌瓜称作红瓜吗?我将它们和栗子合影在一起,大家给辨认一下,给个准确的名字吧。

  


  


  


  
说香瓜蛋蛋叫“卡拉斯乌利”的几位老农和农妇,是在一条叫内野川的山溪旁的一座很小的“大山祗神社”里见到的,别看山溪小而窄,古时山洪来,它就咆哮泛滥毁坏田地庄稼,因此三百年前有了防水害保丰收的神社。老农和农妇还说了因为乌鸦爱叼那小小的瓜,所以叫成了乌瓜。他们当时在神社里席地而坐,吃盒饭喝茶。我问“刚才在山下的稍大的“贵船神社”也见附近农家聚会,吃盒饭喝茶,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他们说今天是九月一日,稻子已熟,准备收割了,并非节庆,大家聚聚聊聊,到二十几号收割完毕还要聚一回呢。”原来如此。

  


  
过了“大山祗神社”,见一片片稻田,稻子金灿灿,是香熟了。因已进山,这里的稻田是梯田,不如广西的梯田能够上天,但也很秀美。

  


  
稻田里插着穿衣服的稻草人,还横挂着扁圆的彩色的汽球,随风翻滚着,它也是为驱赶偷食稻米的鸟雀而置?

  


  
山路两侧长满树,树多成林,吱吱吱、嘁嘁嘁、咕咕咕,林中小小鸟儿在歌唱,听得我心欢畅。但没多久我也唱起来:哎哟哎哟、呼哧呼哧……不行了,走不动了,上山行路难啊!说个大煞风景事吧:不是说早饭多吃了些吗?此时消化完毕,渣滓欲出,而且是急欲喷出。廉颇老矣尚能饭,毕竟嘬不住粪。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哪来厕所?就灌木后解决吧,扑嚓嚓!惊得鸟雀失声,“狗免內”,“塌照水”了。

  


  


  
言归正经,再往前走,遇道长城,日名石垣。此山名大城山,高四百余米,那边山脚下便是古九州政治中心大宰府。公元663年日军大败于唐军在朝鲜白村江,九州政治中心从我这次溜达的出发地博多撤至太宰府,筑起了防御工事水城大堤和和这山腰间用巨石垒起的石垣,这公元665年垒起的数十里长的石垣围起的城,是日本最早的“城”,大阪城、名古屋城、松本城都是它的徒子徒孙了。

  


  


  
终于到了“县民森林”,其实此山遍布森林,这里叫“县民森林”是因为有一区公园设施。

  


  


  


  
这是一小园:

  


  


  
这是一水池塘,我六月里首次来此看到的花菖蒲:

  


  
上次池塘里的王八在晒太阳,这次这老朋友在水中游,以我的技术捕捉不到好镜头:

  


  


  


  
回程。常言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指的是无路或石路,而有铺好的柏油路,那句话得反过来说了。又走到快到家的早上拍飞机降落之处,再拍一幅吧,夜幕垂下,飞机掌灯,哎!换成旅人,准能将那暮色中的飞机拍成剪纸。

  


  
折腾半天,还没想好题名,刚修正图文时看到夏夏发文《夏日海边》,那我的就叫《准老头爬山》吧。

  




 回复[1]:  旅人 (2012-09-03 12:03:31)  
 
  一派心旷神怡,体会人生点点滴滴幸福的悠闲之情。

 回复[2]:  科长 (2012-09-03 12:57:44)  
 
  好文好图好清闲

 回复[3]:  夏夏 (2012-09-03 13:14:49)  
 
  我一直在找准老汉的爬山身影,没找着!怎么看都不象爬山嘛,就是腐败游.

 回复[4]:  邓星 (2012-09-03 13:59:13)  
 
  龙爷的照片带着一层初秋的气息。

 回复[5]: 旅人、科长、邓星,谢谢: 龍昇 (2012-09-03 15:36:02)  
 
  算小秋天了吧。正好三位是沪上人士,记得小时小孩用浦东话唱:秋天里,天气凉,农民伯伯收割忙……前天看到山中梯田的稻子成熟,脑中也浮出此歌,但只记得前三句的词儿了。

 回复[6]: 谢夏夏,但是 龍昇 (2012-09-03 15:59:46)  
 
  你找不到我“爬山身影”的,我独自一人取景,没有支架,不想自拍也不可能自拍。

  
“怎么看都不象爬山嘛”——虽然绝大部分是走,爬还是爬了,你看这里有根绳子,我就是拽着它爬上去的:

  


  
爬上去看到一尊千手观音:

  


  


  
“就是腐败游”——冤枉死我了,早出晚归,一文没花,只消耗了从家带的一壶茶一个馍呀

 回复[7]: 看见老头乐,老头儿就乐了。呵呵呵。 自带板凳 (2012-09-03 16:15:25)  
 
  

 回复[8]:  邓星 (2012-09-03 16:19:47)  
 
  老头乐不是指那种抓背的手杖么?

