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博一客
字体∶
小野鸭

龍昇 (发表日期:2010-07-04 23:17:01 阅读人次:1916 回复数:20)

   

  
家南面不远是山王公园,家东面不远是条大河御笠川,去山王公园路途中有条两米多宽的明沟,它将街道的一些积水排进御笠川。公园里从早到晚都有人散步和溜狗,早六点半,总会有一帮子人听着收音机做广播体操。做广播体操来的早的人,多聚在一个有各种运动器械的小体育场上或抻胳膊抻腿儿做做准备活动或干脆就是坐着等那六点半。

  
这帮子人有男有女,有六旬人有八旬人,最多的是过了“古来稀”之人。他们不管是坐等六点半还是活动着等六点半,嘴巴是不停的,犹如话匣子电视机地报道最新新闻,讲述自己得意之事,还夹杂了鸡毛蒜皮,甚至一些黄荤话语,这不希奇,有道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还有道六十摸摸七十说说哩。

  
话说这连绵细雨黄梅天里,等六点半前的话匣子电视机地报道的最新新闻,增加了两个新的内容:足球世界杯锦标赛和野鸭子。这帮老家伙也对世锦赛感兴趣!谈起来也眉飞色舞,就跟他们去了南非似的。先前当然是谈的咵的日本队,日本队二胜一负时,一个从老局长位置退休的家伙已信誓旦旦地说将看到日本的崛起,预测巴拉圭临场发挥不佳,意思是日本能进八强,结果是他输给了另一个从新局长位置上退休的赌巴拉圭胜的老家伙两只烧鸡。前一位局长预测巴拉圭临场发挥不佳失误后,又扬言巴西捧得世界杯,喊出“巴西万岁!”结果又输了两只烧鸡。现在只剩四强,却没人敢赌谁能夺冠了,因为前景确实迷离扑朔,还因赌注加到十只烧鸡。

  
野鸭子的话题早于世锦赛,开始于五月末,产生于那条通御笠川的明沟。

  
“乃,乃,看到沟里四只小卡毛了吗?”

  
“卡毛”是野鸭,下面改成野鸭来记录:

  
“是一只母野鸭孵出了四只小野鸭,我昨天就看到了,母野鸭站在一个小沙堆上,毛茸茸的小野鸭伏在妈妈的翅膀下,就是没注意母野鸭什么时候从河里来到沟里,何时孵出的小野鸭。”

  
“我今天看到的是四只小野鸭排成一字队伍跟在妈妈后面游泳呢,真可爱!”

  
“小野鸭一出蛋壳就会游泳,靠的是两只脚掌,游泳姿势真可爱!”

  
“看到了!”“看到了!”“看到了!”

  
“真可爱!”“真可爱!”“真可爱!”

  
每天等六点半的人都会那么惊叹小野鸭一番,惊叹了一星期。世界杯开始了,人们在谈足球的同时仍不忘看小野鸭谈小野鸭,谈了一星期:“长大了!”“长大了!”“长大了!”

  
“它们吃什么长大的?”“沟水和杂草中应该是有虫子的。没看它们嘴不停地在找吗?没看见它们啄到什么总要喝口水晃晃头地送进肚中去吗?“真有意思!”

  
“真有意思!”“真有意思!”“真有意思!”老头老太们叨叨了一星期。

  
四只小野鸭是长大了些,但它们游泳时仍是排成一字型跟在母野鸭身后,休息时仍是伏在母野鸭翅膀下。老头们开始议论母野鸭的伟大,并引伸到人类的母亲的伟大,老太们则说当妈妈容易吗!其中一老太突然想起问:那公野鸭死哪里去了,怎么不分担点当爸爸的责任?是啊,公野鸭哪儿去了?大家都问起来。

  
忽一日,有数人提起“沟里又来了一对野鸭子,一公一母,形影不离,跟鸳鸯似的。游到四只小野鸭近旁,那野鸭妈妈防范地呱呱叫,拿眼瞪着那对野鸭,把它们瞪回大河里去了。”

  
一老头解释:“那天有人问起公野鸭死哪里去了,我回家就查书本去了,原来野鸭的习性就是公野鸭就管塞库思,完事儿就找新欢去了,育儿则是母野鸭之事。那对野鸭中的公的可能就是四只小野鸭的爸爸,他带着新欢来洋洋得意,野鸭妈妈当然要防范了。”

  
“太不公平!”“太不公平!”“太不公平!”不少人义愤填膺批评公野鸭。

  
却见那赢烧鸡的老头笑言:“有就管塞库思的美差,吾情愿作鸭!”

  
有人议“小野鸭长半个妈妈大了,怎么还分不清公母?”

  
爱查书的人讲:“那好办,翻开其肛门,能摸到个小小的交尾器管即是公,无则为母。”

  
立刻有一老太指赢烧鸡老头说,抠他屁股试试,有的话就让他当骚鸭吧,引大家一乐。

  
阿根廷竟以0:4输给了德国,让等六点半的老头老太也晕菜了。但没妨碍他们谈论四只小野鸭:

  
“几乎跟鸭妈妈一般大了!”“几乎跟鸭妈妈一般大了!”“几乎跟鸭妈妈一般大了!”

