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博一客
字体∶
我的1978

龍昇 (发表日期:2008-12-26 23:24:03 阅读人次:1978 回复数:12)

   

  
1978年是我在新疆的最后一年,是我的劳动改造中最牛逼的一年,那时我们的工程大队属暂时取消编制的建设兵团和喀什水电局双重领导,在离喀什噶尔城西南五六十公里的疏附县的一个水电站工地上工作。那个水电站建在从苏联列宁峰流下来、经过帕米尔高原、最后流入喀什噶尔河的克孜河上。那时我的工资是九十几元,生活上挺牛的。其实我在那四年前评定的建筑安装二级工的工资是四十七元,是因为从戈壁滩调到高原,加高山补贴、风沙费等,就翻了一翻。1976—1978的九十几元啊,花着挺牛的,但我说的牛逼是其它几件事:

  
(一)

  
1978年春节前,喀什海关通知我去领取由日本寄来的五台计算机,大队干部闻讯都很高兴,马上派车送我下山去取。为什么那么高兴呢?原来是1977年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从上面领到一批计算机,下分到每个团一台,而我们工程大队是营级单位,虽最需要却得不到。大队领导不服气,就让我托日本亲人搞一台来,结果搞来了五台,他们能不高兴吗?到了喀什海关遇到了些麻烦,关员说只能放我私人一台。我说其它我甘愿的打税还不行吗?他说那也不行。那怎么才行呢?关员也是北京人,套话中他知道了我北京住家离他家不远,他才说“告诉你吧,你只要答应送水电局两台,就可以放你三台。”“嘿,水电局怎么知道我有计算机寄来?准是你说出去的!”“不是我说的,但全喀什都知道有这么回事了。”跟大队联系的结果,大队同意给水电局两台,它是大队的顶头上司啊!我给了大队三台。为这事,我在本单位和喀什市都挺牛。你们猜那是什么计算机,就是卡西欧出的最简单的几百日元一个的“电卓”,可在1978年的新疆(中国?)挺牛!

  
(二)

  
我们这些人中的一些年轻妻子还留在几百里外的戈壁滩上,她们也想拿九十几元的工资,就纷纷将孩子送回口里(内地),抢上山来。我妻子和两个孩子挺牛,是乘飞机从喀什噶尔到乌鲁木齐再乘的火车。一千多公里的天山路,乘巴士45元,乘飞机90元,一倍价。但巴士所用的四五天时间,按九十几元工资合计就是二十来元,再加上一路食宿,乘飞机也就多二十元吧,有人为本太座计算。我哪?想我一个月就能挣出张机票来,坐!1978年买飞机票是需要县团级证明信的,哈哈,好办,水电局刚接我两台卡西欧,我到那里就开来了证明信。哈哈,本太座和四岁一岁俩小姑娘,是我们那批人最早乘了飞机的人,1978年啊,虽不是我本人乘的,但我脸上挺牛。

  
(三)

  
1978年我在工作上也挺牛逼的,水电站主体建筑挺高大,建它得搭挺高大的架子,队上问谁会搭架子,我就举了手。我就担任了主要的架子工,还配了两个“老三(劳改释放人员)” 的子弟给我当徒弟。虽然干的仍是重体力劳动,但监督改造我们的领导不敢瞪眼吆喝训斥我了。我没“拿糖”地拿那点技术跟领导要条件,但我保证了瓦工木工电工钢筋工按时地安全地工作,我觉的挺牛逼的。过完1978年我就要离开新疆了,在那一年中,我为工程大队培养了两名架子工,在这之前喀什地区最高的建筑是三层楼,他们会在以后要盖的高大建筑中发挥力量,这是我感到挺牛逼的。

  
(四)

  
最后说件不是牛逼的,但对我是个大事的事:说1978年再牛,但我本人还是“牛鬼”,即强制劳动分子,只是经过十二年的强制,自由多了一些。我们是由北京公安局押送到新疆去的,确实有不少人是冤枉的。这时候虽然北京还不给我们平反,但兵团给了个暗示:只要北京有单位要你们,我们可以放人。于是许多单身汉想尽办法地找到了接收单位回了京,我哪,拖家带口是没办法的。那年秋,我带太座去逛香妃墓,碰上了有太座之前追求过又没追上的维吾尔尔姑娘伊努塞尔,她说她要去在土耳其的达当(父亲)那里了,还问我说现在可以申请出国了,你为什么不申请去你达当在的日本呢?哈,有这条出路,还是位维吾尔姑娘给我指出的!去,我打了申请。三个月后,即1978年最后的一个月,喀什公安局通知我去趟乌鲁木齐的自治区公安厅,我去了。自治区公安厅就给了我一句话“你的申请报告我们正在研究,你回去等消息吧。”哈哈,就说这一句话,让我风尘仆仆来回五千里!你批了再通知好不好?不过我没说出口,因为听那口气是板上钉钉地要批我一家出国了,他叫我跑一趟是认真是确认。1978年过去了两个月,我和太座离开了帕米尔高原,到乌鲁木齐领到了一家人出国护照,据说是新疆批到日本的第一份(还有一位比我早几个月从喀什噶尔来日本的人,但他是跟着马占山部队辗转苏联到喀什噶尔的日本人——喀什真是民族的十字路,那里早就生活着三个日本人)。