 回复[9]: 呵呵呵呵。 自带板凳 (2012-09-03 16:25:40)  
 
  

 回复[10]: 看他乐的! 龍昇 (2012-09-03 16:30:40)  
 
  

 回复[11]: 老头乐到底是什么东东啊 科长 (2012-09-03 16:47:57)  
 
  

 回复[12]: 呵呵! 小林 (2012-09-03 17:06:35)  
 
  老头乐就是老年男人呵呵的笑!

  

 回复[14]: 这东东叫老头乐: 龍昇 (2012-09-03 18:16:54)  
 
  日本叫“孫の手”,挠痒痒用的。

  


  

 回复[15]:  邓星 (2012-09-03 18:32:58)  
 
  就是啊。那我说得没错。。

 回复[16]: 是的,你说得没错。 龍昇 (2012-09-03 18:36:52)  
 
  

 回复[17]:  东京博士 (2012-09-03 20:54:00)  
 
  龙爷不懂经了?在国内可不能随便说“老头乐”这个词,不小心会生歧义的。

  
http://bbs.tiexue.net/post2_4161992_1.html

 回复[18]:  采夫 (2012-09-03 22:53:36)  
 
  太牛了!这么热的天儿.俺昨天在家用吸尘器吸了一下屋子身上唯一挂着的衬裤就湿透了.

 回复[19]: 哈哈,龙爷来看小女孩爬山. 夏夏 (2012-09-04 09:42:29)  
 
  龙爷独自去爬山,潇洒!

  
那根绳子,那么小,不说还真不知道龙爷是拽着它上去的!腐败游啊,说的是边爬边走还拍那么多照片,还拾板栗......你说腐败不腐败?

  
我们一家四口也去爬山了.给龙爷看小女孩爬山.刚开始是走,最后是手脚并用的爬了.

  

 回复[20]: 板娘当心别让准老头儿给骗了 自带板凳 (2012-09-04 12:27:40)  
 
  他那个叫单簧管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一客
    远足二 
    别来有恙又无恙 
    妈妈走了 
    休闲五 
    新年好 
    回了趟上海 
    记于2016、3、11 
    挺惊险也挺刺激 
    休闲四 
    休闲三 
    休闲二 
    休闲 
    讨教: 
    杂七杂八的一天 
    远足 
    秋瓜秋果 
    中秋闲话 
    花草树木 
    三月心花兼跟众人帖 
    我今冬满眼青葱 
    秋果秋叶 
    我被敬了 
    渐识《绿岛小夜曲》 
    啊,亲爱的战友,你们会再看到我的身影吗 
    粽叶小考 
    替水双兄出点力(入点力) 
    东拼西凑永康路 
    桃花盛开的地方 
    東風ふかば 
    巴旦木 
    驴友的费用 
    准老汉爬山 
    驴友或背包客 
    故地旧居 
    致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二) 
    一月樱花开 
    五世同堂 
    答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 
    两连八路毙伤日伪军160万人! 
    李大仙迫降福岡 
    我行我素我装B 
    六四杏子黄 
    博多どんたく 
    油饼红豆粥 
    樱花雨 
    镜子 
    两会中散步 
    献丑技 
    谷个歌 
    小林同学没沉沦成 
    从胡兰成到“华人古迹” 
    我们新疆好地方 
    图片收藏 
    添点儿离别钩勾出的《盲点》的盲点 
    “嘣!” 
    小野鸭 
    差点儿要了盒儿钱! 
    冒几个泡儿 
    今年没有红烧肉?有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冒泡儿 
    神奇的小本子 
    请待于泥原谅: 
    十大优秀××× 
    上镜三年 
    我的1978 
    印度恒河求救: 
    《我看见落日如火》 
    两只羊 
    试发一篇竖排的: 
    我又沉痛哀悼了 
    沉痛哀悼四川地震遇难同胞 
    “头七”致哀和反思 
    翻出一篇长辈手稿来了 
    掰竹笋 
    那孙子的爷爷是老地主 
    何书记,吃元宵罗! 
    我这年过得不算太好 
    又发现乾隆爷蝈蝈笼 
    老头儿老太太 
    发发神经: 
    八月那个十五哎~~月儿明 
    小肚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