  
“啊,翅膀快长全了!”“啊,翅膀快长全了!”“啊,翅膀快长全了!”

  
有一馋主儿终于暴露出馋心“是吃得过了,正嫩,最宜火锅!”招来众老头老太一顿“巴嘎!”

  
明沟里的四只小野鸭翅膀硬了,也许就在下几日会跟随野鸭妈妈游进大河御笠川,要正好是决出世锦赛冠军那天游进御笠川,那可够山王公园等六点半做广播体操的那帮子老头老太兴奋几天。

  




 回复[1]: 哎呀呀~~~~ 阿蓓 (2010-07-04 23:17:42)  
 
  我的沙发,抢了先~~~~~

 回复[2]: 哈哈~~~~ 阿蓓 (2010-07-04 23:25:10)  
 
  龙爷爷这片儿写的逗,我原先都不知道老人家们还这么有意思,也不知道公鸭子是这般货色的,鄙视公鸭子;不过烧鸡听起来很不错,我其实当时也觉得巴西或者阿根廷能夺冠,结果都不争气,不过巴西那场我觉着挺冤的~~~~~日本的烧鸡好吃么?肚子里头填东西么?

  
御什么川中间那个字不认识,我记得好像千与千寻里头那个河神是不是就打那儿出来哒?

 回复[3]:  旅人 (2010-07-05 00:14:13)  
 
  送给给那些可爱的野鸭们

  

 回复[4]:  大s (2010-07-04 23:44:45)  
 
  不是戴笠的笠字么?

 回复[5]:  大s (2010-07-04 23:51:46)  
 
  写得真好,

  
人老了,就要返老还童了,真好真好,原来人生能有两次童年

  
龙爷起的真早,也跟着坐广播体操么?

  
我家附近有个大公园每天也是,不光老头老太太,年轻人也不少呢,

  
看着每天认真摆弄收音机的人,看着一板一眼做操的人,真让人感动呢.

 回复[6]:  邓星 (2010-07-04 23:53:57)  
 
  哈哈,龙爷家附近这么热闹。小鸭子的确很可爱。。

  
亲爱哒,日本的烧鸡没有多少好吃,肚子里也不塞什么的。

 回复[7]: 谢过诸位,先去看鸭做操,回来再聊。 龍昇 (2010-07-05 05:53:21)  
 
  

 回复[8]: 改个错字 科长 (2010-07-05 08:19:03)  
 
  鸡毛算皮...

  

 回复[9]: 哈,科长提醒时我正改那字哪 龍昇 (2010-07-05 08:25:59)  
 
  

 回复[10]: 局长输了不少烧鸡么! 自带板凳 (2010-07-05 08:45:16)  
 
  〉〉〉日本队一胜一负时,一个从老局长位置退休的家伙已信誓旦旦地说将看到日本的崛起,预测巴拉圭临场发挥不佳,意思是日本能进十六强,结果是他输给了另一个从新局长位置上退休的赌巴拉圭胜的老家伙两只烧鸡。

  


  
----这烧鸡输的有些不明不白。。。。

  


  
日本队一胜一负时,那明显是小组赛,那时候还没碰上巴拉圭。

  
碰到巴拉圭的时候已经进了16强,所以呢,“意思是日本能进十六强”似应为“意思是日本能进8强”。

  


  

 回复[11]: 这不是对号入座吗! 新局長 (2010-07-05 09:54:00)  
 
   这帮子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多聚在一个有各种发言的小园地里,抻胳膊抻腿儿吹牛说胡话。

  
犹如话匣子电视机地报道最新新闻,讲述自己得意之事,还夹杂了鸡毛蒜皮,甚至一些黄荤话语,这不希奇,有道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还有道六十摸摸七十说说哩。

  
怎么揣摸也像东洋镜啊!

  

 回复[12]:  雪非雪 (2010-07-05 10:03:12)  
 
  哈哈,龙爷的小说好看!

  
第一段写的情景跟我家旁边这个小公园差不多,水里也有小鸭子,还有大鸭子。

  
……

  
小报告:

  
》……野鸭死哪里去了,怎么不分担点当爸爸的则任?

 回复[13]: 改8强,改责任,对号入座吧: 龍昇 (2010-07-05 11:12:31)  
 
  阿蓓:我编的是中国烧鸡,含沙射影镜中一爱吃鸡的你叫他叔不乐意叫哥乐呵呵的干部。日本有烧鸟,就是串起来烤小鸡块鸡皮大葱什么的。

  
旅人:那四只小野鸭已接近你图片中的野鸭那么大了,可惜我拍不出你那么好的PP,谢谢。

  
大S:谢谢。我有时会跟着做广播体操,他们真认真。我有时会睡懒觉,错过六点半,就绕公园走几圈。

  
邓星:是挺热闹。我有时会沿大河走走,大河里也有野鸭,还有红眼睛的甲鱼,还有放养的锦鲤,还有许多叫不出名的水鸟……

  
局长:您还真认真,改成“日本队二胜一负时,一个从老局长位置退休的家伙已信誓旦旦地说将看到日本的崛起,预测巴拉圭临场发挥不佳,意思是日本能进八强,结果是他输给了另一个从新局长位置上退休的赌巴拉圭胜的老家伙两只烧鸡。”这回您欣慰了吧。

