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博一客
字体∶
谷个歌

龍昇 (发表日期:2011-02-15 20:17:18 阅读人次:2302 回复数:13)

   (一)

  
想起有人管google叫谷歌甚至叫古狗,想起电脑痴的我总将从它那里查个东西叫成“谷个歌”“古个狗”。闲来无事,想知道咱《东洋镜》镜友书画大家魏来五道兄回国发展情况,就入力“中国著名书画家”谷了个歌。一不留神,在没找到魏兄之前,屏中蹦出付老大照片,惊得我叫“这不是四十余年前在新疆劳动改造的难友韩铭魁吗!”

  
鼓捣了一阵,果然是他。有介绍写着:萧墅,原名韩铭魁,汉族,北京市人。现任翰学文化艺术理论大学导师,语言学家。兼任韩国与日本的中国文化艺术评论家,中国书法研究院副院长,是全才超然的当代中国画翰墨巨匠……有介绍他的画值数百元——三位数,还有介绍他的画拍卖起价是3至5千元——四位数,而有的单位保存的他的一幅画是数万数十万元,更有中信国安保存的他的一百幅画估价是一点五亿元。那都是人民币啊,折合日币就成了五位数六位数七位数甚至八位数啦!

  
尽管看照片我敢肯定他是我的难友韩铭魁,但看到那些介绍我又怀疑这位改名萧墅的韩铭魁是不是重名者。我又谷了个歌,看到有介绍者提到了一份发文1981年12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对韩铭魁组织劳动问题的结论公告:韩铭魁,男,现年40岁,北京人,1966年5月30日被强制劳动,后送新疆农三师五十团劳动……经复查……关于韩扬言杀人的问题……证据不足……1966年5月对韩强制组织劳动不妥,应予纠正。

  
没错了,是与我一起在农三师五十团一起被强制劳动的难友韩铭魁了,真为他现在取得的成就高兴。想当年的韩铭魁和我喝一个木桶里的棒子面粥啊,想当年他总是用根绳子当裤腰带系棉裤却光着脚干活,我们称他为赤脚大仙。最早时我们不知道他会画画,是头一回有了探亲假他从北京背回来一堆画纸画笔,才让我们始识他的庐山真面目。现在网上的他的介绍,也许高了些,但看到网上贴的他的书画确实是很好的,真为他高兴。

  


  


  


  
(待续)




 回复[1]:  东京先生 (2011-02-15 22:11:28)  
 
  误会,不好意思

 回复[2]: 什么意思?请指教。 龍昇 (2011-02-15 21:55:10)  
 
  谷歌来的此难友是画中国画的(好坏另说),大芬美术馆是座油画村(仿制),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回复[3]:  采夫 (2011-02-15 22:16:20)  
 
  龙爷,他给您介绍油画村呢。俺也给您介绍一下咱北京798艺术村吧。

  


  


  


  


  


  


  


  


  


  


  


  


  


  


  


  
在日本肯定不让拍噢。

 回复[4]: 我看那第二个照片 自带板凳 (2011-02-16 08:43:10)  
 
  就是那幅荷花,画得不错。

  
我不太懂画。

 回复[5]: 能看出是荷花,眼力已不错了。 龍昇 (2011-02-16 09:23:55)  
 
  

 回复[6]: 我就知道您得夸我! 自带板凳 (2011-02-16 09:31:32)  
 
  

 回复[7]: 龙兄的哥们画得潇洒,有味道,佩服 魏来五道 (2011-02-16 14:32:16)  
 
  真是天降大任于是人也,吃了大苦才有好正果子结出来。谢谢龙兄关照,下次查我,只要在百度,谷歌点我名字就全出来了,包括照片视频等。

 回复[8]: 他的画好在笔笔写来,不涂不改不描,放松自在,脱俗气 魏来五道 (2011-02-16 14:44:47)  
 
  这就要几十年的苦功夫和大才气。凡是涂描、抹改、俗气、做作的,多是假功夫唬人的浮悠品。所以回京您可收藏他一幅作品为好

 回复[9]: 查我也行 自带板凳 (2011-02-16 16:03:46)  
 
  也有,我查了很多老同学的名字,都有!

