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博一客
字体∶
那孙子的爷爷是老地主

龍昇 (发表日期:2008-03-10 02:25:54 阅读人次:1921 回复数:9)

  那孙子不记得他爷爷的名字了,只知道他爷爷叫老地主。那孙子见过家中保存了多年的、在文革中被红卫兵烧掉的一张有他爷爷的照片,那是一张全家福,坐正中间的留山羊胡子的老爷子就是他爷爷。全家福中孙男弟女一大群,最小的是抱在那孙子的爷爷怀里的那孙子,那孙子才三岁,还穿着开裆裤哪,漏着个跟罗丝转儿似的小鸡鸡。

  
三岁的孩子能记着什么事啊,就记住爷爷逗他玩说“给爷爷掏个得儿吃!”

  
那孙子给爷爷掏得儿挺痛快,因为掏完了爷爷会给他一块带玻璃纸的洋糖。老地主家哪会有洋糖?老地主的儿子、也就是说那孙子他爸爸在城里开洋行,捎家来的。

  
话说有一天,老地主撅起屁股接那孙子用小手送过来的一个得儿,刚进嘴,还没容得消化,还没直起腰来,就被两个腰里别着枪的人按住肩膀地带出了家们。那是那孙子给他爷爷掏的最后一个得儿,但他没得到他爷爷给他的最后一块洋糖。那是那孙子对他爷爷老地主的最后的记忆,那孙子后来还有了弟弟,他弟弟没和他爷爷老地主见过面,老地主也没福气吃他最后一个孙子的得儿——别着枪的人弄死了他。

  
那孙子长大了,要求进步,想入团,得跟组织汇报思想汇报家庭情况,他爸爸跑外国去了,就跟他妈妈问家庭情况,他指着全家福照片问:“我爷爷虽然留着胡子,但也不像七老八十的样子,他怎么那么早就去世了?”

  
妈妈开始说的含含糊糊的,经那孙子逼问才回说“闹革命吗,死人的是是经常发生的。”

  
“哪回革命?”那孙子问。

  
妈妈还是含含糊糊,那孙子再逼,才得到准确回答“土改。”

  
“我爷爷是在土改时去世的。”那孙子向组织汇报思想时说了。

  
“有进步了,但还得挖挖是怎么死的。”组织说。

  
再逼妈妈:“是要跟组织汇报,我好入团,不会跟外人说去的。”

  
“土改的事你不知道的,还能怎么死?别问了。”

  
看妈妈实在为难,那孙子找了些关于土改的材料看了后跟组织编了个说法“枪毙的。”

  
组织当时表扬了那孙子,却从此对他冷淡了,尽管那孙子把老地主骂了个狗血喷头,团也不要他了。

  
这回那孙子认真地问妈妈了:“我不向组织报告了,但我长大了,您把过去事跟我说说吧。”

  
那孙子他爷爷确实是老地主,老地主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不是河北省B县最大的大地主,也不是白洋淀大堤南边的老地主,他是老呔儿。不是有句“老呔儿过关得儿得儿地”的话吗,那孙子的爷爷是过了山海关当了一家银行的大掌柜,挣了钱在家乡置的地。来土改了,工作组念他那置地方式和还没要改他就先交出了地,开始没打算毙他。

  
是风云突变,才把老地主给毙了。

  
那孙子他妈头一回就讲到这里,至于怎么个风云突变——待续

  
先接一段多年后的事:多年后,日本国东洋镜中出来个老地主,把那孙子吓了一跳,以为是他爷爷复活了。时间长了,发现这老地主人不错,就挺尊敬他。近闻这老地主要回祖国,好事一桩。今夜镜中挺忙乎,于众帖中有这老地主“发现挥手大概是在樱花之后,赏花会一定要参加。”一条,那就是樱花雨落人方去了。

  
那孙子在酝酿一篇大河式长篇巨著,拟名《运动员之家》,参加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就是他爷爷老地主,怕是这老地主走的早看不到那孙子巨著完成,先将开篇赠与这老地主作别。