  


  
哈哈哈,半夜跟班长一个1978——没四大自由的。

  




 回复[1]: 我还在想78年哪来个人计算机呢 陈某 (2008-12-27 08:47:55)  
 
  

 回复[2]: 哈,那时我们就管它叫计算机的 龍昇 (2008-12-27 09:48:44)  
 
  到现在也改不了口。它究竟该叫什么呢,计算器?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8-12-27 11:21:51)  
 
  那时的确把计算器叫做计算机的,而且是所有机里面最贵的,我记得9英寸黑白电视机那时卖200元人民币,一个带函数的Casio“计算机”要卖600元,工薪层的工资那时决大多数是2位数。

 回复[4]:  芷焉 (2008-12-27 16:38:33)  
 
  龙兄 经历了那么多事,你这一辈子可以等于别人的两辈子。

  
另,这次旅行途中,听一老背包客说,新疆是中国最值得去的一个地方,你觉得呢?

 回复[5]: 那老背包客说的对 龍昇 (2008-12-27 17:19:41)  
 
  ——新疆是中国最值得去的一个地方。

  
另外,我觉得云南也是中国最值得去的一个地方。

  

 回复[6]: 牛,大大的牛! 自带板凳 (2008-12-27 17:38:13)  
 
  我非去一趟新疆不可。谁不去谁他妈不是人。

 回复[7]: 呵呵!我也非去一趟新疆不可! 小林 (2008-12-27 19:40:47)  
 
  爷爷一块去好吗?

 回复[8]: 新疆是个好地方 大汉临离 (2008-12-27 22:23:04)  
 
  要去乌鲁木齐的话,可顺便去看看王震的“皇宫”(不是小林说的那个王震)。

 回复[9]:  芷焉 (2008-12-28 18:16:55)  
 
  看来新疆是一定得去了。到时候再向龙兄好好请教。

 回复[10]:  雨 (2008-12-28 21:30:47)  
 
  78年还没听说过认识的人谁做过飞机,牛

 回复[11]:  志村犬 (2008-12-29 14:31:43)  
 
  龙爷,志村犬来拜访您,祝您新年快乐。

  

 回复[12]: 你说你因杀人逃回了国, 龍昇 (2008-12-29 14:56:37)  
 
  我去打听了,真凶手抓到了,你可以放心回来的。

  
在那边新年好!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一客
    远足二 
    别来有恙又无恙 
    妈妈走了 
    休闲五 
    新年好 
    回了趟上海 
    记于2016、3、11 
    挺惊险也挺刺激 
    休闲四 
    休闲三 
    休闲二 
    休闲 
    讨教: 
    杂七杂八的一天 
    远足 
    秋瓜秋果 
    中秋闲话 
    花草树木 
    三月心花兼跟众人帖 
    我今冬满眼青葱 
    秋果秋叶 
    我被敬了 
    渐识《绿岛小夜曲》 
    啊,亲爱的战友,你们会再看到我的身影吗 
    粽叶小考 
    替水双兄出点力(入点力) 
    东拼西凑永康路 
    桃花盛开的地方 
    東風ふかば 
    巴旦木 
    驴友的费用 
    准老汉爬山 
    驴友或背包客 
    故地旧居 
    致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二) 
    一月樱花开 
    五世同堂 
    答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 
    两连八路毙伤日伪军160万人! 
    李大仙迫降福岡 
    我行我素我装B 
    六四杏子黄 
    博多どんたく 
    油饼红豆粥 
    樱花雨 
    镜子 
    两会中散步 
    献丑技 
    谷个歌 
    小林同学没沉沦成 
    从胡兰成到“华人古迹” 
    我们新疆好地方 
    图片收藏 
    添点儿离别钩勾出的《盲点》的盲点 
    “嘣!” 
    小野鸭 
    差点儿要了盒儿钱! 
    冒几个泡儿 
    今年没有红烧肉?有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冒泡儿 
    神奇的小本子 
    请待于泥原谅: 
    十大优秀××× 
    上镜三年 
    我的1978 
    印度恒河求救: 
    《我看见落日如火》 
    两只羊 
    试发一篇竖排的: 
    我又沉痛哀悼了 
    沉痛哀悼四川地震遇难同胞 
    “头七”致哀和反思 
    翻出一篇长辈手稿来了 
    掰竹笋 
    那孙子的爷爷是老地主 
    何书记,吃元宵罗! 
    我这年过得不算太好 
    又发现乾隆爷蝈蝈笼 
    老头儿老太太 
    发发神经: 
    八月那个十五哎~~月儿明 
    小肚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