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龍昇 >> 龍昇小说专辑
字体∶
学生和胖丫(一)

龍昇 (发表日期:2007-02-04 17:13:59 阅读人次:1421 回复数:7)

  

  
强制劳动队的人每年可以在元旦、春节、劳动节、国庆节和割麦子时吃到五回猪肉。猪归伙房养,猪食从大家嘴里勒,杀猪由班里派人。那年春节,班长将杀猪的任务派给了学生和老右派。

  
“老张,这不是赶咱俩苯鸭子上架吗,你会杀猪?”学生问老右派。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扎肺管子啦,捅心窝上啦,这种噎死人的话怕不无道理,再问问杀过猪的人看看。”

  
吃猪肉是党对强制劳动犯人的关怀,杀猪是政治任务,不会也得会,两口猪叫他俩捅死了。俩人拿火筷子在猪脚上穿了洞,顺着洞口涨紫了脸地用肺气将猪吹得圆圆的鼓鼓的。捅刀的技术活儿是以老右派为主干的,费力气的活儿学生得多干些。老右派用铁勺子从大锅里舀着开水往猪身上浇,学生拿刀刮猪毛。

  
黑黑的猪毛刮净之处露出的猪皮令人吃惊地白嫩,老右派来话了:“真乃雪肌凝脂。”

  
“大知识分子真会形容,想入非非。”学生笑他。

  
“非也。咱班傻李都会说三年不见妞儿,看老母猪赛貂蝉。说真的,你不想个姑娘?”

  
“想管什么用?这大戈壁滩上、改造圈儿里,哪儿找去?你往这儿浇,毛都凉了。”

  
“支边青年里不是有姑娘?”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学生哼了句《天仙配》唱词说:“人家都是成双成对地调咱队来的,有咱份儿?”

  
“胖丫是单身。”

  
老右派提胖丫,学生的心直跳,脸变红,不好意思他点破了自己早惦着她。

  
胖丫是半年前从支边连队调来的绍兴青年,人生得白白胖胖、细细嫩嫩,支边青年在强制劳动队很少干重活儿,她又当的仓库保管员,很少被戈壁风沙吹到,所以仍保持着江南水乡女的细皮嫩肉。胖丫在队里的出现对被强制劳动了好几年的学生来说,犹如心中升起了颗小太阳,他真产生了“想入非非”。他因领取劳动工具和胖丫打过几回交道,给她留下了文质彬彬的好印象,但他不敢再表示什么了。因为人家是支援边疆建设的知识青年是革命派,自己是从北京用枪杆子押来的被强制劳动的“思想犯”。

  
“唉,想想而已。咱是反革命,中间有阶级路线隔着哪。”

  
“可也是。不过,这事儿想想不犯法,不会给你的思想罪再罪加一等。你看,这白嫩白嫩的皮像不像胖丫的?”老右派指着刮净了毛的猪问。

  
“胡扯!怎么能这么比喻?当心我拿这刀把你嘴皮子刮下来!”

  
“嘿嘿,看来你对她真有心。咱结过五年婚,比你懂,爱起来什么都比喻的:猫眯、狗娃、骚公鸡……怎么就不能比成个可爱的小猪?你再看看,这白嫩劲儿不像胖丫?”

  
学生一直在刮猪毛,不用老右派说也是一直将眼盯在猪皮上。可经老右派那么一说,看那被刀刮净毛还刮净污垢的猪皮还真是那么回事,而且除了白嫩还得加个纤细。学生不由得轻轻抚摸着猪身子脱口冒出句:“还真像。”

  
“哎,这就对了。你那事别憋心里,伤身体。今天你就当它是胖丫,当着大右派的我抒发抒发你那被压抑的小知识分子的感情吧。”

  
“你别遭改人了啦。”

  
“害什么臊?猪没杀过,不也杀了?咱能强制劳动一辈子?你不保持心中充满爱情,当心哪天真自由了到成个废物。”

  
“你说怎么抒情法,就这杀猪棚里?”