  
新局长:也对号入座来了。我让您从老局长那里赢的了烧鸡啊。您说是不是,当野鸭的爸爸最舒坦了。

  
非雪:根据你小报告作了修改。你家旁边小公园也有大小鸭子,常能看到是个乐呀。

  


  

 回复[14]:  采夫 (2010-07-05 12:29:45)  
 
  烤野鸭,哦依稀意。

  
在土灶里用戴毛青松枝炼成碳,再把鸭子放进去焙一晚......。

  
等野鸭繁殖到破坏生态平衡的时候,就可以动手了吧。哈哈。

 回复[15]:  邓星 (2010-07-05 13:38:56)  
 
  哦,龙爷,红眼睛的甲鱼也能看见么? 放养的锦鲤我那里(算附近吧,) 也能看到,好大的哦。

  
令我想起上海城隍庙的湖心亭来。。不过,那鱼看起来是不好吃的。。

 回复[16]: 嘿嘿~~~~ 阿蓓 (2010-07-05 22:55:30)  
 
  我在城隍庙吃小笼排大长队的时候就在那儿盯着红色的鱼看,老想伸手捞几条上来回去找人给炖了~~~ ~~~~

  
龙爷爷说的那个鸡肉串儿听起来干巴巴的,可能不好吃,那个干部是谁啊?

 回复[17]: 龙爷每天也在“六点半”吗? 红叶 (2010-07-06 08:34:34)  
 
  日本也有这样乐的老人 好!

  
俺看到、听到的都是老人的孤独

 回复[18]: 阿蓓,那烤鸡肉串, 龍昇 (2010-07-06 09:34:43)  
 
  先是烤出了些油,得了有的还抹了些汁儿,吃时不算干巴巴。

  
那干部是小林,又名新局长,镜中多称小林叔。但他对女孩子管他叫叔不太乐意,你管他叫小林哥哥,他会乐死——大好人啊。

 回复[19]: 谢红叶,我在六点半, 龍昇 (2010-07-06 09:47:57)  
 
  老人的孤独在日是很多,我很向往国内公园街头的舞剑舞扇太极下棋打牌……

  
但是,日本却也有这样乐的,你去许多公园都会看到,更多的是他们会在会馆体育馆等地花点儿小钱玩玩。

 回复[20]: 厄厄厄厄~~~~~ 阿蓓 (2010-07-06 10:49:20)  
 
  龙爷爷,您让我觉着这烤小鸡好像很香很香,我又长了2磅了,要死了~~~~~~咋办哪?

  
我以前在北京喜欢吃那种烤“童子鸡”很小,我一次能吃俩~~~~~

  
这个这个,您说的称呼我我真纠结阿~~~~~~~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一客
    远足二 
    别来有恙又无恙 
    妈妈走了 
    休闲五 
    新年好 
    回了趟上海 
    记于2016、3、11 
    挺惊险也挺刺激 
    休闲四 
    休闲三 
    休闲二 
    休闲 
    讨教: 
    杂七杂八的一天 
    远足 
    秋瓜秋果 
    中秋闲话 
    花草树木 
    三月心花兼跟众人帖 
    我今冬满眼青葱 
    秋果秋叶 
    我被敬了 
    渐识《绿岛小夜曲》 
    啊,亲爱的战友,你们会再看到我的身影吗 
    粽叶小考 
    替水双兄出点力(入点力) 
    东拼西凑永康路 
    桃花盛开的地方 
    東風ふかば 
    巴旦木 
    驴友的费用 
    准老汉爬山 
    驴友或背包客 
    故地旧居 
    致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二) 
    一月樱花开 
    五世同堂 
    答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 
    两连八路毙伤日伪军160万人! 
    李大仙迫降福岡 
    我行我素我装B 
    六四杏子黄 
    博多どんたく 
    油饼红豆粥 
    樱花雨 
    镜子 
    两会中散步 
    献丑技 
    谷个歌 
    小林同学没沉沦成 
    从胡兰成到“华人古迹” 
    我们新疆好地方 
    图片收藏 
    添点儿离别钩勾出的《盲点》的盲点 
    “嘣!” 
    小野鸭 
    差点儿要了盒儿钱! 
    冒几个泡儿 
    今年没有红烧肉?有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冒泡儿 
    神奇的小本子 
    请待于泥原谅: 
    十大优秀××× 
    上镜三年 
    我的1978 
    印度恒河求救: 
    《我看见落日如火》 
    两只羊 
    试发一篇竖排的: 
    我又沉痛哀悼了 
    沉痛哀悼四川地震遇难同胞 
    “头七”致哀和反思 
    翻出一篇长辈手稿来了 
    掰竹笋 
    那孙子的爷爷是老地主 
    何书记,吃元宵罗! 
    我这年过得不算太好 
    又发现乾隆爷蝈蝈笼 
    老头儿老太太 
    发发神经: 
    八月那个十五哎~~月儿明 
    小肚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