 回复[10]:  趙然 (2011-02-16 23:37:44)  
 
  画的不错

  
很强大

  
山外有青山

  
楼外有青楼

  


  
呵呵

 回复[11]: 谷个歌续 龍昇 (2011-02-17 15:18:25)  
 
  (二)

  
没事闲的,我又谷起了歌,试试还能不能找出几位多年不见的难友,入力了高荣弟三字,还真在长春电影制片厂(译制分厂)早期配音演员名单里出现了他。找到他在《罗马11点》里配音法拉里、在《伊伦娜回家去》里配音麦得尔、在《流浪者》里配音扎卡——强盗的儿子……记得我曾在镜中贴了段《丽达和拉兹》,东京博士跟帖说:“那时候,整天在弄堂里唱《拉兹之歌》:‘到处流浪,嗯~,到处流浪……’,还学那个坏蛋掐着脖子喊‘我让你去杀人,去放火……’”。哈哈,东博学的“我让你去杀人,去放火……”的原声就是高荣弟的。

  
网上还有一句“为扎卡配音的高荣弟早已离开长影厂不知去向……”。呵呵,我知道他的去向,他还演过几个电影的配角,之后他去了江西歌舞团,再后来和我们一起去了新疆被强制劳动。他怎么会被强制劳动呢?一是他在江西歌舞团待了没多久就离职回了北京的家中,文革前一个月他正无业,无正当职业就够了强制劳动的最低标准;二是他配音或演戏去的角色都是坏蛋,比如希特勒、老日本、特务汉奸,一如在《流浪者》中配强盗的儿子扎卡,以至平时行动坐卧都流露角色味儿,被小脚侦缉队给汇报成坏蛋了,有点儿观众把《白毛女》中饰黄世仁的陈强给打了的意思。

  
他在江西歌舞团演过《赤道战鼓》的非洲战士。劳动之余,我们有时会鼓掌请他跳个黑人战士舞,他立马双腿曲成骑马蹲裆式,双臂举平,喉发战鼓声,头抖的跟拨弄鼓似地跳起来,真是惟妙惟肖。他在长影当过配音演员,我们学习时读报纸读毛主席著作,总推他来朗读,他那声音就不是坏蛋声了,而是圆润的动人的磁性的、听着非常舒服的。

  
可能他在生活中说话也老带朗诵味道,在生活中的动作也使用舞台动作,是他失败的原因。初进新疆,我们曾一起从枪杆子下逃跑,他逃回了北京,但北京的警察终于知道他从新疆逃了回来,去他家逮他。警察进门时他慌了一下,忙退后两步又钻进八仙桌下,还做了个关门儿上锁的动作,把警察弄晕菜了。过老半天警察才醒过来,一脚将他从桌下踢出来。老高又八千里路云和月地被押回了新疆。

  
我自出国后再未听说过他的消息,后面事谷歌也谷不出来了,推算他已近八十了,愿他长寿幸福吧。

  

 回复[12]:  夏雨 (2011-02-17 16:50:55)  
 
  龍爷的难友都是人才啊,可叹遭受了那么多苦难。

  
龍爷把他们写的活灵活现,很有意思。

  
写下来,很好,

  
再过几十年,以后的年轻人都想象不出那个年代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一客
    猫姐姐 
    远足二 
    别来有恙又无恙 
    妈妈走了 
    休闲五 
    新年好 
    回了趟上海 
    记于2016、3、11 
    挺惊险也挺刺激 
    休闲四 
    休闲三 
    休闲二 
    休闲 
    讨教: 
    杂七杂八的一天 
    远足 
    秋瓜秋果 
    中秋闲话 
    花草树木 
    三月心花兼跟众人帖 
    我今冬满眼青葱 
    秋果秋叶 
    我被敬了 
    渐识《绿岛小夜曲》 
    啊,亲爱的战友,你们会再看到我的身影吗 
    粽叶小考 
    替水双兄出点力(入点力) 
    东拼西凑永康路 
    桃花盛开的地方 
    東風ふかば 
    巴旦木 
    驴友的费用 
    准老汉爬山 
    驴友或背包客 
    故地旧居 
    致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二) 
    一月樱花开 
    五世同堂 
    答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 
    两连八路毙伤日伪军160万人! 
    李大仙迫降福岡 
    我行我素我装B 
    六四杏子黄 
    博多どんたく 
    油饼红豆粥 
    樱花雨 
    镜子 
    两会中散步 
    献丑技 
    谷个歌 
    小林同学没沉沦成 
    从胡兰成到“华人古迹” 
    我们新疆好地方 
    图片收藏 
    添点儿离别钩勾出的《盲点》的盲点 
    “嘣!” 
    小野鸭 
    差点儿要了盒儿钱! 
    冒几个泡儿 
    今年没有红烧肉?有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冒泡儿 
    神奇的小本子 
    请待于泥原谅: 
    十大优秀××× 
    上镜三年 
    我的1978 
    印度恒河求救: 
    《我看见落日如火》 
    两只羊 
    试发一篇竖排的: 
    我又沉痛哀悼了 
    沉痛哀悼四川地震遇难同胞 
    “头七”致哀和反思 
    翻出一篇长辈手稿来了 
    掰竹笋 
    那孙子的爷爷是老地主 
    何书记,吃元宵罗! 
    我这年过得不算太好 
    又发现乾隆爷蝈蝈笼 
    老头儿老太太 
    发发神经: 
    八月那个十五哎~~月儿明 
    小肚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