  
“说你快成废物了吧,枪林弹雨死人堆里都能表达爱情的。你就这么无限深情地抚摸着她,发自肺腑地说‘胖丫,我爱你’,然后就把你平时想她的话都抖落出来。”

  
“我是喜欢——,可是——”

  
“这话暧昧。瞧你那紫茄子脸,又不是刚才吹气儿。要有勇气地说爱!爱!哎、哎、哎哟——”

  
一只又白又胖的嫩手将老右派的一只耳朵拧成了麻花,他歪着脖子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白脸飞红了的胖丫。

  
“要死快啦,下作胚!还讲不啦?”胖丫另一只嫩手扯住了老右派的嘴皮子,像是要将它扯破。

  
“不敢了,不敢了,姑奶奶松手。”

  
“再讲不绕你,报告警卫捆死你!”

  
“不讲了,不讲了。何小琴同志,你来这里做什么?脏的很,没有地方坐。”

  
“勿坐。指导员要猪罗脚爪,喊我来拿。”

  
“指导员大会上讲猪爪子要分给刚生孩子的会计老婆的。”

  
“指导员讲给她三只够了,剩下五只他要,我也没有办法。”

  
“妈的,他又不会生孩子!哎、哎、哎哟——,给,给。方成,你躲开水锅后头干什么?快剁给何小琴同志。”

  
指导员是队里的皇上,猪爪子不剁给他不行。下斧子的分寸由学生掌握,给指导员的五只剁的短了些,顺便将要留给会计老婆的三只也剁下来,剁的长好多,还带上截儿脚脖子。

  
“你心眼真好,怎么不再给她切长些?”胖丫问学生。

  
“不能再长了,大家都盼肉吃,一年就这么些。”

  
胖丫不再说什么,瞪老右派一眼,冲学生笑笑,捧着五只猪爪子走了。

  
“看,人家都听到了,这闹的多不好,让人把我当成下作胚了!”学生抱怨老右派。

  
“人家那‘下作胚’骂的是我,拧的是我耳朵,扯的是我嘴皮子,瞪的也是我,我认了。人家骂你了吗?人家还对你‘回眸一笑百媚生’了哪!你不谢我还恨我,真白眼狼。”

  
学生回味了胖丫留给他眼中的笑容还真是“回眸一笑”,他就回味着那一笑和老右派一起将没了爪子的两口猪给拆卸了。

  




 回复[1]:  采夫 (2007-02-05 12:35:31)  
 
  “胖丫”在中国估计成白垩纪恐龙了,在日本恐怕从来就没有量产过。

 回复[2]: “胖丫”在中国估计成白垩纪恐龙了? 龍昇 (2007-02-05 16:30:01)  
 
  琢磨半天,明白了。大家都苗条了,或非苗条不可地在努力。

  
我们那时代还不特别讲究,胖嘟嘟,肉肉头头(当然是微胖,“小太”)也不错,跟贵妃似的呢。

  
是这意思吗?还是说文没与时俱进?

 回复[3]:  采夫 (2007-02-05 17:56:20)  
 
  回龙哥。俺的意思是人心不古了。

  
在今天的中国,像胖丫(6、70年代,女人好像也是以五大三粗为美)这种实行“超阶级的爱”的姑娘好像基本绝灭了。

 回复[4]: 总算明白了,回家吃饭去了. 龍昇 (2007-02-05 18:53:01)  
 
  

 回复[5]:  小林 (2007-02-05 20:40:25)  
 
  采夫兄说得对!现在找不着胖丫那样胖嘟嘟的身材了,这不,连张照片都找不到。

 回复[6]:  少数民族 (2007-02-06 13:06:51)  
 
  从“小吴”到“胖丫”,就象看张艺谋的电影。期待有意想不到。

 回复[7]: 少数民族: 龍昇 (2007-02-06 13:46:45)  
 
  谢阅读。老谋子可不敢说。意想不到的可见刚贴的(二),明天贴(三)。再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龍昇小说专辑
    人字拖鞋 
    乱世男女 
    璞玉缓低诉、大器聚天然 
    学生和胖丫(三) 
    学生和胖丫(二) 
    学生和胖丫(一) 
    青龙白虎(三) 
    青龙白虎(二) 
    青龙白虎(一) 
    苍狼白月血萝卜(三) 
    苍狼白月血萝卜(二) 
    苍狼白月血萝卜(一) 
    大江(五)(六)(终) 
    大江(三)(四) 
    大江(一)(二) 
    龍昇小说专辑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