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博一客
字体∶
致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二)

龍昇 (发表日期:2012-05-01 13:58:24 阅读人次:1496 回复数:3)

  

  
唱红运动曾高涨,今又寂落。在网上寻找这方面信息时,鼓捣出一个《萨拉姆毛主席》的视频来,虽久违这曾唱之歌,却即口能将它唱出来:

  
毛主席呀毛主席,怎样才能报答你,我一定勤生产多卖力耶,把那盘缠积攒起,有一天我去看你,我就说毛主席耶,普天下的人民都爱你耶,萨拉姆毛主席,哎——萨拉姆毛主席耶,萨拉姆毛主席……

  
对于唱红运动我有抵触,但对很多红歌我还是爱唱的,因为人生留有时代烙印,毕竟是亲身在那个时代里那个环境中唱过的,就连那自称老狐狸的板凳也时不时地会说段《双枪老太婆》唱段《智取威虎山》之类的东西嘛。这首《萨拉姆毛主席》是以维吾尔民歌风味配的曲,欢快幽默,朗朗上口,我就爱唱。自己回味着哼出了三段歌词后,打开那个视频对照检查一下吧,搞我一二虎!那屏首映出:演唱刀郎、作曲刀郎、作词刀郎!

  
我自刀郎来,多次讲过刀郎是新疆一个地方一个区域的称谓,我也知道刀郎是当代一个专长演唱新疆歌曲的歌手,那个《萨拉姆毛主席》的演唱听得出是刀郎,但歌的作曲作词绝不是刀郎。开始我想过刀郎剽窃,再一想刀郎已有名气,万不能做此会使自己身败名裂之事,便怀疑是那些没常识而又爱制做或转录视频的人干的愚蠢事了。

  
呵呵,这帮没常识的家伙,大名鼎鼎的王洛宾为《萨拉姆毛主席》谱曲时,他们还迈门坎蹭得儿甚至还没形成得儿呢。骑毛驴的是谁呀,是库儿班大叔——库儿班吐鲁木,他于1958年进京见到了毛主席。1959年,新疆话剧团创作了音乐话剧《步步紧跟毛主席》,里面有几段表演唱插曲《念恩人》,是由该剧导演曹起志、陈书斋作词,请王洛宾作曲而完成的。次年,此剧调演北京,一炮打红,进而巡回多省市,盛况空前。从此, 《念恩人》歌名被歌中之句“萨拉姆毛主席”代替。颇有历史戏剧性的是演唱《萨拉姆毛主席》的克里木,被留在了总政文工团,今授予将军衔,而为《萨拉姆毛主席》谱曲的王洛宾却于五年后被二进宫收监改造(连国民党的收监应是三进宫),罪由之一是“萨拉姆毛主席”谐音“杀了毛主席”。

  
关于“萨拉姆”想说两句:我们在新疆时,和维吾尔人见面相互问候用的是“亚克西”,一般维吾尔人之间一般场合的问候也用的“亚克西”,即“你好”,它也是“好”“棒”的意思,不是有首歌曲《亚克西》老唱“伊犁河水泛波浪……什么亚克西耶……”就是问什么好(顺便提一下此歌也是王洛宾作)。而“萨拉姆”是伊斯兰教上层人士阿訇、毛拉、阿吉见面时的称呼,或一般穆斯林在作礼拜时的用语,它是“您好”,相对于“亚克西”的“你好”,它是敬语。“萨拉姆毛主席”应意译为“您好,毛主席!”,不能音译为“杀了毛主席”的。有人就那么翻译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我继续在网上找,心想总会找到写着王洛宾作曲的《萨拉姆毛主席》吧?!又看到一个怪怪的视频屏首, 这回我不是二虎,是喊出句“擦那!”不由得唱起来:

  
老地主哇老地主,我想尽快能见到你,你是主席的联络员,我有要事汇报给你,务必转告给主席,就说有人侮辱他,把《萨拉姆毛主席》,写成了《萨达姆毛主席》……

  
是的,那视频屏首竟写的是“萨达姆毛主席”! 这就不是有常识没常识的问题、而是阶级立场的问题了,多么居心叵测阴险恶毒,他将毛主席与萨达姆相提并论了!那三个字听错唱错算无意识算走音,而写错则是有意识算反动派,萨拉姆老地主,你向主席转告一下吧。我最后找到了写着王洛宾作曲的《萨拉姆毛主席》,请一并呈递主席:

  


  




 回复[1]:  科长 (2012-05-01 14:17:31)  
 
  从头看起,一直以为是 萨达姆呢

 回复[2]: 我听刀郎唱过。 自带板凳 (2012-05-01 14:50:09)  
 
  很有意思。

 回复[3]: 已转告主席 开明乡绅 (2012-05-01 16:27:13)  
 
  龙爷,已转告主席!主席站在窗口,望着外边的游泳池,深深吸了两口烟:我这辈子,对不起两个人,一个是子珍,还有一个就是龙升,当年发配他去新疆,让他受委屈了。我是一直想弥补的,前几年让东兴去找那个新疆姑娘,结果不了了之。听说龙升最近要到上海视察,你老地主就好好安排一下,费用从我稿费里出。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一客
    远足二 
    别来有恙又无恙 
    妈妈走了 
    休闲五 
    新年好 
    回了趟上海 
    记于2016、3、11 
    挺惊险也挺刺激 
    休闲四 
    休闲三 
    休闲二 
    休闲 
    讨教: 
    杂七杂八的一天 
    远足 
    秋瓜秋果 
    中秋闲话 
    花草树木 
    三月心花兼跟众人帖 
    我今冬满眼青葱 
    秋果秋叶 
    我被敬了 
    渐识《绿岛小夜曲》 
    啊,亲爱的战友,你们会再看到我的身影吗 
    粽叶小考 
    替水双兄出点力(入点力) 
    东拼西凑永康路 
    桃花盛开的地方 
    東風ふかば 
    巴旦木 
    驴友的费用 
    准老汉爬山 
    驴友或背包客 
    故地旧居 
    致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二) 
    一月樱花开 
    五世同堂 
    答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 
    两连八路毙伤日伪军160万人! 
    李大仙迫降福岡 
    我行我素我装B 
    六四杏子黄 
    博多どんたく 
    油饼红豆粥 
    樱花雨 
    镜子 
    两会中散步 
    献丑技 
    谷个歌 
    小林同学没沉沦成 
    从胡兰成到“华人古迹” 
    我们新疆好地方 
    图片收藏 
    添点儿离别钩勾出的《盲点》的盲点 
    “嘣!” 
    小野鸭 
    差点儿要了盒儿钱! 
    冒几个泡儿 
    今年没有红烧肉?有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冒泡儿 
    神奇的小本子 
    请待于泥原谅: 
    十大优秀××× 
    上镜三年 
    我的1978 
    印度恒河求救: 
    《我看见落日如火》 
    两只羊 
    试发一篇竖排的: 
    我又沉痛哀悼了 
    沉痛哀悼四川地震遇难同胞 
    “头七”致哀和反思 
    翻出一篇长辈手稿来了 
    掰竹笋 
    那孙子的爷爷是老地主 
    何书记,吃元宵罗! 
    我这年过得不算太好 
    又发现乾隆爷蝈蝈笼 
    老头儿老太太 
    发发神经: 
    八月那个十五哎~~月儿明 
    小肚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