  
2008年3月10日午前2:25

  




 回复[1]: 你们晚上都不睡觉的 陈某 (2008-03-10 08:49:00)  
 
   龙爷不必担心

  
俺教会老地主穿墙术了

  
老地主已经能飞檐走壁刀枪不入

 回复[2]:  黑白子 (2008-03-10 10:57:26)  
 
  

  

 回复[3]:  吴卫建 (2008-03-10 12:37:15)  
 
  其实龙爷的爷爷当时属工商地主,政策上为中共团结帮助改造的对象,实不该风云突变。

 回复[4]: 那就不用着急待续了吧? 龍昇 (2008-03-10 16:06:40)  
 
  谢谢那小和尚敲木鱼。

  
吴兄:是那孙子的爷爷。

  
昨天终于替人写完一部“传记”,半夜里写了这么篇东西,松松气、撒撒气。

 回复[5]:  邓星 (2008-03-10 16:11:16)  
 
  哈哈,龙爷拽上了。。。

 回复[6]: 邓星:以前拽过,现在不敢拽,也拽不起来了。 龍昇 (2008-03-10 16:32:27)  
 
  是这样:写一个东西,又不能写真实的一面,就难把一个人立面化,写着也费劲了。

  
我这篇松口气的东西是那真实的一面。

 回复[7]:  邓星 (2008-03-10 16:43:33)  
 
  龙爷,很明白你的意思。。有时侯我也有这种心情。。

 回复[8]: 龙爷爷,先给您请个安! 老地主 (2008-03-11 00:44:42)  
 
  被您老这么一折腾,真有点辛酸味儿了。

 回复[9]:  离别钩 (2008-03-11 03:58:22)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博一客
    远足二 
    别来有恙又无恙 
    妈妈走了 
    休闲五 
    新年好 
    回了趟上海 
    记于2016、3、11 
    挺惊险也挺刺激 
    休闲四 
    休闲三 
    休闲二 
    休闲 
    讨教: 
    杂七杂八的一天 
    远足 
    秋瓜秋果 
    中秋闲话 
    花草树木 
    三月心花兼跟众人帖 
    我今冬满眼青葱 
    秋果秋叶 
    我被敬了 
    渐识《绿岛小夜曲》 
    啊,亲爱的战友,你们会再看到我的身影吗 
    粽叶小考 
    替水双兄出点力(入点力) 
    东拼西凑永康路 
    桃花盛开的地方 
    東風ふかば 
    巴旦木 
    驴友的费用 
    准老汉爬山 
    驴友或背包客 
    故地旧居 
    致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二) 
    一月樱花开 
    五世同堂 
    答老地主——续板凳《民歌札记》 
    两连八路毙伤日伪军160万人! 
    李大仙迫降福岡 
    我行我素我装B 
    六四杏子黄 
    博多どんたく 
    油饼红豆粥 
    樱花雨 
    镜子 
    两会中散步 
    献丑技 
    谷个歌 
    小林同学没沉沦成 
    从胡兰成到“华人古迹” 
    我们新疆好地方 
    图片收藏 
    添点儿离别钩勾出的《盲点》的盲点 
    “嘣!” 
    小野鸭 
    差点儿要了盒儿钱! 
    冒几个泡儿 
    今年没有红烧肉?有的。 
    祝大家新年快乐! 
    冒泡儿 
    神奇的小本子 
    请待于泥原谅: 
    十大优秀××× 
    上镜三年 
    我的1978 
    印度恒河求救: 
    《我看见落日如火》 
    两只羊 
    试发一篇竖排的: 
    我又沉痛哀悼了 
    沉痛哀悼四川地震遇难同胞 
    “头七”致哀和反思 
    翻出一篇长辈手稿来了 
    掰竹笋 
    那孙子的爷爷是老地主 
    何书记,吃元宵罗! 
    我这年过得不算太好 
    又发现乾隆爷蝈蝈笼 
    老头儿老太太 
    发发神经: 
    八月那个十五哎~~月儿明 
    小肚儿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